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市场回暖?影视圈2019年开机图鉴

原标题:市场回暖?影视圈2019年开机图鉴

文 │ 薄荷

转眼又是一年五月,本来该在去年这时候播出的《天下长安》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去年大火的《萌妻食神》《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带起来的青春爱情旋风,在今年五月仍然刮得热烈。

2019年上半年即将迎来最后一个月,影视剧市场在上半年呈现出较为平稳、爆款不多、网台差异明显的势态,继古装剧之后,现实题材或也成影视创作者们需要谨慎对待的类别。谁也不知道《带着爸爸去留学》延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尽管无法贸然猜测,但这部剧声称无期延播,让影视人以外的观众们感到了自税改之后的新一轮“变化”,而这种“变化”带来的情绪更多是同情。

变化始终来自外部。比如撤档、延播、改名、迟迟无法定档,从一部剧的坎坷命运能窥得一家公司甚至行业生态的摇摆,观众审美和爆款风向标的改变,则促使创作者们不得不调转方向,去拓宽创作边界。

从2019年开年至今的开机剧目信息来看,4月份的开机数目相对较多,尤其是在月底出现了扎堆开机;在类型上则是中小体量的轻古装剧增多,“现实主义复合题材”走红,大女主戏仍然在被制造着,爱情纠葛、家庭生活还是创作者们最青睐的命题。

我们或许能从已经开机的作品中嗅到未来一两年的剧集市场风向,但是什么时候播、能不能顺利播,又让这道题的难度陡增。

2019年开年至今开机的剧集

(不完全统计,如有遗漏欢迎补充)

现实主义题材或难出爆款

经历了开年小爆款《都挺好》后半段剧情的急转头,人们对现实主义题材寄予的厚望显然没能完全被满足,可惜的是,之后暂时还没有再出现这样的作品,从社会层面和家庭层面精准地戳中人心,毕竟这届观众在造梦和解压的影视剧外,还需要一点辣味来刺激味蕾。

从目前已经开播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来看,备受期待的是由六六编剧、时隔六年再出演现代剧的孙俪挑大梁的《卖房子的人》,有爆款预定的潜力,在一众和献礼、职场、爱情、家庭生活等元素属性纠缠的现实主义题材剧中显得相当亮眼。

由于处在建国和建党周年的关键节点,今年上半年开机的现实主义题材涉猎的题材类型、故事范围极广,仅仅是讲述国内高铁人如何完成基建和自我建设的剧集就有两部,分别是佟大为、蒋欣主演的《奔腾年代》,和更加年轻化的《最好的时代》,由陈星旭和胡冰卿主演。

以及律政题材、缉毒题材、都市刑侦、创业职场,和历史革命、抗战题材的作品也相当多,还有直接聚焦市委组织部长、中关村创业者、南海渔民等具象人物的作品,从类型上来看非常丰富。其中律政题材和生活情感、职场创业更多选用了有国民度的实力演员和新生代年轻演员,而这些项目的备案信息里的故事梗概显示,不论主人公在追梦的路上是热血到底还是一波三折,最终的结局都是“最终找回初心,同时收获爱情”。

由此可以见得,现实主义题材的范围在不断打开、泛化的同时,在故事上出现了相对套路化的趋势,即便讲述的故事、题材,聚焦的行业、人物不同,但是最终的走向基本是相同的。这也就意味着,要做好现实主义题材更考验创作者组盘子和把控项目的能力,包括从前期筹备到整个播出期间的能否顺利的实际问题。

《卖房子的人》更受关注,无疑是其班底给了市场一颗定心丸,《精英律师》则是开机不久就宣布了花落浙江卫视和东方卫视两大平台,包括正午阳光出品制作的古装剧《孤城闭》在拍摄期间便官宣将在湖南卫视播出,头部项目炙手可热,而其他作品在未见品相之前,难免会被观众觉得有些流俗。

另外,今年涌现出了很多地方官方机构把控或者参与的现实题材剧,比如《南海兄弟》《澳门人家》《齐鲁儿女》,有的直接打出了“首部讲述XX”的标签,主旋律和地域风味浓厚。可以预见的是,这些作品在开机时就预定了省级电视台的播出位,只是能否成功俘获受众,赢得播出和口碑的双丰收还未可知。

网台审美的分层从该处也能窥得一斑,本来在现实主义题材大势的当下,纯网剧的创作就相对受到掣肘,从已经开机的片单中可以得知,轻古装、偶像甜宠类别仍然是网剧的重点方向。

古装剧的求生路

上半年开机的古装题材网剧基本都走的是“小而美”路线,有之前的成功经验可以借鉴,风险预估比较小,平台在分账剧的规则上不断细化提升支持力度,也让这些中小体量的作品能够进一步提高市场份额。

从这些作品的名字便不难看出其主打的受众类型,网生用户、年轻女性观众、有付费意识的用户。这样的分账剧更像是定制剧,对于平台和制作方都有一定的“保底”作用,甚至会像《双世宠妃》系列和《奈何Boss要娶我》一样有大火的可能性,属于低成本但可能会收获高惊喜的类型。

除去这些作品,还有白宇和郑湫泓主演的《蓬莱间》,鞠婧祎和宋威龙主演的《云上学堂》,陈瑶和张凌赫主演的《少女大人》等涉及到奇幻、校园、探案的复合型古装题材,主演在年轻观众里有一定号召力,但是剧集仍然不属于头部范畴,在带流量上相对比“小而美”的作品号召力要强。

另外,偶像艺人梯队有一部古装神话剧《灵域》,由范丞丞和陈潇主演;武侠剧梯队则有改编自小说的《苍雪龙吟暮白首》和翻拍剧《雪山飞狐》《倩女幽魂》,《倩女幽魂》由郑爽主演。这些作品的原著基础更好,艺人影响力更高,相应的制作成本也会提升,但是也一样瞄准了网生市场里的年轻受众,在同一个盘子里分蛋糕。

这样的举措仿佛是古装剧的“自救之举”,毕竟在古装剧屡屡受挫的情况下,如何保证顺畅的输出又有较高的安全性是创作者们的首要考量,很明显,宫斗、权谋这些危险系数很高的类型几乎没有出现在2019年上半年的开机信息里。

在此前官方发出的一些组讯里,没有按时开机的作品涵盖了各个类型,包括京味儿年代剧《北京以南》,悬疑推理单元剧《尘封档案》,古装剧《广陵散》和囊括了权谋爱情重生等元素的古装剧《嫡长女》等等,《嫡长女》的危险系数明显高于其他类型。

在古装剧积极求自救的时候,大女主剧也并没有缺席。目前已经开机的大女主剧有唐嫣、窦骁主演的《燕云台》,李沁、秦昊主演的《南歌》,张芷溪、李若嘉主演的《纨绔世子妃》,不避讳自己是“女性古装励志传奇剧”。只是《锦绣未央》班底操刀的《南歌》几易其名,从《锦绣长歌》到《雀谋》到如今暂定的《南歌》,在内容上需要“避雷”的地方只会多不会少,在后续的播出也可能会遭遇不少坎坷。

从份额来看,古装剧仍然是2019年前5个月开机剧目数量中的主力军,大部分作品在内容和卡司上努力做了减法,寻求稳妥共赢的求生路。

只是在2018年大火过一阵子的甜宠题材能否燃起观众有些疲劳的观看欲望、再度爆红,目前还无法下定论。

网台差异拉开背后

不难发现,今年陆续播出了不少积压剧,有的剧集的创作时间已经和现在相隔好几年,不管是服道化还是故事人设,甚至是主演们的CP感都显得有些奇怪,但是不少积压剧却越播越火,哪怕是剧情存在bug被吐槽狗血,也不妨碍热度持续上升。

直接反映出,剧集数量减少了,能凭借品质大火,或者引起争议和“黑红”效应的作品也都变少了。

今年开年以来,网剧市场表现平淡,同时进一步呈现了“小而美”的特征。上一周(2019年第20周)的在播网剧数量为22部,是两个半月以来的最低值,而到了本周更是下降到17部,导致了新剧一旦上线就能引发不低的关注度,即便存在争议也不会掉落到更低的水平线之外。

在网剧这边厢,创作者们在积极地寻找探索创新法则,包括如何炮制出具有网感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但最引人关注的议题无疑是,在网台一致的审查标准下,它还能怎么发挥自己的创作优势?

其中,平台扮演着重要的作用。在2019年开年至今开机的剧集中,三大平台或者其子公司的制作项目以爱情、甜宠、校园、古装、悬疑为主,另外一些网剧在开机时已经确定未来将会在哪个平台播出,“定制剧”的概念更加广泛地被应用起来。相对来说,青春爱情类的网剧“风险”较小,而网剧中的“拓荒者”探险类、悬疑类题材作品仍在不断的开机和播出,但是它们都面临着急需自我革新的问题。

目前开机的网剧体量都不算大,创作者更倾向于在IP成熟化的过程中选择中小型IP里的头部项目,市场改变习惯,直接影响了项目的面貌呈现。这样操作更容易出小爆款,但是不利于网剧市场的进一步向上攀登。

电视台则是从去年到今年一直在亮出现实主义题材这张王牌,但是爱情戏份喧宾夺主、剧情悬浮狗血等争议也没有停止过,即便是开年小爆款《都挺好》在剧情设置上都遭遇了不少观众的非议。对于台剧和网剧来说,现实主义题材都是难啃的骨头,难在创新,也难在怎么找到戴着镣铐起舞的平衡姿势。

而被议论纷纷的《带着爸爸去留学》似乎在今日出现变局,有宣传人员告诉骨朵,已经接到平台方“可能会复播,做好心理准备”的通知。

国内影视行业的边界在不断被收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影视行业是这场战役里的头排兵之一。今年开机的作品中涌现了不少讲述革命历史、人民成长的作品,而且都是由地方机构主控,也能从侧面说明这块阵地在战略里需要发挥的作用。

2019年上半年的剧集市场是小而美的,同时难掩乏力,艾科卡曾在多年说过一句戏言,“美国出口,只剩下汉堡和电影”,国内影视行业在不断下行的同时,剧集市场显然受到的冲击要比电影更大。上半年的片单,显露出了2018年效应留下来的“后遗症”,未来依然道阻且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天下长安 卖房子的人 奔腾年代 最好的时代 精英律师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