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可期,隐居在吴越汉韵的水乡柔情

原标题:来日可期,隐居在吴越汉韵的水乡柔情

夜阑卧听风吹雨,

一枕江南入梦来。

厌倦了都市的车水马龙与灯红酒绿,越来越多的人喜欢隐居田园或是水乡古镇,好在江南处处有水乡,从上海出发高铁约半小时就能抵达嘉善越里,一个粉墙黛瓦,用心复原古老记忆,宛如从诗集中走来的新晋水乡街区,没有游人摩肩接踵的喧闹,保留了江南静谧隐逸的气息,之于朝九晚五,苦于时间有限却又在心里祈盼着遁隐的上班族而言,嘉善越里,可以远离城市的喧嚣,完成一次短暂归隐的夙愿。

从古树林立可听晨钟暮鼓的“隐居西湖”,到清风迎面推窗就是苍山洱海的“隐居洱海”,再到梧桐婆娑尽显海派气质的“隐居繁华”,每一家隐居系列的酒店风格虽不尽相同,但都秉承着相同的诉求理念,区别于传统的大型商务酒店,选址于环境清宁之地,用独具匠心的设计,塑造出让人从疲惫的现实世界离开,去到轻松愉悦的隐居世界,隐居新西塘正是这种理念下诞生的又一力作。

它是一幢临水的中式院落,青瓦白墙,颜色素雅,有个偌大的天井,四四方方成就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一进门,一整墙木质书架映入眼帘,引人注目,各式书籍散落随意摆放其中。

既有时下流行的心理人际关系解读,也有一代京剧大师梅兰芳的生平介绍,流传千年的宋词唐诗,甚至还有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的不朽名著《西行漫记》,蕴藏于吴越这片土地上儒雅的书生气质,在一桌一椅中就此悄然蔓延。

原木的长桌上,是一整套青瓷茶具,清雅复古的色泽摇曳着流逝的时光之美,可以想象,在慵懒的下午,手捧一本书,沏一壶茶坐在这里是何等惬意之事。

当然更为风雅的,是手握毛笔,在一纸长卷上一笔一划临摹挥毫,透过行云流水的汉字,去品味“从前慢,书信长”的旧日时分。

静下来,慢下来,从当下快节奏的匆忙生活中暂时抽离,自我缓冲,正视本心,在我看来,亦是归隐。

迈过阳光斑驳的走廊,便是我们位于2楼的临水客房。

白色的浴缸,原木色的地板,一层纱帘隔开了卧室和洗手间,所有入目可见的颜色皆以素色为主,视觉清爽,还原了淡然而素雅的水乡情绪。

超大的阳台外,就是翘脚飞檐的古风建筑,河水静静流淌,不时有船家撑船而过,江南水乡的经典风景就在眼前铺陈开来。

当然,之于挑剔的现代人而言,仅有枕水而眠的意境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希望的是,既能品味古时的意境,亦能享受现代的舒适。

环顾客房,从搭载暴风影音系统的55寸液晶智能电视,到高端品牌Pola的洗浴用品,再到精致的洗漱包里备好的木梳,隐居对品质的把握从不将就,只有这样,才能让旅途生活与惬意如影随形。

内庭后院,便是隐居的餐厅,素净淡雅,早饭全是当地的阿婆手工制作,比不得五星酒店琳琅满目的早餐品种,清粥、小菜、雪菜肉丝面里,是去繁化简的家常滋味。

从隐居的宅院移步迈开,就是小桥流水人家的越里,夜色之中,更显水乡清韵,隐逸逍遥。

每天夜晚7点半开始,越里还将上演一段水幕光影秀,水气与光影中,人们可以免费欣赏到一段视觉的吴越传奇。

带着家人,我们在嘉善越里,渡过了一段区别于日常的隐居时光,没有躬耕南阳,也没有另立山头,真正的隐,终归是心隐。

不必非要身处山林,更不必与日常的社会割裂与世无争,若能心绪平和,精神自由自在,也不失为一种隐的境界,毕竟那些山林隐士曾经所做的一切,最终也是为了保留自己内心深处,留有一方无人打扰的花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