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谈情挖坑读《三体》 ┃ 科盲抬杠者逸庐的白话《三体》读后感

原标题:谈情挖坑读《三体》 ┃ 科盲抬杠者逸庐的白话《三体》读后感

本文谈《三体》的唯美爱情故事和几点情节漏洞,一不小心笔下撒了欢没刹住,足足写了两万字。先向读者朋友们道个歉,耽误您的时间了。

之前,苦难的《逸庐夜画》公众号又给封印了两个月,一把辛酸泪,原因不说了。

逸庐平生酷爱歪解名著,静默期间寂寞难耐,转战“知乎”,写了没几篇文章,便被千夫所指斥,无疾而网红,席卷而来的百万阅读量中,80%以上全是火辣辣的大批判。终于明白,微信公众号是多么柔情似水。

有好事者向逸庐隔空邀战:光从古书堆里挑刺,怼古典小说和古龙金庸,算什么本事?有种你敢不敢逮个当世大神的、严谨题材的热门作品,看你还能有啥本事扯出什么歪理?!

于是,特级科盲逸庐先生,狠狠花了一天半,翻着跳着一口气读完了《三体》三部曲。被大刘恢弘的宇宙社会学专业术语整得昏头昏脑。琴棋书画诗酒茶,逸庐几曾识天文……作孽呀!

一堆高大的罗辑围绕在我周围,一缕阳光把圣母的光斑投在我的脚边,温湿的光速航迹吹起我的头发,一大把二向箔铺天盖地贴上了我的脑门,18903729年的黑域岁月加600年的地球往事跟在我身后。

《三体》果然是本千古奇书,看得毛骨悚然,不由献上双膝——手捧《三体》雄文三卷,逸庐是含泪跪姿膜拜着找茬的。

当然,作为资深科盲,自然不会从前沿科学角度找茬。咱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大白话。刘慈欣支撑《三体》故事的硬核是三大科幻情节:宇宙的黑暗森林法则、罗辑的面壁执剑使命、程心的作死圣母情怀。而这三大情节的周围,遍布致命漏洞:

一、叶文洁是假专家!

《三体》第一部,推出了一个苦大仇深的叶文洁。叶文洁在红岸基地以太阳为天线,向宇宙发出地球文明的第一声啼鸣,取得了探寻外星文明的突破性进展。向三体人暴露了地球的坐标,由是成为太阳系毁灭的始作俑者。

叶文洁能发现太阳能量镜面增益反射效应,并首次进行了Ⅱ型文明能级的发射,是因为她在红岸基地;而她到红岸基地,是因为她有过硬的专业知识,1966年曾在当年《天体物理学杂志》上发表《太阳辐射层内可能存在的能量界面和其反射特性》。叶文洁的专业知识得自她1961年,进入清华大学物理系,然后攻读天体物理学研究生。

可惜这个看上去丝丝入扣的故事,起点就不成立:

清华大学在1982年前只有工程物理学,还有一个物理课程教学组。1961年的清华大学连天体物理专业都存疑。叶文洁怎么可能是“天体物理学研究生”?1961年全中国开设天体物理的大学只有中科院和北大、南大,没有清华!

中国的《天体物理学》杂志的全称其实叫《天体物理学报》。说是“报”,的确份不折不扣的杂志。《天体物理学报》是1981年1月1日由北京天文学会创刊的,中国科学院主管,月刊。叶文洁要1966年在这份杂志上发文章,科幻难度可不小!

二、地球毁灭该怪谁?

叶文洁和三体的三次通信,只是面向三体星球暴露了位置而已。发送广播并不会暴露发送者的绝对坐标。这点在书中歌者的叙述中也承认了:“当然,它们之间的这三次通信不会暴露其绝对坐标”。说明神通广大如歌者及其母世界,也不能从广播信息判断出发送者的位置。

问题是:后来伊文斯甚至在“审判日号”轮船上建造了第二红岸基地,而且和三体文明之间整整进行了高达28G的交互通讯。逸庐还特地问了问一位在京客隆摆摊的电脑维修师傅,脑补了一下28G交互通讯的容量,至少得通讯3000次!

歌者是如何“发现”三体和地球的通信记录的呢?

歌者收到三体的坐标,打算清理之,发现已经被清理。整理“遗物”,发现了该坐标与另外一个坐标的三次通信记录。

如果歌者不能从广播判断出发送者的坐标,又如何从一个坐标判断出它过去发过什么广播?他现在知道了该坐标的距离和方向,主核可能记录了发送自这个方向的上万条广播,而在特定时间点收到的任意一条广播都可能发自该坐标,也可能在更近的时间发自一个更近的坐标,或者更远的时间点发自一个更远的坐标。

后期伊文斯的3000条交互通讯记录都没发现,偏偏就给逮到了早期叶文洁和三体文明的区区3条记录,然后发一张二向箔灭了地球?这个歌者是黑山老妖派来专黑叶文洁的吗?

三、黑暗森林假命题!

简单概括一下《三体》的黑暗森林法则: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林中到处都有这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社会学图景。

这个黑暗森林法则好生冷酷,看似符合费米悖论的逻辑:文明一对视,就是生死劫。你不杀了别人,别人就有可能要害你。因为猜疑链,所以文明坐标一暴露,就有灭顶之灾。《三体》全书的那些波澜壮阔的爱恨情仇,皆源自这套理论。

但这里大刘抽掉了一个简单的限定条件:产生孤岛集权啦、丛林法则啦,此中人们勇于互杀的前提是封闭环境:对手数量有限,杀一家少一家,杀完对手就太平。而宇宙丛林中环境是开放无限的,猎手是无限多的,杀之不净是一定的。躲着不吭声更安全也是一定的。

逸庐是学文科的,不去瞎绕黑暗森林法则的逻辑推导。大惑不解的是:整部《三体》中,据说清理者大抵都是乘坐光速飞船满宇宙巡航,打一枪就跑,那么就是主动找事了。如果别人没有惹到你家门口,干嘛非要跳出来冒着自己暴露的危险去杀戮?

常言道终日打雁终被雁啄,那些热衷发现文明坐标、辛勤出手消灭文明的文明力量,难道就不怕被别人盯上吗?

要知道宇宙中遍地文明,谁也不敢说自己是东方不败吧?任何理性的文明,怎么可能发现了一个广播坐标,居然第一反应不是藏好自己,而是杀气腾腾地去无脑清理?见到个活的就无问西东一张二向箔扔过去,怎么知道对方一定是青铜、万一对方实际是王者呢?若是撞着了更狠的扫地僧式的煞星文明,被轻松接住随手反杀,岂不悲催?

即便是存在所谓黑暗森林法则,也应该是藏好自己,少惹是非。谁先动手,谁就更有可能被第三方发现。须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于是谁都害怕暴露、谁都不敢出手,森林虽险恶,群雄互有忌。开枪招惦记,谁都不出手。于是猜疑链下,人人自危;各守一隅,天下太平!

再说了,《三体》中似乎预设了每个文明都困守一颗星,在黑暗森林中坐地挨刀。可是很多文明也会如蓝色空间一样发展为星舰文明,文明强大了甚至会占据星系、亮剑掠地。当文明散布星系,纵横星野,那就自然不会是森林法则,而是和则星级同盟,恶则星球大战。

说白了黑暗森林法则无非就是人性恶的哲学演绎。看看地球的文明史就会有启发:生存第一没错、资源平衡没错,文明扩张没错,技术爆炸没错,但是最终地球上从原始部落到古典城邦、从列国争霸到世界大战,最后从毁灭危机走向实力制衡。地球人类社会发展史也是宇宙法则的局部写照。

要证实宇宙间是黑暗森林法则,需要无数次的验证做根据;要证伪宇宙间没有这个黑暗森林法则,只要一个反例:《三体》最后回归运动在大宇宙中进行超膜广播时,播到157万种时,出现了地球语言!黑暗森林法则生效的前提是文明之间不能交流,才会产生猜疑链。因为猜疑链,文明从诞生到毁灭,找不到朋友,留不下痕迹。

回归运动的超膜广播,至少证明了157万种以上的文明之间,是有交流的。“文明的流星划过,宇宙记住了它们的光芒。”

四、文明灭绝不容易!

《三体》中还有一个太拘谨的科幻设定:就是《三体》宇宙的极限速度是光速。即便到了歌者文明这种神级,也无非驾驭光速飞船。光粒是光速打击的、二向箔是光速飞行的、就连能制造出死线的文明也无非飞船的启动速度快一些。宇宙没有超光速。

而到《三体》第三部时,三体人早就掌握了光速、星舰人类光速了、关一帆的亨特号是光速、地球最后的圣母也有一艘光速飞行的“星环号”。

所以文明只要扛过幼年时期,发展到光速飞行技术,基本上就大伙儿一碗水端平跳出黑暗森林法则的威胁了:笨一点的话弄个黑域安全声明当鸵鸟;狠一点的话全员吃住舰队当宇宙吉普赛。反正文明到了一定阶段,吃饭过日子早已不用愁了。大家速度都一样,打不过就跑,谁也追不上谁。

所以看着《三体》把宇宙社会学说的那么恐怖,但又看到“蓝色空间”变成星舰人类后,掌握了光速飞行,即可优哉游哉没有天敌,日子过的别提有多舒服了——原来所谓黑暗森林法则尽是欺负地球人这种底层文明的!

《三体》中到了尾声时,回归运动声明说道,宇宙还在扩张中,最后将在永恒的膨胀中死去。即便不再降维,光速只有30万公里每秒。对于900多亿光年直径的宇宙和散落在宇宙中的文明们来说,这个速度太慢了。慢到其实彼此基本上见不着!

在物理宇宙学里,哈勃–勒梅特定律指遥远星系的退行速度与它们和地球的距离成正比。这条定律原先称为哈勃定律,以证实者埃德温·哈勃的名字命名;2018年10月经国际天文联合会表决通过更改为现名,以纪念更早发现宇宙膨胀的比利时天文学家乔治·勒梅特。

宇宙加速膨胀是宇宙的膨胀速度越来越快的现象。以天文学术语来说,就是宇宙标度因子a(t) 的二次导数是正值,这意味着星系远离地球的速度,随着时间演进,应该会持续地增快。这速度是哈勃定律里所提到的退行速度。于1998年观测Ia超新星得到的数据,提示宇宙的膨胀速度正在加快。

目前可观测的宇宙年龄大约为138.2亿年,由于时空距离和光速之间的关系,意味着我们宇宙的直径将是138.2亿光年的倍数,如果按138.2亿光年估算,并考虑宇宙加速膨胀,那么我们的宇宙的可视半径会达到460亿光年,这意味着宇宙直径在920亿光年。

138.2亿年的年龄,920亿光年的直径!这就意味着宇宙的扩张速度已经是超光速了。宇宙间星体之间的距离相隔还会越来越大,地球也罢、太阳也罢、三体星也罢,其实都在结伴超光速飞离远方。数百光年外的文明,无论是光粒、二向箔还是光速飞船,想要追上都不容易。

《三体》中的边缘文明和母世界,相隔何止百亿光年,以大家受限光速的飞行速度,约个架得几百亿年!根本就打不起来。

顺便吐个槽:即便按《三体》的逻辑:像罗辑那样,画30个星星的星图结构往太空一发射,就能招来未知文明的光粒袭击,也是不太现实的。宇宙无时无刻不在扩张,宇宙中的星星们位置是不断在微调变化的。随随便便随机方向发30颗星图上天,信号接受者单是对照全宇宙的星图档案动态数据库(假如大神级文明真有这玩意儿的话)、计算局部星球即时变化趋势、还原发射时的初始星图、计算信号源……整个地球可见宇宙空间就大约有700万亿亿颗恒星,就算造一台比整个银河系还要大的计算机,没个三五千万年,就别想从中找得着30个星星的结构图!

五、航迹不是催命符!

《三体》中神神秘秘地说,三体世界实现光速飞行后,曲率飞船留下的航迹制造了“慢雾”,所以招致了宇宙高级文明更快的打击。看起来光速飞行的航迹就是文明的催命符。三体世界自己也早就发现了这点,所以后来远征地球时,不敢在三体星球和太阳系附近光速飞行。

这个问题逸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一是宇宙间充满能够光速航行的文明,好像到处都是航迹。各种文明当然也会处于各种需求目的在各个星球上停泊。难道哪个星球边出现光速航迹,就要下手摧毁?

从后文看起来不是这样的。至少云天明送给程心的那颗星旁边,有别的文明飞过的航迹、有惊悚的“死线”航迹、有星环号和亨特号的航迹,云天明赴约来当然也带来新航迹……那么多光速航迹,层层叠叠。也没见任何中枪中炮!

黑暗森林法则在《三体》书中是内化在宇宙高级文明基因中的本能,发现目标就开枪,不管有没有所谓“危险标记”的航迹慢雾,被广播的坐标本身就是危险标记了,不管有没有航迹,只要坐标暴露了,都会招致打击。

而没有坐标等别的作怪现象出现,星球旁边有航迹,也未必就会挨打。

逸庐甚至想:一颗星球旁边长长短短的“死线”啦、航迹啦出现的多了,说不定反而更安全了:说明这个文明已经不是菜鸟了。三体世界进化出了光速航行技术之后,别那么鬼鬼祟祟,大胆亮出肌肉,别的文明底气不太足的话,未必敢来乱招惹捋虎须!

六、三体文明不必逃!

《三体》中罗辑的黑暗森林威慑就是个一钱不值的伪命题。

摇篮系统说到底无非是公布三体世界的坐标。可能会招来别的文明的清理。要破解这个很容易:

一张白纸上写了一个不该写的字,怎么办?一个办法是用橡皮擦掉,擦不掉怎么办?涂掉!涂掉难免会被有心人仔细看出笔迹,最狠的招数是把整张纸全部用力涂得黑漆麻乌!

三体人其实只要冷静一点,根本不用逃窜,想逃也逃不出多少人。从坐标广播到三体星球遭受光粒打击,有足足3年时光;从三体世界被毁灭到太阳系二维化,中间更是隔了整整70年。不如索性在3年内再制造一大批同样的引力波发射器,疯狂地把整个银河系的每颗恒星的坐标,统统发射到太空中!

整个银河系无非只有2000亿颗恒星!造上一万个引力波发射器,每秒钟齐射各1次,70年里就有3679.2亿次发射!让那些吃饱了撑的文明一个个折腾去吧!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拿不拿得出2000亿张二向箔!

反正在《三体》书中,发信号本身是安全的,当年罗辑为了测试黑暗森林法则,发信号报坐标无妄灭了颗恒星,但地球啥事都没有!

三体人发现地球后,要是怕地球人泄露坐标,防是防不胜防的,不如把水搅浑,组织一批广播员大军,从观察得到的宇宙尽头开始,所有恒星的坐标全挨个儿公布,别的低级文明应该也想得到这么做。“狼来了”的故事寓意就是这样,待到满宇宙坐标信息漫天飞,总有一天,宇宙神级文明会被折腾得审美疲劳加坐标信息过敏,再也懒得出手打击了……

逸庐一直纳闷的是:三体人既然发现了地球,而且派出了两个舰队远征。为何不随后索性让全体三体人马上都跟上迁徙移民路。再说早搬晚搬终归要搬家的。无非就是就多造几艘船,反正不论何时,以后移民搬家都用得上,可叹几百年都过去了,三体人光速飞船都研究出来了,却只想到弄点智子和地球人斗智斗勇,全体三体人民竟然一直不作为,乖乖呆在三体星球,与恶劣星象共存亡。终于团灭。

就算地球有罗辑的执剑威慑,去不得。但是已经造出了曲率光速飞船的三体人,哪里不好去,和罗辑死耗着有啥意思呢?不如在一百光年范围内,随便哪里先找个稳定的星球过渡一阵子,等到程心执剑再来理会地球,不好吗?

七、黑域计划能实现!

广播纪元之后,云天明送来童话暗示:太阳系还有活命希望,其中一招就是建立低光速黑域,发布安全声明。只是地球人类此时还没有研究出曲率驱动光速飞船,也没想到还可以玩这个套路,后来好不容易维德整得有了点眉目,又被程心给圣母杀了。

可是,三体世界是早就知道这个套路的!

智子回答罗辑的问题时,也是非常明确地告知发布安全声明有办法!安全声明无非就是利用降低光速的方法制造低光速黑洞 ,而形成黑域屏蔽,从而避免外界的打击。《三体》书中说,要降低光速必须要有1000艘曲率飞船。

三体第二舰队就有几百艘曲率飞船。要是不够,再造一批也不太难。所以,实际上三体人不需要逃,赶紧搬家到地球,再给太阳系弄个黑域屏蔽,完美。

八、程心为何没二维?

《三体》第三部最为悲壮的大高潮,就是整个太阳系被一片二向箔给降到了二维。《三体》中描述的二向箔黑科技,使柯伊伯带以内的整个太阳系,在十天内完全跌落至二维。

这里太阳系二维了,那里程心和AA乘坐曲速飞船,历时52小时。去往287光年外的DX3906恒星。

后来,程心和关一帆对话,二向箔真相暴露。关一帆说“太阳系的二维跌落永远不会停止”。再后来程心和关一帆被卷入黑域死线,出来时外界已经过了18903729万年。

注意敲黑板,问题来了:

《三体》书中多次指出,太阳系的二维跌落速度是越来越快的;太阳开始二维跌落时,二维部分在太阳方向呈圆形迅速扩展,说明质量(能量)物质的二维跌落,会加快跌落的扩散速度。太阳的全部跌落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如果按引力影响算,太阳系的半径可达2光年,约946080亿千米,直径则是约4光年、190亿公里。逸庐笨拙,按了半天计算器,终于算出来了:二向箔的二维化速度是每天19亿公里,即0.063光年/天。

按照《三体》书中描述的0.063光年/天的二维化扩散速度,就算再也不加速了,扩散到287光年,只需要4555.55555555556年!

既然说“太阳系的二维跌落永远不会停止”,那么经过1890万年后,DX3906恒星为何还没有二维化?程心和关一帆一直绕着DX3906恒星转圈,早该变成相片啦。艾AA和云天明也逃不了二维化,因为DX3906恒星变成低光速的黑域了。

只可惜了云天明送的DX3906恒星、还贴上一个大好小宇宙,都给程心当了陪葬了。

九、二维世界不可逆?

关于维度那些事,《三体》比较不能自圆其说。

二向箔是经典的降维打击武器。其基本原理是空间二维化,本质上说是将原本的三维空间中的单个维度卷曲压缩,进而实现对空间的逐步吞噬和拆解,原来的三维空间将不复存在,变成了二维的平面了。

太阳系中的太阳和行星都是从同一个原行星盘中形成,所以几大行星基本上都在相同的平面上绕着太阳公转,所以可以认为太阳系呈现为盘状,但太阳系外围的奥尔特云是球壳状笼罩的。不过太阳系的行星并没有完全统一的轨道平面。不同行星的轨道平面与地球黄道面还是存在一定的夹角,

看书中十分详尽地描写了太阳系二维化的过程,显然《三体》中的二向箔的二维平面,是不由分说就和太阳系的盘面保持了平行。所有行星的陨落,是被水波漾开一般地依序被二维化的。人类也是在同一个平面上茫然地向外逃逸,当然跑不过二维化的扩散。悲情之余,也挺傻的。

其实宇宙中本无方向。维度和空间、长度和时间也无非全是人为的设定。不同维度之间互不干扰。二维宇宙只有一个横着的平面,并无竖着的引力或能量。人类飞船只要稍微换个平面就可以轻松摆脱二维化。被二维化扫到了也没关系:既然“蓝色空间”和“万有引力”舰上人类可以自由出入穿行在四维空间和三维空间,那么也该同样可以自由出入穿行在三维空间和二维空间。

《三体》在讲二向箔时,把二维化讲得无比超自然可怕。“不可逆”当做了基本法则。但同样在该书里的智子,会被二维化展开。展开后被三体人刻上了线路,又逆生长回到了第十一维世界——奇就奇在当智子被派到地球执行任务时,十一维的智子轻轻松松存活在三维的地球,而且随时可以变化各种维度。

《三体》中的维度打击完全是按照人类三维视角写的。二向箔好比墨汁在宣纸上不断渲染开来。除了一开始被二维化的飞船以外,没有看出二向箔有更多的引力效应,程心的星环号飞船常规速度飞去冥王星也没受什么影响。

《三体》是科幻小说,当然允许出现降维武器。这点无可置疑。但是要置疑的是《三体》描写的二维化场景,实在太具三维人类的传统思维了。书中创造了一种现象:三维世界二维化的过程中,在二维世界会有投影,好像梵高的画——《三体》说的二维,只是三维世界中的二维平面。

一幅画面、一块地面、微波荡漾的水面、蚂蚁爬行在墓碑上,这都是三维世界中的二维概念,此“二维”特指三维世界里的二维平面。只是三维中的二维,不是“二维世界”。《三体》搞混了“二维”这个词的不同的两种概念。

描述物体时,一般把长宽高(xyz)定义为三个度量维度,三者俱全就是“三维”物体。然而三维世界不光是长宽高。曾经有个比喻说“四维”就是长宽高加上时间维,这也是不确切的。因为时间一旦成为维度,静态物体+动态时间上的变化,依然属于三维世界。不断运动的物体、生老病死的过程,千变万化原是三维的,加上时间还是三维的。

现今我们观测到的所有物体都是三维的,纯二维物体我们根本观测不到它,二维对于我们是不存在的,即使整个太阳系二维化后压扁了叠在一起,它还是没有高度、厚度,我们仍然不能观测到它。真正的二维世界,和三维世界不可能有任何交集。

四维世界的推论也是如此,由于二维世界缺少一个维度,导致三维世界观测不到二维,那么我们所在的三维世界也是缺少某个维度,导致无法被四维世界观测到,这第四个维度并不存在于三维世界。四维世界的所有物体都是四维属性的,纯三维的物体进入四维世界,也是彼此互不干扰、互不存在。

飞船上的摄像头和人类的眼睛都是三维世界的,只能看到三维世界的景象。而眼睛看得到的东西,其实都是三维物体通过视网膜的二维投影。

纵然神级文明,要让太阳系二维化,也许做得到,但一定不是《三体》描写的那样会有世界末日的场景,不会满世界鬼哭狼嚎、不会人类下饺子一样从空中掉到二维平面上、更不会出现所谓“三维太阳在二维上的投影”这种儿童画现象。也许就是轻轻柔软地,整个世界突然不见了,犹如初恋的爱情,确实有过,默然消逝。

《三体》的二向箔桥段十分诡奇。但是光从小说角度看,这段是灾难大片的高潮,精彩极了。逸庐读了大感过瘾。可惜书里对太阳系二维化过程的描述实在太三维了,读者试着把二向箔情节替换成神级文明制造一个大黑洞,感觉也是差不多的——估计大刘就是按照超级黑洞吞没太阳系的感觉写的!

十、二向箔是几维的?

二向箔自然不是三维物体,不在三维世界里。一个二向箔与任何一个有限的三维体比起来,体积为零。用特制的力场将未被激活的二向箔包起来,它就不会危害我们的三维空间。二向箔一旦与三维空间赤裸裸地接触,就会触发三维空间的能量场向能量更低的地方跳。

二向箔的原理大概是真空衰变,一块力场包裹的一块绝对真空。《三体》没有解释二向箔的原理。二向箔显然不是三维世界的人造产品。那么二向箔从哪里取得?

二向箔当然也不可能是二维世界的产物。如果二向箔从二维取得,至少得有个谁跑到二维世界去,取得二向箔或二向箔的原材料,再又安全返回三维世界,才能在三维世界加工、制造、封装、使用二向箔。这岂不是说二维物体是可逆向走到三维世界的?也岂不是证明了三维世界是可以到二维世界跑进跑出的?

包裹二向箔的力场是三维的还是二维的?这也是一个无解的问题。若是这个力场是三维的,说明三维物质可以和二维物质交集;若是这个力场是二维的,那就说明二维物质可以跑到三维世界且能被三维世界发现和应用。两种情况都不符合《三体》构建的宇宙规律。

包裹二向箔的力场是自然的还是智能的?若是自然的,则这个力场是怎么包到二向箔上去的、又是怎么自动解除包裹的?因为只有三维的东西,才能产生三维的“包裹”和“解除包裹”概念;若是人工智能的,那么二向箔起初在加裹力场之前,一定有个裸露的时段,在这个裸露时段里,能够吞没太阳系的二向箔,为什么就没有把近距离接触的这个力场、加工这个力场的物种统统二维化?

《三体》中说二向箔不遵守三维世界的规则,没有质量和体积,又说二向箔是融入三维世界的规则中,是有速度和方向的;二向箔是无法为三维世界感知的,又是是可以被一种力场包裹着的;二向箔本身是看不见的,但是被同样看不见的力场包成一张卡片的样子,就能被三维世界看见了。这张无法自圆其说的二向箔,到底算是个啥哩!

十一、二向箔是谁发的?

威慑纪元62年,即公元2268年,11月28日下午16时,万有引力号引力波宇宙广播系统启动,发出三体星系坐标,实际上是招来了三方势力的无情打击。

广播纪元3年,即公元2273年, 10月。位于太阳系奥尔特星云外围,距离太阳一光年的位置,从某艘地外文明飞船上发射的光粒摧毁三体世界。光粒也是亚光速飞行的。这意味着万有引力号发出的坐标,当年就被该神秘文明飞船收到,而且当即发出了光粒,光粒路上飞了5年,5年后摧毁三体世界。

再过了两年,到广播纪元8年,即公元2275年,林格-费格罗观测站发现曲率驱动尾迹效应,两个国际立法当即禁止光速飞船研究。

掩体纪元66年,即2353年,一个不明飞行物以接近光速的速度掠过奥尔特星云外侧,最近时距离太阳仅一点三光年,并被太阳系预警系统观测到并判定为这是一艘智慧飞船。飞船向太阳系发射了一枚二向箔。

掩体纪元67年,太阳系文明被这枚二向箔毁灭了。

这片毁灭太阳系的二向箔,并不是歌者发出的。歌者文明的飞船在银河系猎户座旋臂,歌者是在掩体纪元67年才发射的二向箔。歌者文明发出二向箔时,另一个二向箔已经到达太阳系了。

《三体》在描写太阳系毁灭大事件时的逻辑十分混乱。理智分析,估计刘慈欣先生是想写成歌者文明毁灭太阳系的,但是他不小心在第五部目录上写错了年份,出现了乌龙:歌者在掩体纪元67年才出手,太阳系在掩体纪元66年就被扔二向箔。于是只好变成有两个文明势力各向太阳系扔了一块二向箔。人类可真有面子!

第一个文明是以类光速掠过奥尔特星云外侧的,被太阳系预警系统都观测到了。不知为何,后来的歌者竟没有看到该文明留下的航迹,甚至也没有发现有另一个文明就在附近出没——这两个文明彼此相距也就一两光年,居然没有打起来?看来黑暗森林法则很不靠谱。

当歌者的二向箔到达太阳系时,太阳系已经被前一张二向箔降维毁灭了。逸庐十分好奇:第二张二向箔这时候会做什么反应呢?是按照设定解开力场,把刚二维化的太阳系再格式化一次呢?还是失去目标向前茫然飞行,直到地老天荒……

十二、三体运动不可怕!

距离地球4.2光年的半人马座的三体星系,据说三颗恒星的三体运动毫无规律,乱纪元恒纪元无可理喻,生存环境极其恶劣。所以三体人才会费劲要入侵地球。一不小心老巢被悲壮的地球人给拼没了。

其实分析三体星系,三体人还真没有必要非得和地球人死磕——把半人马座α星c弄走,三体星就变稳定的双星了!

半人马座α星c是一颗0.122倍太阳质量的白矮星,轨道距离半人马座αAxB有0.211光年,α星c只是地球质量的40680.3倍,轨道趋向于双曲线,本来就接近于抛出的临界了,不去动它,也最多百八万年,半人马座α星c自己都有可能马上就要飞走了。

三体人一千艘光速星舰都能搞定,要弄走α星c也无非是力学技术上的事,能给质量m物体加速度a,就能给质量xm的物体加速度a/x,需要给α星c增加的速度不算大,远不到开动三体星舰达到光速15%的能量的五分之一。半人马座αAxB的辐射输出远超太阳。三体人将推力施加到恒星就可以靠超导线圈的强磁场作用,把α星c在现有轨道上加速超过半人马座αAxB的逃逸速度,便可以实现愚公移山。

十三、歌者何处觅三体?

《三体》文中说歌者所在文明的主核可以匹配过去五亿时间颗粒(也就是地球年五十亿年)的宇宙位置信息。歌者是收到万有引力广播后,特地看了才知道三体星系已经被清理过了,所以,主核是无法知道即时发生的星图运动变化的。

这就出现一个问题:歌者收到万有引力号发出的长膜广播发出的坐标时,坐标上标注的三体星系是有三颗星的。而歌者满世界对照星图时,三体星系早已被不知哪家正好路过通过附近的文明飞船上发的光粒给灭掉了一颗星。

一颗恒星被清理,意味着与之相关的周边星图坐标都不一样了。宇宙星星无数,随时动态变化,歌者是怎么知道,这张坐标是画的哪里的星系?歌者又是怎么发现,那个两颗恒星组成的星系就是以前主核中存档的三体星系的呢?

十四、三体思维透明吗?

《三体》中有个重要的情节,三体人在接触地球文明之间,号称是用思维交流,“想”就是“说”。所以设定里三体人的思维是透明的,不会骗人说假话。

智子到了地球上,全方位监控人类社会,逼得地球人也没法好好说话谈事情了。所以才有了面壁计划。可是,制定面壁计划的决策者们,又是怎么避开智子讨论出这个计划的呢?后来还出现智子屏蔽技术,实现有限空间内的智子屏蔽,造出了可以屏蔽智子的会议室,这个智子屏蔽技术研究的时候、这个智子屏蔽会议室在造的时候,又是怎么回避智子的监控的呢?

书上还有一个细节,反证了三体人也不是全透明的:最初联系叶文洁的那个三体圣母心的监听员,在向执政官解释为何自己要向地球发警告“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信息时,提到自己曾经因为补给车忘了给他送食品,导致他挨饿到变态,获救后就偷吃偷藏车上食物、甚至还想吃人。既然三体人的思维是透明的,想就是说,他一想偷东西一想吃人就等于公开说要偷东西要吃人。这个监听员是怎么做到有想法又不为人知的?

唉!其实这个监听员在偷偷告诉叶文洁“不要回答”时,就是在欺骗他自己的三体世界了。

十五、恨不相逢未嫁时……

《三体》中有一段凄美幽深的爱情故事,藏得很深,细若无闻。

罗辑的第一次出现十分突兀,是在《三体》第二部的序言里,没头没脑冒出来一个罗辑拜访叶文洁的情节。罗辑得到宇宙社会学真传,然后就轰轰烈烈地成了全书绝对主角。

罗辑的再次出场就变成了一个流氓加才子,身边躺着一位忘了名字的女郎。然后就是罗辑和白蓉的情人关系,后来他在帮白蓉修改作品时,爱上了自己虚构出来的角色,犹如重度精神妄想症。后来,罗辑的身边终于出现了庄颜。

庄颜是受联合国派遣、完全按照罗辑的想象定制的,所以叫“装演”。然而,庄颜并不是罗辑真正的爱。

有一天,叶文洁去墓地看望自杀的女儿杨冬。发现罗辑更早来到了杨冬的墓前,还带了一束花。这次偶遇十分离奇。叶文洁和罗辑之前并未见过面,但是两人彼此都很熟悉。

叶文洁的第一句话是:“你是……小罗吧”。罗辑的回答是:“我是罗辑,杨冬的高中同学。”叶文洁的第三句话更有意思:“小罗啊,冬冬常提起你……”而罗辑的回答是:“是,杨冬总说我这个人心很散。”叶文洁说:“哦,怪不得她说你很聪明的。”

四句问答,简直就是各说各的,信息量很大。

杨冬这个人物,看似《三体》闲笔,其实处处伏线。她的名字,在《三体》的每一部都会被闪现一下。她很小心地不抢镜头,又都是出现在关键点上的存在。

杨冬嫁给丁仪,是嫁给了学问,从丁仪和汪淼说的话可以看出,两人基本上除了共同研究加速器没什么感情生活。杨冬的世界只有物理学,是单一的、纯洁的,完全出世的,所以在发现物理学居然崩塌了之后,她会自杀。

从小孤僻的杨冬,心底其实只有一个罗辑。“小罗啊,冬冬常提起你……”书中说她不和人交往,和妈妈都几乎不大说话,却在妈妈面前常常提起罗辑。她当面总说罗辑你这个人心很散,背后却对妈妈评价说罗辑这个人很聪明。请注意“总说”这个词,若非天天把他挂在心上,怎会总是对他没话找话?

两个高中同学,毕业各分东西。造化总是弄人,两人消散在茫茫人海中,她盘起长发嫁了良人,他浪荡人间孑然一身。

相隔了多少年以后,叶文洁和罗辑初逢乍会,却是很清晰地知道罗辑在哪里就职、在研究什么课题,这说明杨冬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罗辑。

而罗辑会在一个不为人知的日子里,独自拿着一束花到杨冬的坟前祭奠。这个浮世浪子的心底,是藏着怎样深埋的情愫呀!

白蓉要罗辑写一本“初恋”的小说。罗辑写了,点点滴滴全是杨冬的影子。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自己创作的这个情人。于是才有后来的庄颜。庄颜来自罗辑的初恋想象,而罗辑的初恋想象来自杨冬。

《三体》中写杨冬很少完整的笔触,东两行西一句的。但是就是这样零零星星的散句,把杨冬写的如秋叶之净美:

杨冬有一个基本信念:生活和世界也许是丑陋的,但在微观和宏观的尽头却是和诣完美的,日常世界只是浮在这完美海洋上的泡沫。

她的男友丁仪这么说杨冬:“她像一颗星星,总是那么遥远,照到我身上的光也总是冷的。”说完后丁仪走到窗前看着夜空,像在寻找那颗已逝去的星辰。

局外人汪淼初见杨冬:“那是一年前,汪淼是“中华二号”高能加速器项目纳米构件部分的负责人。那天下午在良湘的工地上,一次短暂的休息中,他突然被眼前的一幅构图吸引了。作为一名风景摄影爱好者,现实的场景经常在他眼中形成一幅幅艺术构图。构图的主体就是他们正在安装的超导线圈,那线圈有三层楼高,安装到一半,看上去是一个由巨大的金属块和乱麻般的超低温制冷剂管道组成的怪物,仿佛一堆大工业时代的垃圾,显示出一种非人性的技术的冷酷和钢铁的野蛮。就在这金属巨怪前面,出现了一个年轻女性纤细的身影。这构图的光线分布也很绝:金属巨怪淹没在临时施工顶棚的阴影里,更透出那冷峻、粗糙的质感;而一束夕阳金色的光,透过顶棚的孔洞正好投在那个身影上,柔和的暖光照着她那柔顺的头发,照着工作服领口上白皙的脖颈,看上去就像一场狂暴的雷雨后,巨大的金属废墟上开出了一朵娇柔的花……”

汪淼直到晚上依然震撼于杨冬的美:“整个画面苏醒过来,仿佛照片中的世界认出了那个身影,仿佛这一切本来就是为她而存在。他又依次在想象中将那个身影叠印到另外几幅作品上,有时还将她那双眼睛作为照片上空旷苍穹的背景,那些画面也都苏醒过来,展现出一种汪淼从未想象过的美。以前,汪淼总觉得自己的摄影作品缺少某种灵魂;现在他知道了,缺的是她。”

杨冬看透宇宙本质,宁愿选择凄然自杀,依然固守自己画中世界的单纯。罗辑则是选择了在杨冬的墓前启动黑暗森林威慑,选择了成为执剑人,孤独守候人类文明57年。威慑纪元结束后,罗辑的漫长岁月化为幽然的守墓人。书中,他说了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为了爱……”

最后,文明消逝的最后刹那,罗辑平静地说了最后一句话:“哦,要进画里了……”

【欢迎阅读。欢迎点赞。欢迎转发。欢迎赞赏】

【犹盼订阅《逸庐夜画元年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逸庐夜画 无疾而网 程心 叶文洁 天体物理专业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