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整顿莆田系坏医院 只能靠“扫黑除恶”运动?

原标题:整顿莆田系坏医院 只能靠“扫黑除恶”运动?

文丨杜虎

近日,甘肃临夏市公安局发布通告,称近期积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侦破了当地6家医院涉嫌违法犯罪案件,刑拘犯罪嫌疑人25名。

该通告还向社会公开征集这些医院的犯罪线索,并已收到600多人举报。不过,警方最新接受媒体采访时慎重表示:按一般刑案立案侦查,目前未列为涉黑涉恶案件,最终将根据侦查结果来定性。

苦“莆田系医院”久矣

因为这6家被打击医院中,5家法人代表为福建省莆田市人,舆论将这次打击也就理解成了对莆田系医院的集中清扫。

尽管有消息称,这几家医院并非莆田健康产业总会的会员,但舆论所理解的“莆田系医院”,其实并非严格限定在莆总会员的范畴,而是泛指和莆田有关或按照莆田套路建设的医院。

这次临夏打击“莆田系医院”的时间线是这样的:

今年5月初,临夏卫健部门联合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检查辖区民营医疗机构的状况,发现6家医院存在违法违规现象,主要问题是超范围经营、聘用非技术服务人员开展诊疗、医疗废物处置不当、虚假宣传和夸大疗效等。

5月底,临夏公安机关对上述医院立案侦查,29日这一天,警方同时对6家民营医院采取抓捕行动,“以免走漏风声”。

(此次被查的临夏华山医院)

6月8日,临夏市公安局发布通告,列明这6家医院存在的违法经营现象,包括夸大患者病情、虚增医疗项目、肆意加价收费、篡改医疗数据、超范围或者无医疗资质人员从事治疗等。

同时列举了6家医院涉嫌违法犯罪行为,包括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诈骗、强迫交易等。

通告发布至今,已经有600多名患者向公安机关举报反映情况。这个数据不会是全部,但已是很大,非常生动地佐证:临夏当地人苦“莆田系医院”久矣。

在初步看到6家医院乱象的基础上,甘肃省级部门在6月10日联合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开展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

目前,这6家医院受到的行政处罚是这样的:3家被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2家被注销,还有1家停业整顿。

究竟是按照什么标准来给出不同的处罚结果,而不是一律予以注销关闭,外界尚无相关信息。

“莆田系医院”是不是黑恶势力

医院查了,关闭的关闭、歇业的歇业;人也抓了,侦查阶段还未完工。但结合行政处罚和警方的表态,现在萦绕不去的一大悬疑是:这些“莆田系医院”还会死灰复燃吗?

首先来看开给这些医院的行政处罚单。这些罚单并不能给人足够的安慰,因为这都是事后处罚,这些医院的事前审批环节是怎么通过的呢?作为医疗主管部门,本应对这种恶劣的、犹如过街老鼠般的医院严格防范,但最终它们总能拿到执业许可证,是不是可以说明,主管部门对现象级的“莆田系医院”乱象失去管制办法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除了事前审批,这些医院在临夏执业行医,针对它们的日常监管是不是流于形式?这不是毫无来由的推测,从600多名患者的举报揭发看,这些医院害人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件两件,如此大的投诉量为什么只在查处通告发布后才爆发?

(今年5月,临夏市卫生健康局曾联合相关部门对辖区民营医院进行整治。)

从实际查办的模式看,临夏对这些医院的行政处罚是借“扫黑除恶”实现的,对照各地在扫黑除恶中执行的认定标准,“黑社会性质组织”大致是这样一幅画像:一般具有多人,成团结伙,用暴力、恐吓威胁等非法手段聚敛钱财,挣“黑心钱”,干“非法事”,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在一定区域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严重损害群众利益。

依据这些很具体的描绘,再结合临夏警方公布的这些医院涉嫌的违法犯罪行为,如果最终都被坐实的话,说那6家医院是“黑社会”,恐怕也不为过。

再看对“恶势力”的画像: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里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歹,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

夸大宣传吸引患者就诊,篡改诊断数据,夸大病情恐吓患者,扩大诊断范围搞创收,在手术台上趁病患不利条件逼迫加价……这些黑恶特征,用“恶势力”形容也很恰当。

也就是说,如果举报和此前通报的涉嫌罪名属实,以“打黑除恶”的运动来清扫“莆田系医院”,很恰当,甚至是患者的希望所在。

莆田系考验临夏“扫黑除恶”成色

莆田系坏医院臭名远扬,但凭借极大的生存能力分布在全国各地、民众周边。这些医院打着民营医院的合法外衣,锤炼极具韧性的应变能力。在许多悲惨的个案之后,即使遭到猛烈的舆论抨击,他们不仅活下来,还活得很好。

正是因为这种无计可施的状态,临夏打击这些坏医院让人们在叫好的同时抱有更多希望。

人们会这样想,莆田系可以在个案声讨中借助关系网络逃过灭顶之灾,似乎它们成了无法被正义战胜的强大存在。那么,“扫黑除恶”斗争是如此地声势浩大,总归能动一下莆田系的利益格局了吧?

临夏采取行政、刑事两种手段对付这些医院,是在这种无望中给予社会更多的希望。舆论期待看到临夏能在全国树立打击莆田系医院的新型模式,亦即:对莆田系医院的全部乱象给予清算,对这个寄生在医疗产业里恶毒、变态的产业链进行彻底铲除。

可临夏市公安局政委马述华在最新回应中显得更为谨慎,说明对这些医院为何按照一般案件来立案侦查时说,“我们公安办理任何一起案件,都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经得起法律的考验”。

(2019年 2月1日上午,临夏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四次新闻发布会召开)

马政委这话当然没讲错,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管办什么案件都要遵守。即使将这些医院纳入涉黑恶案件办理,也要符合程序正义,但既然已经放出这么多信息来了,期待最终的侦查证据能与警方已公布信息的“黑恶”描述相一致。

对临夏警方而言,在是否“涉黑恶案件”上表现出谨慎立场,除了依法办案的要求,恐怕还有更深一层考虑。

那就是,一旦将这些医院定性为“黑恶势力”,一个顺理成章的问题就是:谁是它们的保护伞?打黑除恶,惩处“黑”和“恶”是应有之义,而揪出黑恶背后的保护势力,更是重中之重。

当作一般刑案处理,暂时就无需考虑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问题。

一旦定性在涉黑恶案件,就等于打开了一个魔盒,需要更多的工作、更多的揭露才能将运动圆满进行下去。

因此,临夏警方看似谨慎的表态,看似在法律程序上是一种节制,但在实际效果上也是精明的考虑。究竟是“一般刑案”,还是扩大为“涉黑恶案件”,后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在临夏打击医院一事上,能够清晰地看到警方对案件定性、是不是扩大化处理等等在度上的把握。

对莆田系医院而言,最关键的资产是执业资格和关系人脉,即使取消资格但是照样可以利用关系人脉复活。因此,人们在临夏这件事上,希望看到的不只是莆田系医院人员被抓,更想弄清楚这些医院的生存土壤是什么,究竟有没有勾结相关权力部门撑门面、做后台?

对莆田系医院这一全国性医疗乱象的围追堵截,监管部门从未取得绝对的成功,临夏掀起的最新打击算是一个机会。然而,是将获得全新的、压倒性的战果,还是继续让莆田系逃脱、在别处满血复活,就成了极大的悬念,也考验着临夏“扫黑除恶”的成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莆田系坏医院 莆田系医院 临夏华山医院 临夏市公安局 马述华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