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肿瘤快报 | K 药治疗肺癌的 5 年生存数据出炉!

原标题:肿瘤快报 | K 药治疗肺癌的 5 年生存数据出炉!

肿瘤时间近期快报,带给你最新的资讯。

奥拉帕尼治疗 BRCA 突变胰腺癌

部分胰腺癌患者具有具有胚系 BRCA1/2 突变,PARP 抑制剂奥拉帕尼在这部分人群中具有抗肿瘤活性。ASCO 会议同期,NEJM 在线发表了 BRCA 突变转移性胰腺癌患者接受奥拉帕尼维持治疗的随机双盲 3 期研究[1]。

对于具有胚系 BRCA 突变的转移性胰腺癌患者来说,奥拉帕尼维持治疗可显著延长 PFS。

研究评估了一线含铂方案化疗后未进展、具有胚系 BRCA1 或 BRCA2 突变的转移性胰腺癌患者中,奥拉帕尼维持治疗的疗效。患者随机(3:2)接受奥拉帕尼 300 mg Bid 或安慰剂维持治疗。首要终点是 PFS。

154 名患者随机并接受治疗(两组分别 92 名和 62 名)。奥拉帕尼组的中位 PFS 显著延长(7.4 月 vs 3.8 月;HR 0.53;P = 0.004)。OS 中期分析(数据成熟度 46%)未发现显著差异(中位,18.9 月 vs 18.1 月;HR 0.91;P = 0.68)。两组生活质量没有显著差异。

两组 3 级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 40% vs 23%,分别有 5% 和 2% 的患者因为不良事件停药。

临床+基因风险评估指导乳腺癌辅助化疗

评估复发风险的病理学因素和 21 基因分析可以指导乳腺癌的辅助化疗,但还不清楚临床复发风险因素是否可以增加预后评分信息。一项关于临床风险分层的研究于 6 月 3 日在线发表于 NEJM[2]。

纳入临床风险因素可以为 21 基因复发评分提供额外的预后信息,有助于发现能从其他有效治疗中获益的绝经前女性。

前瞻性分析 9427 名进行过 21 基因检测的激素受体阳性、HER2 阴性、腋窝淋巴结阴性的乳腺癌患者,根据肿瘤大小和组织学级别把临床复发风险分为低风险或高风险。通过计算远处复发的 HR 值评估临床风险的效应。

对于 21 基因复发评分 11 到 25 分的患者,临床风险水平(0-100 分,分值越高,预后越差,化疗获益越高)对于远处复发具有预后意义,包括接受内分泌治疗(高 vs 低临床风险 HR 2.73)及化疗+内分泌治疗(HR 2.41)的患者。

高复发风险评分(26-100 分)的患者都接受了化疗内分泌治疗(HR 3.17)。而只接受内分泌治疗的 50 岁以下的患者中,低复发风险(0-10 分)患者不论临床风险如何,推测 9 年远处复发风险 ≤ 1.8±0.9%;而中复发评分低临床风险的患者是 4.7±1.0%。

这个年龄组患者中,高临床风险和中复发评分只接受内分泌治疗的患者的推测 9 年远处复发率 12.3±2.4%,高复发评分接受化疗内分泌治疗患者的 9 年远处复发率 15.2±3.3%。

瑞博西尼延长乳腺癌患者生存

和单纯内分泌治疗相比,CDK4/6 抑制剂瑞博西尼(ribociclib)的加入可以改善绝经前和围绝经期激素受体阳性、HER2 阴性乳腺癌患者的 PFS。NEJM 于 6 月 2 日刊登了研究的关键次要终点 OS 数据[3]

研究表明和单纯内分泌治疗相比,CDK4/6 抑制剂+内分泌治疗可延长激素受体阳性、HER2 阴性乳腺癌患者的生存。长期随访没有新的毒性事件发生。

患者随机接受瑞博西尼或安慰剂联合内分泌治疗(戈舍瑞林+芳香化酶抑制剂 [AI] 或他莫昔芬)。

ITT 人群包括 672 名患者。瑞博西尼的加入可以显著延长 OS。推测 42 个月的 OS 率分别是 70.2% vs 46.0%(HR 0.71;P = 0.00973)。495 名接受 AI 治疗患者的亚组的生存获益和 ITT 人群一致(HR 0.70)。

两组接受后续抗肿瘤治疗的比例平衡(分别是 68.9% 和 73.2%)。瑞博西尼组从随机到二线治疗进展或死亡的时间也更长(HR 0.69)。

K 药治疗肺癌的 5 年生存数据出炉

帕博利珠单抗单药在 PD-L1 表达的 NSCLC 中具有持续的抗肿瘤作用。JCO 于 6 月 2 日与 ASCO 同期公布了 Ib 期 KEYNOTE-001 研究的 5 年结局[4]。

对于初治和经治的进展期 NSCLC 患者,帕博利珠单抗单药具有持续的抗肿瘤活性和很高的 5 年 OS 率。特别地,对于 PD-L1 ≥ 50% 的患者,5 年 OS 率超过了 25%。帕博利珠单抗具有良好的长期安全性,少见迟发或新的毒性。

进展期 NSCLC 患者接受帕博利珠单抗 2 mg/kg Q3W 或 10 mg/kg Q2W 或 Q3W 治疗。首要终点是 ORR。次要终点是 OS 和 DoR。

纳入 101 名初治和 449 名经治患者。中位随访 60.6 个月,初治和经治患者的中位 OS 分别是 22.3 个月和 10.5 个月,初治和经治患者的推测 5 年 OS 率分别是 23.2% 和 15.5%。PD-L1 ≥ 50% 的患者中,初治和经治患者的 5 年 OS 率分别是 29.6% 和 25.0%。

和 3 年分析相比,只新发生了 3 例 3 级不良事件(高血压,糖耐量降低和高敏反应)。没有迟发的 4 或 5 级不良事件发生。

达拉非尼+曲美替尼治疗黑色素瘤的 5 年结局

具有 BRAF V600E 或 V600K 的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接受 BRAF 抑制剂+MEK 抑制剂可以延长 PFS 和 OS,但还不清楚其长期临床结局。NEJM 在 ASCO 同期公布了联合治疗随机研究的长期数据,以明确 5 年生存率和具有持续获益患者的临床特征[5]。

研究发现,一线接受达拉非尼+曲美替尼治疗的 BRAF V600E 或 V600K 突变的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中,大约 1/3 患者具有长期获益。

汇总 COMBI-d 和 COMBI-v 研究中接受达拉非尼 150 mg Bid+曲美替尼 2 mg Qd 治疗的初治患者生存数据。中位随访时间 22 个月,COMBI-d 和 COMBI-v 的首要终点分别是 PFS 和 OS。

共 563 名患者接受联合治疗。4 年 PFS 率是 21%,5 年 PFS 率是 19%。4 年 OS 率是 37%,5 年 OS 率 34%。多变量分析中,一些基线因素(如 PS,年龄,性别,转移器官数目和 LDH 水平)和 PFS 及 OS 显著相关。109 名患者(19%)达到 CR,和长期结局改善相关,他们的 5 年 OS 率为 71%。

TD-M1+帕妥珠单抗新辅助结局

KRISTINE 是一项对比 T-DM1+帕妥珠单抗(T-DM1+P)和多西他赛+卡铂+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TCH+P)新辅助治疗 HER2 阳性 II-III 期乳腺癌的 3 期研究。6 月 3 日,JCO 报道了研究的 3 年结局[6]。

之前分析发现,T-DM1+P 具有更低的病理完全缓解率(44.4% vs 55.7%;P = 0.016),但是更少的 3 级以上及严重不良事件。而本次随访结果表明和 TCH+P 相比,T-DM1+P 具有更高的 EFS 事件风险,相似的的 IDFS 事件风险,和辅助阶段导致停药的更多不良事件。

444 名患者随机接受 T-DM1+P(n = 223)或 TCH+P(n = 221)Q3W 新辅助治疗 6 周期。接受 T-DM1+P 的患者继续辅助 T-DM1+P,接受 TCH+P 的患者接受辅助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治疗。次要终点包括 EFS,OS,患者汇报结局,和无侵袭疾病生存(IDFS)。

中位随访 37 个月,T-DM1+P 组的 EFS 事件风险更高(HR 2.61),术前更多局部区域进展事件(15[6.7%] vs 0)。两组术后 IDFS 事件风险相同(HR 1.11)。不论何种治疗,病理完全反应和 IDFS 事件风险降低相关(HR 0.24)。

T-DM1+P 组的 3 级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更低(31.8% vs 67.7%)。辅助治疗阶段,T-DM1+P 组 3 级以上不良事件(24.5% vs 9.9%)和导致停药的不良事件(18.4% vs 3.8%)发生率更高。新辅助治疗阶段,T-DM1+P 组的患者汇报结局更优,辅助治疗阶段两组相似。

6 个月?12 个月?

曲妥珠单抗辅助治疗的标准持续时间是 12 个月,学者们在探索更短的治疗是否具有相同效力和更小毒性。The Lancet 于 6 月 6 日同时刊登了 PERSEPHONE[7] 和 PHARE[8] 两个对比曲妥珠单抗辅助治疗 6 个月和 12 个月的研究。

包括 4089 名患者的 PERSEPHONE 研究证实了 6 个月治疗的非劣效,结果支持减少曲妥珠单抗辅助治疗时间;而纳入 3380 名患者的 PHARE 研究却未能证实 6 个月的非劣效,认为标准治疗时间仍应该是 12 个月。矛盾的数据令这一问题更加扑朔迷离。

PERSEPHONE 研究:

患者随机(1:1)随机接受 6 个月(n = 2044)或 12 个月(n = 2045)曲妥珠单抗辅助治疗。首要终点是 DFS。

中位随访 5.4 年,4 年 DFS 率分别是 89.4% vs 89.8%(HR 1.07,非劣效 p = 0.011),表明 6 个月治疗的非劣效。6 个月治疗的患者严重不良事件(19% vs 24%)或因为心脏毒性停药(3% vs 8%)发生率更低。

PHARE 研究:

患者随机接受曲妥珠单抗 6 个月(n = 1690)或 12 个月(n = 1690)辅助治疗。首要终点是 DFS。

中位随访 7.5 年,DFS 调整 HR 1.08(p = 0.39),非劣效边缘包含在 95% CI 区间内。安全性事件与之前报道一致。

编辑:decie | 责任编辑:王弘

参考文献:

1 Golan T et al. Maintenance Olaparib for Germline BRCA-Mutated Metastatic Pancreatic Cancer. N Engl J Med 2019 Jun 2

2 Sparano JA et al. Clinical and Genomic Risk to Guide the Use of Adjuvant Therapy for Breast Cancer. N Engl J Med 2019 Jun 3

3 Im SA et al. Overall Survival with Ribociclib plus Endocrine Therapy in Breast Cancer. N Engl J Med 2019 Jun 4

4 Garon EB et al. Five-Year Overall Survival for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Treated With Pembrolizumab: Results From the Phase I KEYNOTE-001 Study. J Clin Oncol 2019 Jun 2

5 Robert C et al. Five-Year Outcomes with Dabrafenib plus Trametinib in Metastatic Melanoma. N Engl J Med 2019 Jun 4

6 Hurvitz SA et al. Neoadjuvant Trastuzumab Emtansine and Pertuzumab in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Positive Breast Cancer: Three-Year Outcomes From the Phase III KRISTINE Study. J Clin Oncol 2019 Jun 3

7 Earl HM et al. 6 versus 12 months of adjuvant trastuzumab for HER2-positive early breast cancer (PERSEPHONE): 4-year disease-free survival results of a randomised phase 3 non-inferiority trial. The Lancet 2019 Jun 6

8 Pivot X et al. 6 months versus 12 months of adjuvant trastuzumab in early breast cancer (PHARE): final analysis of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phase 3 randomised trial. The Lancet 2019 Jun 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brca parp asco nejm 移性胰腺癌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