>文化>>正文

星番丨基层演员富大龙

原标题:星番丨基层演员富大龙

文 │ 骨朵星番

上周末,五部新片扎堆上映,胡玫执导的《进京城》是其中唯一一部国产片。

影片取材于真实历史事件,以一代名角岳九等人的传奇命运为线索,展现国粹起源。焦晃、富大龙、马伊琍等实力派的加盟更是为影片增色不少。

富大龙,1976年生人,童星出身,从业以来奉献了许多佳作。近几年在网上认知度比较高的,当属《大秦帝国》中的赢驷大王。

事实上,可能很多年轻观众不知道,电影才是他早年间的主场。2007年,凭借电影《天狗》,富大龙一举获得了第7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男主角、第12届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男主角、第26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三项大奖。

此后,他更多活跃在电视剧领域,《进京城》是他近年来拍摄的唯一一部电影作品。为了演好一个舞台上的名角儿,他从零开始学习男旦,全程真演真唱,将为戏疯魔的岳九塑造得活灵活现,感人至深。

在富大龙看来,岳九是一个“在戏台上见人生”的人,以戏为命,戏比天大,他自己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岳九无疑是极端的,对舞台的热情宛如一团烈火,灼伤着观者的眼睛,燃烧着自己的生命,相比之下,更适合富大龙的形容词是有节有度。

戏外,他给人的印象是儒雅的,和气的,说话慢条斯理,偶尔还会用一些如今在书面中都很少看到的四字成语。你很难相信,面前这个人演过那么暴戾的帝王,但你也知道,这个人有自己的棱角。

很多演员主张戏外要减少曝光度,但很少有人像富大龙这么决绝,删光微博退出社交媒体,说不出现就真的不出现。对于有些旁人认为很重要的问题,他很佛系,但有些事他又意外地较真。“最穷影帝”的称呼他不喜欢,但他也没有就此痛心疾首地拍着大腿点评现在的风气,他只是清凌凌直视着你的眼睛,说自己不赞成用贫富去衡量一个人。

富大龙对自己的定位是“基层演员”,听起来就与奢华无缘,他说基层演员像手工匠人,一块粗木头交到你受众,「雕龙像龙,雕虎像虎,这是你的本职」。总而言之,做比说重要,活儿比人重要,做最好的自己,其余任由人评说。

从零开始学男旦,进组第四天就要上台

传奇伶人岳九,一度给《进京城》的选角造成难题,因为这个人物身兼两种表演形式,是一个“在戏台上见人生”的人,简单用替身的话会损失很大。富大龙起初心里也没底,在这之前,他只是在小时候学过一点点花脸,旦角完全没接触过。

这个角色定下来的时候,他还在另一个剧组,杀青后直接赶来《进京城》。「大概在第三天、第四天,就要上台演第一出‘千里送京娘’,也就是说我只有三四天的时间来进入角色。」

在富大龙的记忆里,最紧张的就是这前四天,第一天学习的时候总感觉劲儿不对,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找着感觉,进入排演阶段。上台之前,他感觉全剧组可能都在拭目以待,「如果不行,很可能就要换人。」当然,结果证明,他完美通过了考验。

就这样,他一边拍戏,一边早中晚地练功。其实,原本胡玫导演准备了替身演员,来完成一些专业的高难度动作,但最终富大龙还是坚持亲身上阵,全程真演真唱。

戏里,被放逐出京的岳九绑腿在铺满豆子的地上行走,苦练腰腿功力,戏外的富大龙也受了不少罪——上妆勒发、吊眼,毁精神;少餐缩食,毁身体;变音说话,毁嗓子。但也正是在身体的苦痛之中,他感觉自己与岳九越来越近。

老一辈戏曲演员才是真的戏比天大

「作为中国演员,是躲不开戏曲的,我们和他们一脉相承。以前很多比较简化的教科书上说,戏曲是程式化的艺术,相对今天很真实的表演,说法好像含有某种贬义,但其实有实践之后就会知道,我们中国古老的戏曲艺术绝对是生活化的,老艺术家演戏也都是在演人,都是来自生活,完全是真实的情感,只不过在外化的时候有一套更棒的绝活,其实要更难一些。」

在富大龙看来,岳九是真正用一生诠释了“戏比天大”四个字,「他的生活里没有别的,你感觉他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为舞台做准备,戏里有那种情节,他把他多年积攒的金银拿出来,就为了再次上台唱一出戏。」

「以前的戏曲大家就是这样,他们的一天二十四小时里,有二十个小时都在练功,生活里可能穷困潦倒,一上舞台光彩夺目。所以我说,戏如天、戏如命这种话不是谁都能说的。」

他觉得自己也没有达到那种程度,不过出演男旦可以说是一次比较近似的体验。「演旦角的人,他生活里也要一直琢磨女人是怎么回事,怎么样更美,尤其一个男人跨性别去演的时候,几乎就是把一生都放进去了。我认识好几个现在的青年旦角演员,不理解的人会觉得他们怎么有点女气,其实人家是练功呢。」

拍《进京城》的时候,富大龙也出现了这种情况,他平时是不爱特意修饰自己的,演了大概一个礼拜的时候,就不自觉地各种揽镜自照,一会儿看皮肤觉得太黑,一会儿看牙齿觉得不够白,到后来甚至还跑去做指甲。「人家修指甲那儿全是女的,就我一个男的,但恰恰在那个时刻有一种很过瘾的感觉,就是你在为你的工作真的做点什么。」

当然,富大龙也说,随着时代的变化、作品性质的不同,对演员的要求也有所改变,现在他们是可以、而且应当从角色中抽离出来的。「以前你这个人演旦角,这一辈子就是旦角,你演武生,那一辈子就是武生。今天呢,按以前的戏曲分类的话,生旦净末丑我已经都演过了,要想在这些角色里去转换,生活里就不能是一个固化的形态了,所以今天的工作也有今天的复杂性。」

比起清流影帝,请叫我基层演员

相比当初“戏子下九流”的状态,演员在当今社会待遇要好得多。不过在富大龙眼里,演员也只是三百六十行的其中一种,各行各业都不乏“戏比天大”的人,大家没有高下之分,对演员不必过度去追捧。

「我们做戏,实际上都出于生活美的一个追求,对一些问题的思辨,如果仅仅是为了追求走红地毯,非常炫,然后走在街上有好多人尖叫,当然这样也不错,但我一直认为那是另外一件事,至少和我这辈子想干的事没关系。」

富大龙童星出身,三十岁之前已经拿到多项演技奖。为了宣传,有些他参演的作品会在影帝加盟这个点上做文章,自媒体也老爱用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词形容他——“最穷影帝”。对于这些标签,富大龙其实心里始终是拒绝的,第一,他不赞成用贫富去衡量一个人,第二,他拒绝影帝这个概念。

当然他很清楚,每个行业都有一座金字塔,少部分人高居塔尖,大部分人组成塔基,只是他觉得自己属于后者。可能用当下的价值观来看,底层意味着平庸,意味着焦虑,但富大龙所生长的年代、所接受的教育让他并不这么想,他反而觉得那样才是合适的、舒服的。

「塔尖就那么一两个,但是支撑着这么多行业,让一个国家的文化经济各方面都能稳健发展的,还是塔基。一个行业里如果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卓尔不群……这真的是不对的,需要有大量的人作为基础的、普通的一员,投入精力来把这件事做好。像我们行业也是,有太多专业的好演员,一辈子演配角,演一些你或许觉得不是很起眼的角色,默默地在付出。」

「我觉得从个人人生来说,这样幸福指数也会更高,真的,是什么行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放对自己的位置。岳九他是一个特例,他是一个戏曲演员,又是一个男旦演员,杂技中的杂技,所以他会这么极端,但是我想传达的并不是极端,而是我们要把自己摆放在合适的位置上,该干什么干什么,岳九做了他该干的事情,我们也一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进京城 岳九 雕龙像龙 富大龙所 胡玫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