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尤氏的一个善举,撞破了宁国府最大的丑闻,秦可卿只能死路一条

原标题:尤氏的一个善举,撞破了宁国府最大的丑闻,秦可卿只能死路一条

秦可卿有多美,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她为何要与公公贾珍之间有了丑闻,她究竟因何而死?这一连串的疑问被人追问了百年。幸好,脂砚斋还给我们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

曹雪芹“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改成了“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现存的第十三回内容中,也将天香楼“更衣、遗簪”等一些内容大约有五、六页删掉了。脂砚斋在甲戌抄本里十三回的回末明确给出的批语:

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

用这些批语对照秦可卿的判词,很容易推断出,秦可卿不是因病而死,而是为情所困。对于这种情,曹雪芹是这样定义的:宿孽总因情。这五个字源自于秦可卿的判曲《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在这首曲中, 很容易发现,秦可卿和贾珍之间有了丑闻。

两人之间的丑闻第一次爆发出自于老仆人焦大之口。“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这一句醉骂,宁国府上下皆知,只装作没听见而已。一个行将朽木的老家人为何如此痛骂,除了因为晚上被派了差事之外,最大的可能是因为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大家皆知却都在掩盖,说明大家都有了不说破的默契。在这种情况下,秦可卿为何还会选择一死了之呢?

因为尤氏撞破了秦可卿和贾珍之间的丑闻,直接的证据就是“更衣和遗簪”。尤氏为何能撞破这一丑事呢?因为她有一个善举。

尤氏出身卑微,她是贾珍的续弦,娘家没有任何实力,虽然自己做事精明,但是在宁国府里,一心维护贾珍的利益。贾琏偷娶尤二姐,王熙凤设计将尤二姐骗进贾府之后,大闹宁国府。在此期间她就当骂尤氏:你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子的葫芦,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图贤良的名儿。总是他们也不怕你,也不听你。”王熙凤骂虽然难听,但是尤氏生存的真实写照。在这种情况下,尤氏对秦可卿非常关心,经常亲自前去对秦可卿嘘寒问暖。

第十回,璜大奶奶因闹学堂一事,准备到宁国府里去向秦可狠兴师问罪。刚开口便引出了尤氏的话头,表明尤氏对秦可卿的关心。除了不让贾蓉勒肯打扰秦可卿之外,还特许秦可卿不用守礼,出了问题她出面解释。说完这些之后,说起闹学堂一事给秦可卿心里添了堵,自己亲自出面,劝她吃燕窝汤。原文如下:

他听了这事,今日索性连早饭也没吃。我听见了,我方到他那边安慰了他一会子,又劝解了他兄弟一会子。我叫他兄弟到那府里去找宝玉去了,我才看着他吃了半盏燕窝汤,我才过来了。婶子,你说我心焦不心焦?

这件事说明,尤氏对秦可卿身上发生的事情是极度上心的,对她的照顾是全方位的。

秦可卿与贾珍之间的丑闻尤氏是不愿意相信的,她之所以不让人赶走焦大,其实更多的也是希望这种有身份的老家人,能通过这种醉骂的方式让贾珍和秦可卿有所警醒,但是男女之间有了孽情之后,往往是一发不可收拾的。

天香楼本来是贾珍“静养”之所,秦可卿出入其间,一次可以躲过始终关心她的尤氏,但常在河边走,一定会湿鞋,多次频繁的行为,焦大等仆人都能知道的行为,自然也会被尤氏撞到。应该是某一次,尤氏关心或探望秦可卿,遇上了她到天香楼与贾珍幽会。事发突然,尤氏有一万个理由可以任由贾珍躲藏,但儿媳秦可卿只能面对尤氏,她露出的更衣迹象,留下的发簪,都落入尤氏之眼。

窗户纸捅破之后,秦可卿就避无可避,退无可退了,最终只能选择一死了之。秦可卿死后,事情闹大,尤氏深知自己人微言轻,虽然占了理,但是对于她必须仰仗的贾珍来说,她内心还是恐惧的,所以秦可卿死后,她只能装病不出,任由贾珍胡闹了。

一家之言,仅供闲看【文/小涵读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凤姐贾 安富尊荣坐 好事终 图贤良 秦可狠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