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的公司活不过一集的怪咖,华为为什么能忍?

原标题:别的公司活不过一集的怪咖,华为为什么能忍?

今天我想分享的职场关键词是:

怪咖、反常识、创新。

5G现在很热,而按照任正非的说法,5G的源头,来自一位缺乏职场“常识”的俄罗斯数学家。

在最近的采访说,任正非说俄罗斯有一个科学家小伙子不会谈恋爱,只会做数学,到他们公司来十几年天天在玩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

“管研究的人去看他,打一个招呼就完了。我给他发院士牌时,他嗯、嗯、嗯就完了。他不善于打交道,十几年干什么不知道,之后突然告诉我,把2G到3G突破了……然后大规模占领欧洲,用了4G、5G。”

“管研究的人去看他,打一个招呼就完了。我给他发院士牌时,他嗯、嗯、嗯就完了。他不善于打交道,十几年干什么不知道,之后突然告诉我,把2G到3G突破了……然后大规模占领欧洲,用了4G、5G。”

任正非直接说,

“我们现在很厉害,与这个小伙子的突破有关”。

“我们现在很厉害,与这个小伙子的突破有关”。

巧合的是,潜在的6G技术,也来自缺乏职场“常识”的怪咖——马斯克。

5月24日,SpaceX一次性放了60颗卫星,用来实现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

在地球之上组建一个太空互联网,这张太空互联网将包括11943颗靠近地球飞行的卫星,这些卫星将帮助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比如偏远的医院、学校、家庭都能像连上wifi一样使用互联网。

有评论认为,这些低轨道通信卫星系统,很可能将以某种方式融入5G甚至6G。

怪咖马斯克用什么职场哲学去实现这些?

以下三项属于马斯克的职场哲学非常重要:

1.用“相互独立,完全穷尽”的办法,推演任何事情的任何可能性;

2.公开鼓励越级汇报;

3.对无效社交充满敌意。

而这些,好像完全不符合大公司的职场“常识”。

现实一点,还是魔幻一点?

一般的职场“常识”是:现实一点。而马斯克徒手编出一个火箭的bom(物料清单)。

曾经马斯克想从俄罗斯购买成品火箭,他带着同伴几次到俄罗斯,对方开价800万美元一枚,马斯克坚持同样的价格买两枚,不仅未果,还被对方羞辱说,“年轻人,这样不行”。

乘车前往机场回美国的路上,气氛很沮丧。坐在前排的马斯克突然转身,晃了一下他做好的表格说,嘿,各位,我觉得我们可以自己制造火箭。

他把笔记本电脑递给他的同伴,表格上详细列出了建造、装配和发射一枚火箭所需的材料成本。表格里的这些数据从哪来?

其实大部分都是公开资料,比如《火箭推进原理》、《太空动力学原理》、《燃气涡轮和火箭推进的空气热力学》,以及其他几本比较基本的教材。

其实当时没有人相信马斯克,即使是他的同伴,也是将他的举动视为一种安慰。

但实际上,马斯克之所以能完成的算出来火箭的成本,这种职场习惯和麦肯锡工作法中的MECE(Mutually Exclusive Collectively Exhaustive)分析法没有本质区别。

MECE就是考虑问题时,用“相互独立,完全穷尽”的办法,将各种可能性都列举出来,直到完全没有新的可能性

它的工作大致分为四步:

确定考虑问题的范围

确认问题分类的规则

开始细分问题

检查有没有遗漏或重复问题

90%的情报来自于公开信息,企业竞争的竞争情报也不例外。当信息碎片化的时候不是秘密,而当它们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了秘密——企业竞争情报。这也就是马斯克能徒手编出火箭bom(物料清单)的秘密。

越级汇报,还是统统都找CEO?

一般的职场“常识”是:越级汇报是重大忌讳。

前不久,马斯克在特斯拉内部发过一封邮件,画风是这样的——

●沟通应该通过最短路径来完成,而不是用“指挥链”。任何一个试图强行用指挥链方式沟通的经理,很快就会发现他得去别处工作了。

●问题的主要来源是部门间沟通不畅。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允许所有级别员工之间的信息自由流动。

●任何人有问题可以直接找马斯克。

●用常识来指导你自己。而不是规则。

在某种程度上,以上是对现在大多数公司的管理理论&实践的一种直接“蔑视”,因为几乎所有的管理方法中,都会强调逐级汇报的政治正确性,以及越级汇报的危害。

所以这是一个充满混合性的魔幻场景:

所有传统大公司超越层级去汇报是没有效率的,而特斯拉可以;

传统大公司需要用会议去达成大多数人的共识,而特斯拉可以不这么做;

传统大公司从规则去工作,而特斯拉用常识工作。

这还是要回到马斯克创立的这家公司所处的阶段——特斯拉是一个创业公司,只是恰好这家创业公司看起来好像一家大公司。

所有的创业公司,在起步阶段,效率最高的运转方式,是像打造美国总统竞选团队一样,围绕CEO去工作。而不是假装自己是一家大公司,假装进行自上而下层级分明的指挥。

所以你看,特斯拉的所有做法,是在这个特定的时间区间内提升效率,并不是特地告诉你,我很酷。酷只是结果。在这个特定目标下,用常识工作,就是最大的效率。

去社交,还是宅在工作现场?

一般的职场“常识”是:人脉越广越好,抓紧机会去社交。

曾有一名销售人员向SpaceX推销某种科技基础设备,他采取的是几个世纪以来销售人员的标准关系建立方式:拜访、聊天、摸清对方底细,然后再开始做生意。马斯克根本不吃这一套。

有人进入马斯克的办公室,说是来培养关系。

马斯克会回答:好吧,很高兴见到你。

基本上这个答复的意识是:滚出我的办公室。曾有人花了四个小时坐飞机来见马斯克,最终会面时间只有两分钟。

因为他不感兴趣。

同样,我们也能从比尔盖茨身上发现这样的职场哲学——他完全没有耐心去参加社交酒会之类的活动。

这让为他负责行程安排的下属感到很紧张,因为可能好不容易通过公关获得的,与关键人物同桌餐叙的机会,在盖茨看来毫无意义,甚至是小小的“耍一下孩子脾气”。

那么,什么会让马斯克感兴趣?

他会穿着精致的意大利皮鞋和衣服,然后在车间里彻夜工作,在鞋上和衣服上沾满人造树脂,眼看着昂贵的机器一台又一台的爆裂,直到最后成功运转。

工业革命带来标准化,公司制度加深了这种模块生产倾向,只是有些部分它并不能有效工作

这个世界还是需要一些“怪咖”,比如华为那位十几年玩电脑的俄罗斯数学家,比如马斯克。不废话直接世界波,除了挑战之外一副“别来烦我”的气质。

而老实讲,这些“怪咖”是否经过公司的良好培训,才获得的今天的成就?

其实更多的时间里,公司是创造出了利于创新的环境土壤,而非技术支持。

“怪咖”之所以“怪”,只是他们用自己的天性在工作。

这是一个更深的话题,也是来自GE的世界第一CEO杰克-韦尔奇,以及一些商学院教授曾经表达过的重要观点:

人才是选出来的

韦尔奇曾说,他花大量的时间评估人而不是教人。

“我们不会把时间花在贴现率和回报上,这样一文不值(意思是如果是一张10美元和一张100美元,他会毫不犹豫的选100美元,而不是花时间让那张10美元通过各种理财手段实现增值)”。

“我们不会把时间花在贴现率和回报上,这样一文不值(意思是如果是一张10美元和一张100美元,他会毫不犹豫的选100美元,而不是花时间让那张10美元通过各种理财手段实现增值)”。

———— / END / ————

留言互动

如果你在职场上遇到一些困惑,想跟职场教练进行具体交流

欢迎加入我们资本论职场交流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