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南方车站的聚会》:胡歌演在逃杀人犯,话少脸冷表情屌

原标题:《南方车站的聚会》:胡歌演在逃杀人犯,话少脸冷表情屌

《南方车站的聚会》戛纳首映

搜狐娱乐讯 (哈麦/文)法国时间5月18日,刁亦男执导,胡歌、桂纶镁、廖凡、万茜主演的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戛纳国际电影节首映,获得现场观众一片掌声。当晚喜欢中国电影的昆汀·塔伦蒂诺也前来捧场,并在映后热情祝贺。关于这部电影的口碑,中外媒体多数都给了好评,其中题材的突破、动作戏的惊喜、风格化的视听语言、氛围的营造都是大家称赞的点。同时也有一些人表示不喜欢,看到怀疑自己的欣赏能力。

1

打个不太准确的比方,如果说《白日焰火》是《路边野餐》,那《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某种程度上就像《地球最后的夜晚》。往简单了说,就是剧组更有钱了,导演的追求更极致了,电影的质感更好了,更精致了。但同时,那种当初给观众惊喜的质朴感、粗粝感,以及新鲜感也可能相应地少了,观众的反馈也必定会更两级了。

《白日焰火》是一部商业和文艺平衡的非常好的犯罪类型片,有些黑色气质。到了《南方车站的聚会》,可以说是一部很典型的“黑色电影”了。枪、罪犯、警察(对应欧美电影里的侦探)、危险女人,城市背景、黑夜、霓虹灯、阴影、下雨,暴力、晦暗、残酷、宿命、人性危机,这所有黑色电影里的标志性元素,《南方车站的聚会》都有。

电影故事并不复杂,胡歌饰演的周泽农是小城里摩托车偷车贼团伙里的一员,两股势力为了争“地盘”发生争执,他的兄弟被残忍断头,他也被枪射,身手不凡的周泽农躲过一劫,还杀了人,最后被警察悬赏30万通缉。他变成了一个在逃罪犯。他心里还有自己的兄弟和女人,但这些人却都在暗地里算计他。

这样一个通俗故事,被放到了一个破败、昏暗、潮湿的南方小城中,缓慢推进,让人物和环境融为一体。氛围营造在这部电影里变得尤为重要,也极其出彩。举其中一个例子,在周泽农第一次被骗入乱局的戏里,各色人等本来就心神不宁,在杂闹的市井中,导演安排了一个街边爆米花摊,爆米花罐打开的巨大“砰”声似枪声,让不管是角色还是观众都心头一紧,也暗示着即将到来的危机。

但就像《地球最后的夜晚》一样,靠氛围和极致风格取胜,那在和普通观众的沟通程度上,可能就会相对显弱。也就是说,《南方车站》可能会比《白日焰火》更挑观众。

2

在主要角色的塑造上,《白日焰火》里廖凡演的警察有一种接地气的现实感,同时情绪戏的表达又非常出彩。《南方车站》里胡歌演的小偷也是一个寡言的角色,用流行的话说就是“话少脸冷表情屌”。他作为一个在逃罪犯,又有心事在,是一个内心戏很足很有嚼头的角色。

可以看出胡歌为这个角色做了很多努力,精瘦的身体,糙黑的皮肤,松垮的社会人走姿,快狠准的身手,疲态又警觉的神情,还有全片说武汉话,这些用心都能帮助他脱离大众熟悉的那个明星,跟着他进入角色的世界。但在复杂内心戏的呈现上,在角色的生动性和立体性上来看,他跟《白日焰火》里的廖凡比还是有精进的余地。

廖凡在《南方车站》里继续演警察,比起胡歌演的逃犯,戏份不算多,是一个比较功能的陪衬角色。作为已经被柏林电影节加冕的影帝,他的表现一如既往的稳定。

女主角桂纶镁这次演了一个陪泳女,受他“老板”华华的指使,有目的地来接触周泽农,两人的关系既亲近又疏离。她是一个底层小人物,夹在几种利益及情感之间,处境很复杂。桂纶镁在表演上较《白日焰火》里显得更加成熟和自如,尤其是被得知真相的周泽农追着跑那一段戏,呈现地异常丰富。

3

冰冷复杂的男女关系,警察及其对立角色,这是刁亦男长久以来一直感兴趣的。在《白日焰火》之前,刁亦男还有两部电影《制服》和《夜车》,一部是关于警服,一部是关于女法警,那两部电影已经能看出刁亦男的选材喜好和个人风格。到《白日焰火》和《南方车站》,算是犯罪类型及黑色风格的延续和再强化。

刁亦男通过四部电影已经自成体系,成为国内导演中一个独特的存在。所以不管《南方车站》最终的结果和大众的接受度如何,这种导演的自我坚持和不断升级都值得肯定。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哈麦/文 刁亦男 周泽农 南方车站 廖凡演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