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物件,见证我的成长往事

原标题:老物件,见证我的成长往事

今天,从床底下找我的工长本时,无意中发现了我的工作证、高教自考单科合格证、计划经济年代的粮票、发表过的文章剪贴本等旧东西。凝望着这些老物件,或者说实物档案,我的记忆一下子拉回到久远的过往。

这些老物件,仿佛会说话,散发着温暖,让我依然能从深邃的时间里感受到过去岁月的气息。确切地说,它们有我生活的味道、光阴的故事、时代的变迁。那泛黄的粮票,那陈旧的工作证,那一张张单科考试成绩合格证......虽然已经很旧很旧了,但在我的心中,是我执着追求美好生活的有力见证,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改革开放41年巨大变化的象征。

褪色粮票,见证生活变化

1988年,落榜后的我来到北京,寻找新的人生理想。那时候,粮食紧缺,需要有计划的分配。凭票购买的还有猪肉、布匹、食用油等。我是成年男职工,单位每月分配给我的粮票是40斤,女职工好像是32斤。40斤,对于我一个十八九岁的、正处于饭量好的小伙子来说,根本不够。于是,我就给父母写信求助。接到信件,父母亲就拉着粮食到县粮食局换全国粮票,然后给我寄到北京。

就这样,到了1992年底的时候,国家突然宣布取消粮票,我也就不再让父母补充粮票了。手头上攒下的一堆粮票,自然成了废纸一堆。现在可能算实物档案或者“文物”了。

老旧工作证,见证时代变迁

1990年,北京举办亚运会。中建一局五公司承建了多个亚运会工程,需要大张旗鼓的宣传建设经验和成果,于是我被借调到公司宣传部。因为是借调,当然没有工作证了。到了1992年10月,我由借调变成正式调动。一天,公司干部科一名同志给我送来一个蓝色小本本。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编号为0365号的工作证。

捧着精致的、带着钢印的工作证,我当时特别激动。因为“职务”一栏里,填写的是干部。你想嘛,那个时候,一个人能成为国家干部,那得多神气啊!这本工作证,我好像一次也没有随身带过,但是在那个年代,如若将工作证丢失,可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因为这是除去户口本以外,唯一可以证明你身份的证件。

在如今信息化发达的网络时代,工作证不再是唯一证明工作背景的有效证件,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权威地位,退出了历史舞台。然而,我的这本工作证,它不仅仅是一本小小的工作证,还是一段历史,反映了我们中建一局曾经一个时代的管理印记。将来,如果要研究中建一局的历史,一定也是一个重要的物证。

高教自考,圆了我的大学梦

进入公司宣传部后,新的岗位,新的环境,没有让我兴奋多久。我曾为没有大学文凭而自卑。与周围众多拥有大学学历且经验丰富的同事相比,我自觉学识有限、能力不足,胜任工作实在太难。

我意识到,自己只是党务工作的一个“新兵”。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党务工作者,不但要有优良的政治素质,较高的政策理论水平,还要有娴熟的写作技能,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较强的公关沟通本领,扎实的生产经营管理知识,以及熟练操作电脑、照相机、摄像机等宣传工具和各种应用软件,怎么办?

“下功夫吧,唯有学习才能提高自己。”琢磨来琢磨去,我发现没有捷径可走。“别人能做到的,我一定也能做到!”我暗暗鼓励自己。

对前程的忧虑,对知识的渴求,使我重新走进了课堂。我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专业自学考试。那些日子,我出门办事、探亲回家,无论走到哪里,书籍都是我最亲密的伙伴。夏夜里,我忍着酷暑炎热、蚊虫叮咬,伴着孤灯,冷水泡着双脚读书到深夜;冬日里,我顶风冒雪,骑车往返50公里到中国人民大学上课。每天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时,已是夜里11点多,累的连饭都不想吃,就泡袋方便面对付一顿,第二天照常工作。

我坚信,世界上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为了理想,我一直坚持着,努力着……漫长而艰辛的求学路上,风雨无阻、废寝忘食。

为进一步提高写作水平,开阔视野,1990年6月,我还被派往《北京晚报》经济部实习。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两年半的不懈努力,我终于取得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文凭。为了更好的为企业生产经营服务,我还坚持学习现代企业管理、建筑技术等多方面的知识,考取了建筑工长本和预算本,努力丰富自己的知识宝库。

这又是一次考验我意志的过程,我不仅拿到了一纸文凭,关键是通过系统学习,我的理论水平和业务能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

剪贴本,提醒我是一个富有的人

在我的实物档案里,还有12个剪贴本。剪贴本并不精美,A4纸大小,百十页厚度,贴的都是我以往在各类媒体上发表的作品。虽然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文章,但对我来说,每一篇文章都是心血和汗水的结晶。

剪贴本中保存着我29年前的处女作。这是一篇“豆腐块”消息,300多字,题目是《经警五中队接受市公安局检阅》,这是我1990年当经济警察时在领导的“逼迫”下写成的。当时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寄给了《建设者报》,不料想还真发表了。

就是这篇难登大雅之堂的“豆腐块”,带给我无比喜悦,也点燃了我创作的火花,从此开始了我在写作道路上的蹒跚学步。业余时间,我不再打牌、闲逛,而是看书、读报,趴在桌子上写日记、写随笔、写散文,抒发自己的情感,记录自己的生活。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我的文章开始由短到长,由少到多;体裁也由消息拓展到通讯、散文、诗歌等多类。随着稿件“命中率”的提高,我也开始受到各报刊的关注。这些媒体给了我很多启发和鼓励。有一次,中建一局五公司领导约见我,提出要借调我到宣传部帮忙,我当即应允。借调半年后,因为表现不错,被单位宣传部正式签约。这是我至今都引以自豪的一段经历。

一篇篇手写文变成散发着墨香的铅字文,让我爱不释手。最初,有稿子发表的时候,我都要多留一份样报或样刊,后来索性把它们集中起来,找来白纸,用两个书钉钉起来,在封面上写上“剪贴本”和年月日。每当有文章发表的时候,我就剪下来,贴到本子上,注明发表日期、报刊名称和版面序号,权作纪念。这些剪贴本时刻提醒我是一个富有的人。

现在虽然有了博客、微博和QQ空间,但我仍然喜欢把发表过的文章粘到剪贴本上。生活的乐趣越来越多,但对于我来说,往剪贴本粘贴自己的作品确是难得的消遣和乐趣,它充实了我的生活,如同读书写作一样。剪贴本也是我的“资产”,给我一种无可替代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如同我的儿子一样,让我特别珍惜,生怕失去他们。

每次翻阅这些剪贴本,我就会想起那充满文学梦想的青春岁月,就会想起曾给予我关心和帮助的人们,我的精神和情感也会得到滋养,他激励着我将更加努力,更加勤奋!

入党申请书,告诫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今天上午,我去单位档案室查阅我的人事档案,再次翻出了我1990年国庆节写下的“入党申请书”。

那时候,我除了干好宣传工作外,我还要配合其它部门的工作,比如党办、组织部、工会、团委等。众所周知,这些部门的员工绝大多数为共产党员。

干宣传报道工作,我的主要精力是下基层、去采访、搞调研。所接触的人都很优秀,大部分又是党员。

广泛的接触党员同志,我发现了这些人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他们有信仰、有国家、有集体、有他人。更重要的是,他们勇于担当,敢挑重担,总是比别人做得多、做得好,还没有怨言。受到当时部门领导的点拨和引导,我决心向党组织靠拢,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1990年10月1日国庆节后,我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递给了公司机关党总支第一党支部。

于是,我开始严格要求自己,一边努力工作,一边按时向组织汇报思想、工作、学习情况,争取在实际工作生活中不断改进缺点、发扬优点,努力改造世界观。通过参加业余党校培训,我又对党的性质、宗旨、纲领、纪律、组织原则等有了更深的了解。但,考验,是漫长的;等待,是煎熬的。我也曾有过急躁情绪。

“你需要进一步端正入党动机,才不会沮丧、懊恼、怨天尤人!”当时的入党介绍人劝我:“入党就意味着要比别人多吃苦、多贡献、多牺牲……”

从此,我学习上更加努力,通读了著名哲学家胡绳编撰的《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进一步熟悉了中共建党、大革命、土地革命、长征、延安整风、八年抗战、七大、三年内战、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十一届三中全会等一系列党诞生后的历史事件和问题。

工作上,我尽量做得认真。单位有一台日本Sony摄像机,只有一套英文使用说明书。我拿过来复印后,买来英汉词典,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查,一个月的时间,就翻译完了整本说明书。同时跟电视台的老师虚心请教,半年后,我就可以独立扛着摄像机,一边拍摄一边采访了。

那时候,我一个月工资只有300多块,但我横下一条心,买了一台光学照相机。我把宿舍当暗房,晚上吃完饭,用被子遮住窗户、插牢房门,自己配制显影液和定影液,用了一年时间,学会了摄影和冲洗技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肩膀上扛着摄像机,脖子上挂着照相机,包里揣着笔记本,摄影、摄像、写稿“三不误”。

那时候,该写的思想汇报,该参加的活动,我一次不落。生活上,勤俭节约,能省则省;道德上,经常自重、自省、自警、自励。1995年“七一”前夕,我被单位党支部列为入党积极分子和团委的“推优入党”对象。1996年“七一”前夕,我光荣的站在党旗下,举起了右手,和20多名预备党员一起宣了誓。当时激动的心情,真是难于言表。涌入我心头的,还有责任感和使命感。

人生至简,爱无虚言。来到北京、参加工作后,我经历了多次搬家。过程中,清理了很多物品,但这些老物件,却没有扔掉,真的很庆幸。

近忆往昔,展望未来。现在,我更舍不得处理掉这些似乎没用的东西了。这些东西,虽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虽然不值一文钱,但已经成为我冷暖人生的慰藉。

守一段流年,求一世安稳。

中建一局三公司党群工作部

2019年6月11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