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象岗山墓中发现残甲,专家经妙手复原,南越王宝甲是这“怪”样

原标题:象岗山墓中发现残甲,专家经妙手复原,南越王宝甲是这“怪”样

南越王陵墓中曾出现过一尊铁甲,只是由于年代太过久远,导致铁甲残损严重,为了能够将其复原,考古队特地成立了专家复原小组。专家们究竟复原成功了吗?铁甲复原后又会是什么样子呢?如果您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就让小编来为您揭秘。

(本文所有图片,全部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本号作者删除。图片与内容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1983年6月9日,广州市越秀区的象港山上正在进行紧张的施工,该土山共有17米之高,要将其削平,必须动用大量的挖掘机进行作业施工。就在17米山坡将要被削平之际,一个挖掘机工人居然在削面上发现了一块花岗岩石板,随着众人将石板掀开后,才发现下面有一个大黑洞,此时工人们才意识到,原来土山下有古墓。

考古专家们闻讯立马赶来,开始对该墓进行保护性发掘工作。专家们在墓中找到了几枚印章,上面分别刻着“文帝行玺”与“赵眜”字样,由此确定该墓葬为南越国第二代国王赵眜之墓。墓中出土了10434件文物,包括各种金银器,铜器,铁器,漆器,竹器等。

除此之外,专家们还在赵眜墓的西侧室发现了一尊残破不堪的甲胄,此铁甲整体纵向呈卷曲状,以南北方向放置。铁甲的甲片锈蚀严重,链接部位多有松动断裂,铁甲表面还附着许多残破的漆皮与丝织物,显得凌乱不堪。可是经验丰富的专家们却认为,此甲虽破却绝对是一尊宝甲。

为了能够重现宝甲的原貌,专家们决定对其进行修复,可一个问题出现了,想要完整的修复宝甲,必须要在实验室中进行,该如何将宝甲从墓中完整的取出送往实验室呢?

考古小组中的一位专家提出了可行方案,即用两块薄铁板自宝甲两侧插入,再将宝甲整体取出。这个巧妙的方法很快便得到了队员们的赞同,并得以迅速的实施,最后将宝甲取出运往实验室。

在宝甲被运到实验室后,专家们连夜召开了关于复原宝甲的会议,共同商讨参与修复工作的人员与方案,最终确定由当年成功修复满城汉墓铠甲的专家为队长,并任命五位从事多年考古经验的专家为协助队员。“宝甲修复小组”成立后,修复工作也随之展开,无尽的困难也在考验着每位成员的耐心与责任心。

专家与队员们先是对甲体表面进行了仔细的观察与分析,并小心翼翼的将甲面残存的漆皮、朽木渣、土垢等除去,使得宝甲表面保持清洁无污染。此时,专家们发现,宝甲左右肩片腐蚀严重,甚至连大致原貌都无法看清,因此专家们只能根据散片的叠压程度、系带位置、端口、包边等特点,开始逐一进行编号,再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复原出了完整的肩甲片。

有了这一次的成功经验,专家们精神为之一振,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对其他破损处进行复原。专家们接着又对宝甲进行了磨光、涂底漆、绘制图案等处理,终于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将其完整复原。

复原后的宝甲被呈现在世人的面前,据测算,该宝甲通高58厘米,胸围102厘米,全部由丝带穿接成型宝甲,整体共有甲片709片,

通过仔细的观察可以发现,这尊宝甲的组合关系可分为9个部位,前身为胸片、腹片、右侧片与左侧片共4块,上方两肩各1块。整尊宝甲无保护脖颈的立领甲片,无保护胳膊的铁袖、也无保护下身的垂缘部分,其形状更像是如今人们所穿的“坎肩”。

但与“坎肩”不同的是,宝甲领口呈前低后高的长方孔状,前身片比之后身片 短了许多。前后身片下段左侧相连接,右侧为敞开式,并可以用丝带系住。铠甲内部还有明显的丝绸锦缎包边残迹,应该是墓主人在穿戴时防止铁甲磨身才特意加上去的。

专家们通过对比发现,南越王墓中的这尊宝甲整体造型与中原铠甲相似,属于轻型铁甲之一,非常适用于南方高温地区使用。同时,该尊宝甲的彩绘图案,与杨家湾汉墓中出土的铠甲极为相似,由此可见二者之间存在一定的共性,并且在制作流程上也有诸多相同之处。

南越王墓中宝甲的复原,不仅让世人重新见识到了两千多年前南越地区的独特铠甲文化,同时也能展现汉代文化对岭南地区的影响,给后世的铠甲复原提供足够的实物见证,更能在研究古代铠甲历史上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不得不说,南越王墓宝甲的复原,是我国考古史与文物修复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象岗山 王宝甲 南越王陵墓 象港山 赵眜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