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为救丈夫,她睡遍全镇丨毒药头条

原标题:为救丈夫,她睡遍全镇丨毒药头条

什么是爱情?我想,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可要是一个女人,为了爱情,为了让自己高位截瘫的丈夫重新下床,选择和别的不同男人上床,你能接受、能理解吗?

来自童话王国丹麦的导演——拉斯·冯·提尔,就用他的电影告诉我们,女主对男主的这种爱情,是如此纯粹决绝、无可置疑。

破浪

Breaking the Waves

贝丝遇到了她的真爱。

他是个来自外地的石油工人,叫杨。贝丝喜欢他的一切,包括他带来的流行音乐。

贝丝要嫁给杨,虽然小镇教会对她嫁给外地人持反对态度。

不过,他们的婚礼还是如期举行了。

杨乘坐直升飞机从天而降,身着婚纱的贝丝看到杨,冲上去嗔怪他来迟了。

很快,两个人就沉浸在相见的狂喜之中,螺旋桨的巨大声音和掀起的劲风,如同爱情将二人淹没。

在神父的见证下,二人结为夫妻。

贝丝对杨爱得热烈。在婚礼现场的洗手间内,贝丝就要求杨和自己“为爱鼓掌”。

婚后二人非常幸福。原来,在碰到杨之前,贝丝还是个处女。

杨问她,你是如何做到守身如玉的?贝丝回答:

杨笑了,或许觉得这话太天真、太不真实。但贝丝坚定地说,是真的,不要笑。

贝丝孤独的时候向谁倾诉呢?上帝。

她经常一个人偷偷跑去教堂,“一人分饰两角”,与上帝对话,接受神的旨意。

小两口的蜜月没过多久,杨就不得不离开小镇、回外地的石油工地去。

贝丝很伤心,她无法忍受见不到杨的日子,哪怕只有一秒。

看到这里,我想读者应该也隐隐有种感觉——贝丝和常人有些不同。

母亲的话证实了我们的疑惑:

贝丝的嫂子(寡妇)也表示了同样的担心。但,杨是真正懂贝丝的男人。

这也侧面证明,贝丝没有看错人,这才让她之后的牺牲,显得那么崇高而感人。

纵有万般不舍,杨还是离开了。

他们会在固定时间通电话,贝丝常在电话亭守候铃声响起。

等不到,就直接在亭子里睡去。

她依然会去教堂祷告,祈求上帝早日送回她的爱人;还每天数着日子,度日如年地等杨回来。

心理学中有一条著名的“墨菲定律”:

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杨出意外了。

海上的油井突然井喷,他为了去救被冲晕的工友,摘下了安全帽,脑部不慎遭铁器重击。

杨全身瘫痪,就差眉毛以下截肢了。

最初,贝丝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但她对杨的爱从未改变,她悉心照料杨,希望他能振作。

然而,杨却消极异常。他觉得自己的下半生(身)毁了,什么都不能干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他甚至想要自杀,却因丧失行动能力,未能将药倒入口中。

杨对贝丝说,如果我死了,并不是因为没有爱情,但我真的不记得做爱是什么滋味了。

他让贝丝找个男人做爱,然后回来告诉他,感觉就像两个人重新在一起。

这奇葩的逻辑,在这样的语境下,似乎也变得没那么惊世骇俗、大逆不道了。

当然,贝丝办不到。她那么爱杨,怎么能接受将自己的身体献给别人。

在杨“这是为了我们的爱情”的洗脑劝说下,贝丝还是强迫自己去做了。

她先找到在小镇医院当主治医师的李察森。

李察森是个君子,他喜欢贝丝,却并不想以这种方式得到她。

贝丝回到医院,杜撰了一段情节讲给杨听。

杨在知道是李察森后,嗓子接了个呼吸机的他写道:

▲“别蒙我了!”

后来,杨对贝丝进行了“点化”——公交车。

贝丝狠下心,上公交车给坐在后方的一个猥琐大叔打了手枪,然后立马下车,呕吐。

她回去将这段的男主换成杨、并讲给他听,神奇的是,杨真的有所好转。

有效果,贝丝也有了信念。

随着杨的病情不断反复,贝丝意识到她必须开启一场彻底的性冒险,以终结病魔对杨的痛下毒手。

她开始穿着暴露轻浮的衣服,不断招揽男人;小镇里的人也开始排挤她、唾弃她,甚至连小孩都要拿石子扔她。

朝教堂行进、最终倒下的贝丝,如同受难的耶稣。

然而,此时贝丝的嫂子却带来了最坏的消息:

贝丝听到并未有什么情绪波澜,她只是淡淡回了句:我要走了。

她去了最危险的地方——需要坐船才能去的一艘停在海中央的大船。

她曾去过一次,却被那里的嫖客割伤、狼狈而归。这次,她就是抱着牺牲的目的去的。

当被运回来的时候,贝丝已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垂危之际,她口中仍呼喊着杨的名字。

贝丝去了,抱着对杨的爱,和她对牺牲的信念,离开了这个世界。

李察森医生虽然给法庭方面的鉴定结论是贝丝有一定的心理疾病和精神障碍,所以才导致死亡。

但他内心并不这么想,只是必须以所谓“专业表述”来提供证明。

法官表示疑惑。是呀!没接触过贝丝的人怎么能懂呢?

而此时的杨,已经能自己拄着拐杖,下地走路了。

教会同意将贝丝葬在小镇,却因她不检点的行为拒绝为其举行有仪规的葬礼。

下葬时,一帮人模狗样的神职人员声称贝丝是罪人,她会遭诅咒、下地狱。

贝丝的嫂子厉声怒斥:

之后,嫂子发现,棺椁下在渗出沙砾。她明白了,贝丝不在里面。

其实在前一天夜里,杨就带着朋友,偷偷把贝丝运上了船,并在棺材里装满了沙子。

杨要为贝丝举行海葬。

临别前,杨亲吻着贝丝的脸颊,痛哭失声。

第二天早上,钻井平台的声呐系统并未发现周边有任何异样,远方却传来洪亮的钟声,石油工人们都跑到平台上看。

杨起初同样疑惑,后来他明白了,热泪盈眶。

是的,这是天国的钟声。上帝亲自为她鸣响,只有贝丝配得上这无上的荣耀。

牺牲自己、拯救爱人,我想,再没有比这样的爱更崇高了。

如果付出是爱的本质,那么牺牲尊严与生命则无疑是付出的极致,贝丝做到了。

她神经质吗?不,只是这个世界都没有她纯粹,她拥有一颗最干净的心灵,注定受难,她才是真正耶稣衣钵的继承者。

甚至连她对教堂不许女性发言规则的抱怨,都不是现在女权主义成理论成体系式的表达,而仅仅是天真的抱怨。

但正因如此,才更显贝丝的纯真,她只是个拥有金子般心灵、勇敢爱的女孩,不要往她身上加那些“理性、明智、革命、社会责任”等宏大叙事的命题,她不需要。

当披头散发的贝丝闯入教堂,说出“你不能去爱一个字、爱一句话,而要去爱一个人”的时候,只会照本宣科、利用教条禁锢人性的神职人员,把她逐出了教会。

当年出演贝丝的艾米丽·沃森已29岁“高龄”,但她却完美诠释了贝丝身上的那种少女感。

可怕的是,这同时也是沃森第一次“触电”,能有如此惊艳的表现,不得不说她在表演方面天赋异禀。

而她眼中那动人心魄的本真,或许正是因为融入了她的本色。

但我还是更愿将其归功于导演拉斯·冯·提尔独特的“表演调教法”:

虽然沃森之前从未在大银幕上露过脸,可冯导演与演员之间建立了完全的信任,他彻底放任演员表演。

这种即兴表演的方式,从未指定演员具体需要何种表演动作,何种走位。

轴线规则、演员的动作是否连贯,都不成为限制表演的条件,演员与镜头的直接交流被允许。

▲影片序章,沃森侧视镜头

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增加演员自身动作的张力,解放了演员,解放了表演。

这样的指导,抛开了技术因素,真正达到了表演的自由。

而说起这种独特的电影执导风格,就不得不提冯导演为发起人之一的那场著名的电影运动(或潮流)——道格玛95(Dogme 95)

▲道格玛95网站,道格玛1号为另一发起人托马斯·温特伯格执导的《家宴》

运动发起于1995年,有时被称为道格玛95共同体。共同体的目标是在电影摄制中灌输朴素感觉、和后期制作修改及其他方面的自由。

它强调电影构成的纯粹性,并聚焦于真实的故事和演员的表演本身;对抗的,正是以好莱坞为代表的虚假造梦。

共同体有他们自己的“纯洁誓言”,里面包含“十诫”,理论体系完善。

然而,1996年的《破浪》却并不是一部道格玛作品,它没有严格按照道格玛的准则制作,没有道格玛编号的认证。

最直观的一点就是“十诫”第十条“导演的名字不在片头片尾出现”,而《破浪》一开头就是片名背后硕大的导演全名阳模。

这都不单单不是道格玛了,甚至能看出冯导演的极度自恋。

虽然全片晃动的手持摄影制造的真实感有道格玛的风骨,但本质上来说,冯导演赋予《破浪》以极强的作者气质,完全站在了“十诫”去作者性的反面。

所以矛盾的对立统一很好地体现在了《破浪》身上:它既很道格玛,又很不道格玛。

▲冯导片场讲戏

我想,这也间接说明了电影的本质、甚或艺术的本质:

电影是导演的艺术,从根本上来说它不可能完全与现实一致,也不可能完全去作者化。

但导演可以用艺术真实来达到对现实的解构、剖析,最终影响现实、反哺现实。

从这点来说,道格玛95和好莱坞,其实没什么差别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拉斯· 冯·提尔 杨, 杨乘 杨和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