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这就是街舞2》如何自我进阶?丨对话

原标题:《这就是街舞2》如何自我进阶?丨对话

文 │ 南风

所有提前看完《这就是街舞2》片子的主创都不约而同地认为,从目前已完成的录制来看,第二季的质量比第一季更好。发布会上,星空华文国际传媒首席运营官曹志高表态说:“昨天晚上我有幸看了第一期的毛片,我这句话在这可以说的,绝对超过《街舞1》。

节目录制期间,曹志高来探班,找到总导演陆伟和后期负责人,坦言今年的形势和去年相比有很多不同,压力很大。忙于录制的两位主创给他吃了定心丸,表决心说:“现在前五期已经肯定没有问题了,前五期肯定全面超过去年。”

五次录制后,经过无数综艺节目历练的队长罗志祥在发布会上感慨说这一季:“比第一季来得精彩得多,节目组的套路来得更不一样了,已经抓不到节目组会给我们什么样的任务关卡,觉得没有这么好过了这一次。”易烊千玺更直白地表示,“感觉刚开始就像上一次总决赛一样很燃。”甚至海选的时候,“就已经现场battle得差不多了。”

如果说《这就是街舞》第一季的愿景是力求成为一档好看的综艺节目,那么第二季则是想将其做成一个真正的综艺IP,将触角延伸到电商、赛事、舞者培训等多个层面。作为承载整个IP最基础的内容,《这就是街舞2》无论是舞美设计、子弹时间等新技术的应用还是队长构成、选手出身、赛制激烈程度,都比去年更甚。

底气在哪?

谈及为何对《这就是街舞2》有如此坚定的信心,曹志高说他看到了四个队长的全情投入,和所有选手自信、自强,不服、不畏一切困难的精神,“这是一个真人秀节目里面最核心和最需要的东西。

在明星队长的构成上,本季黄子韬退出,吴建豪加盟,或许在圈外观众看来他的流量属性并不明显,但在街舞圈吴建豪有非常高的认可度。陆伟形容四位队长的定位时说,“另外三位队长都是非常会跳舞的明星,但他(吴建豪)是一个舞者。”

综艺节目尤其是网综在做第二季时总要做些创新,换人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点,这可以为节目带来新鲜感。在筹备第二季时,播出平台优酷向导演组建议各方面都要革新,包括明星队长。而吴建豪从第一季时就在他们的邀请名单里,此次合作可以说水到渠成。据优酷方《这就是街舞》项目总负责人刘栋透露,在节目播出前上线的几支花絮里,吴建豪部分的播放量远远超出节目组预期,而且“他的大多数的新粉丝都是女性。”

吴建豪在街舞文化浓厚的美国长大,13岁开始跳舞,早年学舞的时候还经常在街头跟黑人舞者battle,也参加过不少街舞比赛,是圈子里的老江湖了,声望很高。队长大秀后,在队员反选阶段,吴建豪也获得了最多舞者的支持,拿到全场最多的26条毛巾,其实力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另外三位队长也需要有和第一季不一样的表现,比如不再犹豫不决的易烊千玺,对选手态度更柔和的韩庚,和选拔标准更加严厉的罗志祥。“我们的四位队长今年这一季我相信会让所有的人都既熟悉又陌生。”陆伟说道。

首期海选,罗志祥直接按照第一季总决赛的标准来挑选自己街道的选手,这里面有他光明正大的野心,也有选手质量的整体提升。

经过去年《这就是街舞》的发酵,陆伟最大的感受就是今年在寻找舞者上更加容易了,不但有去年过早淘汰的舞者重新加入,也有更多街舞圈世界冠军参赛,阵容熠熠生辉,以至于很多人还被他“藏”了起来。“中生代的舞者里面我还有意识地藏了一些舞者,没有让他们报名,因为怕同一季里面参加的太多以后互相消耗,这个会很可惜。

韩庚在选人时充分吸取了去年的教训,加大了编舞舞者的比重,这也是本季《这就是街舞》选手构成上和去年不太一样的地方,“中国最顶级的编舞的舞者,基本上全在我们节目里,目前为止,我觉得舞者的实力是要比上一季更强的。

为避免浪费,前期选人的时候,陆伟会有意识地把年纪比较轻的、有更多成长空间的,以及风格、能力比较接近的人里优先选择一个,“比如说我有三个,就选一个到第二季,另外两个说等等到第三季再找你们。真人秀的发展是需要有意识地控制每年消耗多少选手的,不能像割韭菜一样全割。

赛制更加激烈

在刚刚更新的《这就是街舞2》首期节目,时长将近两小时,比第一更长,因为本季增加了真人秀部分的比重。在以选手为核心的节目上,人物塑造是决定节目能有多少影响力的关键,所以本季的“真人秀”属性更加明显。

节目组把《这就是街舞2》当新节目做,因为两季节目所承担的使命不同。第一季时,节目组希望可以原汁原味地呈现街舞文化,所以借鉴了很多街舞比赛和真人秀节目的赛制,将二者融合进节目。在陆伟看来,当第一季把这些玩法展示一遍后,第二季必须突破自我。“第二季自己发明了不少赛制,街舞圈的人会觉得在街舞比赛里没有看到过。

但是这些赛制并没有违背整个街舞文化本身,而是强化了资源的紧张性。相比第一季每位队长都给25条毛巾,第二季则是根据队员人数变化派发毛巾,同时还“扣押”了5条毛巾需要两支队伍battle获得。

在《这就是街舞2》里,队长之间的竞争由给队员排兵布阵扩大到了队长本人身上。这场选秀不只是要考核选手,也在考核队长,他们需要亲自下场和其他队伍battle,以获得更多毛巾。竞争和危机无处不在,从队长到队员,没有人是安全的。

录制到100进49的阶段,吴建豪连做梦都梦到了海选。“所以节目的确把我们逼到一个极限,也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因为大神太多,不可避免发生了有人被过早淘汰的现象,但刘栋表示这样的赛制不是为了虐而虐,而是想更突出人物关系。“我们没有把它当做综艺节目来做,我们是真正扎根于街舞,以人为本的。让舞者自由地展现真正的自我,这一点很重要,为了让街舞圈的孩子们出人头地,这是我们的目的。

相比第一季,本季《这就是街舞》还增加了复活赛环节,让被淘汰的大神有机会重回舞台,刘栋认为,“一个赛事上的升级,并不仅仅是我很残酷,把谁淘汰了,而是跌宕起伏。”

和电视综艺不同,网综的用户以年轻人为主,这让节目组在创新上的压力更大。从第一季的成功来看,观众对《这就是街舞2》的期待值很高,如何超越自我是最令节目组焦虑的事。陆伟坦言,“如果你还是按照第一季一模一样的方式走一遍,大家会觉得你没有什么创新。”

从平台角度看,刘栋还需要考虑用户拉新的问题,这也需要足够精品的内容作支持。“现在的网友或者是综艺用户特别是网综用户,他是最喜新厌旧的,如果一旦给他看到和去年一样的,他马上调头就走,我们也是只要有新的好的创意,一定会支持他们(节目组)。”

从内容到产业

做第一季《这就是街舞》时,优酷就在考虑如何让IP产业化,这关乎综艺节目的寿命和商业潜力,当《这就是街舞》成为整条产业链中的一部分之后,才算是真正的成功了。

据刘栋透露,目前他们已经在联系一些培训机构,后续会开发一些大师课、培训,甚至以《这就是街舞》IP为主做全国的青少年街舞比赛,希望输送更多新鲜血液到下一季,保证节目能有与源源不断的优质选手资源。

在内容与资源的联动层面,节目组会给每一个选手制作非常精良的15—30秒的个人秀,“不差于我们自己的偶像类的节目。”并用阿里的资源包装,促成他们和品牌方的合作,打造共赢。

“没有哪个综艺真正做成产业化的,唯独优酷可以做,因为我们背后有整个阿里的大生态,优酷负责产出好的内容,其他的我们大文娱,包括大阿里生态系统来负责帮我们赋能,把内容真正的编织起来,这是我们互相要做的大课题

青年文化是网综在最近两年的新风向,说唱、街舞、篮球、电音等都拥有了自己专属的头部节目。它们的粉丝群体一直都是年轻人,本身已经在产业化上发展的比较成熟,综艺节目的出现更多是完善这条产业链以及扩散受众群体,这需要内容创作者能牢牢把握住青年文化命脉,找到当下年轻人最喜欢的点装换成内容,才能不会让节目陷入审美疲劳困境。

陆伟参与只做过多档音乐和舞蹈类节目,对此深有感触,“舞蹈,街舞,音乐都不会过时,只不过他的表现形式他的艺术感觉,会有更新的东西进来,你要抓住这一点才行。

《这就是街舞》能走多远,对产业影响力能触达到何种程度,不在于年轻观众对街舞的喜好有多少,而是看内容创作者的功力有多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这就是街舞2 曹志高 街舞1 这就是街舞 刘栋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