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女嫁给一个才子后,才子在官场发迹,三年后他说:你只能当妾了

原标题:此女嫁给一个才子后,才子在官场发迹,三年后他说:你只能当妾了

古代是十分重男轻女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就连在史书中的记载都鲜有将女人的姓名留下来的,从《汉书·列女传》中也是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其中所记载的故事都是十分具有可读性的,但是其中却几乎没有这些女子的真实姓名,对她们的称呼都是“某女”或是“某妻”之类的。

其中有个关于一宋朝女子的故事,记录了她留下的阕词不过却没能留下姓名,只知她是南宋著名诗人戴复古之妻。他是一个十分自由散漫的诗人,他的一生都未曾入仕,一直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这也是他自己的追求。他浪迹了一生,直到后半辈子才隐居。他曾向陆游学习写诗,因此他的诗篇风格多多少少还是能找到陆游的影子。他的文字中,透露着强烈的爱国之情以及对民间疾苦的痛惜。

他与妻子之间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书中可以寻得关于他们之间的故事记载,大致是这样的:年轻的戴复古在成名之前,不过是个爱好到处游历的书生。这一年春天,他来到了江右武宁一带,他的才华得到了当地老富翁的赏识。老富翁也是打心底喜欢这个书生,不仅给了他金银财宝而且还欲将自己的女儿也嫁给他。

最后书生同意了这门婚事,而且还表示定会给此女一辈子的幸福。但是,诺言要说出何其容易,要真正实现又何其困难。

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如此一位相貌堂堂的青年才俊则能不让姑娘动心?富翁女儿对戴复古也是十分动心,初次见面之时,她为他烹一壶茶,不过心中却早已被羞涩填满了,不敢多做停留,就离开了。但是,她离开后却一个人躲在了帘幕的后面,眼里心里都是戴复古,他的一举一动都撩拨着少女的心。少女的一颦一笑也让他春心荡漾。

于是,两情相悦的两个人就这么结婚了。这原本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但是戴复古却没有兑现自己当时的诺言。

两人结婚三年后的某一天,戴复古突然对妻子说,他就要回老家去了。妻子十分吃惊,事情这么来的这么突然。戴复古却说,其实他之前在老家就已经结婚了。女子的心就像被尖刀狠狠地刺入,碎了一地。

老丈人得知此事以后心中勃然大怒,欲将这个负心汉给杀了。但是即使是到了这一刻,女子心中仍然护着丈夫,就算是受到了这样的欺骗,她也可以选择原谅。因为太爱了,爱到无论怎样的错误她都能无条件的包容他。

在那些孤独而又漫长的夜里,她总是梦见紧闭的园门,长满青苔的阶梯。这种又凄又美的爱情总是容易引起共鸣,也正是因为这样,即使是在在几百年的洗礼后还依旧让人们感受到她的心碎。

面对这样的经历,她只是拿起笔默默写下《祝英台近·惜多才》:“惜多才,怜薄命,无计可留汝。揉碎花笺,忍写断肠句。道旁杨柳依依,千丝万缕,抵不住、一份愁绪。如何诉?便教缘尽今生,此身已轻许。捉月盟言,不是梦中语。后回君若重来,不相忘处,把杯酒、浇奴坟土。”

大致意思如下:我父亲看中了的才情,把我许配给你。我们也是两情相悦,原本是可以相守终老的。但是,我却没有能够与你白头的命,你竟然早就已经有了妻子,或许是我福薄吧。我没去过你的老家,不过,那里却有一个和我一样深爱着你的女人在等待着你。

那我算得上是你的妾吗?就算是这样,我的心里也多么希望你可以留下啊,但是我却无能为力,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将你留下呢?也许,你从未爱过我,我也从未拥有过你。在这大千世界中,你来的世界走了这么一遭,带走了我的心,在你眼里我却只是一个过客罢了。

现在你就要离我而去,以后就要与其他女人日夜相伴了。我心中难受,很想写下一点东西,就当是能够成为我们之间的纪念。但是展开花笺,我又不知道能够写什么,只能将花笺揉碎。我真的不想写这些断肠辞别的句子,但是你能明白我的心有多痛吗?

夫妻之间的情分已经到此为止了,我们之间的缘分也尽了。以后,我们就是再也不会有交集的两条平行线了。但是,既然我已经嫁给了你,我这一辈子就是你的人,再也不会有别人了。

我又想起当年我们对彼此一见倾心,你还说,就算是我要天上的月亮,你都会给我摘下来。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那一幕幕,恍如昨日。但是,却已经过去三年了。你的诺言也追随着这悄悄流逝的时间,已经消散在风中了。

你不在的日子里,每一个漫长的夜晚,我都感觉无比寒冷。由内而外的孤单,让我真的寻不到人生的意义。我以前都不懂,为什么飞蛾会这么傻,明明会送命,却依旧选择扑向火光。现在我明白了,为了那一瞬间的美好,我也宁可做那只痴傻的飞蛾。

也许在很多年以后,还能让你记起曾出现在你生命中的我。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们曾做过三年的夫妻,如果你还能记得一点我们之间的回忆,哪怕对我还有一点点的情义,那就在我的坟土上浇上一杯酒,这样我在另一个世界,也能安心了。

……

十年后,戴复古又回到武宁时,想着他的妻子是不是还是年轻时候的样子呢?做了三年夫妻,他对她还是有些眷恋的,但他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她早已冰冷的跟泥土化为一体的骨灰。他才知道,在他离开后,她毅然决然赴水而死,留下了一首诗,他一遍遍看着这些诗词,心里充满愧疚,泪水夺眶而出,但是这份愧疚来得太晚了。

他带着十年前就该有的悲痛情绪,写下了这首《木兰花慢》:

莺啼啼不尽,任燕语,语难通。

这一点闲愁,十年不断,恼乱春风。

重来故人不见,但依然,杨柳小楼东。

记得同题粉壁,而今壁破无踪。

兰皋新涨绿溶溶。流恨落花红。

念着破春衫,当时送别,灯下裁缝。

相思谩然自苦,算云烟,过眼总成空。

在清道光四年的《武宁县志》里,记载着这样一段话:在江西省武宁县城南几里处,有戴复古的捐躯处,被称“节妇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