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迪士尼也开始学印度了?!盖里奇版的《阿拉丁》竟然变成宝莱坞春晚

原标题:迪士尼也开始学印度了?!盖里奇版的《阿拉丁》竟然变成宝莱坞春晚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被网友戏谑连烤鸭都不配吃的盖·里奇,默默拍了新电影。由他执导的迪士尼大片《阿拉丁》,昨天新鲜上映。

不过作为一部大片,《阿拉丁》这次掀起的水花也是太小了。网络上没什么讨论度也没多少人做表情包,首日票房只有2752.3万,猫眼的预测票房只有1.76亿,这个成绩差不多可以和去年扑街的《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媲美了。

只能说迪士尼动画改真人版电影的无趣我们已经见识过太多次了,现在已经成功审美疲劳。而每次能再打起精神去看,除了想圆童年情怀,就是想看看被迪士尼爸爸拉来的这些大导演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这次,总算轮到了被刷出各种奇怪话题的盖·里奇。

不熟悉盖·里奇这个名字也不要紧,他导演生涯所创作的电影中一定有你看过的,比如《两杆大烟枪》,小罗伯特-唐尼版的《大侦探福尔摩斯》,查理·汉纳姆版的《亚瑟王:斗兽争霸》。

快速的剪辑,以及故事、音乐相互融合,多线并行的花哨叙事方式,独特的暴力观,痞气的角色,让盖·里奇的电影透着一股独有的酷劲,因此也拥有了一众粉丝。

至于为什么又调侃他“不配吃烤鸭”,还刷出了这么多话题,主要还是源于他对卖烤鸭的餐厅大发脾气的梗,以及很多电影不拍续集“填坑”,让粉丝爱恨交织。

所以这次《阿拉丁》上映,大家又开始刷起了“盖·里奇”梗↓↓

不过,如果对盖·里奇以往作品有印象的话,会发现这部《阿拉丁》真的完全不像他的风格。

主角阿拉丁虽然符合他写故事的喜好,即出身在底层,但完全没有小混混的气质,就是个品德优良的乖小孩。他最擅长的网状叙事更是别想了,这电影的故事表达已经直白到不能再直白,基本就是照着动画拍了一遍,好人坏人全写在脸上,反派还极其弱鸡,靠嘴炮就能被打败,武器轻轻松松就被夺走。

所以这又是一个为了传递真善美而拍的老套合家欢,完全不需要智商。

反差最大的是,这个脾气大不好惹喜欢cult片的英国老头,竟然拍出了各种花里胡哨堪比春晚的歌舞场面,数次让人以为穿越到了宝莱坞。

说到歌舞,也不得不为还没看片的朋友们做一下预警。唱和跳在《阿拉丁》里占据了非常大的一部分,恍如百老汇版的舞台剧搬到了大银幕上。从人类角色到灯神,甚至魔法飞毯和猴子,都没有办法逃脱音乐的“控制”。接受不了这种形式大概会因为“一言不合就唱歌”而感到尴尬。

反正至少在叔看来,歌舞太多确实对观感有影响。很多时候以为能看到主角的走心表演,却又被唱歌打乱了和角色共情的节奏。内心戏全部变成外放的歌唱,对于一部不是专门以音乐片形式来设计的电影来说,更像是一种偷懒:台词也不用设计了,简单一唱“我很开心,我很难过”就完事儿了,而且唱歌也只有抒情作用,完全没有和叙事贴合在一起。

当然对《阿拉丁》来说,唱跳也不是完全没有优点。因为故事天然的阿拉伯文化背景,所以音乐能带有异域风情,几首跳舞配乐倒是比百老汇式唱歌更有意思。

然而以上种种倒也不能说完全是盖·里奇的问题,给迪士尼打工嘛,就得符合甲方需求。童话只能是童话该有的样子,就不要想有什么创新了,无功无过即是合格。

要细想盖·里奇到底为《阿拉丁》留下了什么个人特色的话,大概就是威尔·史密斯扮演的灯神。

原来的灯神只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精灵,如灰姑娘遇到的仙女教母一样,老老实实帮你实现愿望。现在的灯神嘴炮话痨毫不正经,会唱会跳会rap,还热爱变装。遇到歌舞大场面时还会掌控气氛,总结起来大概是变相怪杰风的肌肉版蓝精灵。剧照看起来略微奇怪,但电影里却是难得的笑点担当。

灯神和阿拉丁的友谊也被重点刻画了。灯神不仅是实现愿望的精灵,他更像阿拉丁的精神导师。在阿拉丁许愿屌丝变王子之后,灯神帮助他从内心找到自信,学会了如何做真正的“贵族”。阿拉丁在获得茉莉公主的芳心后,灯神更劝说他坦诚身份:因为只有爱一个人最真实的样子,才能称之为真爱。

三观正,又搞笑又萌,这版灯神绝对是电影里难忘的记忆点,而且也是最神还原的一个角色,甚至觉得这个灯神可以单独开发一部电影,讲他的前世今生。

另一个记忆点,大概会来自于类似奇异博士披风的飞毯,拟人化的形象,又萌又忠诚。(可惜还没有能体现这个特质的剧照)

回答完大众对《阿拉丁》的传统印象和期待后,这部这部总体上普普通通,配角又比主角更有意思的迪士尼翻拍真人电影,还有什么值得探讨的呢?想来想去也只有女权意识了,因为电影里茉莉公主当上了“苏丹”,也就是国王。茉莉公主的女性意识是《阿拉丁》从动画到电影都一直动人的地方,也是电影版为数不多做了更多延展的点。

动画版的茉莉公主本身就有着一些现代意识,她拒绝包办婚姻,认为自己不是可以被别人赢得的奖品,最终她还修改了公主必须嫁给王子的法律,主动实现婚姻自由。

不过二十多年前的局限性就在于,虽然让茉莉公主有了自主意识,但婚姻依然还是她实现价值的方式。电影版在这个基础上做了很多突破,包括让茉莉公主直接表达“不想做一个漂亮的花瓶”,歌词里数次唱到“我不会再沉默”,以及直接和父亲说想要继承王位。

结局时她与阿拉丁的大团圆,也是由女性一方主动出击,不再是男性角色单膝跪地求婚。

但可惜的地方就在于,因为故事上偷懒,所以女权也成了假女权。

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是,女权绝不是把男女性角色的传统地位对调过来就能实现的。比如像《阿拉丁》这样女性角色更强势更有钱,而阿拉丁只是个父母双亡的穷小子,看起来似乎是“女性崛起”,但各自角色所承担的功能依然趋于传统。

茉莉公主大喊不要做花瓶,实际上这个角色还是个花瓶。发现神灯的是阿拉丁,展现勇气、诚实、不贪婪等品质的任务也主要是阿拉丁在完成。茉莉公主“拯救世界”的时刻只有嘴炮劝说侍卫不要叛变到反派,到了最后的大战,则直接被反派的魔法定在半空,等待男主角阿拉丁和灯神对反派进行最后一击。

如果能多做一些改编,让公主更有武力值或者计谋,相信也会比现在这样的形象好一些。

告诉未成年小女孩,你有权发声,绝对是好事。但公主最终还是靠王子去拯救,又显然是种矛盾。

或许《阿拉丁》的价值就在于告诉所有小女孩,找个王子可能还是个沙雕,穷小子也有智商高又帅的,不要迷信身份地位。(当然现实很可能其实与这个道理相反)

在强调女性地位“政治正确”这方面,近年来迪士尼一直屡试不爽。《美女与野兽》直接用“最女权的迪士尼公主”这种宣传口号,因为女主角贝尔出身贫民又爱学知识,而且是她给了王子救赎。《小飞象》里把男主角的女儿塑造成热爱科学,立志成为居里夫人的独立儿童。

《小飞象》男主角的女儿

但实际上她们的作用都差不多:看起来人设是有突破了,角色功能依旧是那么软弱。

更大胆一些的如《沉睡魔咒》,直接把王子抛弃了,变成了睡美人公主和女巫的故事,最后吻醒公主的也是女巫。但这跟女性力量又没有半毛钱关系了,纯变成了女同向电影。尴尬的是既然做了突破,又不肯全部打破原本《睡美人》的框架,一个传统的王子拯救公主的童话,要扭成两个女性的故事,逻辑上就很难圆回来。

范围再放宽一些,动画里《冰雪奇缘》是个不错的例子,女性自我认知、接纳、觉醒的过程很完整,最终也是靠自己的力量扭转命运。到了《冰雪奇缘2》,只是个预告片就已经有观众大喊“燃爆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迪士尼对待翻拍的态度始终谨慎,不肯彻底突破传统认知,但因为当下好莱坞政治环境的要求,又总觉得该多加一点什么以体现自己与时俱进。

这么别别扭扭的拍法,还不如做一个“新世纪童话系列”呢,全部改成当下价值观的全新作品说不定还能创造更多话题。假如《阿拉丁》把茉莉公主改成为了当国王“六亲不认”,或者让臣民逼问她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生活,那才是真的让全球社交媒体讨论到炸裂的话题。

打破一成不变的“真善美”,或许才是迪士尼最根本的救赎。就是不知道哪位给迪士尼打工的导演有勇气试一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盖里奇 盖·里奇 两杆大烟枪 ·汉纳姆 沉睡魔咒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