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民能向基金经理收费么?

原标题:基民能向基金经理收费么?

自从基金这个概念被发明以来,一条“天经地义”的规矩就是:

投资者付费购买基金,而基金经理收取管理费和业绩分成提供代客投资服务。

虽然不同的基金经理收取的费用高低不同,但这条铁律是不变的。

然而,任何行业,都不太可能几十年一成不变。在基金管理行业,投资者付钱给基金经理这个铁律,正在悄悄发生改变。

改变,首先体现在基金经理服务的收费越来越低,甚至变为免费。

在本人写的历史文章,《免费基金不是梦》中,我曾经提到过这个变化趋势。有一些指数基金,从出租股票中得到的收入,超过了该基金收取的管理费。也就是说,即使将基金的管理费降为零,它光通过出租股票,还是能够有不错的净收入。这个现象说明,一些规模比较大的基金,是有降低费用,甚至把费用降到0的空间的。

事实上,0费率基金,不仅仅是一个愿景,而是已经变成了现实。举例来说,2018年下半年,美国的基金管理公司富达(Fidelity),发行了两个零费率的ETF:FZROX和FZILX。这两个ETF,分别投资美国国内的股票市场,和美国以外的国际股票市场。在发行后的第一个月内,这两个ETF募集到了10亿美元左右的资金量,同时让业内的很多同行感到一丝竞争的寒意。

基金经理”免费“为投资者打工,这种现象,哪怕在5年前,也是让人难以想象的。但是如果我们见惯了互联网依靠衍生服务获取收入的新经济模式,可能就不会那么惊讶。类似于抖音这样的短视频APP,免费提供各种短视频内容,以不断吸引大量的用户下载和持续关注APP。在吸引了足够的流量后,自然有大把商家愿意在APP上付费做各种推广,为抖音的母公司头条带来源源不断的收入。”羊毛出在猪身上“,说的就是这种商业模式。

在基金管理行业,从来没有人规定这样的模式一定玩不转。通过低价或者免费吸引到资金量,然后基于比较大的资金管理量,提供一些诸如资产配置、理财顾问等衍生服务,并在衍生服务上获取其他收入;或者在已有的客户基础上,向他们提供其他高价的金融服务,可能会成为基金管理行业的创新点。

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别说0费率,哪怕是负费率基金,也不是不可想象。因为即便基金经理为吸引客户反过来付钱给基民,他所管理的基金,扣除倒贴给基民的钱后,依然能靠衍生服务获取不错的净收益。

2019年5月,美国证监会批准了第一支负费率ETF:LSLT。该ETF投资美国股市中的低贝塔股票。基金管理费为0.29%,但同时给与投资者0.34%的费用返还。在这种情况下,购买这支ETF的投资者,反过来收到基金经理向他们支付的0.05%的费用。基金经理付钱为基民打工,成为了一个新的现实

为什么基金经理愿意0费率,甚至负费率提供基金管理服务。发生这种现象的背后,有几个重要原因:

第一、市场的有效程度,变得越来越高。

市场有效,意味着其中的证券价格估值越来越合理,投资者吸收和消化各种信息的速度越来越快,因此基金经理战胜市场的难度,变得越来越高。比如美国标普公司每年公布的SPIVA统计报告显示,不管是过去5年、10年、还是15年,绝大部分股票和债券基金,都无法战胜对标基准指数。时间范围拉的越长,不能战胜基准指数的基金数量就越多。

如果不能战胜市场,投资者还不如去买一个低成本,甚至零费率的指数ETF,犯不着付出高价去购买主动基金。在这种情况下,主动基金经理只能主动降低自己的收费,以吸引投资者关注自己管理的基金。

第二、基金行业的领头羊正在带动同业竞争者降价转型。

指数基金行业中的几个领头羊,比如贝莱德和先锋,基于其管理的万亿美元级别的资金量,不遗余力的推动价格大战。比如贝莱德和先锋管理的标普500指数ETF,其费率从0.1%,下降到0.07%,再降到0.05%和0.04%。

以贝莱德管理的标普500指数ETF,IVV为例。2019年5月底,该ETF的资金管理规模为1710亿美元。贝莱德每下降万分之一的管理费,就相当于每年给投资者让利1710万美元。因此哪怕是0.01%的差别,也会对行业造成难以忽略的影响。在行业领头羊的影响下,其他同业竞争者,不得不硬着头皮,跟着一起降价。

第三、广大投资者,在信息越来越透明的互联网时代,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研究信息,变得更加聪明。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巴菲特和对冲基金母基金经理Protege的”大赌局“。在这个为期十年的赌局中,巴菲特选择的标普500指数的回报,大幅度战胜了Protege精挑细选的100多个世界顶尖对冲基金的投资回报。由于巴菲特的参与,该赌局和结果被全世界媒体大范围报道,也让更多散户投资者认识到指数投资的优势。

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基民,都知道了基金费率对基金回报具有极其显著影响。基金的投资回报,很大程度上受到费率的影响。因此广大投资者们,在选购基金的过程中会着重比较费率。在这种情况下,基金经理为了留住客户,不得不下调费率。

当然,像上文中提到的富达零费率ETF,以及LSLT这样的负费率ETF,毕竟还是非常少数的新现象。特别是后者,目前的资金管理量,仅为区区300多万美元,对于整个行业的影响可谓忽略不计,而且让人感觉背后有炒作动机,所以参考价值有限。

从投资者角度来看,如果基金经理不收费,甚至倒贴提供投资服务,也未必对每个投资者都有吸引力。比如很多投资者会担心,这位基金经理到底是否有水平?如果真的有投资能力,为什么不收费用?如果不收任何费用,基金经理如何养活自己?基金经理有没有实力去进行投资研究,为投资者带来回报?

这些问题,都是很有道理的担心。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基金管理行业费用的下降,是一个历史大趋势。不管是大基金,小基金,股票,债券或者对冲基金,都明显受到了该趋势的影响。根据基金研究公司,Flowspring的统计显示,在过去5年,费率在0.05%以下的基金产品,比费率在0.2%以上的基金产品,增长速度快了20倍。另一家研究机构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的统计研究显示,在2000年,美国股票和债券基金的平均费率为每年0.99%和0.76%。而到了2017年,这两种基金的平均费率分别下降到0.59%和0.48%,下降幅度为40%左右。

基金行业的价格大战,还没有蔓延到中国市场。但是,假以时日,随者基民们的知识越来越丰富,信息越来越透明,市场越来越成熟,中国投资者们迟早会对基金公司提供的产品提出更高的期望,要求基金经理放下身段,给与投资者更多的价值回报。基金行业的从业者,应该对此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努力提高产品的竞争力以适应市场的变化。

参考资料:

伍治坚:免费基金不是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