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我要去火人节,造个大家伙…”

原标题:“我要去火人节,造个大家伙…”

“火人节”

关于火人节流传这样一句话,“向一个没有去过火人节的人形容火人节,就像给一个盲人形容这个世界上的颜色”。

火人节,地球上最后的乌托邦。Leaving no trace。八天之后城市蒸发,回归无人沙漠。

我是刘军,朋友们都叫我“大漠”。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和一些艺术家的交流中得知了美国“火人节”,这个致力于社区、艺术、自我表达的临时城市。

之前受朋友的邀请,我的团队去年来到火人节的现场,那些最具天马行空想象的艺术装置和街头表演,一次又一次震撼了我们。

那是在美国的一片沙漠中,每年八月底九月初,都会建立一个只存在8天的临时城市——黑石城。

在城内,有数以千计的营地,它们由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带来的,最具想象力的艺术装置和街头表演组成。

还有上万的临时居民,在营地周围彻夜狂欢,每天都有几百项的活动:舞蹈、电音、流动街头戏剧等各种表演。

这里没有货币,所有的生活物资全靠交换,大家彻夜狂欢,赠送礼物。人们住在沙漠里,睡帐篷或房车。任何一个营地,都欢迎陌生人作客。这些活动可能关于性和酒精,也有可能是搏击俱乐部或专题讨论,甚至有些活动仅仅是陌生人相互凝视。在这片沙漠中,人们试图将所有的情绪、感官和思想体验放大到极致。

在这里,如果遇到什么人想跟他/她说话,就跟去说,遇到什么活动,想参加就立刻去。

没有禁忌,没有顾虑。

而最为激进的自我表达,就是在8天结束后,人们可以将那些代表着他们记忆的物品,放在黑石城中心的主神殿中付之一炬。比如可以是一件旧物,或一封寄给天堂的信,诉说衷肠,然后一把火点燃烧成灰烬。

冲天的火光使夜空明如白昼,现场的人们形容这场仪式: “美丽、悲伤、辛酸、温柔但充满力量。”随着这把火烧尽的,不仅仅是这场盛大狂欢的痕迹,更是每个参与者曾经的自我。

这座临时之城,在活动结束时,人们都不留痕迹地离开。沙漠又恢复成当初荒无人烟的样子,而8天发生的一切都随大火消逝,最终幻化成人们脑海中鲜活的记忆。

许多人将“火人节”放入愿望清单,希望留下关于这座“不留痕迹”的乌托邦的记忆,期待参与建设这座传奇之城,但是荒漠求生的现实难度和远渡重洋所需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使“火人节”依旧让人望而却步。

1

我们的艺术装置——“幻”境中的东方韵味

在关注了火人节几年后,我发现鲜少有代表着东方特色的艺术装置出现在美国火人节。我便愈发想要设计一件有着东方典型元素的艺术装置,去奔赴美国黑石沙漠,参与火人节。

其实从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硕士毕业后,我一直都在从事着用艺术改造环境的事情。比如我和我的“一个美术馆”团队参与改造了北京方家胡同46号院;也走进乡村,把当地老旧破败的墙壁,进行重新绘画等艺术改造,使其焕然一新。

我们设计的艺术装置“幻”预计的效果图

但这是我第一次以主创的身份,完全为美国的火人节筹备设计一件艺术装置。当朋友们知道了这个消息时,都和我一样兴奋:

“这也太酷了吧!”

但紧随而来的也不乏质疑声:这能行吗?

起初我的内心也直打鼓,百万级的制作、运输以及搭建费用,只为在一片沙漠中出现短短8天是否太过于离经叛道?

这件艺术装置夜间会有灯光效果

甚至我的“一个美术馆”团队成员也有所怀疑,想到要从零开始,设计一件全新的艺术装置,千里迢迢带去美国,还要在一片坚硬的盐湖面上,搭建一座塔型的大型艺术装置,实在是困难重重。

好在后来在和一些艺术家朋友们聊天时,我把我这个看似有些疯狂的想法一说,大家的想法不谋而合,加入了我们。

他们和我一样,有着想要把一件饱含东方元素的艺术装置,带去火人节的野心。要真正实施起来,才发现原来这期间的每一步路都充满了困难。

“幻”的概念图

复杂的技术考验和创作压力让我觉得很有挑战,但同时这也真的是一个很棒的有意思的事情。

于是我有幸邀请到了被誉为中国观念艺术走的最远的著名艺术家——隋建国先生的参与支持,以及现代舞艺术家高艳津子,为现场装置即兴互动提供了充满情绪和感染力的表达。

在与数位结构设计师和视觉艺术家,反复论证多次之后,我们才渐渐明确出一个草图。期间为了既要照顾到装置的美观性,又要保证稳定且不破坏环境,我已经记不清大家争论过多少次了。

这一步步消除未来施工、展现途中不确定性的路上,我和团队朋友们慢慢发觉,原来那些觉得根本无法逾越的困难,在大家集体创作的努力下,终于变得有眉目了。

“幻-TULPA ASHRAMS”是大陆地区首个开赴火人节的大型声光电艺术装置,由七座错落有序的塔群方阵组成,它既是建筑也是雕塑,在凝练东方与西方的抽象符号基础上,在每一处设计理念中融入了大量的声音元素。

艺术装置每一层都是不同的中国元素

选用的典型东方元素,有扫帚、瓷片、油纸伞和蒲扇等常见的日用品。叠加构成塔的“喇叭”造型寓意着传播我们的声音,象征着一处既日常又具有仪式感的表达场所。塔的造型,则是东方神话中常见的神圣建筑。

它最终幻化成的,是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和过往之地。每个人实则都在这个世界上寻找属于自己的通道。它是人从自身出发通往自然、通往世界、通往宇宙的途径。而我们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是为了寻找、建立自己的立场并通过表来实现。而当人不再能够表达的时候,相当于这个人就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2

另一种延续——

看似遥远的火人节,你同样可以参与

一直以来,我和我的团队都在不遗余力地做一件事:将我们周遭环境和精神世界,用艺术的力量变得更美好。

我和我的“一个美术馆”团队,长期以来无论在城市还是乡村做的事,都是希望艺术作品能走出美术馆,走进人们的生活中,拉近艺术与人们之间的距离。

令我高兴的是,我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和一些团体,已经渐渐意识到了艺术其实离我们很近。他们纷纷或加入我们,或提供帮助,让我们终于已经募集到了材料制作和运输到美国的基础费用。

我们也联合发起了“巨响共创计划”,希望有更多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伙伴和团体能加入我们,目前已经有他们已经加入到共创计划当中,如果你也有兴趣,请邮箱联系我们:juxiang2019@gmail.com,我们会第一时间回复。

但为了能让我们设计的这件艺术装置,能在世界的舞台上将中国艺术表达的更为优秀,我们还在其中添加了声音、灯光的装置。

同时又请到了当下最优秀的跨媒体青年艺术家洪启乐,设计了符合和适应我们这件“幻”所想要营造的视听多媒体效果。

而这次众筹到的费用,都将全部用来改善和提高这件“幻”的灯光设备和音效制作。

△我们会把大家的物品带到火人节神殿

现在就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你可以将拥有你独家记忆的物品邮寄给我们,我们会把它带到火人节的现场,摆放到黑石城中央的主神庙内烧毁。

一同被烧毁的,还有所有人们对这个现实世界的种种失望、不安和哀思。

给大家的回报——艺术家签名的塔身瓦片

同样,我们也给那些支持我们把这件饱含中国元素的艺术装置,带去世界舞台展现的朋友们,准备了由网易放刺提供的音乐节/派对门票,还有主创艺术家亲笔签名的,构成这件“幻”艺术装置的1片瓦片,是我们的小小心意,可以收藏留念。

我们的“幻”项目时间轴

在这个想象力缺失的年代,我迫切想寻找到那些和我一样,想要突破现实的层层重围,唤醒人内心深处与生俱来的想象力的人。

希望你们与我一道,勇敢挣脱束缚想象力的枷锁,早日把想象的幻象投射到你爱的那片现实土壤上去。

如果你有兴趣,请长按图片识别下方二维码,支持“幻”团队把东方韵味的艺术装置带到火人节。

【圳长原创 | 欢迎转发 | 未经许可 | 谢绝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黑石城 北京方家胡同 洪启乐 隋建国 刘军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