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美国自由之堕落:近1/3人需政府职业许可入行,这是荒谬可笑的

原标题:美国自由之堕落:近1/3人需政府职业许可入行,这是荒谬可笑的

在上海快贝微信培训群内,董事长张红会经常性地与粉丝们分享一些高质量的文章,这些文章涉及到哲学、奥派经济学、密码学、博弈论等等。

在币圈坚守,需要的是力量,唯有储存能量、积蓄力量,坚持学习、不断研究,才能获得实现财务自由的心灵。

导读:近1/3人需要政府职业许可才能从事自己的职业,这是个荒谬可笑的事实。

导读:近1/3人需要政府职业许可才能从事自己的职业,这是个荒谬可笑的事实。

文丨保罗・博伊斯

>>Paul Boyce<<

译丨禅心云起

“职业许可”以保护消费者免受劣质服务之害为幌子。在美国需要颁发许可证(执照)的职业包括:医疗、法律、牙医、教学、会计、心理学、工程和建筑等等。(据说)这是为了确保得到令人满意的“合标”服务。

职业许可限制了劳动力供应。不是人人都能通过考试,或不厌其烦地参加考试——因此,潜在供给减少。而随着劳动力供给出现不足,这些行业的服务价格也就相应上涨。奥巴马执政时白宫的一份报告下结论说,

“职业许可影响价格的证据确凿无疑:不少研究表明,职业许可越严格,消费价格就越往上涨。”

“职业许可影响价格的证据确凿无疑:不少研究表明,职业许可越严格,消费价格就越往上涨。”

不必要的许可

保护消费者和限制竞争是两回事。

在外科大夫或燃气维修技师等领域施行职业许可制度,还貌似讲得通,可舞蹈教学和室内装璜设计等市场呢?佛罗里达州立法机构意图取消对这类职业的限制,但遭到了行业(现有人员)的反对,改革最终不了了之。

这些令人困惑的职业许可没能在佛罗里达州终结。在田纳西州,你必须拥有高中文凭才能成为理发师。美国还有10个州,室内装潢设计需要职业许可。

职业许可真的保护到了消费者吗?影响顾客健康的理由,显然不适合发型师和舞蹈老师。这反映出职业许可制度并不是由公众、而是由受管制的行业来推动的。如果参与竞争的渠道封死,无高中文凭者被排斥于市场之外,一位发型师就能因此坐收高昂的费用。

职业许可减少了竞争,这才是这些从业者内心渴望的。

保护消费者?

在医生这样的职业中,是存在着支持职业许可的理由,但这对消费者有好处吗?

如果你要做手术,你肯定想要最棒最合格的外科医生。行医执照保证了质量,真如此吗?合格专业人员的服务质量并未得到保证。

依靠什么因素才来确保专业人员持久胜任某项工作的资格呢?要增强专业人员胜任某项工作的资格,没有比提升竞争水平更好的办法(反之,要削弱专业人员胜任某项工作的资格,没有比打压竞争水平更好的办法)。医生如果数量短缺,就缺乏竞争;没有竞争,也就没有提供高质量服务的动力。

难道消费者真的受到了保护?如果(市场)准入有着严格条件,当然只有最杰出的人士才具备资格。这也许是事实,但供应也遭到了严重的限制。(短缺)不可避免地导致了配给制。

对于医生而言,这意味着他们的时间要平分摊开。他们不能和病人呆足20分钟,问诊顶多问个5分钟。虽然医生可能具备更高水平的资格,但他们也承受着更沉重不堪的压力。例如在英国,地方医生能摊给每位病患的时间平均只有5-10分钟,且(约诊)往往一再延误。其结果是,病人被匆忙随意地应付,最后只得到了低质量的服务。

相应的代价

市场供应减少、进入成本增加,只能造成价格上涨。可供选择的专业人士减少,意味着降低价格的竞争压力变弱。我们还必须考虑他们承担考试的额外成本和获得执照的其他条件。

总而言之,价格面临上涨压力,这将(贫穷的)消费者排斥出市场。以牙科领域为例,克莱纳和库杜尔(2000)的研究发现,限制性的牙医执照提高了消费者承担的价格和牙医的收入。他们估计,如果一个州从程度较低或中等的限制达到程度较高的限制,价格预计将会上涨11%。

价格上涨,需求随之降低。如果全身体检费用太高,很多人就选择不做了。此外,本来简单的服务,现在变成了复杂的项目,这对于大众又有什么好处呢?比如一次简单填充术可能会变成根管治疗术。【这里指牙医以更复杂的手术来收取更高的费用,即通常所谓之“过度治疗”。——译者注】

因此,职业许可非但不能保护消费者,反而会让情况变糟。如果发生煤气泄漏,也会出现同样情形。由于价格过高,客户可能不太愿意打电话给维修技术人员,但这种不情愿可能导致一氧化碳中毒事故。

有限的灵活度

各州各有不同的职业许可规定。

如果你是佛罗里达州的一名执业律师,你到加州工作就需要一本新执照。劳动力因此无法灵活地适应市场需求。一旦从一个州迁到另一个州,专业人士就需要重新完成整套的许可程序,这既费钱又耗时,造成了大量人力资源没办法重新配置。

此外,各州规章制度各不相同,有些州的条件比其他州严格得多。在新罕布什尔州能够通过监管要求的人,可能到了纽约就无法通过。这只会进一步降低四肢健全的个人迁徙的能力。

布鲁金斯学会汉密尔顿研究项目的分析证实了这一点。他们比较了认证工作者和执照工作者,发现在有职业许可的职业中,人员的地域间流动明显较少。

无意义的限制

今天,需要职业许可的工作数量占到了美国劳动力的30%,而1950年这个比例才5%。某些职业受到了不必要许可制度的袒护,而这根本不可能以“保护消费者”为由进行辩护。

事实上,有些职业的限制条件甚至比急救医务人员(EMT)还要严格。例如,阿肯色州和密歇根州要求急救医务人员具备28天的教育/体验,并通过两次考试。相比之下,一位美容师需要350天教育/体验和两次考试。阿肯色州的油漆匠甚至需要1,825天的教育/体验和一次考试。

近1/3人需要政府职业许可才能从事自己的职业,这是个荒谬可笑的事实。应该采取的第一步是,至少取消某些市场的职业许可规定:在这些行业当中,消费者健康会受威胁是不可思议的。

从政治上讲,这将是最容易跨出的一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快贝 奥派经济学 克莱纳 库杜尔 根管治疗术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