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初年都市女性都以平胸为时髦

原标题:民国初年都市女性都以平胸为时髦

民国初年,束胸风气不减。从民初《解放画报》上介绍内衣的文章来看,当时女性普遍穿着的内衣有八寸多长,上面缀有十几个扣子;肩带宽不超过四寸。1927年《北洋画报》上刊载绾香阁主的文章,对民国女性新式内衣“束胸马甲”作了详解,指出其形制与背心类似,只是胸前的纽扣非常密,“能紧束胸部”。清末民初时,这种“束乳马甲”还只在上流阶层中流行,到20年代时便已经在都市时髦女性中普及了。此后,内衣的纽扣从胸前渐渐转移到侧面,肩带也逐渐变窄变细,已经大大改变了传统的背心样式。不过,此时内衣的主要目的也是压平乳房,在裁剪上缺乏承托乳房的功能考虑,布料也没有根据女性胸部的结构进行立体切割和拼接缝纫,因此和明清时期的内衣相比,只是在形式上略有变化,功能仍然延续前代。审美风气同样如此。

直到20世纪20年代末,都市时髦女性仍然以平胸为时髦,不加整饰的乳房被视作是粗鄙、丑陋、未开化的象征。在年画、插画、漫画等各种绘画形态中,画家往往给“蛮妇”画上一对肥硕的乳房以显示她的粗俗,文雅贤淑的女子则胸部平平。即便是那些平时呼吁妇女解放的人,也不免要对那些不束乳房的女子评头论足,“因为喊着不过是理论,实行则未免有些生辣不入眼”。

“以乳头高耸为丑”的社会审美观念在日常行为和社会舆论中牢牢地控制着女性的身体形塑。受过教育的时髦女子即便明知束胸妨害健康,也常常为了不被讥笑为“村下婆”而重新开始束起胸来。

在当时人的观念中,乳房高耸还意味着性生活的放纵。民国初,娼妓假装处女来抬高价码,何以为凭呢?她们会将乳房紧紧地束缚起来,如张竞生说,“痴呆的嫖客总以为胸部平平的为清倌,而妓女不得不把尖尖者压为扁扁的了。”娼妓以身体为生活资本,她们对乳房的主动改造直接反映了一般人众的审美风向。

长期穿着束胸内衣的结果,就如徐悲鸿早期作品《凝香图》所绘的时装美人一样,含胸驼背,孱弱病态。这类“纸片”美女的时尚潮流一直风靡到20世纪30年代初的“天乳”运动影响深入之后才有所缓解。

民国初年所谓“上海十大名妓”的照片,也会惊讶地发现,几乎全都是平胸。在她们宽大的衣服下面,是将胸部绷得紧紧的“小马甲”。

束胸的女性形象广泛存在于民国初期的月份牌、瓷器画、书籍报刊插图、广告画上。尤其是广受民众欢迎的美女月份牌,呈现了蔚为壮观的平胸美女图像群。月份牌画家、主将周慕桥晚年创作时装美人画,描绘了许多这类女子。1914年,他为英美烟公司创作的月份牌中,女子上衣下裙,裙长及地,元宝领高及耳,衣袖异常窄小,上衣紧裹身体,胸部平坦,只在乳房外下侧的地方形成几道浅浅的衣褶。不过,这种紧身上衣大概是民初服饰开始烘托、呈现女性身体形态的先声。虽然仍然在强调平胸,衣裙却开始在腰身部分收省,表现女性腰臀部的曲线。比如稍晚于周慕桥的另一位著名月份牌画家郑曼陀,在20世纪20年代期间,他描绘的女学生时尚、优雅,是当时月份牌美女中的典范。画中女学生发型时髦,衣着方面基本是上衣下裙,腰身处仄窄逼人,下摆渐渐的散开,虽然也不刻画胸部曲线,但可以看出他刻意的夸大了腰、臀部的比例。同期画家,如杭穉英、周伯生、谢之光等等亦是如此,画中形象从整体到细节都体现了当时女装的平胸风潮,生动的再现了姜水居士《上海风俗大观》中所说的20年代初上海妇女服饰“衣则短不遮臂,袖大盈尺,腰细如竿”“裤亦短不及膝,裤管之大,如下田农夫”,后“衣服之制又为一变,裤管较前更巨,长已没足,衣短及腰。”

束胸服饰流行的另一个表现是女着男装的时尚风气。“落蓬头大健,服男装,御浅色缎袍,乘三湾包车”,穿男人的衣服,像男人一样的做派,一度成为娼妓们最为时髦的行头。另一个时尚群体,上流社会的名媛,如唐英,也曾在《良友》上公开自己仿照西洋最新式修剪的男式发型。对此风尚,《北洋画报》有文章评论说,喜好这种发型的女子“往往并耳环不戴,复束胸而御长袍,穿平底尖头之鞋,使衣鞋略为朴素,望之扑朔迷离,诚莫辨其为雌为雄”。除了发型,还有直接穿着男士服装的,西装、衬衣、领带皮鞋一应俱全,此种打扮,必须配以束平的胸部。

束胸风气到20世纪30年代前后开始松动。1927年7月7日,中山大学副校长、广东省民政厅代理厅长的朱家骅向国民党广东省政府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提交了《禁止妇女束胸的提案》。提案中说,身心健康的女性是培养新国民的前提,事关国家民族复兴大业。束胸“于心肺之舒展,胃部之消化,均有妨害。轻则阻碍身体之发育,重则酿成肺病之缠绵,促其寿短”,“况妇女胸受缚束,影响血运呼吸,身体因而衰弱,胎儿先蒙其影响。且乳房既被压迫,及为母时乳汁缺乏,又不足以供哺育,母体愈羸,遗种愈弱,实由束胸陋习,尤以致之。”他提议省政府布告通行,限三个月内,广东全省女性一律禁止束胸。

这一提议很快被官方接受,形成政令,从省市机关、各级女校开始,在全省推行“天乳”运动。其声势之大,震动全国,上海、广西南宁、湖南等省市纷纷响应,也开始在女校中查禁束胸的行为。各种媒体纷纷刊载关于女性乳房的文章,火热程度直至“有报载,载天乳,有口道,道天乳”的地步。正是在“天乳”运动的强劲势头下,女性自然的身体形态特征逐渐得到社会的正视和肯定。

健康观带动了审美观的变化。《北洋画报》载文说,“天乳”运动推行后,日常生活中的摩登女子以高乳肥股为妆饰的基本原则,在当年夏天,天津的女装“胸部已略加放松,不若前此之紧缚”,更有北京的时髦女性“不论冬夏,家居与外出,玉峰常高耸,颇有西妇之风,堪称真美”。 女学生在政令推动下率先解除了束胸,进而又成为其他时髦女性、甚至传统女性抛弃束胸的驱动者,影响面日益增大。

胡也频1929年创作的短篇小说《小县城中的两个妇人》就讲述了一个缠足束胸的旧式妇女希望重获丈夫欢心的故事:因为进城读大学的丈夫喜欢了“现代女性”, 她便开始依照着“现代女性”的身体式样着手改造自己,放开裹脚布,解掉束胸小背心,“大胆地把两只乳房的形状显露在外衣上”。商业广告紧跟潮流,在月份牌、期刊广告中大量启用袒露乳房的女性形象。前述如杭穉英等画家创作的月份牌画中,女子穿着吊带马甲、透明睡衣或两段式的运动装,身体曲线毕露。报刊杂志漫画、插画、速写,往往借报道“天乳”运动社会反响的名头描绘女性胸部曲线,打开这一时期的画报,裸露或凸显女性胸部的画作便迎面而来,盛况空前。甚至一些画家在创作传统仕女题材“贵妃出浴”时,也开始将重点转移到杨玉环浴后衣衫不整而胸部裸露的形象上。在官方和民众的共同推动下,这场以救国兴邦为目的的女性身体解放运动逐渐演变成了全社会的女性乳房视觉狂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