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日本反捕鲸诉讼中,一名当地渔民之子为动保团体出庭作证

原标题:日本反捕鲸诉讼中,一名当地渔民之子为动保团体出庭作证

围绕海豚问题,一直存在“两个正义的故事”

5 月 17 日,一场有关反捕鲸的诉讼在日本和歌山县地方法院开庭。这仍是围绕该县太地町海豚捕杀行为争斗的一部分。

今年 2 月,日本动物保护团体“ Life Investigation Agency ”和一名太地町居民共同向和歌山县提起诉讼,要求该县知事取消太地町捕鱼队渔民的渔业许可。称当地渔民捕杀海豚的“追猎渔法”及其后的屠宰过程过于残酷,违反了《动物保护法》“在屠杀过程中尽可能不给予痛苦”的规定。

自 2009 年奥奖纪录片《海豚湾》上映以来,国外动物保护团体和日本人围绕海豚的争斗在太地町从未停止。

太地町位于日本本州岛纪伊半岛南端,毗邻太平洋,是一座港口小镇,有 3000 余名常住人口。以捕杀鲸类而闻名。人们熟悉喜爱的“海豚”也属于被捕杀的鲸类之一。小镇上随处可见鲸类雕塑、海豚彩绘、供奉鲸灵的神社等。

这里临近海豚的迁徙路线,当地渔民用独特的“追猎渔法”捕杀海豚。多艘渔船一同出海,在迁徙路线上组成一个半弧形的包围圈,当海豚经过时,渔民将一根铁棒伸入海中并不断敲击,铁棒发出的强烈噪声会对海豚敏感的声呐系统造成影响,并使它们受惊。包围圈逐渐缩小,慌乱中急于躲避铁棒噪声的海豚就会被驱赶到岸边的一个海湾,并被渔网封锁在内。

“海豚湾”中的海豚不会被立刻宰杀,而会在这里度过一夜。第二天,会有海洋馆训练师等来挑选海豚,用于海洋馆表演。剩下的海豚会被宰杀,用于食用。渔民认为,在海豚湾过夜后,海豚的肉质会变得更加柔软和美味。

宰杀海豚时,为放干血液,会在海豚头颈部凿孔,切断脊髓和周边血管。据称这种方式会截断大脑供血,最大限度减少海豚的痛苦。但从实际拍摄到的画面来看,被刺后的海豚大幅度摇摆身体,湾内海水整片化为血色,场面仍极为血腥。

《海豚湾》海报

《海豚湾》导演路易·西霍尤斯利用各种先进技术手段偷拍到了这些画面,令世界为之动容。此次诉讼中被指控的“残忍行为”也是指上述过程。

从《动物保护法》角度提起诉讼,是动保团体在太地町反捕鲸问题上的新招。去年年末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重启商业捕鲸。动保团体无法再从国际规则上要求日本停止捕杀海豚。

如果此次诉讼成功,太地町的捕鲸活动将被禁止。被告的县方则要求法庭驳回这一诉讼。

据时事通信社报道,原告的当地男性居民在庭上陈述称,自己儿时也常接触捕鲸,但和从国内外来到镇上的反捕鲸人士交谈后,“变得强烈认为,为了在水族馆展出而捕捉销售海豚是很奇怪的。”

日本媒体没有关于这名男子做详细报道,但英国《卫报》 16 日刊载了一篇专访。

文中称,该男子现年 53 岁,是土生土长的一名渔民之子,父亲在捕鲸船上工作了超 40 年。目前住在东京,因为太地町的居民视他为“背叛者”。当地渔民指责他割破渔网,餐馆老板以他支持反捕鲸为由拒绝他用餐。妹妹等家人也受到了牵连。

他认为,捕杀海豚已经损害了太地町的名声,也毁坏了他正常生活的权利。

如导演佐佐木芽生 2017 年的纪录片《鲸世寓言》中所说的一样,围绕海豚问题,一直存在“两个正义的故事”。动保团体和日本国民拥有截然不同的两套叙事,却又似乎各有道理。

《鲸世寓言》海报

与要求立刻停止捕鲸的动保组织不同,当地人及日本政府表示捕鲸是当地的传统与灵魂,绝对不能放弃。

日本战后物资极大匮乏时期,曾获准捕鲸,捕获的鲸肉成为了国内民众重要的蛋白质来源。因此上年纪的人提起鲸肉总会有“廉价、值得怀念”的感觉。而伴随 IWC 禁令出台,鲸类渔获量大幅减少,鲸肉在年轻一代心中则成了“高级料理”的代名词。

尽管海豚也是鲸类家族的一员,但真正了解这一点的日本人却不多。许多海豚肉在超市直接以“鲸肉”标签出售,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购买的并非大型鲸类,而是海豚。

和歌山县官方网页上介绍,太地町拥有 400 年以上的捕鲸历史,当地文化与捕鲸密不可分。且海豚并非濒危物种,经过科学测算,其种群数量完全可以承受捕捞。每年的捕获量都有严格记载和监控,不会出现过度捕捞的情况。

尽管《海豚湾》镜头下的当地渔民非常凶恶狂躁,一副要对记者动粗的姿态,但日本NHK电视台等拍摄的纪录片中,展现了他们的不同样貌。(此后《海豚湾》也因恶意挑衅渔民,故意截取渔民愤怒画面而受到诟病。)

这些渔民虽然苦恼于国外动物保护团体的破坏与阻挠,却仍然在想办法把捕鲸活动维持下去。操着极为蹩脚的英语,当地渔民试图与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沟通。沟通无果后,为了血染海豚湾的画面不再被拍到,他们扯起塑料布将屠宰场地遮挡了起来。

动保团体说,他们隐藏是因为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而渔民则表示:“捕杀海豚并不令我感到羞耻。屠宰注定令人感到不适,难道屠宰牛羊的地方是敞开了给人看的吗?难道屠宰牛羊也是羞耻的事情吗?”

结束工作后,渔民会提上新鲜的海豚肉走访老船工和船工家属,定期送上一份“共同的羁绊”。而上工前,同个捕鱼队的七八人聚在火堆前,谈起外界的反对声音,一同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太地町长三轩一高说:“我们这交通非常不便。既没有水,也没有蔬菜,还不能种水稻,居民生活很困难。为了生存,从 400 年以前就开始挑战鲸鱼了。”

《海豚湾》海报

日本著名纪录片导演、明治大学特聘教授森达也对此解释称,这就是视角的不同。动物纪录片表现狮子捉羊的画面时,如果从狮子角度来讲述,观众会想:“快点捉到呀!家里的幼崽还等着呢!”而如果从羊的角度来讲述,观众则会说:“快跑!一定要逃掉啊!”

森达也认为,日本的捕鲸·捕海豚问题已经成为了和钓鱼岛以及朝鲜绑架问题一样的国家主义问题。政治是生硬的。对抗这种生硬,必须要了解多样化的视角。

此前动保团体还曾以拒绝动保活动者入馆为由,状告当地博物馆。被和歌山县地方法院判定败诉。以官方一贯的态度来看,此次诉讼预计也难以取得进展。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太地町卖出的活海豚,大部分都流向了中国。近年来,各类海洋世界涌现中国各地,对表演海豚的需求也大幅上升。据日本财务省贸易统计显示,2017 年出口的 136 头活体鲸类中,有 116 头进入中国,价值 56023.6 万日元(约合人民币 3521.2 万元)。而 2018 年出口的 90 头活体鲸类更是全部由中国购买。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好内容需要你的 “在看” 支持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太地町 歌山县 追猎渔法 动物保护法 奥奖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