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亿的江小白和100亿的郎酒,小瓶酒的一物一码营销

原标题:20亿的江小白和100亿的郎酒,小瓶酒的一物一码营销

年轻消费群,尤其是90后、95后规模化驱动了小酒市场的发展,特别是让小酒赋予时尚和娱乐的基因,让白酒行业从传统的标签中逐步移除,走上现代化,在营销领域也有沾染了互联网气息。

关于小酒品牌,四川的小郎酒和重庆的江小白值得一提。

江小白,现在小酒世界的网红,圈内圈外,无人不知,江湖处处是传说,现在2018年销售20亿。问过身边的朋友:“你们知道江小白吗?”;大多数都是知道的;当我再问到:“买过江小白吗?”大多数的回答都是没有。

网上到处都是贩卖江小白成功的案例,这些案例不外乎这样总结的:江小白有情怀,青春表达瓶,产品即营销,IP打得响。但大家看的只是表象,事实是江小白真的成功了,营销做得真的牛逼。

因为江小白把年轻人的饮酒市场打开了,把“鸡肋”做成了“周黑鸭”,也建立防御墙,把小众产品变成大众产品,顶着行业大佬的名气迎难而上。江小白的成功,说明了一个问题:“互联网带给人的影响不是更个性了,而是更从众了,也让白酒行业的大咖们在营销方面,不服气,但服输”。

第二款小酒品牌名为小郎酒,也叫歪嘴郎,是兆信股份客户——郎酒集团旗下主力品牌之一。

2018年郎酒销售额突破100亿,小酒届的真老大。圈外知道江小白的人很多,知道小郎酒的人,未必很多,没有江小白铺天盖地的知名,销量却是江小白的近十倍。

小郎酒,没有表达瓶,现阶段的成功除了背后有郎酒大品牌、强实力的支持,以及强大的渠道运营能力所支持,还在于小郎酒突破营销边界,更进一步利用互联网模式,将二维码营销、电子券营销、IP营销、品牌All in 互联网+,以及更新迭代营销模式进行灵活应用。

一个品牌的成功,绝非止于现象级的营销,也并非人们所看到的表象,一定是战略、资本、产品、定位、品牌、渠道、运营、广告、互联网综合因素导致的,而非任何单一因素。

成功的打造一款新品牌,需要从顶层设计的高度来谋划,而非一招一式的低维思考。

渠道管控能力很重要,白酒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产品防伪和渠道窜货,郎酒在这两个方面一直是如坐针毯,窜货链条暗现和假货泛滥,内忧外患,高难度的渠道监察和高昂的稽查成本,曾经让小郎酒焦头烂额。而这一切即在与兆信股份合作后得到了有效解决。

1. 如何与消费者绑定紧密的关系?

生意的本质是流量。流量的种类有多样,流量的价值不一样;而营销的本质是深度绑定客户关系,与客户绑得越紧的品牌,越容易成功。

连接品牌商和消费者之间最近的距离,不是广告、店铺、活动,而是产品本身,二维码技术帮助品牌商和消费者建立最近的桥梁,江小白营销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为率先乘上二维码营销风口的快车,让品牌与终端消费者保持高度契合的互动,改变以往传统断层的营销方式,这一切的真正链接点是:一物一码应用的普及。

小郎酒完全凭借二维码大数据平台突破传统的营销模式,重构市场部,重构“人货场”实现用户的所见即所得。弯道超车江小白的营销模式,因为江小白对二维码应用的理解过于单一片面,不能深层次理解一物一码的背后是每个码都是一个精准用户,每个用户都是一个用户账户体系。而小郎酒通过用户账户体系留存促活消费者的收集四类数据,即:用户数据、行为数据、交易数据、场景数据,根据这些消费行为,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大数据,为品牌商后期运营做铺垫。

小郎酒凭什么启用的二维码营销可以重构市场部,在不改变现有渠道的同时达到销量提升、粉丝倍增、营销费用减半,在营销模式上超越江小白呢?

市面上确实有不少企业已启用一物一码智能营销,小郎酒也是一物一码成功应用的“用户”之一。但遗憾的是,很多企业都没有看到一物一码的价值,对一物一码的理解停留在“远古时期”:一个产品贴上一个静态码,终端用户扫码,“啪”跳出商家原本设置好的内容,一千件产品一千个码,扫出来的结果千篇一律。对一物一码的理解是:一个简单的扫码领红包工具,市面上随随便便找个人都可以做。

很多品牌不深入挖崛一物一码底层运营逻辑,不深究一物一码的应用价值,只停留在对一物一码的片面理解当中。

举个比较直观的例子是:伊利和健力宝、以及百事可乐的一物一码活动就是上面所说的静态码,不能动态调整活动设置、无法有效将扫码数据以及用户数据回流至品牌商的数据库中,它们所有的扫码活动都是单向的,也是阶段性的,为了促销而做促销,无数据回流的扫码活动,都是在浪费99%的数据资产和粉丝经济的基础。

还有些二维码应用得不错,且品牌商自身也非常满意的是:口味王启用二维码活动让销量翻一番;中石油润滑油引用一物一码系统后,公众号粉丝活跃度倍增等等。实际上二维码营销是一个品牌商和消费者0距离、无障碍低成本互动的一个最佳入口,为消费者提供互动体验和有效的购物理由和搭建用户账户体系的最佳引擎。

2. 一物一码是如何成为品牌与终端消费者的最佳沟通互动入口?

凭借兆信股份的一物一码为每件商品赋以唯一特性的可变二维码,所有商品都有自己的“身份证”,消费者在线下门店购买产品后,扫码即可关注品牌商的微信公众号,领取奖励(红包/积分/卡券/调查问卷等等活动形式)。

消费者揭盖或撕开包装找到二维码,扫码进入活动页面,扫码页尽可能设计得与品牌调性相契合,有趣好玩、贴近消费者审美,以提升消费者的友好度,消费者对品牌形成强记忆,而扫码领红包更是迅速提升消费者好感度,这一切,全部是在品牌商的微信公众号中完成,包括领奖环节。

一物一码扫码领红包的方式,能让营销费用直接触达终端消费者,减少中间渠道商的层层拦截,相比传统的营销模式,营销费用在现有基础上至少降低50%。

小郎酒启用二维码营销,满足年轻消费者追求个性化时尚、个性化互动和提升消费者对品牌的好感度,以“一物一码”扫码互动营销的方式作为链接品牌与消费者的方式,以“扫码领红包”为切入点刺激终端的首购率与复购率,并维持拉近两者之间的关系建立亲密度。

3. 大数据、物联网技术是如何帮助品牌建立自主的营销体系?

从现阶段来看,小郎酒的一物一码,不仅仅是在建立消费者扫码认知。从整个流程节点上来看,也仅是为了促销而做促销,它即有用户思维,也深入应用一物一码背后的用户账户体系和用户数据的价值。

通过一物一码技术为每件商品赋予一个码,每件商品被消费并被扫码,若消费者想领取奖励,就必须要关注品牌商的微信公众号,否则不可领奖。这说明了什么?意味着一个精准用户回流到了品牌商的微信公众号中。

每个消费者关注微信公众号,品牌商的大数据平台自动为该消费者创建一个用户账户体系,并获取该消费者的用户画像以及手机号码等等。

简单来说,就是:每件商品一个唯一二维码,每个码背后都是一个精准用户,每个用户都有一个用户账户体系。

试想一下,当有100万件商品被扫码,扫码率为30%,那也有30万消费者关注了品牌商的微信公众号。品牌商后期再通过兆信股份的营销应用对关注公众号的用户进行持续经营,让消费者变粉丝,粉丝变忠实会员,那是多么恐怖的一笔经济账。

4. 没有应用大数据的二维码营销是“伪”一物一码,只是短周期的为了做促销而做促销。

上面也提到了,有些一物一码流程是:消费者购买商品→揭盖/包装扫码→输入手机号码→领取奖励。这就造成了什么?缺少关注品牌商微信公众号这灵魂性的一个步骤,也无法建立用户账户体系来构建品牌商的大数据库,整个营销活动下来,没有用户留存于公众号,也没有用户数据回流,更别说其它数据。

然而,DT时代的后半场,表面上是广告、渠道、终端争夺战,实质上是“客户”和“客户数据”的争夺战。用数据深度洞悉用户需求、用数据指引产品改进方向,监控终端动态,用数据改变以往企业生产者一拍脑袋决定的事。

让大数据成为企业经营者生产决策的重要工具,才能在市场中独霸鳌头。从小郎酒的一物一码智能营销中,非常重视客户数据/客户画像和数据的留存,而非单纯为了做促销而做促销。

一物一码的价值在于通过智能营销的方式,让品牌商销量提升、降低营销费用和公众号增粉,在终端消费者扫码领红包的同时帮助品牌商获取用户数据,建立用户账户体系,搭建属于传统品牌自己的大数据平台,这是很多企业的“伪”一物一码平台是远远办不到的。

小郎酒一物一码营销,更深层的意义在于深度挖掘用户画像。通过对用户数据来分析出用户需求、通过扫码率来对活动效果进行分析,及时调整营销策略,避免决策层过于主观能动性地拍脑袋看待变化莫测的市场,而是有数据依据支撑决策。

兆信股份帮助品牌商通过一物一码将扫码用户(精准用户)的用户画像捕获积累,构建属于品牌商的大数据库,从而 更能主动出击地迎合市场制定营销决策,也能通过数据分析来推陈出新,让新品成为爆款,保证 企业永葆长青,驱动企业向前不断发展。

互联网DT时代的后半场一定是个连接时代,很多企业还没意识到这是个社群化、社交化的时代,依然用着一成不变断层的营销方式,只会陷入价格战和收入萎缩。

时代给予你的东西一定会归还给时代。只有建立与众不同的认知和有创意的连接(一物一码),才是顺势而为朝价值链上端移动的资本。

5. 最后:再小的品牌,也有需要二维码营销体系

在未来的5年,很多公司都会成为大数据公司,因为它们都意识到了数据的重要性,要么正在逐步实现客户大数据平台建设,要么是在与第三方平台合作的路上。如果把企业比作汽车,那么大数据就是油料。每一家企业都需要一个大数据平台,才能驱动企业向前不断发展。

时代在变,本质不变。兆信股份二维码营销系统将会引领白酒行业拨开“转型无力”的虚云,共同构建“以用户账户体系”为核心,“一物一码应用常态化”和“客户大数据平台建设”的生态。

小郎酒的扫码营销活动是个创举,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效,未来还可有更多的提升空间,如:数据获取与收集、用户体验感的提升等。兆信股份的最终目的是要帮助传统企业在不改变现有渠道的前提下,帮助品牌商实现销量提升、营销费用减半、公众号增粉,并建立归属自己的大数据平台。

显然,二维码营销企业必须要做的,建立大数据平台也是企业必须要做的,否则传统的营销模式陈旧老套和渠道管理冗长复杂,沉重的渠道包袱和高昂的费用会让企业无法轻装前行。换句话说,众多企业都凭借着一物一码进行企业数字化转型,而获得一定的成果,进入一个全新的营销境界,谁还会有理由选择不做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