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深圳强,则国强

原标题:深圳强,则国强

最近的中美贸易摩擦,让深圳人有点懵逼:“这哪是中美贸易战啊,这简直就是川普VS深圳的科技大战呀。”

5月16日,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将深圳民企华为纳入实体清单,一方面限制华为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另一方面限制美国企业对华为的产品和服务的出口。

几天后,CNN报道称,美国安部认定中国产无人机有窃取数据之嫌,占据了美国和加拿大市场上接近80%的深圳大疆等公司可能面临制裁。

这种以关注不透明交易为名,自授不透明的权威,何其熟悉。一年前,同样是深圳的明星企业中兴,因“安全问题”被美国实行制裁。在“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的情况下,中兴最后接受了十几亿的罚款、改组董事会等要求,与美国达成协议,才恢复运营。

中兴、华为、大疆...在与世界第一强国交手中,深圳频频C位抢镜。为什么中美摩擦中,会出现这种“举国上下,唯深独扛”的现象呢?

▲图片来自华为官网

一、深圳企业的硬核实力

网络上,有人把华为称作是“人类史上唯一一家让美国进入紧急状态的中国企业”,这句话虽然来自网友夸张的表述,但也从侧面说明了国人对科技企业的自豪。

40年前,深圳是一个封闭落后的边陲农业县,工业几乎是“一穷二白”。40年后的2018年,深圳实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9109.5亿元,是全国唯一一个工业增加值突破9000亿元的城市,连续两年位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

深圳企业实力之硬核,早已不是“闭门造车”——全球四大通信设备商的中兴、华为、诺基亚和爱立信占据了全球90%的通信设备市场份额。其中,深圳的中兴华为,在全球的市场份额接近50%。

另外,深圳去年全市新增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超过3100家,累计已超过1.44万家。其中不乏华为、中兴、比亚迪、迈瑞等一批各领域内的世界领先企业,也有大疆、优必选、柔宇科技等新兴科技代表。而且这些深圳企业已经在5G技术、无人机、石墨烯、柔性显示等一系列高新技术领域,抢到了“杆位”。

以最近热火朝天的5G为例,深圳凭借着良好基础和先发优势,已经在5G产业链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技术研发、场景应用等方面跑在全国乃至全球前列,其中华为、中兴通讯则全面发力跻身全球前五。

在可折叠屏领域,今年春晚亮相的“深圳之树”正是由深圳柔宇公司研发生产的显示屏,其全球首条生产线于去年在龙岗投入使用。

此外,深圳还正在大力发展石墨烯的基础研究、产业化和创新载体建设。去年深圳已培育30余家相关企业,申请相关专利900余件。

▲深圳春晚高约5米,外围直径5米的“深圳树”。图:深圳卫视

据美国CB风险投资公司的统计,截至去年底全球共有222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但并未上市的独角兽企业,其中59家中国企业大多位于深圳。

一位投资人也讲过类似的故事:美国加州硅谷的一家创新公司想出了点子,要造一个新产品的样品,因为当地的工业生产已经不齐备,所以计划用6个月来生产这个样品;而在中国深圳,只需要两个星期就能找齐配件、生产样品。我们不仅有全世界门类最齐全的工业生产体系,还有全球规模最大、上网人数最多的互联网,有全球最丰富的数据资源,有世界瞩目的“人才红利”,这些都为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等的生长创造了土壤。

以至于日本媒体在报道深圳时,羡慕地说:“硅谷的一个月,就是深圳的一星期”

可见,深圳的企业正在通过商品和服务,让全球人了解深圳,从而通过这个窗口更加了解到中国的崛起。深圳强,则国强。

▲图来源日本电视台

二、实力源于市场开放

作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深圳从出身便身负着种种探索。如今,深圳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科技制造企业,并非是靠资金的堆积,恰恰是因为改革开放,使得深圳的企业能够参与到激烈的全球化市场中,不断通过与国际企业的合作、交流中迅速成长起来。

因改革而生,因开放而强的深圳,在四十年前进入急速工业化时代,其主要模式就是接受以香港为主体的投资,形成庞大的三来一补加工制造产业链,深圳之所以成为公认的“世界工厂”,和那时候的港资建厂有直接关系。

1987年,凭借着深圳特区在关税上的优惠,年过40的任正非发现“小交换机”的需求非常旺盛。于是,他拿到了香港鸿年公司的代理权,并且通过很有竞争力的价格进入市场,拼到了华为的第一个亿元销售额,并且进入了通讯领域。

在当年一个大哥大卖3万块的时候,王传福看到了手机电池的广阔前景,于是下海创业了比亚迪。当时正是凭着仅有20人左右的团队,硬生生地将同样的电池规格压低到日本同行的三分之一的价格,陆续拿下了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等手机大厂的电池订单,站稳了脚跟。目前,比亚迪已经成为富士康之后,全世界第二大手机代工厂。

这正是开放之后,华为比亚迪这些深圳企业才有机会参与全球竞争,并且在学习中迅速成长。在某种意义上,深圳代表着中国在未来全球市场中的竞争内核。而这种内核的形成,恰恰是“师夷长技”的结果。

蛇口南油大厦A区16栋,华为开始的地方

开放的市场,也为深圳带来了更多的人才和知识。数据显示,2018年,清华、北大、复旦、交大、浙大、华科大、中山大学7所大学的毕业生大部分流向了深圳。其中华为第一,腾讯,招商,平安,恒大,中兴等次之。

这座不断吸引年轻人“移民”的城市,现在如同美国硅谷一样,通过不同文化的相互碰撞,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活力。

2018年,中国整体的国际专利申请件数为5万3345件,占全球的21%,逼近排在首位的美国(22%)。而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布的2018年国际专利申请件数进行统计发现,拥有华为中兴腾讯的深圳占到中国申请件数的52%,大幅超过居第2位的北京市(13%)。

这是什么概念呢?约等于深圳每一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是89件,几乎是全国平均数的10倍。

正是凭借着开放的市场,深圳的企业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才和创新,并且通过同样质量的产品,还有巨大的价格优势以及更好服务,代表着中国一步步走向世界。

三:什么是深圳企业家

其实最打动我们的是,任正非说:“华为只是一家商业公司”

是的,华为是立足全球翘楚的国际化企业,最终是要靠研发、技术和产品实力去市场上实实在在拼杀的,而不是带着民族主义去绑架别人消费的。

把美国和美国政客分开,把政客和美国企业分开,把政治和商业分开,把爱国和商品分开,把愤怒和理智分开。回顾理性、常识、逻辑,任正非的表态,其实就是“深圳主义”的最好体现。

不管中兴也好,华为也好,大疆也好……这些深圳企业的成功,其实是遵循了最基本的市场逻辑和商业规则,是理想和资本的结合体。高效,务实,敢闯敢干敢为人先,深圳的包容特性,决定了能从这片土壤走出来的企业,就是中国最强最市场化的典范。

深圳强,则国强。因“深圳强”的根源,不是自我封闭,不是自我麻醉,不是某种主义,更不是某种斗争的结果。 这恰恰足以证明我们改革开放40年,培养出了能够参与全球竞争的土壤和企业。我们可以用更加成熟和文明的心态去对抗和竞争 。

今天,华为、大疆、中兴被制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面对竞争时的思维和反应。就像任正非说的:“不能使用民粹主义,这是害国的。因为国家未来的前途在「开放」。”

深圳虽小,却代表着方向。

【圳长原创 | 欢迎转发 | 未经许可 | 谢绝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美国安部 深圳柔宇公司 日本电视台 香港鸿年公司 南油大厦a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