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着能抗揍,这个小强国家混成了南宋的“爷爷国”

原标题:凭着能抗揍,这个小强国家混成了南宋的“爷爷国”

编者按:在历史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往往会出现许多有趣的关系。比如说在宋辽对峙时期的“兄弟之国”,宋金对峙时期,从最开始的“君臣之国”,变成了“叔侄之国”、“伯侄之国”。而有意思的时,在南宋自降辈分时,确让东北亚另一个国家辈分大涨,那就是朝鲜半岛的高丽。那么高丽和辽金这些北方游牧政权,究竟有着怎样关系呢?

在金国建国之初,就和高丽达成了“兄弟之国”的关系,但是当时的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再给高丽的国书种,还是颇有几分敬重的将金国与高丽之间的关系,称之为:“自我祖考介在一方,谓契丹为大国,高丽为父母之邦,小心事之。”换句话说,就高丽的“辈分”不仅作为金国的兄弟之国在南宋之上,甚至拿出完颜阿骨打的这就话,都可以自称和南宋是“爷孙之国”。

▲南宋在辈分上结结实实吃了一个大亏

不过高丽能在辈分上享此殊荣,自然并不是凭空得来的。虽然他们所自称的“我国即高勾丽之旧也,故号高丽”,在民族成分上有没有真的继承高句丽并不好说,但是在国家来仇恨的这个问题上,两者却是真的非常相像。高丽从统一后三国之后,由于奉行北上扩张的策略,因此与辽国摩擦不断,也因此遭到了包括辽、金两代的多次敲打。后来更是被草原崛起的蒙古征服,并在元末遭到了红巾军的打击。

▲高丽向着鸭绿江的北扩,让他们几乎拉满了仇恨

不过与高句丽亡国灭种的悲剧遭遇不同的是,高丽虽然遭到了辽金两代的多次捶打,但却都坚强的挺过了这些游牧帝国的军事打击。甚至是到被蒙古征服,并在高丽建立征东行省后,高丽王室本身及其权力依旧得到了保留。因此在元朝衰落时,高丽迅速独立,摆脱了蒙古的控制。那么这个偏距半岛的国家,为何如此“抗揍”呢?

▲即使被蒙古征服后,高丽王室和他们的权力依然得到了极大的保留

就像我们之前经常说的,历史的真相往往都隐藏在地理当中。高丽能够表现得如此抗揍,其实本身,和半岛的地形也有着很大的关系。翻看朝鲜半岛的地形图,给人最直接的感觉,就是山地,占据了这个半岛的绝大多数。而平原部分,则多使集中在西部和南部的狭小地区,并且平原还往往遭到山地的切割。更为关键的是,在朝鲜半岛北部,以及鸭绿江以西的大片土地,在当时还是属于开发程度极低的地区。

▲朝鲜半岛复杂的地形

对于军队的后勤保障,尤其是路上的后勤保障来说,面对如此琐碎复杂的地形,以及由于开发程度较低,而缺乏通畅的道路,在近现代完备的后勤保障系统和技术诞生前,可以说都是灾难性的。这不仅对辽、金的军事扩张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在之后对入朝的明军,甚至是更后来的志愿军,都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也因此,无论是之前灭亡高句丽的唐军,还是后来侵略朝鲜的丰臣秀吉,以及甲午战争时期的日军,都更多的是依赖海上力量为在朝作战的军队提供给养。但这对于像辽、金、元这样典型的游牧帝国,海运无疑是非常难以实现的。

▲辽军在朝鲜半岛很难维持后勤给养的稳定供应

而且相对于之前的高句丽,新罗在战略处境上,也要好许多。高句丽不仅在北面要面对中原王朝的打击,而且在南边还有来自新罗的挑战。而且高句丽的首都平壤位于朝鲜半岛北端,一旦中原军队跨过鸭绿江,那么虽然会面对后勤补给困难的情况,但是平壤依然在能忍受的距离范围之内。而高丽不仅已经完成对整个朝鲜半岛大部分地区的统合,使得辽金无力从南部着手,对其两面夹击,而且首都平京(今天朝鲜开城),更是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

▲辽军在野战中,其实完全可以碾压高丽军队

不过开京也并非完全安全,比如说辽国和高丽之间的第二次辽国征高丽战争中,辽军就一度攻入平京。除此之外,后来的蒙古,以及红巾军北伐高丽时,都曾攻入高丽的首都开京,但除了蒙古以外,即使准备充分的辽军,在进入平京之后,也依然陷入了后勤不足,且孤军深入,难以扩大战果,甚至连防备高丽军队的反攻都极为困难。

▲元末占据开京的红巾军,就被高丽军队瓮中捉鳖

除了地形的优势之外,高丽军队本身的战斗力和社会体系,也是非常重要的要素。作为后三国时代的统一者,虽然高丽成功的将半岛大部分地区至于统治之下,但同时,高丽本身却也继承了半岛地区的许多社会问题。就像波斯、阿富汗等许多地区,复杂的地形,往往会带来的地方势力和中央政府之间,极为复杂的关系。这种情况,从朝鲜半岛前三国时代的高句丽、百济、新罗时代就已经极其严重。

▲高丽佛画中的武人形象,其铠甲和当时东亚许多政权一样,都极大保留了唐朝时期的特色。

高丽建立后,虽然也意识到地方势力太强所可能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因此开始采用“以文御武”的统治方略。不过与此同时,高丽的军政制度,乃至铠甲武器等等,都借鉴了唐代中后期的典章制度。尤其是唐代的节度使制度,也在高丽换皮上市。然而伴随着辽国的军事打击,高丽的中央政府开始出现衰落和混乱,高丽的地方军政势力迅速崛起。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辽国第二次征高丽前,作为地方强大军阀,负责镇守北方重镇镐京(今平壤)的西北面都巡检使康兆。他因卷入王室内斗,而干脆另立新君。这也直接成为了辽国第二次征讨高丽的导火索。

▲高丽的军政制度为高丽后来的武人集团的膨胀埋下了伏笔

虽然康兆后来战死于与辽国之间的战争。但是这一起事件,却成为了高丽政治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因为自此之后,高丽王室和朝廷对于地方势力的控制,开始逐渐日薄西山。不过这种对于地方势力管理的松弛,虽然对于一个统一稳定国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对于时刻面临着北方巨大威胁的高丽来说,却是另一个情况。

▲北方强大的游牧帝国时刻威胁着高丽的安全

对于当时高丽的地方势力来说,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北方的游牧帝国,想要完成对于整个半岛的征服,可能性其实并不大。因此,如何从这些强敌的入侵中,更好的保存势力,并且借助战功,提升自己在高丽王朝政治中的地位,才是最关键的事情。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即使是高丽在和辽国的战争中,表现得劣势极大,但是地方的军阀们,却也依然对高丽朝廷表现出了极大的“忠诚”,以及高亢的战斗意志。这种桀骜不驯的地方势力,再借助本身朝鲜半岛的地形对于防御的优势,都让高丽的抗揍本领极为惊人。

▲高丽武人集团们的惯性思维,使得他们在面对后来的蒙古大军中,也采用了“硬刚”的策略,最终让高丽的武人政治毁灭,并使得各地武人势力遭受重创。

总的来说,相对于之后的李氏朝鲜,高丽虽然在中期出现了武人当政的情况,但在朝鲜半岛的历史上,却也绝对算得上是“武德充沛”的时代。而伴随着后期有一个新的武人集团代表李成桂的崛起,朝鲜半岛的历史,也就此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静默之鸮,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