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特评丨抽烟的王源: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原标题:特评丨抽烟的王源: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文 │ 特约撰稿人 聆雨子

编辑 │ 南风

王源抽烟被推上微博热搜头条,这个煎熬在初夏的五月里昏昏欲睡的世界,终于又获得了一次能吐槽、能泄愤、能约架、能誓死效忠、也能大义灭亲的优质话题资源。

其实,如果抛开“北京市曾有明文对室内公共场合控烟”这个规章制度,和“女士在场时抽烟是不礼貌”这个社交礼仪,“明星抽烟”本身就不是一个“对还是错”的具体二选一命题,它只关乎一种现实影响和建设,只关乎一种“你更看重哪个”或者“你要的是什么”的选择:按照本人意愿自由生活,还是按照市场意愿自律守则,只看你如何取舍。

王源道歉微博

因此,大部分网友在消费这一热点时,更多使用的措辞,倒不是“对错”,而是“人设崩了”。

“前台”和“后台”

“人设”这个词被用得很烂大街,严格意义上,它倒也不应该是公众人物的专属。

心理学家欧文·戈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中提出过一个所谓“拟剧理论”(dramaturgy):人完成社会交往,就像在舞台上表演,利用各种符号资源在别人心目中营造自己,所以每个人都有“前台”和“后台”——在“前台”,他们调控自己的行为,进行简单或复杂的“印象管理”;而在鲜有人注意的“后台”,他们则可以释放被前台形象排斥的部分。

从这个角度讲,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每个人其实多多少少都在“卖人设”,至少是在属于我们的“前台”上卖人设。所以,忠粉们为王源辩护时说“成年人抽烟怎么了”,就是想要把事情重新落回到“后台”的范畴里,避免外人和旁人的干涉。

殊不知,偶像们的人生几乎完全被“前台”笼盖,“后台”早已被无限压缩,又或者,“后台”从来都是偶像之所以能成为偶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常常显得比“前台”还重要。

在当代娱乐产业体系里,偶像本来就已经成为一种单独的职业,一种和演员、歌手、模特、运动员并列的职业(就像《偶像练习生》和《演员的诞生》是两个并列的节目一样,就像偶像训练营和北电表演系是两个并列的人才生产线一样)。所以,偶像当然也要唱歌跳舞演戏,但是偶像更重要的是调动起自己的整个生活来当好偶像。

也就是说,一旦你被设定成偶像,人家甚至都没有理由来指责你演技差、唱功烂、没有作品(这些都是“前台”的东西),因为你的职业道德和职业准则就是好好当偶像(这毫无疑问要把“后台”也囊括在内)。

就像有些比较狠的批评者说:——这么讲有点蛮横也有点过分,但其中真有话糙理不糙的成分。

粉丝文化的种种惯例都在向我们暗示一个道理——人(而非人所唱出的歌曲、演出的戏),才是被消费的真正内容。因此,无论明星说多少次“希望大家少关注我的个人生活,多关注我的作品”都是徒劳——因为他整个人就是造星业生产出的一个作品。

在“人设意味着一切”的“偶像逻辑”里,王源一直以来的形象就是积极健康、阳光向上。这份纯天然无公害让他上过春晚、上过《开学第一课》、上过联合国青年论坛,成为官方媒体加持盖章过的、新时代青少年的人生模版和榜样。

无论这里面有多少真实的部分有多少表演的部分,至少在今天之前,王源的“优质少年榜样”任务完成得相当不坏。许多年轻的孩子在喜欢他和模仿他的过程里,开始学会彬彬有礼、衣着整洁、乐观开朗,开始喜欢艺术热爱美,不管你喜不喜欢王源,都不该否认他曾经产生过的正面能量。

但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媒体、舆论、网民,这一股股面目模糊的力量,其微妙之处就在于,一旦你出了纰漏、悖反了他们的期许,那他们会迅速消费你的瓦解坍塌,就像曾经消费你的少年裘马、万丈芳华。

所以,不得不遗憾地承认,王源在这个瞬间里,经历了一场品牌价值的一落千丈。至于如何危机公关,那都是后话了。

当然,全民围观和争论一个年轻人抽烟,这肯定显得不太正常。只不过,有些事情的语境,本就建立在不正常的前提之上。

网友、媒体、乃至于这个时代,确实挺无聊的,可说得刺耳一些,粉丝经济的核心逻辑,本来就建立在群体性无聊之上。为公众生产谈资和移情对象、进而收割公众的心理代入、在无聊中寻找精神救济,几乎就是饭圈文化得以成型与扩张的前提基础。如果哪一天大家都变得拥有一颗“丰盈而高层次的灵魂”,都开始“谈笑有鸿儒”、“言必称希腊”,都开始经史子集、诗词歌赋、家国天下了,那还有爱豆们啥事呢?

也就是说,以王源为代表的流量偶像们,他们一直以来收获的成功,与他们因私人生活而不时遭致的责难与困厄,都是一种“集体非理性”的结果。只不过,前者是非理性带来的红利,后者是非理性导致的代价。

这大概也是一种“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吧。

有人说,经此一劫,王源很可能“彻底凉凉”,对此,我倒还不至于那么悲观。

这似乎又涉及到“小鲜肉”这个全新的概念——它肯定和艺人、歌手、演员不同,似乎和偶像、明星也不太相同。经历了姐姐粉、妈妈粉和阿姨粉横行的追星模式重置,经历了从“我崇拜的人最厉害最了不起”到“我家宝宝最可怜最无辜、谁都在针对我家宝宝”的娱乐文化重置,饭圈对待小鲜肉的态度,其实更近似于在内心养一个小婴儿,让他按着自己的想象长大、并且接受自己的保护。

既然是保护,当然包括了“当他遭受质疑和批判时”;既然是长大,当然包括了“谁的成长不会犯点错误”。

王源的脆弱因为他是小鲜肉。王源的可以被原谅和修复,也因为他是小鲜肉。

最后说一句,同样是抽烟,搁在有些人那里就是人设全毁、形象全完,搁在另一些人那里就是玩世不恭、潇洒不羁、鲜活接地气。如果抽烟的是个唱作型摇滚歌手或民谣诗人,大家充其量,也就是提醒他注意禁烟条例、外加保护健康。

因此,除去诚恳道歉这些必须做的姿态之外,王源若是能以此为契机完成对自己的倒逼,下定决心放弃低龄粉、不再靠“五好少年”和“乖巧弟弟”人设吃饭,十年内真把自己变成了姜文葛优黄渤,那往后的日子里,抽烟好像就真的不构成什么负面影响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戈夫曼 优质少年榜样 姜文葛 开学第一课 演员的诞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