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这家企业的20年,藏着深圳崛起的最大“秘密”

原标题:这家企业的20年,藏着深圳崛起的最大“秘密”

2019年,对于深圳企业而言,可能是极为特殊的一年。

从华为、中兴到大疆,当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深圳企业身上,并且可以屡屡置身于世界市(zhan)场的前线,那是一种何等的骄傲。

但如果作为一个”物种“来观察,这些来自同一个城市的企业背后,究竟都隐藏着怎样的特质呢?

1

如何定义典型的“深圳式”企业,这是一个饶有趣味的命题。一个水草丰茂之域,一个北方与南方的交汇之地,一座就代表现代中国的改革开放之城,会生成新的商业文明,也会有不一样的商业秩序。

说起一个典型“深圳式”的企业,首先它必须是来自民间,或起步自民企,不是自带光环的产物,因为我们需要一个热血创业的起步;

接下来,它一定是极其善于折腾的企业,有风光无限,也有生死边缘,可能他的开始与现在,聚焦的产业方向会有不同,但这也是市场激荡的魅力;

第三,它通常都很低调,因为没有太多的历史,实用主义与商业法则的敬畏,就是企业核心的价值观;

最后,它一定有一个极具战斗力的团队,简答来说就是执行力强,多劳多得,这样的团队才能打得了野、钢得了枪。

这样的企业其实在深圳的科技领域有很多,但在非科技领域能有这样深圳基因,更加可贵。

刚好6月份,是一家这样的企业成立的20周年。1999年到2019年,这家企业从深圳出发,迈向全国;从住宅起家,扩张到文体、旅游、商业、航运等等多个领域,逐步成为大型综合城市运营商。今天的深圳足球,也是由它扛起大旗。

圳长说的,正是佳兆业。

| The Kaisa Run——致敬佳兆业集团成立20周年

2

佳兆业这家公司,对于深圳人似乎很熟悉,也似乎陌生。

它很早就是业内公认的“旧改之王”。在佳兆业最新的年报里,目前旧改储备项目占地面积(未计入土储)约3000万平方米;至今佳兆业的房子都坚持性价比与实用,20年累计在深圳就卖出了五万套房2018年公司合约销售金额超过了700亿,正冲击千亿。

对于深圳人,从龙岗大运中心、南山文体中心到盐田游泳馆,每个周末都会和佳兆业打交道;2013迷笛音乐火车首次开到深圳,也是佳兆业的城市功劳之一;而更被人记住的,是佳兆业深足俱乐部,用了3年时间终于重返中超,戏剧性的冲超一幕,载入城市史册。

这家企业同样陌生的地方在于,尽管他创造了许多个城市公共界面,不管是空间、生活、城市更新文体娱乐或者城市足球,但是它依然隐藏在它快速而庞大的增长数字背后。就连它的创始人郭英成先生,也坚持着“一年只在业绩发布会上亮相一次的不成文规矩。

|2019 佳兆业业绩发布会

那么,它快速而庞大增长背后的细节是什么?更明显的是,它几年前上演触底反弹的“传奇”,也绝不只是依靠漂亮的土地储备数字。

“佳兆业对于你是什么?”这个问题,圳长连续问了身边许多佳兆业朋友,他们其中有在企业工作十年以上的高管,有一身“江湖气”的旧改骨干,也有履新23年的年轻人,但是他们给我的答案,却惊人的一致。他们没有抱怨强大的工作压力,也暂时忘记了牺牲陪伴亲人的时光,却认为:佳兆业是他们的“家”。

这种温情与佳兆业刚硬的品牌标签,对比剧烈。

3

1999年,这个公司创业的原年,从深圳40年历史来看,这刚好是一个中点。97香港回归后2年,而亚洲金融风暴刚刚过去。而对于深圳,早年“拓荒牛”的红利正在减退,恰恰是需要重新燃起光荣和梦想的时间。

据说,跟随郭英成先生创业的团队,早期只有40多个人,第一个项目就是位于布局的桂芳园。而根据早年媒体同行的回忆,郭先生和佳兆业,从一开始就保持了类似新人的姿态,扎入到这个行业,比同行更吃苦、更扎实、更实干,而且还有更性价比的产品,直至今日。虽然2019年佳兆业整个团队已经扩张到12000人,但是不可置疑的是,郭先生将这种特质,完美复制到了团队基因。

|2000年 深圳佳兆业·桂芳园开盘

佳兆业内部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努力越大,激励越高。这意味着这会激发团队200%的努力,甚至佳兆业将这一内部的习惯,贯穿给了合作乙方。

而另外一个窥探佳兆业精气神的案例是,至今集团各个非地产板块的主要负责人,基本都曾经是地产业务的骨干。也就是说整个团队都和公司,都经历了在全新领域“从01”的艰难跋涉,并且最终完成领跑行业标准的转型。

曾经有负责深足业务的佳兆业同事告知,最早接手中甲的时候,整个团队只有3个人,而且对于职业足球完全是陌生的。当时不仅要面临正常的俱乐部业务,还有忙于转会,以及操办中甲开幕式,这在当时看起来基本上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另一个不可能的,在旧改板块也曾经发生。那是佳兆业当年在盐田,拿下广东最大规模异地搬迁项目的时候,内部人称之为“不可思议的36小时”。从一开始佳兆业就处于极其被动的局面,甚至有人建议佳兆业应该退出,避免浪费资源。

但是,佳兆业临时组建了一个上至公司高层,下到旧改一线人员的“别动队”,倒计时36小时几乎不眠不休地完成了标书的填写,到最后顺利公开竞标成功。

后来总结成功竞标的原因,内部还是归结于佳兆业的低姿态,了解深圳、更了解城中村,甚至洞悉到旧改中各方利益的一个细节、一个想法。

至今,佳兆业在这个项目已经耗时8年,而且完成部分住户的回迁工作。这可能是深圳最后一例异地搬迁的旧改样本。愿意投入如此漫长的时间成本,和大量利益细节处理工作,充分体现出了佳兆业作为深圳民营企业的韧性和坚持。

| 盐田佳兆业山海城

4

从不可能到最终的可能,背后隐藏的含义是:还有一点点成功的可能,只是有没有尽最大努力的去拿下结果。

可以说,20年来,佳兆业做到了;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典型的深圳式成功。

深圳市委原常委、深圳市政府原副市长张思平,此前曾经论述过深圳企业成功的奥秘,他认为许多深圳著名企业的成功都不是依靠政府的规划,“大都依靠自己的创造力,在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下,经历了千辛万苦和曲折磨难而逐步成长起来。”

如果从一个微观的角度去剖析改革开放,那就是市场竞争的胜利、自由经济的胜利,商业规则的胜利,与人本主义的胜利,而这些要素在深圳民营企业的佳兆业身上,足以展现得淋漓尽致。

正如典型“深圳式”企业的特征,没有光环,但可以靠勤能补拙般的拼出传奇。不懂得市场新的需求,但是可以低姿态学习和实战,以“不孤立于世界”的共性,完成内部的某种进化,不断成为商业的“新物种”。

最重要的是,几乎每一位与圳长有过接触的佳兆业同事,都会用一种类似“很景仰的老朋友”一般的语气,提起创始人郭英成,背后的潜台词是,即使壮大到今天,佳兆业依然是一个不懂得办公室政治,只对结果负责的公司。考虑到我们如今还不算成熟的现代商业文明,这种简单,难得可贵,更是一种强大的能力。

| 2013,佳兆业为深圳带来了迷笛音乐节

5

对于中国,深圳是一个说不完的话题。对于深圳,企业绝对是绕不开的个体。今天那些站在世界舞台的深圳企业,其实都是深圳特区、也是改革开放的成熟果实。不管是“深圳式”的企业,还是深圳本身,都是这个时代大浪淘出来的金子。

无论企业或者个体,时代就是我们的天花板。所幸的是,一个改革开放的时代,一个改革开放之城,这个天花板可以很高。

1999年到2019年,佳兆业20年,这应该是一个样本,是一个现代化进程下的中国,民营企业自我完善和进化的样本。它既蕴含了草根性与韧性,又具有面向未来的普世价值和先锋意义。

如果你回到一百年前的上海,或者是当时远东的哈尔滨,曾经时代都有孕育类似的商业文明的基因,但是都会被历史的失序而打断。但是今天,我们看到时代给予深圳和这里的民营企业,真正伟大的可能。

可以判断的是,未来的3年,如无特别大的意外,佳兆业还会有一个井喷式的发展,不只是因为他客观的旧改储备、土地储备和简单高效的管理团队,更因为在这个继续改革开放的时代,尊重常识、敬畏商业规则,而且能持续不断转化为行动取得成功的企业,具备更多可能性。

对于郭英成和20年的佳兆业,这个时代和这个城市,就是最好的。

| 荣耀,终归深圳

【圳长原创 | 欢迎转发 | 未经许可 | 谢绝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南山文体中心 郭英成 桂芳园 窥探佳兆业 至今集团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