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特级语文名师谈整本书阅读:切忌简单化,谨防复杂化,追求清晰化

原标题:特级语文名师谈整本书阅读:切忌简单化,谨防复杂化,追求清晰化

看点 随着《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的发布与传播,“整本书阅读”从一个普通名词变成语文教学的专用术语,热度也一直不减,甚至可说是热得烫手。那在整本书阅读教学中,需要遵循什么基本原则呢?上海特级语文名师余党绪认为有三点应成为共识:切忌简单化,谨防复杂化,追求清晰化。具体该如何理解?下文将给出解答。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思辨读写”。

文丨余党绪 编辑丨李臻

整本书阅读教学的价值,是在与篇章阅读、片段阅读、碎片化阅读的比较中凸显出来的。对于二者的异同,我们要持理性和中肯的看待,既不能无视,也不能夸大。

无视其差别,等于否定了整本书阅读的独特价值。显然,篇章阅读更省时省力,而且我们已经有了成熟的内容体系与教学经验。如果整本书阅读并不能提供比篇章阅读更多的东西,多此一举岂不是劳民伤财?

也有人夸大二者的区别,将二者对立起来,甚至借此来否定篇章阅读的价值,这显然也不可取。孙绍振先生提醒说,不要夸大二者的不同,这便于一线教师将篇章阅读的经验转化到整本书阅读教学中。

这个提醒是很恰当和重要的。正视二者的区别,但也要认识到二者在教学上的相通之处,这才能做好已有经验向未知领域的转化。孙绍振先生在与笔者的微信交流中,这样写道:

其实,我本来就是做文学理论批评的,所做的就是整本,整人,整(文)体的阅读。例我八十年代论舒婷,就不但读其全部诗作,还读了她的散文,采访了她的身世。同时把她放在新诗从五四到朦胧诗出现的历史过程中,进行宏观评价的。

只有在举例时才作个案篇章分析。二者是相辅相成的,没有微观个案分折基本功,是不可能有深邃的宏观摡括能力的。目前自然科学的研究主流是从微观个案切入的。从方法论和世界观来说,是统一的。

我的方法是对立,统一,转化,从抽象上升到丰富内涵的具体,作螺旋式上升,也就是层层推进,而不是,1.2.3.4.a.b.c.d. 的平面罗列……

我论红楼,三国,水浒,鲁迅,雷雨等等,都不仅是整本,而且是整人,多人比较,历史性地进行比较。

孙老师也提到了最近一些学者的某些偏激言论,特别强调不要将整书与篇章对立,不要将文本细读与总体把握对立,不要将分析论证与感悟体验对立。这些话都具有鲜明的针对性,值得听取。征询了孙老师的意见,我将这些话抄录在这里,也是希望我们能够多点思考。

整本书阅读在开展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分歧。多元探索固然可贵,个性化的尝试也未尝不可,但如果仅仅基于个体的兴趣、经验或者理念,看起来百花齐放姹紫嫣红,但实际上很难达成整书阅读的基本共识,这对教学研究是不利的。

君不见,语文教学基本上就是这样一个烂摊子,公说公有理婆婆说婆有理,人人都有理,个个都有理,结果呢,现代语文教学搞了一百多年,还是一块儿可随意圈地跑马的野地。

缺乏共识,缺乏达成共识的愿望,缺乏达成共识的能力,这是语文教学及研究存在的痼疾。

在我看来,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整本书阅读教学热潮中,也需要达成一些基本的共识。这就需要感兴趣的同道有更多的对话与不同观点的融合。

在整本书阅读教学中,我觉得有一个基本原则应该成为共识:

切忌简单化,谨防复杂化,追求清晰化

简单化

所谓简单化,就是将篇章阅读的经验,甚至是应试教育的经验,简单移植到整本书阅读中去,很多时候已经不是简单化了,而是粗暴化了。比如,某地关于《三国演义》的测试题:

曹操除了“小字阿瞒”,还有一个名字叫

不知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答案。正确的答案是“吉利”。根据在《三国演义》第一回。小说写道:

……为首闪出一将,身长七尺,细眼长髯,官拜骑都尉,沛国谯郡人也,姓曹,名操,字孟德。操父曹嵩,本姓夏侯氏,因为中常侍曹腾之养子,故冒姓曹。曹嵩生操,小字阿瞒,一名吉利。操幼时,好游猎,喜歌舞,有权谋,多机变。(《宴桃园豪杰三结义 斩黄巾英雄首立功》)

请问命题人:回答这样一个孤零零的问题,究竟有多大意义呢?

还有这样测评《朝花夕拾》的:

1、鲁迅小时候最喜欢在玩耍。

2、“迎神赛会”中“我”和许多人喜欢看

3、作者在《琐记》中提到喜欢看的一本书是

笔者并不是完全否定这种题目的价值。老师当然可以因材施教,命制一些信息筛选性的题目,以检测学生的阅读效果。

但现实的困境则在于,很多人走不出应试教育的惯性思路,不去引导学生读书,去读整本的书,而让学生死记硬背一些零碎的信息与僵化的知识,以应付考试。如此下去,整本书阅读将是语文教育的下一个灾难。

去年在贵阳参加教育学会的学术年会,人教社中语室主任、初中语文教材执行主编王本华老师听了我上面的这个例子后说,还有更为最荒唐的。

某校测评《西游记》的阅读,刁钻地问学生:某某在章回里,孙悟空打死的妖精叫啥名字。《西游记》大大小小的妖怪几百个(恕我没有统计,不必抬杠),除了少数有性格、对故事有意义的,学生确实需要加以关注,其他妖精你记住他名字有什么价值,有什么意义呢?

不能不说,这样的老师很有创造性,灵感很多,富有想象力,但充其量也就是个小聪明而已。劳民伤财,误导学生,错莫大焉。

复杂化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倾向则是复杂化。

关于复杂化,这本身也是个“复杂”的问题,需要进行复杂的阐释,需要多啰嗦几句。

有些专家对一线的整本书教学探索存有疑虑,看到老师们搞各种设计,用各种招数,于是批评说这是将“简单问题复杂化”,这个说法是需要商榷与澄清的。

因此,确认整本书阅读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也是我们讨论整本书阅读的一个前提。

什么是简单问题复杂化?首先你得确认整本书阅读是件简单的事情,才能得出“简单问题复杂化”的断言。如果它本身并不简单,给它套上一个“简单问题复杂化”的帽子,这就不合适了。

其实,将简单问题复杂化是错误的,而将复杂问题简单化,或许更值得警惕。人文学科最大的敌人,在我看来就是复杂问题简单化。

在语文教学中,危害最大的,莫过于将复杂问题简单化,这样的思路在篇章教学中,已经造成了众所周知的诸多恶果。我固执地认为,人文学科的价值,正在于让人在看似简单的现象中,看到复杂的内涵与原因。

打个比方。孩子对学习不感兴趣,总是偷懒。如果以为偷懒就是原因,那就把问题简单化了。仔细想一想,偷懒的后面一定有更为复杂的原因,偷懒只是表象。一个优秀的教师会将心思用在追溯这个深层的原因上,而头脑简单的老师只会训斥学生,骂他为什么偷懒。

文本阅读也是这样,简单地给出一个结论,或者做出一个肤浅的理解,都是容易的,但它可能是低水平的甚至是错误的。真正的阅读,一定是要挖掘出看似简单的情节与现象的后面,那些深层次的内涵与意义。

整本书阅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它本身就是一件复杂的事情。因此,它最忌讳的,恰恰是简单化。

但是承认整本书阅读是复杂的、反对将复杂问题简单化,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教学一定要复杂化。

当我们面对中小学学生的时候,我们必须充分考虑学生的认知水准与接受能力,还要考虑现实的教学环境。因材施教,因地制宜,才能达成最佳的教学效益。

对于中小学生的整书阅读,复杂化并不是最佳选择。在整本书阅读中,有些老师刻意追去学术化的理解与分析,片面地追求所谓的深度与广度,一味地追求多元多维理解,把阅读搞得很复杂,很有学究气,很像学院派。

还有些人食古不化,食洋不化,故弄玄虚,将什么女权主义、结构主义、符号学、弗洛伊德理论、后现代、形式主义批评等等,一股脑地搬进了中小学课堂。这样的教学,看起来花团锦簇,实际上空洞无物。这样的复杂化,恐怕已经误入歧途了。

在书目的选择上也存在脱离实际的复杂化倾向。《语文课程标准》已经推荐了那么多读物,能完成这些读物的阅读与教学,已经功德无量而且需要我们花费大量心思了。

当然,适当扩充些读物,也是有益的,毕竟课标也只是个基本的参考文本,而非不可逾越的边界。

但有人刻意弄出一些冷门的、生僻的、生涩难懂的书,给中学生讲,逼学生读。这样做当然也有其道理,但毕竟存在一个认知能力的限度问题。这或许更适合个别学生的个别化阅读。

从教学角度看,如果学生一知半解,或者望而生畏,大家不能开展公共的、开放的讨论,其教育与教学的效果与价值也不会太理想。这个道理也并不复杂。

清晰化

在整本书阅读教学中,切忌简单化,谨防复杂化,我自己追求的是清晰化。

所谓清晰化,就是教学目标清晰化,教学内容清晰化,教学设计清晰化,教学过程清晰化,教学测评清晰化。

笔者最近几年一直探索“清晰化”的问题,提出了“三题定位,思辨读写”的阅读与理解策略,目的就在于避免简单化,谨防复杂化,而将复杂问题清晰化,以满足中小学的阅读教学需求。

“三题定位,思辨读写”的基本框架是这样的:

有老师看了我的框架与解释后,质疑说:这样的做法不也是复杂化吗?的确,从教师的课程开发与教学设计看,的确是复杂的。

一个教师,必须对文本有了全面而准确的理解,对文本的多元价值胸有成竹,对课程设计的各个要素有了精心的考量与权衡,才能形成合理的教学安排。

在我看来,在课程开发与教学设计环节,老师考虑的越复杂,越周全,越能兼顾到各种课程与教学因素,越能准确地确定教学目标、内容、路径、策略与方法,在后续的教学实施中越能少犯错误,少走弯路,教学才能更加有针对性,有实效性,更有价值。

一句话,教师前期工作上的复杂化,正是为了教学的清晰化。

我的意思是,“清晰化”是教学应该追求的目标,而在清晰的教学后面,我们教师要做的,却是大量的、全面的、复杂的、精心的文本分析与课程设计。

课程开发与教学设计是一件复杂的事情,需要全面的、周密的、理性的考量与权衡,这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不能偷工减料,不能多快好省;而面对学生的阅读与学习指导,应该追求目标集中、准确、清晰,内容与思路追求合理、简洁和清晰。这样的教学,才能满足中小学生的心理愿望与认知需求。

“我是船长”约稿啦!

《我是船长》专栏面向老师群体,旨在通过这一平台,汇集教育工作者,分享前沿教育理念、教学方法及创新课堂。期待看到老师们像《死亡诗社》中经典“船长”形象一样,改变和突破传统的教育教学。

投稿邮箱:tbeducation@qq.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语文课程标准 李臻 孙绍振 夏侯氏 曹腾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