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智慧寓言故事:《97.韩非子为政》

原标题:刘伯温智慧寓言故事:《97.韩非子为政》

韩非子为政

韩非子为政于韩且十年,韩贵人死于法者无完家,于是韩多旷官。

王谓公叔曰:“寡人欲用人,而韩之群臣举无足官者,若之何哉?”公叔对曰:“王知夫种树乎?臣家国东郊,世业种树。树之材者,松柟栝柏,可以为栋梁,种之必三五十年而后成;其下者为柽柳朴樕,种之则生,不过为薪。故以日计之,则栋梁之利缓,而薪之利速;以岁计之,则薪之利一,而栋梁之利百。臣俱种之,世享其利,是以富甲于韩国。臣邻之窭叟急,慕而思效之。植松栝,不能三年,不待其成而辄伐之以为常,仅足以朝夕食,无余也。今君之用人也,不待其老成,至于不克负荷而辄以法戕之,栋梁之材竭矣。一朝而屋坏,臣恐束薪不足以支之也。”

★ 注释★

①:韩非子,战国末期韩国王室公子,喜刑名法术之学,与李斯同为荀卿弟子。曾建议韩王变法图强,不听,著书十万余言,提出以法治为中心的封建帝王专制理论。秦王嬴政欲加以重用,而遭到贵族反对。后被李斯等人陷害致死。

②:且十年,将近十年。

③:贵人,指王公贵族。

④:无完家,指韩国贵族几乎每家都有人死于刑法。

⑤:旷官,官位空缺,无人填补。

⑥:公叔,韩国的相国。

⑦:举无足官者,全部不能胜任官职。

⑧:臣家国东郊,我的家在国都的东郊。

⑨:松柟[nán]栝[guā]柏,四种树木名,均为建筑或制器良材。柟同“楠”,苍绿乔木。栝,一种叶似柏,干似松的乔木,即“桧”。

⑩:柽[chēng]柳朴[piáo]樕[sù] ,四种没有什么大用的树木。柽柳,又名观音柳、西河柳。朴樕,丛生的小树。

⑪:不过为薪,不过是当作柴禾用。

⑫:以岁计之,以年为单位计算。

⑬:甲,居于首位。

⑭:窭[jù]叟,贫穷老人。

⑮:不能三年,耐不住三年时间。能,通“耐”。经得起,受得住之意。

⑯:常,经常,习以为常。

⑰:仅足以朝夕食,卖木材所得,只能够早晚吃上两顿饭。

⑱:无余也,没有盈余。

⑲:至于不克负荷而辄[zhé]以法戕[qiāng]之,以至于不能胜任就用刑法加以杀害。不克,不能够,负荷,承当。戕,杀害。

⑳:束薪,指束薪为梁。

刘基著《郁离子》,吕立汉、 杨俊才 、吴军兰注释,中州古籍出版社 2008年1月第1版

★ 译文★

韩非子在韩国主政差不多十年了,韩国的王公贵族由于常被严刑峻法处死,导致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族了,于是韩国很多官位都空了出来。

韩王对相国公叔说:“我想提拔人,可韩国的群臣们推荐的都不能胜任官职,这怎么办呢?公叔回答说:”大王知道种树么?我住在国都的东郊,世代种树。树木的材料里,松木、楠木、桧木和柏木,可以做栋梁之材,栽种之后必须要三五十年才能成材;在下一等的是是杂柳和灌木,一种很容易成活,只能当柴禾用。要是短时间来算,栋梁之材获利慢,而柴禾的获利快;要从长期来看,种柴火的利润是一的话,种栋梁之材的利润就是百倍。我两种都种植,世代从中获利,因此成了韩国的首富。我相邻的穷老头性子急,羡慕嫉妒想效法我。种上松树和桧树,还没满三年,常常不等它们成材就给砍了,只能弄个早晚两顿饭吃就不错了,一点积蓄都没有。现在君主的用人政策,不等人才历练出经验,就让他负担不能胜任的官职并用刑法加以杀害,栋梁之材就枯竭了。一旦房屋出现损坏,我担心把柴禾棍儿困在一起当大梁不能够支撑得住啊。

欢迎来稿,尊重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