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南方车站》导演刁亦男:胡歌能吃苦有悟性,人也善良仗义

原标题:《南方车站》导演刁亦男:胡歌能吃苦有悟性,人也善良仗义

刁亦男的导演亮相《南方车站的聚会》戛纳photo call

搜狐娱乐讯 (哈麦/文)刁亦男的《白日焰火》曾入围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让廖凡封了影帝,还拿了最佳影片大奖。五年后的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了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次的男主角换成了胡歌,他演一个在逃杀人犯,廖凡变成了追捕他的警察。

刁亦男选胡歌不是因为他有流量,只是觉得他适合这个人物。他家附近有一个胡歌的巨幅广告,每次经过都能看到,那时候对胡歌的印象就是挺优雅挺精致的一个明星。后来又偶然在一本杂志封面上看到了胡歌的大片,完全是另一种很粗糙的硬汉形象,这种极端反差的两面让他看到了胡歌身上的可能性,最终决定让他来试试。

事实证明刁亦男的选择没有错,胡歌呈现的人物完全让观众代入和信服,对他自己来说在表演上也有了一次非常大的转变和突破。这次合作给刁亦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谈到胡歌他全是夸赞。“非常敬业,非常能吃苦,非常聪明,非常有悟性。人也非常好,非常的懂事儿,讲道理,仗义,也很善良。”

“我对演员的要求是不要太过于用力”

搜狐娱乐:听说这个故事是来源于一个真实的新闻事件,最触动你的那个点是什么?

刁亦男:这个电影的主桥段,原来是我完全凭空自己想象的,显得有一点太个人化了,太封闭了,然后我也觉得可能这个事儿是不会发生的。拍完《白日焰火》以后,突然有一个新闻事件,和我想象的差不多,我就觉得看来是真有可能把它拍成电影,它可能是一个有力量的电影。所以就把它当作事儿,认真地做剧本。

搜狐娱乐:这个片子让人挺意外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强烈的风格化。首映后你会关注口碑吗?

刁亦男:发行方他们一直关注着,我倒看得很少,我的手机里这些公号都没有,所以我是基本不看的。

搜狐娱乐:看了很多国内外媒体的评论,跟《白日焰火》不太一样的是,这次大家讨论的话题比较多的是在导演的个人风格上,关于演员的讨论相对比较少。这个结果是你预料到的吗?

刁亦男:这个我能预料。这个我要替演员说话,是因为这个电影本身不是大男主也不是大女主,也不是表现一个单独的主角贯穿整个电影,然后有很多描述心理转变的心理现实那么强的电影,更多的是导演风格的一个影像呈现,演员在这部电影里更多的像是画面里的一个部分,或者是他的存在是画面里的一个材料。

我在现场对演员的要求是不要太过于用力,最好是给我一个中性的画面的呈现。那他们从表演的技巧、丰富性上,可能就比靠一个演员的整个行动历程、生活历程的转变来支撑的这样的电影,跟那样的比就会吃亏,影展也会更关注那种电影的演员的表演。

“你不能总是给影展或是博物馆拍电影”

搜狐娱乐:还有一个感觉,就是这个电影的环境、人物都非常的写实,但是看完之后,好像又有点架空,这个也是你有意的一种尝试吗?

刁亦男:你说的所谓的架空,可能是让你有超现实的感觉,这恰恰是我想达到的一种感觉,就是用非常写实的方式,非常准确地呈现你所看到的景象和空间的方式,来达到一种梦的感觉,就是让整个电影游走在梦和现实的边缘,这是我喜欢的一种方式。

搜狐娱乐:在艺术和商业的平衡上你这次是什么样的考虑?

刁亦男:我们电影还是拍的相对来讲有一定的戏剧性,它是一个警匪电影的类型片,也有那种男女之间的情欲的互相的试探,也有浪漫的色彩,也有追踪这么一个行动线,我们希望尽量地让这个电影能够抓住观众的心,跟着它不安,跟着它紧张,跟着它完成最后的转变,这都是从被市场更多地接受的角度来考虑的。

搜狐娱乐:你在做剧本在拍摄的时候有考虑到观众吗?

刁亦男:考虑到了,因为你总是说你的电影拍出来的话要给更多的人看到,你传递的信息也好,价值观也好,你对世界、人生的态度也好,你总是希望被更多的人看到,你这个事儿做的才有效。你不能总是给影展拍或者是给博物馆拍,你要进入到市场里。

而且电影诞生的时候,是文盲都能看懂的。它是个洋片,拉洋片三教九流,没几个识字的。我倒不是说现在的观众是文盲,我是举例,实际上它有它的属性,就是给市井的人看,这是电影的一个本性,也是它浪漫的地方。它跟戏剧,跟歌剧,跟那些都不一样,那些都是很高雅的,是需要你有一定的门槛的。

我们希望我们的电影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同时我们也想让大家看到的不光是看完了乐完了就走了,呵呵一笑,或者拿着手绢哭完了,鸡汤一下。我们还是想表达一些严肃的东西,一些值得去回味的东西。

“人性和秩序发生冲突的时候最有张力”

搜狐娱乐:你之前的电影第一部是关于警服的,后面两部是关于警察的,这个是警察的对立面逃犯,为什么你一直对这样的人物有兴趣?

刁亦男:因为类型片往往离不开警探,而且警察本身又是一个秩序的象征,同时他又是一个人,当人性和秩序之间发生冲突的时候,最有利形成张力。一方面能更加深刻的揭示人性,同时也能够反映出我们生存的这个社会的秩序,能够看到它的一个横断面。

过去我看侦探小说和惊悚小说也挺多的,这个东西间接地给我了一定的影响。生活当中也有很多机会接触警察朋友。直接经验也好,间接经验也好,都有。我觉得我熟悉这个群体,我写起来不会有障碍,我甚至都不用去调查。你要让我写一个医护人员,我可能真得去医院去跟人好好的待一待。

搜狐娱乐:你电影里的女性角色都是是很复杂的,不是传统的女性。

刁亦男:不是传统的女性,也不是像传统的黑色电影,女性都是欲望的蛇蝎的,或者是男性对女性欲望的投射,都不是。在我这个里面,女性更加真实,更加复杂,同时也有一种侠义的个性、精神,她最终帮助男性完成了他英雄主义的梦。我觉得男人和女人都是互相映照的,这个世界上因为有女性,变得非常的不同一般,她能弥补男性世界的缺憾和缺失的东西。

“胡歌能吃苦有悟性,人也非常善良仗义”

搜狐娱乐:听说你跟胡歌是相见恨晚,当时是什么样的情景?

刁亦男:相见恨晚的感觉是,可能因为胡歌演过我写的电视剧,我俩没遇着,如果那时候我就认识他了,可能就更早就合作了。

搜狐娱乐:大家都在说他的努力,为了这一部戏其他的戏都不接,付出了很多。你怎么看他的这种工作状态?

刁亦男:非常敬业,非常能吃苦,非常聪明,非常有悟性,这是我对他的直观感受。然后人也非常好,人也非常的懂事儿,讲道理,仗义,也很善良。

搜狐娱乐:我上午采访他的时候,他很谦虚,对自己的表演只打60分,你觉得应该是多少分?

刁亦男:我希望当然他不要到一百分,这样的话还有更精彩的表演等着大家,有更多的空间等着他,我觉得他的回答非常的有弦外之音。

搜狐娱乐:那在你这,你肯定不会觉得他只是及格吧?

刁亦男:在我这,我一般不会给演员打分的,我又不是报刊。

搜狐娱乐:几位演员都讲在你这部戏里非常没有自信,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演的好不好。是你有意的吗?

刁亦男:对,我一般不会给他们说特别多的戏,特别在现场给他们讲怎么演,或者你心里要想多么复杂的一个翻江倒海的多大的事儿来演这场戏。我对他们的要求都是相对的技术化的一些要求,特别是走位上的一些要求。他们开场有些不适应,但是我觉得从最后影片呈现出来的效果来看,我觉得是适合他们的。

“希望《南方车站》票房超过《白日焰火》”

搜狐娱乐:这部电影已经来戛纳了,在奖项上,包括未来在票房上你有一些期待吗?

刁亦男:我是觉得将来在国内上映的话,能让越多的观众看到越好,当然希望能够超过我的上一部片的市场成绩。

搜狐娱乐:这两年大家都在谈影视行业的资本寒冬,对创作者会有哪些影响?

刁亦男:影视寒冬就是那种热钱越来越少了,所以市场选择项目的时候会更加谨慎。对于创作者内容的质量也要求会更高,因为竞争激烈了。本来十个人去找投资,八个人能找着,现在只能改成三个了,大家都得使出全力争取自己拍摄的机会。

当然对于创作者是一个鞭策,你要正面地看待这个事儿。你不能说影视寒冬来了,就不干了。你只能积极正面地去迎战,那这个东西就变成了良性的东西了。就看谁更加的用心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南方车站 刁亦男 哈麦/文 廖凡封 白日焰火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