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胸」又如何?别人颜值惊仙,她靠才华惊天

原标题:「平胸」又如何?别人颜值惊仙,她靠才华惊天

在一众欧美女明星中,

很多知名的欧美女星给大家的印象自然是颜值爆表,身材火辣,

也许正是为了和“胸大无脑”这个词做个现实的比较,.

不过今天窗窗介绍的这个女主角却是英国的“平胸才女”——

菲比·沃勒-布里奇 Phoebe Waller-Bridge。

她是个相当低调的明星,

我们能在网上查到的关于她的信息真的不多,

看豆瓣简介,也只有寥寥几句“她是一名演员”的介绍

氮素,窗窗既然说她是才女,那自然是要有所证明——

2016年有部好评的英剧《伦敦生活》,以及和前段时间很火的俩女主相爱相杀剧《杀死伊芙》都出自她手。

并且,在这两部剧中,菲比·沃勒-布里奇既是编剧又是主演。

《杀死伊芙》的名气或许更大,

但《伦敦生活》的精彩程度绝对不亚于它。

在这之前,

我们对大部分英剧的印象还停留在慢条斯理、制作精良、逼格十足。

但2016年,这部关于女性的异类剧却在BBC横空出世。

这是一个关于破碎灵魂的故事,

正如她的英文剧名Fleabag(烂货)一样,丧气十足。

没有名字的女主,经历着365度的失败。

家人冷漠,男朋友无爱,咖啡店生意惨淡,唯一的朋友因为她车祸去世。

她很丧,很刻薄,很空虚。

她太需要让生活变得有意义,让一切变得有意义。

她试图用混乱的性生活填补孤独,一周身边睡着三个不同的男人。

甚至用自毁的态度搞砸身边的一切。

她是一颗不定时炸弹,总是那个最不得体的搅局者,

稔熟地将露骨玩笑根植在言论禁忌中。

更有趣的是,Fleabag通过第四面墙直接与观众对话。

但她从未得到过任何回应,无形中放大了角色的孤独感。

就好像我们总渴望被世界理解,而回应我们的却只有沉默。

记得看完这剧的窗窗是蒙逼的,

这么牛逼的剧能写出来,菲比·沃勒-布里奇脑瓜到底有些什么?!

后面想想,这可能和她的成长环境不无关系。

菲比·沃勒-布里奇的父母都是英国贵族后裔,自身家庭条件就非常优越。

所以当小菲比从出生起,就住着价值230万英镑的高端豪宅

不了解230万英镑豪宅的概念?

——离《唐顿庄园》的拍摄地大约一英里...

而在教育方面,菲比读的是在英国伊灵镇的一个女子贵族学院——

圣奥古斯丁修道院。

据说,在这里读书一学期学费大约要4000英镑....

全家有钱不算完,最主要还是,这家人也都很有才啊。

菲比的妈妈从事金融证券工作;

老爸迈克尔更是全球首个完全电子化的股票市场的创始人;

弟弟是音乐经理,姐姐是作曲家,还给《伦敦生活》做了配乐。

所以说,富有创造力,是这家人与生俱来的天赋。

小时候的菲比非常调皮捣蛋,但她的父母并不介意,

反正经常鼓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培养其创造力,

比如,和姐姐编排广播剧、写歌曲、排舞蹈,

她父母抽出时间来看她们表演。

而也因此,菲比从小到大都极有创造力,

像6、7岁时剃光头、穿男生的衣服、自称亚历克斯持续到10岁、11岁,

这对她的父母来说都“从来不是问题”。

就算后来父母在菲比十几岁的时候离婚了,但母亲的教育方式也很硬核:

置之死地而后生——

菲比的顺风顺水到17岁结束,她进入了英国皇家戏剧艺术学院,

进行了一次“残酷”的觉醒。

那之后,她不停地受挫、失败.....

首先是在学校失败。

“没有多少戏剧有女性角色,即使有,也不是什么体面的角色,我总是在哭,或者快死了。”

菲比对自己总演那些爱哭闹的女性角色感沮丧,

而且经常因为不会哭而被怀疑有精神障碍:

“在学习过程中,我慢慢意识到自己不会表演。我很差劲,我也没有自信。”

不过庆幸的是,后来前辈切·沃克鼓舞了她:

“当我遇到菲比时,她就像一只熟睡的老虎,缺乏自信,但有一股巨大的热情。
我告诉她,有时候女性被社交化得彬彬有礼,不会表达自己的愤怒。

切·沃克的话对她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他让菲比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释放自己的天性,

去扮演一个愤怒的异装癖者,戴着一个巨大的假阳具,留着胡子和浓密的头发。

于是菲比还真就这样做了.....——

2006年,菲比毕业,她以为会迎来莎士比亚式的职业生涯,

但一次次的试镜都失败了。

其中,包括《唐顿庄园》。

本来她因为能面一个不喜剧的严肃角色还蛮激动的,准备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我要拿出我最好的、真诚的、令人心碎的表演。”

结果人家只觉得她在搞笑。

#喜剧天分真是天生的,她上节目一个人就能爆笑全场#

成年后,她在感情方面也不如意。

在菲比20多岁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很想取悦别人,

而她潜意识里一直认为,性吸引力是她最大的资本,

所以她常常害怕失去这种吸引力....

那时候的她会和当时的男友一起看H片,

然后在思考自己该如何给对方满足感,让他不空虚寂寞。

回看这些经历,

她既深入了解了女性角色的壁垒,又活得极其被动。

受够了这一切后,菲比开始尝试为自己写合适的角色。

但刚开始也没那么容易,

“我对自己开始编剧这件事感到羞愧,我觉得我在自取其辱。我不是在说人们不能批评我那屎一样的作品,可我当时的真实感受就是:fuck,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想做演员做不好,想做编剧但是剧本写的贼烂,男友离她而去,好友自杀身亡。

而恰恰正是这些失败、脆弱,组成了阴暗、丧气的《伦敦生活 》。

菲比笔下的女性无所畏惧,表达愤怒,

她看似漫不经心又直击女性心中纠结的千丝万缕。

《伦敦生活》第二季第三集当中,

她借角色之口说了女性所要承受的与生俱来的、无法被男性理解的内在痛苦,

给怎么看待更年期提供了另一种视角——

到《杀死伊芙》,她对不同女性的心理也延伸地越来越深入。

她喜欢“有犯罪倾向的女性、友谊、和痛苦,尤其是痛苦”,

所以写了两个强者女性的故事。

有些人觉得小变态太暴力,但菲比却喜欢这个非传统的角色。

“这就是写Villanelle的美妙之处,她看着这个世界说,‘嗯,你们创造的这些小规则,我对它们并不感兴趣。’我们的法律和道德准则并不适用——她过着完全无所畏惧、完全不担心后果的生活。”

菲比透过伊芙的口,以精准到可怕的洞察力,触碰小变态的内心;

又从小变态的眼里,

捕捉到伊芙浓密黑发里的性吸引力和矛盾特质。

台词的背后总有故事,现实生活中的菲比也曾经历低谷。

比如她自己的绰号就叫“Flea”,

她的一位好友在20岁时自杀身亡。

而在那段时期,是写作拯救了她,

她开始在剧本中自由表达,展现出极高的才华和天赋。

这才有了后来的《情迷意乱》、《杀死伊芙》。

后者更是直接让她提名第70届艾美奖最佳编剧奖。

如果你有刷过她的剧,你会发现她的作品里大多数充斥着毒鸡汤负能量,

但回过头来仔细想想,

在看了太多正能力有些时候,来碗毒鸡汤会更实在一点。

丧完后更努力的活着,

这或许就是她要我们说的生活的真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