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的偶像:最想变穷的亿万富豪

原标题: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的偶像:最想变穷的亿万富豪

喜欢剁手的亲,一定对DFS不陌生。这个全球著名的奢侈品连锁免税店,从来都是剁手党在待机时最喜欢逛的地方。

那么,这个奢侈品帝国的运营者,究竟是个怎样的壕?说出来,肯定没人信。《福布斯》曾写过一篇文章,称他是“想变屌丝的壕”:

他住在小公寓里,出租的,一居室。

墙上的画,不是什么拍卖会上大师的绝笔,而是他孙子画的

不要说奢侈品,他身上连一件轻奢的牌子都没有。当月光族剁手党在他的店里大买特买时,他穿着旧衣服,戴旧表。

没有房,没有车,出门和大家一起挤公交;

有钱买飞机,却坚持坐经济舱。

坚持阅读,走到哪儿都带着书籍。《纽约时报》的记者说,这个“怪老头儿”没什么高大上的包,只有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都是书。

...

我承认,习惯了富豪花天酒地的形象,这个土豪的画风,清新的有些冷冽啊。

他叫查尔斯·菲尼,今年88岁。

他出生的那年,正好赶上美国经济大萧条。银行破产,富人吞枪,失业的工人排队领取救济。

他父亲是一名保险业务员,母亲则是护士。家境虽然不富裕,但小查尔斯从小就很有经商天分。才十岁,他就开始挨家挨户贩卖圣诞卡片。

高中毕业后,他去当了兵,业余“兼职”向海军们贩售便宜的免税烈酒。

后来,他靠着政府对老兵的扶助项目,进了著名的康奈尔大学念酒店管理,成为全家第一名大学生。在大学期间,还结识了同样有商业头脑的基友罗伯特·米勒。

大学毕业之后,他并没有因此走上学者的道路。商业眼光敏锐的他,从倒卖烈酒的经历中,发现了新大陆:

那是在1960年初,二战刚刚结束不久,满目疮痍的世界在缓慢复苏。他和好基友预计,在不久的将来,美国在亚太的军事部署会加强,大量西方游客也会因为航空业的发展而涌入亚洲,来观光旅游,或者购买便宜的商品。假若这些商品同时具备低成本但是高品质的特征,必然能吸引大量欧美游客。

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难:只需要兜售免税的奢侈品就好了。

于是,两个基友说干就干,在当时的避税天堂香港成立了DFS免税连锁店。仅用了四年,生意就拓展到27个国家。

两个穷屌丝,就这样成了壕。早在八十年代年,两人的收入就上亿了。

罗伯特的女儿还嫁入希腊皇室,成了凯特的原版。另外两个女儿,在上流社交场也相当高调。媒体称她们为“米勒姐妹花”,颇有大家熟知的米德顿紫藤姐妹的赶脚。

而查尔斯这边,则是另一番景象。有了钱的他,想的不是买买买,也不是混迹风月场,而是怎么隐姓埋名。

他有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在网上基本搜不到他们的信息。

另一件事,也是他从小到大一直的梦想:living by giving,通过给予,让生命有意义。

“处理那么多钱,总是让我提心吊胆,”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笑谈,“可是你瞧,我做的还不错吧?”

1980年,当川普准备在第五大道建立川普大厦时,查尔斯则在附近的一间小酒吧里,想着第一笔钱应该捐给谁。

为了更好管理财富,他成立了大西洋慈善基金,开始在全球范围“撒钱”:

比如越南的公共医疗系统,

比如南非的艾滋病研究机构,

比如母校康奈尔,

教育,医疗,社会福利...哪里有需要,他就把钱投到哪儿。

当然,身为商人的他也明白,没有财源,慈善之路有一天便会终止。于是,他把一部分基金投入脸书和阿里巴巴等发展迅速的“后生”,一方面用利润回报来做慈善,另一方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帮了这些晚辈企业家一把。

和很多喜欢“名垂青史”的富豪不同,查尔斯讨厌留名。他盖了1000栋教学楼,没有一栋跟他姓。

| 和红遍大江南北的逸夫楼不是一个路数

他甚至要求收到资助的组织保密,这也一度让他的母校康奈尔很苦恼:校方得花大力气跟董事会解释,这并不是来路不明的黑钱...

因为作风太低调,《福布斯》又给他起了个绰号:慈善界的007

1997年,集团被轩尼诗以35亿美元收购,媒体曝光了交易双方的重要信息后,这个大隐于市的“壕”才进入公众视线。

而他到处撒的钱,也被世人所知,全世界都坐不住了...

迄今为止,查尔斯捐出了99%的家产,还剩下两百万美元没“撒”完。

| 摁了一下计算器,哇塞,好多钱啊...

比尔盖茨和巴菲特视他为偶像,因为从来没有哪一个富豪,会把自己“捐”穷。

“我只是相信,如果人们能为公益事业提供捐助,他们将从中获得巨大的满足。”

查尔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dfs 光族 罗伯特·米勒 米德顿 川普大厦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