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统筹送闪送、演员做网红…… 影视寒冬下从业者的求生术

原标题:统筹送闪送、演员做网红…… 影视寒冬下从业者的求生术

影视寒冬下 跑龙套的小人物如何过冬?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等,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搜狐娱乐专稿(四月天/文)前段时间,“北京三分之一的剧组停摆,导演当微商”,“影视寒冬下,宣传总监卖保险”之类的报道在朋友圈里刷了屏,搞得影视圈人心惶惶。这些报道指出,在查税、限薪令等一系列政策的影响下,影视行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很多影视从业者的生存甚至都成了问题,转行成为了很多人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到底是耸人听闻还是确有其事,搜狐娱乐联系了几位影视从业者,跟他们聊了聊当下的情况。

统筹送闪送、演员兼职创业……影视从业者纷纷另谋生路

当我们关注到影视从业者转行的这个现象时,制片人小欧第一个找到了我们,面对这个话题,她有一肚子的故事想向我们倾诉,虽然她自己所在的公司经营状况还算可以,手头上也有项目在不断推进,但是身边人的境遇让她觉得在这个行业如履薄冰。“我听说一个之前抗战剧的演员统筹因为没戏筹备,已经兼职去送闪送了,还有之前做艺人经纪和选角副导演的人去做网红主播经纪了,朋友圈里转行卖保险的人也挺多。”

还有一些人想要继续在影视行业发展,但是发现在当下想要跳到一个比较好的影视或者经纪公司简直比登天还难,小欧说:“我认识一些蛮成熟的经纪宣传去年开始换工作,都找了至少超过三个月左右才找到合适的工作,很多影视公司在变相裁员,也不招人了。”

一位在一家上市公司旗下的影视公司做宣传的人也向我们传达了自己的焦虑,她说自己现在是典型的影视行业赋闲在家的待业女青年,“我长这么大居然有这么心慌的时候,你说辞职吧,公司工资照常发着,你说不辞职吧,一年了没什么活,基本全职赋闲在家,更要命的是一把年纪了,本来还想往上奔呢,结果凉到不行。”

事实上,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这些幕后的从业者,就连处于影视行业利益链顶端的演员在这波寒潮的影响下,也受到影响。小欧透露:“查税之后,各个工种都有受到影响。因为限薪令,头部艺人都在降薪。”

甚至还有演员被逼到转行,“演员转行的新人居多,没什么发展,混不出来,又遇到现在的情况就转了。艺人周边的岗位,经纪人、宣传、艺人助理转行的就更不必说了。”

谈及当下的行业形势,小欧透露现在整个行业就几十部戏在筹备,在这几十部戏中,还有一大半是内部筹备,所谓的内部筹备就是制作公司使用自家签约艺人来演戏,或者从合作演员中去消化角色。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没有背靠大公司的小艺人就只能面临无戏可拍的生存现状。

但是为了生存下来,有一些心思活络的艺人有戏拍的时候拍戏,无戏可拍的时候就开始动脑筋经营一些副业,甚至有人还因祸得福发了财,“我有个艺人朋友副业做得特别好,卖自己研发的化妆品,半年公司估值就超过半亿。”

还有很多没有经商头脑又不甘心退圈的艺人则索性兼职做起了网红。

中小艺人无戏可接生存成问题 做艺人不如当网红做直播

董先生现在是一家直播公司的老板,五个月前,他还是一个活跃在北京影视圈子里的艺人经纪兼选角导演。他主要的工作是做艺人经纪,除了带艺人,他偶尔也帮一些影视公司或者朋友的戏选角,从2015年进入这个行业到2019年离开北京,四年间他参与选角的戏有八九部,带的艺人有六七个,也算是行业里的资深人士了。

2018年影视行业开始查税之后,董先生发现,以前自己手底下的艺人还能接到一些比较小的角色,但是如今开机戏的数量明显少了很多,连一些小角色也开始有人抢了。

工作上遭遇行业寒冬,再加上生活上也遇到了一些事情,董先生动了回家的念头,三年前一个做直播的老板劝他跟自己合作一起做主播经纪,当时他没有犹豫就拒绝了,但是如今影视行业形式如此严峻,他突然觉得做主播经纪未尝不是一项好的选择。

带主播和带艺人,在董先生看来有很多相似之处“以前是往公司签演员,现在是往公司签主播”,更重要的是,从艺人经纪跳到主播经纪还带有先天的优势,之前在影视行业从业的经历,让他认识了很多名气不大的小演员,“我太了解他们的生存现状,很多人的收入都不是太多”,所以做了主播经纪之后,他问很多演员愿不愿意在拍戏之余做网络直播。在他看来,做主播的门槛很低,只要长得好看,唱歌、跳舞、聊天会一样就行,“他们形象好,而且经历过一次筛选,比素人出身的主播更具优势。”

“过去几年,当红主播都挤破了头想往影视圈挤,现在让艺人转过身去做主播,艺人从心理上能够接受吗?”当我们提出这个问题时,董先生表示也碰了一些壁,“很多演员的姿态还是很高,但还是有一些演员能够看清现实,也觉得为了提高生活质量,愿意从事直播这一块。”最终有两三个演员表示愿意做直播。

其实,从艺人的角度出发,之所以转行去做主播,与其说是自我选择倒不如说是被形势所迫。董先生说现在正在拍的戏跟2017年相比,数量上至少少了三分之二,北京有几个组在拍戏,无论是演员还是经纪人,一看戏的类型,看戏定的角色,大概就知道这个戏有没有自己的份,“现在北京比如有十个二十个组,他都知道了,未来几个月不会有新的组,或者有新的组也不可能马上开机,所以这几个月时间就是空档。”

做直播解了很多没戏可拍的艺人的燃眉之急,“做主播之后收入肯定是增加了,现在主播的市场行情,少的话一个月能赚大几千,多的话就没有什么上线了,我们最好的主播现在月收入都上百万了,做了有大概一年多了,上个月我们最好的主播赚了375万。”

在董先生看来,主播做得好不但赚钱多,知名度和社会地位也会相应提升,“对于某一部分演员来说,就是不如主播,就像冯提莫,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可能还会觉得一个网红而已,现在谁还敢这么说,冯提莫谁有资格说呢?没有人。事实就摆在这里,她现在就是挺牛逼的,说是一姐我觉得都不过分。”

很多人对直播行业的印象还停留在用户打赏,直播平台分账给主播的阶段,但其实现在很多的大主播更像是艺人,品牌合作广告收入也是很大的经济来源。直播公司对主播的经营也翻出了很多新花样,比如带主播去戛纳走红毯。

不仅主播们赚得盆满钵满,做主播经纪之后董先生的收入也非常可观,而且工作相比之前也轻松了好多,以前做艺人经纪的时候要做规划,带艺人,很多复杂的事情,做主播经纪则只需要告诉主播怎么直播,怎么样直播能赚到更多的钱,再告诉他们一些直播的规则和规律就可以,甚至不用见自己带的主播,手机联系就行。

虽然才跨界到直播行业两个月,但是相比起对影视行业的失望,董先生对直播未来的前景则充满了信心,“总公司这边都是有数据的,我看到了利润所在。主播行业虽然没有前几年简单了,但依然蛮好的,我的合伙人刚在深圳开了分公司,他也是看到了利润才会有这种投资。我不承认直播平台在衰落,我只能说直播平台会慢慢越来越正规,对于质量差的主播会有抨击。”他还信誓旦旦地说:“只要我的公司在,只要我的公会在,只要我的主播在,我一直都会在这个行业。”当我们问及如果要是再回影视圈还会做艺人经纪吗?他表示如果再回影视圈,可能会从制片这块入手,“因为年纪越来越大,艺人经纪这个很乙方的职业就不适合从头做起了。”

在采访的最后,董先生还不忘抓住机会拓展自己的业务:“你身边有漂亮姑娘,没有公测的也可以当主播,找我好吧。演员也行,不是演员都可以,只要形象没什么问题,唱歌跳舞会其中一种就可以,或者都不行会聊天也可以。”

尤小刚(资料图)

影视寒冬的源头是资本收缩 闭着眼睛赚煤老板钱的时代过去了

前不久,在一次公开活动上,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的会长尤小刚谈到了中国影视行业的发展现状:“前几年资本大潮涌来,大家一夜之间旧貌换新颜,然后风投退出,满地狼藉,一地鸡毛。资本进来,一个抓所谓的IP,一个抓所谓的流量明星,这两个是它的特征,所以迅速的抬高片价。加上网络视频的加入,迅速扩展地盘,于是乎一时间甚嚣尘上,片酬都是几十倍、上百倍增长,大家一夜之间就飞到了月球上,很快发现月球不长粮食又掉下来了,问题其实是很明显的。当然产业链、IP、小鲜肉再加上假数据,这是我们这几年很明显的特点。”

曾经大量资本的涌入和盲目的追捧对于影视行业造成了负面的影响。某资深行业人士分析认为,资本的收缩也正是造成今天影视行业寒冬的根本原因。

“首先,影视行业的规律就是用大量资金成本换取巨额利润,虽然时间周期长,但是利润可观,一旦成功就是一本万利(有点像赌博)。但同时也要承担风险,我个人认为,影视行业目前面临的高风险,是导致上游资本收缩的主要原因。”

她以影视项目开发为例,“项目的整个开发期往往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例如前期长时间的剧本研发、中期建组拍摄、后期制作等,这些都是在剧卖出去之前由影视公司单独承担的成本,必须有稳定的资金流支撑。在这个阶段里,影视公司不仅要承担资金风险,还有各种事件风险,比如:如何让剧本安全通过审查,拿到拍摄许可?如何保证拍摄过程的顺利,拍摄现场不会出现意外事故?演员不会爆出负面新闻?导演和编剧不会有矛盾?等等。一旦在这个过程中遇到无法挽回的问题,将直接导致项目夭折,也就无需再谈后面的问题了。“

即便前面这些都顺利完成了,到了后期卖剧阶段也要面临重重难关。“如果发行顺利,影视公司可以得到可观的利润回报,一部分用作公司运营,再拿出一部分钱进行下一轮的项目开发,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影视公司经营链条。但现在更多的是不顺利现象。有的公司项目拍完了,突遭审查政策变化,例如突遭限古、限宫斗、限穿越等政策,拿不到发行许可,或者突遭主演成为劣迹艺人,市场行情陡然转向,导致作品压箱底卖不出去,成本自然收不回来。”

该人士还透露,即便有的剧卖出去播了,但是平台方迟迟不肯回款,拖欠两三年的事情也很普遍。“不知道是平台本身招商不顺利没有钱,还是平台‘店大欺客’习惯性延迟付款,认准了制作公司不敢撕逼,但这样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导致制作公司资金链紧张,难以为继。”

剧被积压和播了却收不回款是前段时间影视公司财报中坏账率高的一个主要原因。影视公司一旦没钱,那么付给下游营销公司、海报制作公司、营销号的钱也会随之拖欠,行业恶性循环自此形成。分析至此,她不禁感慨:“也正是因为这些,现在上游资本方的钱不愿意进来。”

“前两年行情好的时候,项目成活率高,闭着眼睛都能赚钱,各行各业都想分一杯羹,所以有各行各业的热钱涌入,比如之前常调侃的‘不懂剧本的煤老板’。上周跟一个做金融行业的朋友聊天,他说当年影视行情好的时候,他们公司也成立了文化基金准备投几个项目,但是后来看到影视行业开始出现各种政策变动,他们最终评估认为影视风口过去了,最终放弃投资。”

“现在,来自政策上的风险越来越高,今天查税了,明天限制题材了,大家都风声鹤唳。但是话说回来,资本方的钱投谁不是投?影视行业风险高了,人家可以去选择其他风险低的行业,也不愿意拿到影视行业‘赌博’了。除了政策原因,现在还有钱本身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因为大家都没钱。从去年开始,国家经济形势出现下行趋势,各个行业都想安稳过冬,与其拿钱投资有风险的项目,不如守好自己的资产保本。”

最后,她还不忘回答我们最初提出的“为什么现在这么多影视项目开不了机?”“因为大家都没钱了,影视公司一方面拿不到上游的钱,另一方面拿不到应收的钱。没钱拿什么建组开机?更别说做后期和做宣发的钱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天/文 小欧 尤小刚 限宫斗 董先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