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一名前邮轮工作人员的故事

原标题:一名前邮轮工作人员的故事

不可或缺的自己

虽然在邮轮行业,每个船员都是可有可无的,可以替代的,但是对于你的朋友和家人,你是不可替代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另一个你。下面是一位来自东欧姑娘的自述,希望这篇文章能给对邮轮工作感兴趣的你带来帮助。

关于第一个合同:模糊

每个女孩都有公主梦,梦想着自己能成为一个公主,想着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或者是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我却梦想着能够环游宇宙,将来为美国的NASA工作。当然这些也只能是想想,这种事在东欧几乎是不可能的。后来能够通过邮轮面试,来邮轮工作我觉得这是一份礼物,因为我可以环游世界,同时赚钱!当然还能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相处,相处中总会有各种乐趣发生。我被分去了美国登船,不过当我到达佛罗里达州时,首先遭遇的却是飓风的袭击,我在一家旅馆里困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甚至没有能力联系我的家人,让他们知道我很好。我甚至无法想象母亲会有怎样的担心。但我记得母亲常对我说的:“我没有在街上找到你,我把你变成了最好的我。”她确实做到了,对此我很感激,这很可能就是为什么我今天还在这里,而12年前,情况本可以完全不同。

飓风退去后,邮轮公司终于把我们所有人都安排到指定的邮轮上,混乱就一直在继续。作为邮轮上的一名新人,第一个合同的大部分时间,完全是一片模糊。我只记得从早上5点一直工作到午夜。在第一个月里,我甚至没有下船,因为从一名喜欢写作,画画,只喜欢吃饭睡觉的大学生到一名海乘的转变是需要时间的。食物成了一种奢侈品,别误会我的意思,邮轮上的食物太多了,我第一个月就可能发胖。问题是我的身体觉得需要休息而不是吃东西。繁忙的工作让我不想多说话,因为说话需要精力,而我的精力只留给了那些客人。我不打算在船上谈恋爱,因为跟别人共享一个房间时这会是一个很大的困扰。我有几次睡在开阔的甲板上,走廊上,或者任何我能睡的地方,因为我那毫不在乎的室友和她的已婚男友在我们的房间里做“床上运动”。估计很多人跟我有过类似的经历,正在睡梦中的自己被上铺的室友那有韵律的节奏给晃醒。虽然人家不在乎,但是作为来自一个传统文化中长大的我来说,真的接受不了。

我正在失去自己的一部分

有人说撕裂一个人自尊的部分是工作,说实话,以前我并不完全理解这些,因为我还很年轻,没有经验,也很天真。让我们来谈谈我的第一份合同,大约11个月,我几乎每天都受到部门副经理的骚扰。我很幸运,有一些officers成为了我的好朋友,他们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我的问题。我记得年轻无知的自己每次进冷藏库后都会哭。厨师看到我在那里时,会给我拿来我最喜欢的巧克力蛋奶酥,告诉我,我的脸皮越厚,味道就越好。他是对的,我的脸皮变厚了。然而,与此同时我感到我正在失去我的一部分,也许是最好的一部分,我的甜蜜,善良和带着天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nasa 邮轮公司 海乘 巧克力蛋奶酥 一家旅馆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