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娃与黑妞 》 出台经历

原标题:《 狗娃与黑妞 》 出台经历

创作一个在春晚上表演的好节目很难。在 1988 年春晚上表演的戏曲小品 《 狗娃与黑妞 》 ,出台经历可谓曲折坎坷,陈佩斯曾数易其稿,小的修改不下几十次。

有一次,陈佩斯到河南郑州去演出,与郑州公安局局长在一起吃饭。席间,大家要公安局长唱歌。

公安局长推辞不过,就唱了一段河南地方戏。戏中讲的是工宝训回娘家过年,她丈夫薛平贵那时穷困潦倒,没脸去老丈人家,可又没吃没喝,又想老婆,就跳墙到丈人家去看老婆,结果把脚扭了。跳墙那段唱,细腻、真诚、滑稽、有趣。那是河南周口太康县人乞讨时所唱的一种小调,类似于安徽的凤阳花鼓,但两者曲调迥然不同,小调唱腔上下滑动的幅度特别大,幽默感极强。以搞笑见长的喜剧小品演员陈佩斯,这时也被公安局长逗得笑翻了天。陈佩斯被这种民问艺术深深地感动了。

回到北京后,这一情景始终在陈佩斯心中挥之不去。他便把这一喜剧形式、内容和他想搞这种素材创作的想法和导演邓在军说了。邓在军表示非常赞成。

于是,陈佩斯再下河南,开始创作,并请河南的祁飞帮他编剧。他们四处奔走,到落后的地方去体验生活。在这过程中,陈佩斯还发现,包办婚姻还在农村普遍存在。年轻人没有婚姻自由,那种旧的习惯势力、旧的观念、道德伦理与新的观念、文化的碰撞非常激烈。

回到北京以后,他把搜集的材料整理加工后交给剧组,他满以为能得到肯定,但却被否定了。

陈佩斯并不死心,同祁飞又到许昌,再次深人生活。他这次去河南是自费的,为了解决生活和创作费用问题,他到部队、矿山演出了几场节目,把费用解决了。那些日子,陈佩斯老觉得自己像个要饭的,走到哪里吃到哪里。

当河南省委听说陈佩斯如此下功夫来河南搞创作时,立刻命令各单位全开绿灯。

这次他从河南回到北京,剧组看到了一个比较成熟的剧本。

之后,陈佩斯再下河南,要找一个扮相好、唱念做打都不错而又有灵气的演员。找了十几个之后,陈佩斯想到了小香玉。

但与小香玉合作,陈佩斯是有顾虑的。首先,小香玉在河南已经很有名气,尤其是在 1986 年春节晚会演出之后,名气更大了。其次,小香玉的脾气比较倔,自己的脾气也不好,当时就怕两个人的牛脾气倔到一块儿。但一经合作,一切顾虑都不存在了。小香玉有着很强的韧性和克制能力。戏曲演员与影视演员不同,他们从艺早,有的甚至几岁就进了剧团。他们练功时极严,师父可以随意打骂。有一回,陈佩斯与小香玉一起排练,她做的动作完全不符合陈佩斯的要求,不是喜剧,不是话剧,也不像小品。陈佩斯和祁飞费尽口舌,小香玉也领悟不了。陈佩斯一急,抬起就是一脚:“你怎么搞的,是怎么教你的? "

踢完之后,陈佩斯就后悔了,生怕小香王面子上过不去,自尊受到伤害,可出乎意料的是,小香玉不仅不恼火,反而拍着头赶紧道歉“对不起,我又给忘了。”

小香玉看都没看被踢的地方,又开始练上了。节目审查时,尽管还有些不足,但一上台,陈佩斯那身卖油的棉袄,那件西服,那条领带,再加卜小香玉那身小花袄,尤其是小香玉本身那种气质,一下就把观众给吸引住了。现场观众笑倒了一片,他们的喜剧小品审查得以通过。春节晚会前,为感瀚可南方面对这个节目的大力支持,陈佩斯、小香玉与河南的儿个知名演员共同搞了一场慰问演出,试演了《狗娃与黑妞 》 ,结果大获成功。

那天演出结束后,有个小伙子走上台来,拉着陈佩斯的手激动地说:“陈哥,狗娃哥,演得太好了,我就是那个狗娃啊。”这个小伙子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陈佩斯也跟着哭了起来。

来源:北京新闻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