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是你不会生活,不是深圳没有生活

原标题:是你不会生活,不是深圳没有生活

上周,北京通州发布人才新政,其中一条规定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诺贝尔奖得主可获100平米人才公寓租金减免”。

长安米贵,居大不易。但没有想到,即便是诺贝尔奖也仅能如此。反观深圳“拟实行15%的优惠政策,为吸引高端人才减税的新闻,同样刷爆朋友圈。

诚然,短期的政策性补助确实能吸引更多企业和人才来到深圳,但从长远来看,比减税更吸引人的应该是深圳的生活。如何营造美好的生活,让深圳人能够活得精致,住得舒适,才是大家愿意留住深圳的基本。

在深圳,经常被别人问的最多的是:“你赚了多少钱?”,却很少有人问你“在深圳过的好不好”。但是,我们来深圳是为了找到生活,并非只是赚钱的过客。

1

几年前刚到深圳的时候,让毕业生H同学最苦恼的,并非找工作面试,而是找到一个“能住的地方。

什么叫“能住”,就是距离上班1个小时以内的距离,可以放得下1.2米的床的空间,还有实习工资能负担得起的房租。最后,他和大多数人一样,选择的第一个落脚地,便是深圳的城中村。

深圳有1000多万人在租房,其中多数住在城中村,这里租金相对商品房廉价,生活成本较低,又往往有市区的好地段。但同时,狭小拥挤的空间,脏乱差的周边环境,让人又爱又恨。每天,有多少人成功搬离了城中村,就有多少人不得不住进去。

▲ 城中村白石洲的一角

H同学的房子朝向不好但还算干净,虽然是握手楼,但偶尔窗户也能幸运的照进半米阳光。只是每个夏天他们都不敢开太久空调,因为村子太老租户太多了,经常会因为用电过度而跳闸停电。

生活虽苦,但他仍有自己的小倔强——如今在深圳,他从不说自己“回家”,只是说“回住的地方”。因为那个地方离他对“家”的想象,还差了很远很远。

最近,H同学换了一个不再如此迂回曲折的房子落个脚,还收留了一只流浪猫。漂泊的路途再孤独,城市的灯火再迷离,一想到有只猫在房间里等你回家,心便就有了归宿。

在深圳,他相信,房子会越住越好的。

2

城市带来了梦想,但是高房价的深圳也隐藏着深圳人对生活的焦虑,他们犹如一个被鞭子抽打的陀螺,寻找一个可以停下来的契机。

小C在深圳工作了5年,和男朋友在罗湖租了一间45平的一房一厅。这是他们在深圳搬的第三次家。“听说要搬过7次家,才能叫深圳人”。小C认为自己在住的这方面,还远远不能达标。

小C和男朋友,一个在南山上班,一个在龙岗。他们的工作都很忙,男朋友经常凌晨才下班回来,而小C早上7点就出门了,有时候连说上一句话都没有。

假如没有房子这个空间,他们可能会认为自己是在异地恋吧。

房子是租来的,但爱情和生活不是。这是深漂女生们难得的生活共识。哪怕是在阳台上种上一棵经常忘记浇水的盆栽,也是情怀的一部分。

为了给生活一点惊喜,小C利用男朋友出差的时间进行了改造。她在不算宽敞的房间里,特意设计了一个小角落,把男朋友喜欢的黑胶唱片和留声机规划出了一片小天地。

“只有前端、耳放、解码器一应俱全才能被称作听歌,这是一种情怀。房子一样,生活也一样。”小C说。

在深圳,我们既要活的精致,也要住的舒适。

3

据统计,深圳的住房拥有率不到30%。所以在这座城市里,能买得起房的人,已经是幸运儿。只是买了房,并不代表买到了生活。

老王关上电脑,结束了一天的会议,时间停留在20点10分。疲惫的他,没有喘息的时间,他必须早点回家帮忙辅导孩子写作业。作为公司的高管,他不仅每天要处理客户的数据,还有孩子的应用题。

你知道,我每天最惬意的是什么时候是在地下停车库里……”每天下班回家,他都习惯把车开在小区的地下停车库里,熄了火但不愿熄车灯,就这么开着照亮前方,好像此时的他能左右别人,而别人看不透他一样。一连串习惯性的动作后,烟雾缭绕,越加安静了许多,靠在椅背上,彻底的松弛下来,放空自己。

结婚后的车厢,育儿后的厕所,被誉为深圳中年人仅剩的两处贤者空间。当这两扇门被打开,他们就注定失去了自己——业绩的压力、客户的要求、妻子的埋怨、小孩的教育...责任,付出,隐忍,人要到中年,上帝才给你亮出底牌。

被工作和生活折磨不断折磨的老王,如今开始经常怀念小时候的乡间小屋——可以与触手可及的自然,清新柔软的泥土在一起,与家人在清幽之处,却不和外界脱轨。

在深圳若能寻找到这样的地方,才能保护心底最纯粹也最脆弱的中产阶级梦想。

我们在深圳,有挤不完的早晚高峰,地铁里的摩肩擦踵,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璀璨灯光下汇流而成的车河,繁华背后却是一种生活的荒凉感——我们似乎没有了生活。

大城市可以安放灵魂,却不能安放肉身;小城市可以安放肉身,却不能安放灵魂。我们从选择深圳开始,就不是为了让肉身得以生存,而是想为灵魂寻找一块栖息之地。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每个深圳人为生活“疗伤”方式都不一样。但纵观深圳发展史,“在繁华之处,揽一方湖泊于怀”正在逐渐成为深圳人的美好生活共识。

最开始,深圳的商贾名流们在银湖与银湖山间找到了生活与远方,开启了深圳人的第一代“湖居”生活。后来,观澜湖所描绘的别墅湖居生活,曾一度成为抢占了深圳人的眼球。如今,深圳人不仅爱上了白天喧嚣沸腾,晚上浪漫多情的香蜜湖,也津津乐道华侨城的人文沉淀和生活细节。还有东湖的仙湖山庄,西丽湖的西丽山庄、龙华的水榭山和圣莫丽斯等等,都是繁华的深圳里,开辟出来的灵魂栖息之地。

▲ 香蜜湖的湖居生活

我们可以发现,深圳能够容纳肉体与灵魂的空间,往往与“湖”息息相关。与其说,这是深圳人在选择片区选择房子,还不如说是深圳人在不断的追求湖居,寻找生活的远方。因为湖水用它的平静安抚深圳人心中的烦躁,深圳人总能在这里找到“回归自我”的久违感觉,重新开发我们的生活和城市的美。

临湖羡景,不如驻湖而居。但如今,银湖被封在了城市山林之中,华侨城香蜜湖被富裕阶层所占有,属于深圳人的生活,难道只有“逃离深圳”才能实现吗?

如何在繁华的国际都市中,给生活找一片安谧之地。这不仅是深圳人的困扰,也是特发天鹅湖畔所面临的新课题。

6月1日,“可持续社区与湖居生活”主题论坛将在深圳隆重召开。

联合国环境署国际技术顾问、联合国区域发展中心技术顾问罗伯特·厄利,将与中国的顾云昌、谢沛鸿、宋英杰等知名业界人士,还有深圳代表一起探讨国际人居新方向,共同发布《世界湖居生活读本》,与深圳人共同寻找离尘不离城的生活解决方案。

【圳长原创 | 欢迎转发 | 未经许可 | 谢绝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长安米贵 白石洲 银湖 仙湖山庄 西丽山庄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