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经济学的黑暗时代。

原标题: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经济学的黑暗时代。

在上海快贝微信培训群内,董事长张红会经常性地与粉丝们分享一些高质量的文章,这些文章涉及到哲学、奥派经济学、密码学、博弈论等等。

在币圈坚守,需要的是力量,唯有储存能量、积蓄力量,坚持学习、不断研究,才能获得实现财务自由的心灵。

文丨张是之

1947年,哈耶克组织了第一届朝圣山会议,同时邀请了米塞斯和弗里德曼等人参会。会议开到一半,米塞斯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说,「在座各位全是社会主义者!」,说完愤而离场。

弗里德曼后来开玩笑地回忆到,当时大家正在讨论的是如何通过税收调节分配民众收入的问题。

经济学是科学的一个分支,只论因果关系上的对错,不讲好坏上的价值判断。

但经济学的困难在于,经济学研究的对象是人,而经济学家自己也是人。

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江湖。有了江湖,经济学从此分为讲道理的经济学和不讲道理的经济学,经济学家也开始出现好人和坏人。

但问题是,谁都不会主动承认自己是坏人,脸上也不会贴上坏人的标签。那么,好人和坏人的分野在哪里?

经济学家罗宾逊夫人曾说过,她学习经济学的主要目的就是不受经济学家的欺骗。

非常赞同这位夫人的名言,但对她本人的学术立场,我们却需要用她自己的这句话来回敬。

上个世纪30年代初,这位琼·罗宾逊组织「凯恩斯学术圈」。1936年,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问世后,她高度评价了这一著作,并写了许多阐述凯恩斯理论的著作和文章,成了一个重要的凯恩斯主义者。

由于她提出了很多比较激进的政治和经济观点,在经济学界素以凯恩斯学派代表人物著称。她对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也作过深入的研究,甚至提出了「向马克思学习」的口号。

上个世纪30年代初,这位琼·罗宾逊组织「凯恩斯学术圈」。1936年,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问世后,她高度评价了这一著作,并写了许多阐述凯恩斯理论的著作和文章,成了一个重要的凯恩斯主义者。

由于她提出了很多比较激进的政治和经济观点,在经济学界素以凯恩斯学派代表人物著称。她对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也作过深入的研究,甚至提出了「向马克思学习」的口号。

我们都知道,抢劫是不对的,是坏的,是不正义的。

我们还可以进一步通过论证知道,正确的、好的、正义的获得财产的方式只有两种,那就是生产和自愿交换。

如果我们用这个标准来评判一个科学家,一个经济学家的话,这个标准应该是这样的:一个经济学家他可能永远都不会自己去抢劫,但假如有一天他开始为抢劫辩护的时候,我们说,他不是一个好的经济学家。

也许他是好心,也许他是无意,也许他带着自己的小心思,有自己的野心、目的和企图,这都不重要,经济学分析的不是动机,而是手段和目的之间的因果关系。

那么,就让我们用经济学的这个分析方法来对准经济学家自己。

抢劫不对,这是共识,任何人、任何组织,以任何名义、任何形式来实施抢劫都是不对的。

当一个经济学家的主张,有意无意地开始为某种形式的抢劫开脱、洗白,用一种看似很「科学」的方式来论证抢劫的合法性,用各种数学模型、公式,严谨为抢劫寻找科学的理论和依据的时候,我们知道这个经济学家开始「变坏」了。

理论上,如果不是「坏的」经济学家的出现,也许这个世界原本就不需要经济学家。

上个世纪,先后在全球各国出现的计划经济大试验,除了制造了大规模的贫穷之外,毫无建树可言。

而这一切都是各国政府强制推行的结果,强推离不开舆论支持,舆论离不开科学家的背书。

各路经济学家当年投入到政府怀抱中,为计划经济、凯恩斯的干预主义打 call。

所以,米塞斯说的没错,只是很多人不愿承认罢了。

一个真正的经济学家存在的作用,恐怕很多时候都是来和那些传播错误观念的「坏人」作斗争。

这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但看看今天的委内瑞拉,看看历史上那些计划经济大试验,就知道其威力丝毫不逊色于一场真正的战争,甚至更甚。

在这样的观念战场上,奥派经济学从来都是「客场作战」,面对的都是随时随地能够调动大量资源的「主场优势」,面对的是从小到大,从中学到大学的教育围攻。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经济学的黑暗时代。

中学要面对 Marx 主导的政治经济学,在刚刚开始对社会有点认识的时候,却被灌输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

要么被那些枯燥无聊的文字搞的一点兴趣都没有,要么就是被带到沟里去,再也出不来。

好不容易到了大学,无论是经济学科班,还是保留着对政治经济的热情,面对的又是凯恩斯主义教科书大行其道的干预经济学。

运气好一点可能会跳出凯恩斯学派,遇到芝加哥学派或者公共选择学派,就已经需要重新审视前面所有学过的教科书了。

到了这里虽然在思想上,离干预远了一点,离自由进了一步。但在底层的经济学方法论上,又一头扎进了「实证主义方法论」的大门,把经济学当成物理学来研究,总想着建模和计量,企图用统计学的规律来认识经济学。

而奥地利学派从来不曾出现在教科书列表上,能够从 Marx 派、凯恩斯学派、芝加哥学派,一路「过关斩将」不断跳出原有框架,跳出那些老师告诉你这就是「正确的」经济学框架的,真的是少数派。

像张维迎、朱海就、冯兴元等老师就是这样的少数派,除了极少数的高校教授,更多的少数派散落在民间,散落在鲜为人知的的角落,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说「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句话并不是说「少数人掌握的就是真理」。

奥派经济学从不自诩就是真理,但奥派一直在追寻真理的路上,它严格遵从逻辑一致性的原则,去探索看不见的力量,去论证和普及科学。

奥派之所以是少数派,主要还是因为坚持彻底的逻辑一致性非常之困难。即便是巨匠米塞斯,在垄断、知识产权等极少数问题上,也没有把逻辑一致性贯彻到底,当然这并不影响米塞斯的伟大。

逻辑一致的另外一种表述叫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有的干预主义经济学,几乎都是在强调给部分人更多的约束,而给另外一部分人更多的自由,这就谈不上什么逻辑一致性了。

奥派是一门行动科学,但一个行动人未必都需要去掌握行动学,正如我们都会开车,但我们不必都要去掌握其中必定用到牛顿力学或者是热力学。

人们也许不知道奥派,也许完全没有必要去知道奥派,但奥派倡导之自由,几乎都是每个人所向往的。只是有些人只希望自己自由,而不希望别人自由,这种人往往不是蠢,而是坏。

如今是个中学生都知道永动机是骗子,当自由深入人心,中学生都知道凡事皆有成本,都能分辨明抢和暗夺的时候,也许经济学家的使命完成,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

但在这个经济学的黑暗时代,正确的经济学火种还需要你来传递。

2019年05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快贝 奥派经济学 哈耶克 社会主义者 凯恩斯学派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