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黑白”刘士余:主动投案或涉8只江苏银行股 任期创纪录罚没224亿

原标题:“黑白”刘士余:主动投案或涉8只江苏银行股 任期创纪录罚没224亿

5月19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刘士余曾在2016年2月至2019年1月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党委书记。2016年12月3日,刘士余发表了著名的“妖精论”:“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卸任中国证监会相关职务后,刘士余出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刘士余最近一次公开亮相是在5月13日。全国供销总社官网显示,5月13日,刘士余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

数据显示,刘士佘主席主持证监会期间(2016年2月20日至2019年1月25日),证监会审批新股共711只,退市7家公司。在任期间,A股共交易共计513天,两市日成交金额最高时一度逼近9000亿元, 最低时为2000亿元。

《财经》报道,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期间,其家乡江苏多家地方城商行、农商行实现IPO,曾引起市场广泛质疑,其间复杂利益牵扯,被认为是刘士余最终主动投案的一个重要缘由。

刘士余任内,2016年9月、10月、11月共有5只江苏城商行成功上市,目前A股江苏城商行股共有8只,A股银行股共有32只,来自江苏的银行股占比最高。

对此,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律师对时间财经表示,刘士余选择向中纪委投案,如果构成犯罪才有自首的问题,属于量刑情节。成立自首的话,主动投案的情况下,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刘士余最终的结果有可能即触犯《刑法》规定构成犯罪,也触犯党员纪律处分条例被处分。也有可能仅仅违反党员纪律处分条例的规定而不构成犯罪。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戴睿律师对时间财经表示,刘士余最终的结果有可能即触犯《刑法》规定构成犯罪,也触犯党员纪律处分条例被处分。也有可能仅仅违反党员纪律处分条例的规定而不构成犯罪。

一说到刘士余这个上一任证监会主席,股民首先想到的是他的“刘氏语录”。

2016年两会期间,刚刚上任的刘士余就这么说:“作为证监会主席,我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我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老百姓挣点钱不容易,在市场流动性枯竭、大面积恐慌的情况下,不出手还得了。”

2016年,A股市场跨界并购乱象丛生、资本场内肆意举牌。12月3日,刘士余发表了著名的“妖精论”:“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2017年1月5日,刘士余在调研指导稽查执法工作座谈会上痛批资本大鳄“吸血”:“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2017年4月8日,刘士余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点名”高送转称:有的上市公司根本没有市场竞争力和主营业务,但其大股东和董监高拉抬股价高位套现,超比例减持甚至清仓式减持,市场人士讲叫“吃相”很难看,被套的广大中小投资者有苦难言。

同日,对于上市公司不分红的现象,刘士余直称“铁公鸡”。他表示,从整体看,如果上市公司不对股东分红,就会变成击鼓传花的投机游戏。公司长期无正当理由不分红,也可能是财务数据造假、内部人控制的信号。也有一些有能力分红却长年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证监会已经在高度关注这个问题。

“语录”频出的背后折射的是刘士余上任后面临的情况各异。

在2016年2月20日刘士余上任前夕,A股刚刚经历三波股灾,2015年6月15日的股灾1.0、同年8月27日的股灾2.0,以及2016年年初熔断股灾3.0。救火上任的刘士余爆出“妖精论”,或许正是为了其上任后所说的市场最期盼的“稳”。

2016年5月11日,证监会对于上市公司跨界并购开出“第一刀”,叫停涉及互金、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的并购重组。

2016年2月20日至2017年2月20日,刘士余上任的第一年“刘氏语录”最多,市场表现为,沪指年涨幅为13.28%,从2860点涨至3033点。好的市场行情下,才有了刘士余比喻“铁公鸡”等语录成为经典。

第三年任期则情况更为复杂。2018年,A股成功“入摩”、“沪伦通试行”启动、科创板横空出世,注册制开启试点;与此同时,沪指跌破前期股灾低点,从3500点跌至如今2591点、几十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陷入爆仓危机,数以百计的债券出现违约。以中证登数据估算,2018年股民人均亏损近10万,同花顺投资账单统计显示,93%的股民亏损(统计口径)。这一年,“刘氏语录”明显减少。

在刘士余犀利的语录背后,其从严监管的作风也异常明显。2016年证监会共对183起案件作出处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218份,同比增长21%,罚没款共计42.83亿元,同比增长288%,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同比增长81%。

2017年上述数字变为,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24件,罚没款金额74.79亿元,同比增长74.74%,市场禁入44人,同比增长18.91%。2018年行政处罚的数字进一步增加,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

在IPO方面,刘士余坚持了新股发行常态化,新股发行时间从排队两年到半年即可上会,与此同时,企业IPO过会率大幅下降,上市企业财务质量明显提高。

一部分股民认为,交易所一线监管过严导致“水至清则无鱼”,市场没有赚钱效应,在单边下跌的过程中,市场情绪受到了极大打击。不过,历来,证监会主席一职身处火山口,职责牵涉普通百姓利益,备受关注,也备受争议。

在“依法、从严、全面”监管的同时,刘士余另一些举措也遭受质疑。刘士余家乡江苏的紫金农商行、张家港行、苏农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江阴银行、江苏银行等多家地方城商行、农商行在其任内成功IPO。

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8月,递交申请材料六年之久的江苏银行上市两周之后开始进入持续下跌,不到两年时间就处于“破净”状态。据《财经》报道,2017年5月,有市场人士在微博上公开发难称,新股审批不能夹带私货。

刘士余简历

刘士余,1961年11月出生,汉族,江苏灌云人,工学硕士。

1987年开始先后在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工作。

1994年11月起先后任中国建设银行房地产信贷部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中国人民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

2004年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党委委员。

2006年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2014年10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2014年12月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

2016年2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

2019年1月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5月19日,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全国供销总社 阮玉堡 刘士畲 a股 ipo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