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戛纳金棕榈获奖片《寄生虫》:贫富分化的韩国,没有坏人的悲剧

原标题:戛纳金棕榈获奖片《寄生虫》:贫富分化的韩国,没有坏人的悲剧

奉俊昊《寄生虫》斩获戛纳金棕榈大奖

搜狐娱乐讯 (帼杰/文)今年戛纳又是一年当之无愧的大年,好片一部接一部。阿莫多瓦、马力克、昆汀,还有瑟琳·席安玛的《燃烧女子的肖像画》都金棕榈呼声颇高。但在所有主竞赛影片里,只有一部片几乎没有差评,就是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

连续两年,韩国电影都在戛纳获得无可争议的好口碑,去年李沧东的《燃烧》创造了戛纳场刊史上最高分3.8分(满分4分)。今年《寄生虫》3.5分虽没有打破纪录,但依然是本届榜单榜首。去年《燃烧》在最终奖项上颗粒无收,曾让很多影评人十分不满。今年韩国人终于捧回了自己的第一座金棕榈,奉俊昊实至名归。

奉俊昊在近20年的创作生涯里产量不高,只有七部长片,但部部质量有保障。处女作《绑架门口狗》虽然票房惨淡,但为其赢得很好口碑;《杀人回忆》开始获得国际关注;《汉江怪物》刷新韩国票房各项纪录;第一部英语片《雪国列车》汇聚大牌无数,再次巩固国际名声;2017年的《玉子》也进入戛纳主竞赛单元,并收获相当好评。

奉俊昊导演与宋康昊激动相拥

一直都有质量保证的奉俊昊,终于在《寄生虫》里用精彩的叙事征服了戛纳评委。颁奖现场,主席冈萨雷斯宣布《寄生虫》得到9位评委全票通过,无可争议的捧回金棕榈。在此之前,戛纳影史上只有韩国资深老导演林权泽凭《醉画仙》获得第五十五届最佳导演奖,朴赞郁的《老男孩》获得当年评委会大奖,以及一个表演奖和一个编剧奖。

《寄生虫》的金棕榈,不仅是韩国电影的荣誉,还是类型电影的胜利,在众多文艺片佳作里,为优秀的类型电影挣得一席之地。

影片讲述了全体成员都是无业游民的基泽(宋康昊饰)一家。全家四口,住着半地下室,蹭邻居的网,靠叠披萨盒过活,直到长子基宇(崔宇植饰)偶然得到一份给富人朴社长(李善均饰)家女儿补习的工作,贫穷的基泽一家用上不了台面的手段进驻富人家的生活。

奉俊昊对节奏的掌握太好了。远在天边的生活终于近在眼前,一场大雨全成泡影。心理悬疑片很重要的是情节出人意料,高级的电影像奉俊昊这种,会让观众在每个节点都隐隐感觉到,这里要发生什么了,紧张的情绪上扬,但完全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当剧情发展即合理又完全意外的时候,观影快感就会成倍增强。而没有底气的导演,只会把所有包袱自以为隐蔽的埋在情节里,看到开头就能猜到结尾。

尤其是鸠占鹊巢这场重头戏,突然反转,一波三折。环境、人物、小道具、时长、事件的合理性,一切都天衣无缝如此完美,共同营造出惊悚感、紧张感。空间上向地下延伸,影片深度也在拓延,事件更复杂,人物面对的境遇更无法预测,像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引线却牢牢掌握在导演手里。

在戛纳首映的时候,奉俊昊特地拜托所有看过影片的观众不要对影片剧透。《寄生虫》确实不能剧透,不是卖关子,而是剧透对影片的观影体验伤害太大了。

但这并不是说《寄生虫》只在剧作方面优秀,这是一部让你两个多小时像坐过山车一般跟着剧情跌宕的电影,观影过程中几乎没有时间思考,只能在奉俊昊的镜头和节奏下呼吸急促,心跳加速。但等影片落幕,大呼过瘾之后,细细回味,才会发现奉俊昊将如此多的社会反思,阶级批判似水无痕的埋在影片中。

故事里没有好人、没有坏人,所有角色都让人爱恨交织。不仅有情节上的反转,还有情绪上的反转,刚刚要对一家人不齿,转而就为他们的命运心酸。当富人一家在空旷的豪宅里安睡时,穷人一家的所有,只剩下一张浮在水面上的门板。

基泽一家,看起来是社会生活里的“寄生虫”,靠富有的朴社长一家生活。但真的是这样吗?从司机到保姆,从英文补习到艺术家教,全部都是这一家没有文凭没有社会地位的人在工作、在劳动,究竟谁是“寄生虫”?

奉俊昊不仅批判了社会的不平等,还对阶层共存的复杂性展开了思考。在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都存在的贫富差异问题,被糅合各种悬疑、黑色幽默以及社会讽刺,最终呈现了一出导演所说的——“没有小丑的喜剧”,或者说“没有坏人的悲剧”。最棒的是结尾,用轮回暗示了阶级分化的不可逆转,给这出关乎社会、关乎家庭、关乎人性的精彩类型片,添上一笔悲悯色彩。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戛纳金棕榈获 奉俊昊 戛纳金棕榈 帼杰/文 阿莫多瓦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