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建筑是什么? ——戴帆(DAI FAN)知名建筑大师及其代表作品

原标题:建筑是什么? ——戴帆(DAI FAN)知名建筑大师及其代表作品

戴帆(DAI FAN)与DESTROY建筑事务所以设计具有深刻的哲思工程结构与震撼的建筑享誉世界,用极具独创性的建筑形态来向世人展示其非凡的艺术创造力和空间想像力。戴帆目前工作于纽约和北京,致力于探求与其时代精神相呼应的建筑表达的新形式,工作领域涉及建筑设计、结构及土木工程、工程设计、城市设计和规划、景观设计、环境美术、项目管理和城市战略研究等方面。他设计的建筑充满深奥、宏伟、怪诞、神圣、科幻的感觉,其建筑语言、构思的独创性以及特殊的建筑风格使其在瞬息万变的建筑潮流中始终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近十年来,DESTROY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上最具创造力的综合性事务所之一,也是备受全球瞩目的建筑事务所。DESTROY的作品如此优雅机智,严密凝练,令人兴奋,具有独到而令人难以抗拒的视野,让人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它的宏大,其所传递出的空间的张力与激情恰到好处,建立在一种神秘而清晰的理想主义美学之上,不同于任何我们所看到的任何建筑。

戴帆(Dai Fan)

戴帆是当代知名度最高、影响力最为广泛的建筑师之一,曾入选美国福布斯设计榜单,荣获亚洲设计大奖、环球设计大奖等几十个国际大奖,近年担任全球设计奖评委、亚太建筑空间大奖等一系列国际大奖评委。随着太空时代的到来与深入向前发展, “人类纪”迫切需要创建宇宙时代的建筑创作原则与建筑美学,未来以某种隐匿的方式写在现在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件之中。把非人的因素和推理的因素混合起来。他构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宇宙,关于一个时代的建造神话,展现了一种溢满新奇和神秘的建筑空间魅力。戴帆的代表作品有法国巴黎FA PARIS,美国佛罗里达州 Florida Art Museum ,马来西亚吉隆坡200米高的东方运营中心(East Operation Center),中国山西大同造园中国造园(Chinese Garden)。

东方运营中心(East Operation Center) 马来西亚吉隆坡

戴帆的建筑对最尖端、最不可捉摸、最遥远、最疯狂、最不可预测、最复杂的未知进行编码,极其独特,超乎常规,保持独树一帜的设计理念,其所设计的建筑大胆奇异,造型丰富,构思巧妙,可以说是惊世之奇迹。作品包括美术馆、博物馆、音乐厅、学校、科技中心、学术机构、商业综合体、酒店、机场、宾馆、写字楼、体育场、桥梁、多功能交通中心等类型。观看戴帆建筑的人,往往第一瞬间,就被眼前深邃的场景所吸引。戴帆通过构造宇宙与空间的关系,让整个建筑呈现出一种不稳定性,那些物体似乎交替地存在于过去、现在和未来,努力地在时空中寻找着自己的位置,并向观众发出诘问:没有了建筑之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空间壮丽而无穷无尽地纠缠在一起,闪闪发光,又永远幻术般地交替变换,彻底搅动着城市的天际线。

《进化生态学:非人理论与神秘自然学》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泰勒市占地面积400公顷的“太空城”(项目范围涵盖城市规划、交通建筑、会展建筑、办公建筑、城市综合体、体育建筑、酒店建筑、教育建筑 )的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此项目为运用“人类纪”的种种思想设计城市与建筑概念的尝试,DESTROY建筑事务开创了宇宙建筑设计的新时代。宇宙发射出的思考与非人类的语言螺旋构成了一个复像的空间,一个拟像的空穴,建筑由此既与人无关,也与符号无关,建筑的有效性不仅源于它的语境,也源于一种虚拟的扩张,这样的扩张在一个和它相同的层面上,在一个任意散步的阵列中展开,这无疑是当代建筑的依旧隐秘的位置,一个罕见的有所发现的建筑,建筑既不关注人,也不关注风格,在那里,思考建筑的方向被魔鬼的法术所迷惑,而希腊人恐惧背着弓的诸神的闪耀在场。

《 暴动结构 :毁灭的象征学》 戴帆试图突破人类中心主义的窠臼来重新思索建筑的开放的共造网络;从物本体的角度来思索建筑;世界终结后的生态学将思索的视界从生命转向宏大的宇宙,在物种灭绝乃至“世界终结”的末世背景之下极端地反思生命的根本困境。宇宙本身就是噪音、音乐、表演、戏剧,把自己同时实现为事物和虚幻的事物,并因此不但成为事物,但又要成为空洞和虚无,那时绝对饱满的绝对空虚,最后还要作为有无缠绕循环众的眩晕。戴帆(DAI FAN)的代表作品有:1.比沉睡更久远的残骸(A Longer Wreck Than A Sleepy)2. 站在惊奇之巅 (On the Heights of Surprise)3. 进化的崇拜 : 存在偏爱在非存在之上(The Worship Of Evolution : The Preference For Existence Over Non - existence)4.猎户座的第七次闪耀(The Seventh Shining of Orion)5. 宇宙幽灵 : 恐惧与颤栗,建筑解剖,分解抑郁的想法和畸形的灵感遗产(Cosmic Phantoms : Fear And Thrill, Architectural Anatomy, The Idea Of Decomposing Depression And The Degenerate Inspirational legacy )。

戴帆的建筑犹如漩涡中 “神秘生物”进入未知。在充分刺激下,空间的本能达到高潮,建筑的向天空的扩张,伴随着液体飞速的喷出、结构的强烈勃动以及全身肌肉的痉挛,能让宇宙真切地感受到能量的全部美感和无穷的魔力,而此刻建筑所表现的勃勃生机和震撼的力量,也会让宇宙为之心仪不已。太阳和群星稳定地围绕着一个中心旋转的话,那么这我们存在于其中的宇宙整个的就是众星球的漩涡所是之物就此看来,事情并非如此:群星的漩涡像是一朵绽放的鲜花。破坏、违抗、折射、衍射、中断,然而另一方面,意义已经开始在这里离析、退化、消失:过多的分割、割断、隔离镜头。阳系将星球的漩涡加入了核心星体的旋转:这些星球自身旋转着,有时有光环或卫星相伴。一种特异形式把宇宙“黑暗化”了,或说探讨了“黑暗化”的宇宙,回应那个结合了“黑”和“生态学”的新词、新概念的咒语关涉深渊力量方面,建筑使人们能够真正超越自然的表述模式,高潮描述为“温暖的、易痒的、电击样的和尖锐的”;是“深层的、悸动的、抚慰的和舒适的”。首先,它假定了人空间存在着一种不可抗拒的过度,这种过度驱使人进行毁灭,并让他和一切诞生、成长、努力持存的事物的不断的、不可避免的湮灭融为一体。地球的确会因建筑的涌入而激起亢奋,这在生理上无法解释,却与心理相关。因此,有人说,与其说建筑在空间喷射中冲击的是宇宙的阴道穹窿,不如说那浓于虚空的建筑的精华滋润的是人类整个身心的世界。宇宙以某种超级谵妄的系统性意志,把疯癫和异想推至极端,使它成为有意识的行为,直到成为一种世界的总体经验:宇宙变成了人类的极限碰撞。庞大之物,崇高之物,不可思索之物借助于建筑存在的惊人力量——一种真实的、绝对遥远的、若隐若现的、无形的在场 一种不可避免的宿命,一种必然的规律,一种平静的 无穷的 不可测的奇特的力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山西大同造园 进化生态学 泰勒市 象征学 sleepy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