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专栏•观点10 | 只有你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一无是处,才会全面拥抱“开放型秩序”的到来

原标题:专栏•观点10 | 只有你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一无是处,才会全面拥抱“开放型秩序”的到来

作者简介:

康勇,上海快贝投资人、深圳市迪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部)合伙人、苏州元禾重元投资基金投资合伙人,10余年在中国从事并购、成长、风险投资的工作经历,是消费品/零售、TMT、汽车、现代农业等领域的资深投资与投资管理专业人士。主要著作:《创业者的抉择:读懂商业模式及其内在逻辑》。

“从大型美元基金到小型风险投资,我在任何一个投资平台工作时,都在不间断思考,一个投资项目,其商业模式的主要特征,及其走向成功或失败的必然性。”

——康勇

图片为约翰·弥尔顿[John Milton1608-1674],英国诗人、政论家,代表作品有《失乐园》、《复乐园》、《力士参孙》等。

图片为约翰·弥尔顿[John Milton1608-1674],英国诗人、政论家,代表作品有《失乐园》、《复乐园》、《力士参孙》等。

拼多多、云集的商业成功,显明去中心化正日益成为这一轮互联网经济的主要特征。“商业模式之走向开放”,成为新经济与传统经济的显性分水岭。

走向开放,涉及开放体系、生态系统、去中心化、快速迭代、开放式纠错等五个关键主题。这篇文章我们来探讨其中一个主题,“开放式纠错”为什么成为可能?

(一)错误根源

当我们讨论一个人在认识论层面的错误,我们会发现,真正引发毁灭性的错误,一定不是工具理性层面的错误,而是价值理性层面的错误。

人在最简单的常识层面的错误,往往会导致全面的败坏;而人在技术方法层面的错误,在一定范围内则是可以改进的。

一个真正有志于发现自己的错误并加以纠错的人,应该主要去考察自己是否在最基础的常识命题上存在重大错误。只有这个看似简单的常识性错误得到改进之后,方法论层面的错误的改进才会形成实质性的纠错意义。

人是一个狂傲的存在,理性自负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人性秩序,从整体存在的意义出发,人一直试图高估自己,取代上帝,这构成人性最大的错误。

人是一个有限的存在。你不过是人,人之为人,必须明确意识到人性的边界秩序,人的这种对边界秩序的心灵体察,通过敬畏上帝的方式得以实现。如果一个人失去了对自己的意志边界、行为边界的认知,则这个人就会处在盲目虚无和徒劳的状态。

当一个人明确体察到了人性的狂傲特征和人性有限的边界秩序,那么这样的人就能够理解人性的灾难和错误的成因。人类所有的灾难都是狂傲的人性突破边界秩序的结果,正如波浪突破海岸,形成毁灭性的海啸。

如果有一天,你终于认识到自己的头脑和意志是多么的有限、愚拙、软弱,认识到自己的心灵是多么的丑陋、阴暗、诡诈,认识到自己经常处于无知、无力和无耻的人生常态中,那么恭喜你,你拥有了走向开放式纠错的可能。

(二)开放型秩序

开放式纠错是针对人的过程理性的理性自负的问题意识的解决方案。开放式纠错本身也是一种过程理性,而不是一种终极目标。

人类在过程理性的意义上永远无法抵达终极目标,所有致力于终极目标的过程理性努力,都是灾难性的乌托邦主义。

开放式纠错是人的过程理性的次优秩序。开放式纠错为什么成为可能?

英国诗人John Milton 曾经描述过与纠错有关的两大理念:

第一:真理具有自我修正的秩序;

第二:观念的自由竞争。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所相信的是真理本身,那么真理就会让我们拥有一种自我修正的能力;如果每个人的观念秩序总是处在一种自由竞争的状态,则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观念的改进,形成一种纠错的能力。

理解John Milton 的思想,需要始终持守这样的思考:我们所相信的真理,总是处在永恒的开放秩序之中,而我们的观念,也同时处于永恒的自由竞争之中。

只有确保了这两个维度的开放秩序,一个人或者一个团队,一个社会或者一个国家,在经历了巨大的痛苦和迷茫之后,才可能走向纠错之路。

我们的一生致力于追求真理,但我们并不是追求一种看得见的有利于我们的生命与生活的有效用主义属性的光,而是要追求光的创造者,我们要把问题意识推到终极,只有到那里,我们才能看见主观性的真理,趋近主观性的真理。

真理不是客观的,真理是主观的,真理是指先验的观念秩序。真理即主观性,主观性即实在。按照克尔凯郭尔、康德的表述,真理事实上是一套整全的、均衡的、无所不在的观念系统,这种观念系统作为终极的上帝秩序而绝对存在,作为个体主义的人的价值而绝对存在。

观念在前,事实在后。当人们说一个时代或者一个国家的落后与无知的时候,更多的是在强调观念的无知,而不是对事实的无知。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由衷地认为,解放思想从来就比改革开放重要,对真相的解释与辨析,从来就比真相重要。

任何中间状态的、基于物质和效用主义原则的意义追问,基于人类想象力的真相的追问,都会将我们的生命与真理隔开。一个鲜明的例子是,近现代史上唯物主义主导的国家为什么人间惨剧频发,是因为其远离真理之后,将人的生命拉低到了动物层面。

因真理,得自由,真理处于开放性秩序的远处和高处,只能致力于趋近,而无法完全达致。对于一个人或一个机构而言,制定可以预期的长线发展远景,超越短视的中间状态目标,将有助于增加体系内自我修正的可能。

另外,只有你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一无是处,你才会全面拥抱开放型秩序的到来。你才会认识到,来自团队内、团队外不同的声音是多么重要,因为正是这些声音构建的观念竞争秩序,为开放式纠错提供了土壤。

长期而言,观念及文化才是一个企业发展根本的驱动力,对于致力于向现代企业转型的中国企业而言,一个方法论建议是先从引入外部声音开始,鼓励和保护不同的观念,引导内部团队放下包袱,融进更新后的“开放型秩序”企业文化。

(三)三一模型

三一模型的思维方式,是指当我们讨论任何一个命题,我们都是在讨论三个命题;当我们讨论三个命题,事实上我们是在讨论一个命题。这是一个来自圣经的启示。

三一模型构成了认识论意义上的一个智慧的解决方案。在解决方案的层面,一个人要学会同时在三个维度展开思考,一个主题呈现为三个向度的分析框架,而三个向度的描述,指向一个问题的解决模型。三维度分析模型,是人类理性能力所能容纳的合适的模型。

事实上,一个有限的人在每个维度路径中都面临着一种醒目的错误,这构成了人性挥之不去的单向度状态。事实上,今天的人类社会,在人性论和知识论中的单向度错误,无处不在,比比皆是。

一个维度的解决方案,是极权思维,是单向度思维,无法构成知识,无法解决任何问题。比如我们熟悉的正能量思维,就是典型的一个维度的思维,它只能带来思想的毁灭。

两个维度的解决方案,是一种内耗型思维,一种永远无法达成的非理性分裂式思维,同样无法构成知识。它的特点在于,必须在两个维度的关系存在中肯定其中一个,同时否定另一个,在一种简单的对与错的对抗式思维中提出解决方案。它意识到了两个的存在,然而却意识不到两个律的背反状态所带来的张力。

要理解康德的二律背反,真的很难,难就难在我们总是非理性的坚持自己的方法是对的,而别人的方法一定是错的。

哲学家康德终于发现了一个宽容的方法论:人类的认识论必须同时容纳两个看上去完全正确但是却完全冲突的悖论式秩序,只有当这两个完全冲突的悖论式秩序同时存在与一个人的理性秩序中,这个人才得以形成属于他的认识论的过程主义和他的过程主义的认识论。这个具有过程理性主义的方法论,终于构成了人类认识论的第三个维度。

所以,三个维度的认识论,构成了稳定的分析框架和稳定的解决方案。思想史上,充满了关于三维度方法论的典范模型。比如:

  • 韦伯的社会学模型:政治,经济,价值
  • 斯密的经济学模型:生产者,消费者,看不见的手
  • 斯密的道德模型:利己,利他,无偏差的旁观者
  • 康德的秩序模型:上帝存在,灵魂不死,自由意志
  • 康德的理性模型:时间,空间,范畴
  • 笛卡儿的坐标系模型:横轴,纵轴,点
  • 克尔凯郭尔的存在主义模型:审美生活,伦理生活,信仰生活

当然,最大众化,也是大家最熟悉的三维度模型,是三权分立的国家制度模型。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三种权力各自独立运行,然后又通过制衡的方式合作,从而构成这个世界上最不坏的国家治理制度框架。

(四)警惕宏大叙事

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知名音乐人高晓松说,清华大学的学生应该是国之重器,要有胸怀天下的伟大理想,而不是仅仅去谋求一个职业。否则,我们与蓝翔技校有什么区别呢?

蓝翔技校校长荣兰祥对此回应说,咱们蓝翔技校培养的是实打实的本领,不玩虚的:学挖掘机就把地挖好,学厨师就把菜做好。否则和清华北大还有什么区别呢?

高晓松这种宏大叙事,基本上就是自以为是、自我为义,有百害而无一利,要警醒远离这种思维方式。

中国企业,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普遍喜欢宏大叙事,动不动就以实业救国为己任。但是我们需要意识到,对企业而言,这类宏大叙事构成了巨大的发展陷阱。

世间之事,要放弃任何大构想,包括文化构想、国家构想、市场构想、制度构想。在个体的人的基本意义没有确立之前,任何宏大的努力,都是奴役之路。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奴隶,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杀手,所有人都是失败者。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上帝的国,所以要致力于退到个体之人,更新生命,这是每个人惟一的工作。

中国人只要沾上儒释道那一套,最直接的麻烦就是再也无法回到个体之人,从而失去基于第一性原理思考的能力。

(五)自发秩序

下图是一个传统经济走向新经济的演进过程,从左边的单一中心模式(传统经济),走向中间的多中心模式,以及右边的去中心化模式(新经济)。

  • 如上左图所示为中心化的体系,其熵值是不断增大的,因为只靠一个中心“智能去产生信息”不足以抵消整个系统的熵增。从信息学的角度而言,愈中心化,系统的熵值就愈容易增大;
  • 如上中图所示的体系会减慢熵值增加的速度。真正要想让这个体系的熵值越来越小,让信息和价值不断增加,要进行智能分布式压缩;
  • 如上右图所示的体系才能让熵值真正减小,因为每个节点都是麦克斯韦妖(注:能够按照某种秩序和规则把作随机热运动的微粒分配到一定的相格里),都在发挥“智能去产生信息”,就像小蜜蜂筑蜂巢一样。

依据热力学第二定律,一个孤立封闭体系中的熵值一定是增加的,这也意味着该体系中可以做功的能量逐步转化为不可以做功的能量,导致该体系从有序走向无序,最后彻底崩溃。

只有真正去中心化的开放体系,才能让熵值稳定下来。麦克斯韦妖的重大意义在与验证了哈耶克关于市场和社会“自发秩序”的先见,是啊,创新从来不是设计出来的,创新来自于体系内自下而上的涌现

这也是为什么,百度创始人天天在喊创新,却没有什么果效;而腾讯创始人没有什么号令,体系内却是百花齐放的创新局面,因为后者选择了“去中心化”的开放道路。

马丁路德发起的新教改革,推动神的子民从中心化的罗马天主教体系桎梏中解脱出来,基督信仰得以重回“因信称义、信徒皆为祭司、《圣经》具有最高权威”的去中心化道路。

去中心化的普通法(也称“判例法”、“英国法”)推动英国走向宪政,而中心化的罗马法(也称“成文法”、“大陆法”)却到处促就专制主义。

事实上,早在1314世纪之交,普通法就已经在英格兰法律体系中成型,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英国比世界上大多数地方至少提前了500年迈入现代文明。

结语:

人不是上帝,有限的人所迈出的每一步,都是在试错。开放,使得纠错成为可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康勇 上海快贝 tmt 约翰·弥尔顿 失乐园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