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水氢发动机”背后,庞青年与南阳书记各有小算盘

原标题:“水氢发动机”背后,庞青年与南阳书记各有小算盘

南阳水氢发动机项目操盘人,曾收购萨博失败,庞青年的水氢发动机是否靠谱?

文丨杜虎

“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物理学专业毕业的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实地察看并点赞的这个氢能源汽车项目,正遭受越来越多的质疑。

5月24日,南阳市工信局回复媒体说,此事系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项目还在验证阶段,并未生产,已要求涉事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就在南阳方面公开这个最新说辞前,该市有关部门回应媒体的问询称,市里正在开会,统一口径。不能不说,这个回复实在是“实诚”,而将“水氢发动机问世”这口锅甩给记者,也在预料中。在主要官员被质疑之后,先拿报道问题做挡箭牌,是很多地方的例行操作。

(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在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的场景)

但综合已知的各种信息,《南阳日报》的记者背不起这口锅。从任何方面讲,记者也都没有理由为这桩冒进的、近乎骗局的浮夸项目承担责任。不仅于此,还应该感谢报道记者,一本正经地让这一“庞氏骗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无论是警示官员还是提醒理性发展氢能都有好处。

官商联手打造“庞氏骗局”

南阳这件事之所以发酵,离不开两个原因:一是对氢燃料汽车的过度宣传,让舆论联想到永动机、水变油等传统的骗术。在这些源远流长的骗术中,虚构一种先进的技术,试图游说财政补贴,然后套现离场。二是市委书记为夸大的氢能汽车站台,与无知相联系的政商关系极具讽刺效果。

需要说明的是,氢燃料电池概念目前在中国已然很火,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都有提案建议,呼吁国家重视。水氢动能转换,在理论上可行,但在我国仍只处于实验阶段,距离产业化还有着相当遥远的距离。可能正因为氢燃料电池产业处在政策呼吁与技术空白状态,导致了对它的模糊认知。

这种模糊的认知,放在社会民众那里,没有什么害处,无非就是感叹下“科技真神奇”而已。但放到掌握政策与财力的地方官员那里,就会演变为招商引资与投机分子的合谋。官司缠身、被法院判定为“老赖”的庞青年瞅准了机会,在南阳搭建了氢能魔术的舞台。

纵观庞青年这些年的乐此不疲玩概念,利用新产业、新机会大打擦边球,将漂亮的概念包装成项目,对一些地方官员展开营销攻势,虽然屡败却也屡战。这是一个庞青年美梦接连破碎的过程,但不妨碍庞青年继续兜售他的“大饼”,南阳接盘也就不奇怪了。

按照放出的消息,南阳对庞青年的水氢发动机项目投入了40亿元,占据所谓企业总投资80多亿元的一半。从字面看,这是一笔庞大的买卖,以南阳的财力估计很难吃得下,是分阶段投资还是土地折价,现在不得而知。但不管40亿元是否确实,庞青年与南阳政府各有小算盘倒是千真万确。

(张文深)

对南阳市地方政府来说,先不说庞青年提供的项目是不是骗局,但政府做事是有政策依据的。而这个依据就是国家支持新能源发展的大原则,具体到氢能源尚处于政策设计阶段,南阳试图抢占先机,在未来氢燃料电池产业中分得一杯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换句话说,不管庞青年是不是骗子,南阳地方政府有足够的动机参与氢燃料电池的产业蓝图。对政府而言,利用新技术招商,也符合体制内的新潮流。更何况,万一布局成功,南阳不止可以解决一定量的就业,同样可以获取国家补贴。所以,南阳的算盘也是打得叮当响。

庞青年被迫迈出危险一步

庞青年是什么人?从他的履历看,这是一位深谙商业推销窍门的人,他懂得将自己包装成造车界的理想主义者——如此,即使他不断经历失败,仍可以通过真真假假的并购等在中外汽车业中游刃有余。而这些不断累积的机会主义案例,又成为环绕他的光环。

庞青年的人生经验是,他知道现在最多的钱在政府那里,而政府的钱是可以通过运作来获得的。所以他读懂了南阳这类地方政府的心思,投其所好,根据朦胧的政策倡导画出一张水氢发动机——氢燃料电池产业化的图纸给南阳。也许还辅助以别的游说,让南阳张书记相信真有一个美丽新世界。

(庞青年)

新能源、新技术光靠画大饼是不行的,40亿元买一张图纸肯定也不行,那样就成了皇帝的新装了。精明如庞青年,所以就要让张书记看到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所以水氢发动机就要承担这么个角色。从两年前至今,庞青年要继续把新能源魔术玩下去,迟早要跨出这危险的一步。

之所以说这一步是“危险”的,是因为所谓水氢发动机一旦要进到官宣阶段,其影响就不是庞青年所能掌控。在此之前,他还可以蒙哄张书记、以高科技骗骗地方政府,但一旦把概念实体化,巧舌如簧终将得到检验,就不得不接受四面八方的审视。

按理来说,庞青年是清楚曝光的危险性的,但他又无法阻止这一切发生。因为项目建设、招商引资再怎么宽容,也要定期拿出成果,这是官员追求政绩的必然要求。所以,接受庞青年氢能魔术的张书记,本意要书写不俗的政绩,所以走到前台,哪知道揭幕的不是瑰宝,而是打开了魔盒。

(向青年系企业追讨欠款的人)

水氢发动机在南阳问世,并且是张书记的工作活动,市委机关报就无法不去报道,所以这个连锁反应就必然发生,于是导致现在这个交织着喜感与问责的戏剧化局面。面对基于能量守恒定理的质疑,庞青年无法拽着头发把自己带离地球,只能硬着头皮说:技术是成熟的。

庞青年与张书记合作制造的氢气球被戳破了。南阳面对舆论的追打,要维持面子最重要,所以记者就被拿出来抵挡一阵。但估计南阳拿庞青年也没有办法,只能让他先写情况说明。这就等于皇帝新装中的皇帝勒令骗子裁缝写检讨,但事情并没有结束。

氢燃料电池产业化蒙上阴影

南阳这件事具备了一切笑话的要件,但对它的影响也要具体分析。最直接受到冲击的,肯定不是庞青年,而是南阳张书记。他在这个不成熟的、几近骗局的招商引资中扮演什么角色,只怕躲不开相关的诘问。官员在经济建设上的挫折,会被引申为政治不成熟。

另外一个负面影响,是对正儿八经发展氢燃料电池产业化不利。人们很容易在南阳这个氢能骗术上否定所有的氢能源利用,至少会让正确的产业决策围困在负面的社会评价中。这不是技术失败对产业的影响,而是骗局对决策信心的摧毁,这是南阳和庞青年的最恶劣之处。

正式地、按照产业规律鼓励氢燃料电池开发并不是坏事,近年来,氢能源的产业化布局在沿海城市初具规模,尤其在广东佛山等城市都有正规、正经的努力,试图将技术产业化,围绕氢能源制备、运输、储存、利用打造完整的知识产权链条,以便与日本竞争。

(丰田氢燃料电池车“MIRAI”)

发展氢燃料电池不仅要追赶日本远远领先的技术(百公里只需一公斤氢),建立我国的全流程产业,更要直面已经固定下来的能源利益集团。根据《时代周报》对郭烈锦院士的采访,氢燃料电池的产业化要从石化能源中突围,所以它承受的不只是庞青年这样的“挖墙脚”,更是既得利益的围堵。

二十多年前,氢能源的开发利用就写进鼓励新能源产业化的纲要中。但因为某些原因,最清洁、最具未来前景的氢燃料电池受到排挤,实际上绝不环保的锂电池汽车产业反而占据政策优势,这些年来吃尽政策红利。当然,这里无法展开讲,南阳水氢发动机汽车,又会将氢能利用污名化。

许多地方政府都看到了锂电池汽车逐渐取消补贴、在趋势中逐渐力不从心的现实,所以转头开发新产业以充实未来政策,推动经济转型,通过创造新的产业空间壮大地方竞争优势。很可惜,南阳在这一波行情中遇到了善于折腾大概念、精通浮夸大营销的庞青年。屋漏偏逢连夜雨,也真是不幸。

因此,氢能产业化的政策未决,让地方政府不惜以土地与资金追逐庞大项目,一头栽倒美丽的骗局中。这些年来,利用政府急切心态,炮制大项目骗钱、最后悄然烂尾的事并不少见。这不是骗子有多么高明,而是他们看准了官员的利益算计,以小博大,火中取栗。

南阳这件事爆出后,张书记他们有苦难言,推出记者背锅,更是继续扮演无辜和清纯,实际上也是被困在了“庞氏骗局”中无法回旋。但这种慌张之下寻找“挡箭牌”的举动,既不会将外界的火力引导记者身上,反而加重舆论对张书记的嘲笑,加深对南阳“可怜又可恨”的公众印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