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机市场全面萎缩,大疆或面临生死危机

原标题:航拍机市场全面萎缩,大疆或面临生死危机

业界主流观点曾认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从2020年开始将逐渐遇冷。很多情况表明,航拍无人机市场的寒冬或许已经提前到来了。

近日,笔者从全国多地的航拍无人机代理商处了解到,今年的航拍机已经卖不动了。有代理商表示,“以前一个月能够卖四-五百台,今年一个月只能卖几十台,再这样下去铺租人工都要赔进去了”。因为今年整体销售情况持续疲软,为了进一步将严重积压的库存转移到代理商处,大疆向代理商发布了最新的提货政策:销售达一定规模的代理商,只要支付一部分货款,就可以直接提货。也就是零售行业经常说的“赊销”。

据悉,目前该政策已经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展开。而随着代理商库存量的增加,为了尽快盘活资金,部分代理商开始降价销售,其他代理商也被迫加入降价的队伍,现在全面进入降价清货的阶段。不过,按照航拍无人机的销售规律,目前整个市场已经接近饱和,大疆降价压货,除了会让市场价格更加混乱外,已很难明显拉动销量。

大疆Mavic 2库存堆积如山

"目前大疆的库存压力比较大,销售再逼我们压一批货,不提货就威胁取消代理资格。全国那么多代理商要出货,肯定是要乱价的。"来自江西的大疆代理商表示,目前大疆的新款御Mavic 2,官方售价为7888元,但不少地方乱价后,6800元都出货了。“厂家对于乱价行为放任自流,对窜货也不管。现在大家都人心惶惶,即便贴钱,也要先赶紧把库存清掉。"

来自供应链端的信息显示,大疆今年共预定了40万套Mavic2组件,但截止5月底,依然有10万套组件没有提货。

根据大疆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其销售额为180亿,但至今已经连续2年没有公布过销售数据。据内部人员透露,2019年截止目前,实际销售额仅为40亿左右。按照这个进度,今年的销量已经很难达到过去的水平。

"如果大疆都卖不动了,这说明整个航拍无人机市场的寒冬已经提前到来了。"对此某行业人士表示。

据了解,大疆官方商城迫于库存压力,从6.1开始持续20天名为“史上最强折扣力度”的打折促销,产品覆盖了Mavic 航拍机,Osmo云台,运动相机,如影手持云台,特洛玩具无人机,VR眼镜等大部分产品。笔者就此咨询了一位数码卖场的商户,其笑着表示“你见过哪家商场做打折活动会做20天的?就是变相降价清货又不方便直说而已”。

2017年,彼时的大疆营业净收入高居180亿美金,投资人蜂拥而至。2018年,大疆开启了新一轮的竞价融资。按照大疆的要求,投资者们要认购一定比例D类无收益的普通股,才能获得B类普通股的投资资格。有投资者反感大疆不让做尽职调查和不断变化的条件,放弃了最后的竞标。尽管这种方式帮助大疆快速的获得了10亿的融资,但也因此得罪了很多投资机构,梁子也因此结下。

大疆10亿贪腐案爆出

2018年,大疆内部爆出贪腐案件,再次让大疆推向公众的视野之中。据大疆官方消息称:贪腐案金额高达10亿,有45人涉案。原本以为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未曾想坊间竟传出“涉案45人只是冰山一隅,企业内部的贪腐问题由来已久,公司元老根系坚固,他们只是做了替死鬼”。一些被辞退的涉事员工自我辩白的说,大疆再公司内外部不断添油加醋散播谣言,一些负责反腐工作的同事不惜将“派系社团”帽子扣在他们头上,以此掩盖内部高层贪腐丑闻,大疆内部宫斗剧也愈演愈烈。时至今日,大疆并未公布2018年的营收财报,有机构称大疆营收可能遭遇断崖式下滑,贪腐之事一方面是为了应对投资人的质询,另一方面也是在转移媒体焦点,掩盖航拍机市场萎缩事实。大疆积极开拓新的业务,如推出Osmo系列,对标Gopro,但收效甚微。但可预见的是,10亿资金烧完之后,大疆恐将难以忽悠新一轮融资。

大疆创新CEO汪韬

创业不易,守业更不易。2006年,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的汪滔在深圳创立了大疆创新科,同年,一起创业的两个同学由于无法忍受汪滔的管理方式,很快就脱离了大疆。由于汪滔强势的个性,他要求自己的员工每小时汇报一次工作,加之公司缺乏早期愿景和成熟的商业模式,大疆成立之初就内部纷争不断,演变至今,随着股东数量的不断增加,以及大疆创新销售额的下滑,不少股东要求弹劾汪滔董事长的职务。汪滔创业的成功离不开其导师李泽湘,据大疆内部员工称,汪滔和李泽湘的师徒关系早就名存实亡,甚至李泽湘一派的员工对外宣传汪滔是白眼狼,而对于股东要求罢免汪滔董事长职务,李泽湘也摆出一副坐上观虎斗的姿态。大疆易主,就在眼前?

为了应对来自董事会、股东的压力,汪滔不得已远赴美国,再一次探索新业务。而在此之前,大疆内部已经有人透露消息,大疆将利用Osmo布局影视圈,然而市场反应并不理想,看来该计划也并不能令董事会和股东满意。这次汪滔在美国又将往何方向探索呢?从网络上流传出的大疆无人车的照片看,汪滔或许已得到贾跃亭真传,大疆即将开始造车业务,但是有贾跃亭前车之鉴,投资人是否会相信汪滔加大投资还未可知。

种种迹象显示,为了缓解资金上的压力,大疆很有可能取缔掉一直不赚钱、持续亏损的农业事业部。

大疆总裁罗镇华曾表示:农业无人机五年内不盈利

据了解,大疆2015年开始进入农业,并成立了专门的农业事业部,然后匆忙推出了MG系列农业无人机,但市场经营一直比较惨淡,销售额只占整个大疆营业额1%,4年下来反而持续累计亏损近10亿,罗镇华曾公开表示,大疆农业不赚钱,做不成就当是做公益,但持续多年亏损后罗镇华再没有发表过类似言论,疑似已经无法承担大疆农业的亏损压力。在2018年12月4日大疆农业新品T16发布时,陈韬还表示将花费1个亿用来铺设渠道建设和推广补贴,然而这种烧钱模式,不可避免地将会走上OFO等共享单车的老路。果然大疆的代理商们为了套取一场1万元的推广补贴,大都雇佣60到70岁的农村大爷大妈来现场凑数。为了填补农业事业部持续不断烧钱造成的空缺,大疆不得将每年航拍市场的利润用来补贴农业事业部,由此也引起了大疆其他事业部员工的不满。

而在另一方面,大疆农业事业部的内部团队也不让人省心。2016年,当时大疆农业负责人曹楠因卷入代理商行贿案件而被逮捕,此案也导致大量元老级员工受到牵连被驱逐出团队核心,并将大疆行业销售的元老孙嘉栋作为新的负责人空降进入农业事业部,同时公司原二号人物陈韬和孙嘉栋因争夺实际控制权而互相排挤,两者之间的矛盾也不断加剧,最终孙嘉栋被完全架空并边缘化,只能四处参加各种会议,但是此举对大疆农业无人机的销量并没有实际提升。据称在内部高层会议上,孙嘉栋因此而被汪滔当面点名训责。

大疆农业销售总监陈韬(左),大疆农业负责人孙嘉栋(右)

航拍业务不断萎缩、新业务探索不断受挫、贪腐密云未散、团队内耗不断,这样千疮百孔的大疆巨轮未来将驶向何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