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小米一个星期内两起人事变动 是为红米K20预热?

原标题:小米一个星期内两起人事变动 是为红米K20预热?

最近小米又进入多事之秋。一个星期里接连发生两件大事,都是涉及人事变动,而明天红米K20即将发布,这些大变动恐怕不是为了给红米预热吧?

频繁人事变动的小米

小米作为一个“网红”企业,每一次新闻都能引起行业讨论,尤其是媒体。近日,小米涉及人事调整的2件事又成了热搜话题。

5 月 17 日,小米官方宣告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中国区总裁由此前的王川变为小米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兼任,全面负责中国区业务开展和团队管理;而王川则调任新成立的大家电事业部总裁,负责空调、冰箱、洗衣机等大家电品类的业务开展与团队管理,并向雷军汇报。

官方对此次调整的解释是为了推动和强化“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推进、加速大家电战略布局、推动新零售战略在国内持续提效进化等,然而或许小米的考虑还不止于此。

如果说频繁地挥舞人事改革大棒,对组织架构进行大调整是小米在不断地修炼自己的内功,那么换掉汪凌鸣则是小米被动的改革。

5月23日,小米集团人力资源部发送处罚通知邮件流出,通报显示小米辞退国际部员工汪凌鸣。据小米公告,汪凌鸣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四条规定,被公安机关予以行政拘留五日处罚。24日北京市海淀区警方证实,汪某某(男,44岁)涉嫌猥亵,于 5 月 14 日被海淀警方处以拘留 5 日的处罚。

汪凌鸣还是小米集团副总裁,是小米非洲地区部负责人,而作为曾空降到小米的高管,汪最初的职位是小米销售与服务部总经理,统管小米销售、服务和首后体系。这一部门就是曾经林斌主导的小米网,后在2017年改为销售与服务部。可以说,汪最初的职位是至关重要的,然而他却在小米的两年里没干出什么出色的业绩,重要性逐渐被淹没。违法事件的发生,更是早早结束了他的职业生涯。而小米高管频繁变动,也再一次体现了小米在人事组织架构上的捉襟见肘。

数次小米人事改革

据第一观点网统计,此次加码中国区市场,是小米自上市以来的至少第7次较大的人事变动,而其中至少有3次与王川直接相关。

2018年9月13日,小米进行了上市后的首次人事改革,也是小米成立以来最大的组织架构变革。在此次变革里,本负责小米电视业务的王川不再掌管具体业务,他的新职位是小米集团参谋部参谋长。与王川一样被任命为“虚职”的还有原来负责小米生态链的刘德,他成为集团新设立的组织部部长。这次改革被认为是小米在提拔新一批年轻干部,而把老人弄到了集团里,不再具体负责一线事务。因为小米的电视部、生态链部等四部门被重组为10个新的业务部门,这些部门的管理者基本都是80后,他们直接向雷军汇报。

时隔3月,2018年12月13日,小米为了加大对中国市场的投入,将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王川任职中国区总裁,向CEO雷军汇报。中国区也就是曾经林斌和汪凌鸣先后主导的部门.

2019年1月19日,小米集团公布最新任命文件,“经国际业务管理层研究决定,CEO批准,为尽快推动小米非洲业务的拓展,成立非洲地区部,由汪凌鸣负责,向王翔汇报”。而汪凌鸣在这个时候被“降职”,此前他是直接向雷军汇报。

2019年2月18日,小米又一次迎来组织架构调整,此次手机业务部门是重点改革部门。继总部成立参谋部后,小米手机部也单独成立了参谋部,任命朱磊为参谋长,负责手机业务销售运营、业务经营分析、成本核算等业务,向小米总裁林斌汇报。同时小米还设立了显示触控部,以及手机部核心器件部并入硬件研发部。

8天后的2月26日,小米集团再次发起规模浩大的组织架构调整,这是继上市后9月那次调整以来最大的一次变革。此次调整,崔宝秋任命为为集团副总裁兼任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同时核心管理岗位上共任命了14名总经理、副总经理。这是小米下决心要技术立企,此次调整小米要强化技术文化和工程师文化,着力提升集团的技术方向决策,以及技术人才招聘、培养、任命和激励上加大力度,并带领公司探索未来技术趋势。

而在一个多月后,小米继续加码技术基因。4月30日,小米集团新任命了 19 位集团技术委员会委员。小米集团技术委员会下设的顾问委员会、委员会办公室,并入原标准与技术部,以及 19 名集团技术委员委员都向崔宝秋汇报。

5月17日,雷军亲自挂帅中国区,王川调任大家电事业部总裁。

王川考核不达标?

从2018年底改组销售与服务部为中国区,到2019年初小米提出了“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都说明小米手机、AIoT和互联网业务在中国区的比重逐渐升高,而且眼下5G爆发前,国内手机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中国区在新零售、集团各业务部门协同效率亟待提升。

小米需要一个更有全局观的人来统筹中国区发展,显然他们认为王川不是最合适的人选。

在王川掌舵的一个季度里,小米中国区发展并不乐观,尤其手机业务甚至出现了倒退。

根据IDC数据显示,小米一季度全球出货量为2750万台,相比去年同期的2780万台,小幅下降。而Canalys、Counterpoint的数据也显示,小米一季度出货量同比跌幅为1%。而友商华为同比增长50%,出货5910万台,而vivo增速为24%。

而据统计,小米全球出货量走低最主要原因是中国市场出货量创新低。Canalys 报告显示,2019 年 Q1 小米国内出货1050万台,同比下跌13%,市场份额从13.3%下降到了 11.9%。是在华米OV几大头部国产品牌中,小米跌幅最大。

Counterpoint的数据对小米更不利,同比跌幅超20%。而小米中国市场已经连续3个季度降幅达到2位数。

虽然小米认为自己是互联网公司,同时小米的IoT也发展先于行业,但是从营收来看小米手机依然是小米的根本,中国区手机业务出现下滑,王川交出的成绩单算是不合格。

另一方面,小米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除了已经让小米头痛的荣耀,OPPO和vivo也在2019年第一季度纷纷拿出了高性价比的子品牌,他们对小米形成了新的威胁。比如3月vivo的子品牌IQOO主打线上,855处理器、三摄,起售价比小米9低一元;4月,OPPO推出子品牌Realme,升降摄像头+骁龙710,价格1199元到1899元,最直接的对手就是Redmi。

可以说,小米曾赖以生存的性价比也越来越不牢靠,因为其他大厂认真玩起性价比来,小米颇有招架不住之感。

就在5月17日当天,一加举行发布会。性能强憾、价格宜人的一加7系列新机引发业内轰动,它对于小米、魅族的威胁是显而易见的。有不少网友认为,雷军亲自出征,或许就是迫于这种竞争压力,而且中国市场是最重要的战场之一,小米是不能马虎的。所以雷军统领中国区业务,也是情理之中。

2017年10 月,小米走出下跌阴霾重回前五,小米网改名销售与服务部(销售、服务、售后的体系),汪凌鸣接棒林斌。有媒体报道,当时小米提出“四个季度重回中国第一”。2018 年 2 月,这一目标变为了“十个季度重回中国第一”。

目前,时间已经过去一半,小米中国区业务却走上下行通道,这让小米的目标越来越远。

让专业的人做更专业的事

在2012年多看阅读被小米收购后,王川开始负责小米电视盒子、电视等业务,并把小米电视做到了互联网品牌第一的位置。在印度等海外市场、以及国内市场都表现优异。显然,王川的这份成绩让雷军对其青眼有加。雷军让王川接管小米中国区总裁,或许是希望王川能复制辉煌,把包括小米手机在内的其他业务也做到行业第一。

不过王川的专业显然是家电,对手机造诣并不深。

王川曾经作为小米电视的重要领路人,此次掌舵大家电,算是干回老本行,而手机+AloT也是目前越来越多企业走的路子,让王川执掌大家电,也将不断丰富和扩容小米的智能家电业务,也符合市场主流发展,或许王川在这里干的会更好,或许会进一步助推小米进入万物智能时代提速。

写在后面:雷军曾在2017年带领小米从低谷走出来,销量回升,可以说救小米于危难中,创下了行业神话。此次雷军再次下场,是想希望再次力挽狂澜,面对更为复杂的行业局面,或许全集团上下只有雷军是应对最合适的人选。

雷军直接出任中国区总裁,势必会进一步提高执行效率,同时也有利于提升士气,让中国团队更加充满凝聚力和战斗力。但是随着竞争对手的逐渐增多,和竞争形势的逐渐加剧,雷军出山也是无奈之举,并且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重回中国区第一难度也很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红米k20 大家电事业部 汪凌鸣 非洲地区 小米网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