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不追风向只抓内核!8位超级大咖教你淘好IP做大爆款

原标题:不追风向只抓内核!8位超级大咖教你淘好IP做大爆款

要么“捧得很高”,要么“骂得很惨”,人们对IP的认知,似乎总是在“非黑即白”的两极中摇摆。

“新时代,新IP,新风向,新价值。”6月12日,2019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精品论坛·IP开发论坛在上海跨国采购会展中心举行,与会嘉宾展开头脑风暴,在不断思辨中,碰撞出火花,形成了共识,要寻找也要开发符合新时代精神的好IP好故事。

毋庸讳言,IP层出不穷,但头部作品仍然匮乏。站在时代的新风口,持续深耕精品IP,重塑IP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全面打造IP的长久影响力和生命力,成为了行业关注的焦点和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副主任童颖出席论坛并致辞

这条路注定会很长,而要想“让超级IP发挥超级效应”,不仅需要一双火眼金睛,也需要一副钢筋铁骨,正如有对话嘉宾所说:这不仅是考验眼力的脑力活,同样也是考验技术的体力活。

1

什么是好IP?如何选好IP?如何丰富好IP?在当日的论坛上,金影科技创始人&中汇影视创始人侯小强,灵河文化传媒创始人兼CEO白一骢,爱奇艺副总裁、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耐飞创始人兼联席CEO栗坤,围绕“IP丰富的库容该如何积累”这一议题展开头脑风暴,有激辩有火花也有共识。

选IP不要追风看天气,要看气侯

侯小强 金影科技&中汇影视创始人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可以叫做IP。”在“中国IP第一人”侯小强看来,IP要有势能,即用户基础,是要经过检验的;IP得有辨识度,即故事很独特;IP得有稀缺性;再就是IP一定要有一个好的极致的人设,不能是很普通的人物。

在如何挑选IP时,他打了一个比喻说,“不要看天气,要看气侯”,也“不要看风向,因为风向真的会是变化的”。其实还是内容为王,“你要看这个内容能不能打动你”。他也同时强调,一个好的作品之所以被那么多人喜欢,它一定是充满正能量的,因为民众一定喜欢看真善美的东西,而不是假丑恶。

“有些人喜欢追风,比如去追某些特定的题材,因为觉得安全。但我觉得当你想要追逐安全的时候,你就进入了一个更大的雷区。”侯小强认为,做任何事儿都是在不确定性当中寻找确定性,并放大这种确定性。对于做原创的人来讲,也要有意识的做IP,因为IP就是确定性。一言以蔽之,“无论做原创还是做IP,都要有一个概念,就是要把它IP化”。

侯小强坦言,他也曾因看风向,不看内容本身,而错过了不少后来成为爆款的好IP,比如像刘慈欣的《球状闪电》《带上她的眼睛》,“我听说《带上他的眼睛》现在是被国际上最顶尖的导演做了”。

“我不为我喜欢的东西买单,这是一个大的问题。”所以现在的侯小强越来越笃定,尽管外部风向阴晴不定,但“我们还是按照自己的风向走,我不相信打动你的内容,是你不喜欢的”。此外,选IP要走窄门,走的人少,抢的人少,也就容易成功。

开发IP要回归对内容的绝对自信

白一骢 灵河文化传媒创始人兼CEO

“我们虽然非常希望做原创,但很不幸我们公司做了太多IP剧了。”有着“网剧一哥”之称的白一骢在现场这样吐槽,至于为何这样,他给出的答案是:“这可能与市场有关。”

无论是早期的《暗黑者》《老九门》,还是近期的《S.C.I.谜案集》《黄金瞳》,白一骢表示在选择IP时,他更在意“能不能拍”,“有些IP我们看的非常好,但是拍不出来,就是我们技术也好,成本也好没有办法实现”。

同时,对市场的分析也很重要,“我们需要了解市场上究竟喜欢什么”,但是“如果对内容足够自信,不用在意市场上究竟流行什么题材。因为所谓流行,一定有波峰波谷的,既然起来了就一定会落下来,所以我觉得在制作每一个项目时,需要把自己的自信加入进去,并有更好的投入”。

“我们拿到一个IP,只是开发它价值中的一部分,而不是消耗它原有的价值。”他也同时指出,做IP剧也在倒逼技术提升,也在“逼着我们研究新的拍法,这是IP带给我们的推动,未来也希望看到更多好的IP通过影视的手段IP化”。

“IP永远会存在,IP和原创之间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因为原创最后做好了也是IP,IP本身做的时候也是从原创开始的,这两个之间没有距离。”无论受众定位,还是精品化爆款,数据分析自然很重要,但白一骢认为,“我们需要有一个凌驾在数据之上的能力,还是回归到对内容本身绝对的自信,希望未来能够有更多更好的IP带给我们这样的自信。”

做项目要讲独特性,重复性具有风险性

戴莹 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

作为平台方的代表,戴莹分析发现网上用户传递出的信息主要有两点,一是共情,二是猎奇,“如果一部剧里面包含这两个因素,成功几率会大大增加”。

从实操层面来讲,她认为选择一个IP主要看三点,一是题材,二是故事,三是人设。题材当然要符合当下社会的主流价值观,符合大的社会发展背景,故事的叙事角度要有新意,创新的迭代对于整个互联网环境的影视行业的发展非常关键,极致的人设产生的经典台词对后期传播特别有帮助。这些综合因素决定了项目能不能被市场认可,作品是否能够出圈。

“做内容的人,越来越优秀,也越来越专业了。”作为超级网剧的发起人和倡导者,戴莹从对不同剧组的探班中发现,网剧的工业化水平比此前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现在的竞争主要体现在独特性。

“我们基本上一周要接大概十几二十个项目,大家都很热情的问怎么样,但有时候我们的回复并不热情,因为不能让人耳目一新。所以我们筛选片子的时候,或许不是大家的项目不够好,只是不够独特。”对此,戴莹表示也很无奈,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也就说明了创新的重要性,“不要重复做特别一样的东西”,不然风险性也是很大的。

随着PGC分账市场的崛起,会员付费几率大大上升。在此背景下,“你不用非听平台的判断,因为平台方也会有失误的时候。”在戴莹看来,市场对于PGC是公平的,要有信心,所以“对于能够控制成本的团队来说,这其实也是变相的内容春天”。

力求把原创作品打造成IP实现反向输出

栗坤 耐飞创始人兼联席CEO

从出品头部付费剧《等到烟暖雨收》,到深耕青春题材类型剧集《初恋了那么多年》,再到与匠人导演丁晟联手开发的《谈判专家》,耐飞影视对项目一直抓得很牢很稳。

作为耐飞创始人栗坤来说,选择IP她也有自己的法则,首先是具备可影视化的开发性,而且难度不能太高;其次是政府支持的类型和题材;第三一定是百姓喜欢的。

除了购买IP,她还特别提及,耐飞也在升级IP开发的通道和方式。“我们希望通过对IP立体化开发和赋能的方式,让它以更加丰富多元的形式,呈现在不同圈层不同年龄的受众面前,把IP的势能最大化。”比如说,除了影视化之外,“我们是不是还能从动画漫画、有声读物等多个维度,为这个IP带来更多的生命力,从而让一个个IP新的生命不断接续和延长”。

当资本的红利过后,人们急功近利噌热度的心态必会有所收敛。对于不只是消耗IP的耐飞来说,栗坤也有更深层次的考虑,“力求把我们自己的原创作品打造成IP,也就是IP的反向输出,希望通过多维度的立体化开发,在不同的圈层汇聚IP的粉丝,真正形成IP的价值”。

对于市场上不时出现的唱衰IP的声音,栗坤表示,“这个时代永远需要好的故事,没有必要捧什么,也没有必要唱衰什么。只要我们深耕这个领域,踏实下来做故事,那些打动人心的好故事,就一定能够做得很好。”

2

找IP不易,开发IP也难。小糖人传媒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振华,知名影视制作人/监制曾瀚贤,吾道南来创始人刘朝晖,光芒影业创始人高铭谦,围绕“IP的系列化打造应如何实施”展开对话,感悟不同,经验不同,方法不同。但实践屡屡证明,只要方式合理,路径得当,每一个优质IP都能够衍生出不同业态的跨界精品,并焕发出新的能量和新的价值。

从上百万字里提炼影视化干货是个体力活

朱振华 小糖人传媒创始人兼董事长

从早期的《匆匆那年》,到后来的《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再到《独家记忆》,小糖人影视的青春厂牌逐渐竖立起来,亦有人称他们寻找到了“青春IP”的钥匙。

“小说也好或者原创也好,影视化准备过程中,最最重要的是转化中间的控制。”被誉为金牌制作人的朱振华表示,转化环节最终决定了出来作品的高低,而且中间其实也是一个校正的过程。

对于一个IP要分析其优劣点,“要保留什么,去掉什么,在调整过程中在我们开发逻辑里耗时最长。”同时在这个转化过程中,朱振华强调,一定要尊重影像或者视听创作的规律,一定要尊重各个专业的人,一定要从生态上尊重每一个结点专业的建议。

至于IP开发的难点,朱振华直言,“近两三年作品来讲,我觉得去水是很难的,因为从上百万字里提炼干货是个体力活,尤其对很大一部分网络小说改编来讲,这是一个问题。”

此外,提炼故事的精神内核后,还要把文字描述转化成戏剧空间。“从那么繁琐的文字中找到人物情感的共鸣点,进行合并归并是最头痛的,但也是特别特别重要的一点。”在他看来,这个工作的效率,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决定了这个作品的改编能否成功。

永远走在观众前面,但又不能走太远

曾瀚贤 知名影视制作人/监制

曾经打造了《红衣小女孩》等知名IP的知名制作人曾瀚贤表示,每个作品之所以成为爆款,一定是有捕捉到这个社会的能量或者情绪,或者是发泄感或者是共鸣感,这决定了怎么把观众代入这个故事。

所以不管做IP还是做原创,曾瀚贤都特别在意,要找一个跟这个环境或者市场互动的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来自于情感的弱点,或者是不变的共鸣。“把原本IP的核心抓出来之后,很多东西是可以改变的,因为我们需要这个作品做出来去面对一年后或者两年后的观众,所以就必须找到一个新的,让大家看到这个作品可以持续对话的过程,可能在未来这样的东西被改编完之后,更带有一种富有商业性和价值性。”

对于IP的开发者,曾瀚贤认为,你要永远走在观众前面,但又不能走太远,要在持续不断的IP化过程中,创造新的可能和机会。

事实上,当开发者一旦找到并确立了故事的内核,以及与社会互动的核心,就很容易跟观众进行持续的对话。而当把这个主题本身当做全产业链去开发的时候,就很容易布局并获得成功,而且不同产业链的产品其实都有各自独立的内容,无非是怎么把一个东西展现在不同的情境下而已,其重点还是一开始就为它设立的那个核心。

他举例说,当年做《红衣小女孩》,找到的是一个女孩面对自我成长心魔的东西,所以接下来做了密实逃脱游戏、恐惧实物等等很多衍生东西。目前在做的IP《猎梦六人组》,不仅入围“2018年度IP百强”,还作为30强精品获得了特别推荐。对于这个关乎“勇气”的青春故事,他说不仅有动漫开发的计划,也开始做网剧的开发,未来希望有更多的可能性。

选做经典IP,是生存技巧也是无奈之举

刘朝辉 吾道南来创始人

投入三千多万,做一部大IP网络电影《倩女幽魂》,值不值得?这对刘朝晖来说,似乎不是个问题,因为他有着“强大的内容自信心”。

“网络电影跟IP,最难做到的是美丽相遇。”在刘朝晖看来,目前市场上很多IP公司售卖的很多IP,虽然数量庞多,包装精美,但是价格虚高,关键是“在我眼里这都不是IP,好IP他们会拿出来卖吗?都藏在自己的口袋里面”。

“选做经典IP,是生存技巧,也是无奈之举。”即使拿到了好的IP,对于工业资源而言,码盘子的时候依然很难。他认为,好的IP要跟它适合的制作人制作团队坦诚相见,互相扶持。“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如果要发光发热创造价值,扩大影响,应该以最快的速度寻找到跟他匹配的团队,这个是难度极高的事情。”尤其顶级的IP,顶级的想象力,一定要跟顶级的资源相串联,比如要“选择这个行业里面最具理解力、工业标准最高的团队”。

就像《倩女幽魂》,“我们首先需要一个好故事,有了这个故事的底子,谁能讲好这个故事就显得尤为重要,所以我们要有一个好的审美标准和工业标准,能够加持它达到视效大片的水准,这需要勇气,更需要特别好的判断力。”

对于IP未来的突围,刘朝晖也在进行“极限思考”。“我们要做一个在网大里面极限生存的设定”,对于什么叫极限生存,他解释称:就是在平台方一个会员也没有的时候,“我依然要做一个很好的作品,去给他们拉新,这是平台最需要的,对于作品而言也是强烈破圈的”。

IP改编孵化剧本很难,执行到位更难

高铭谦 光芒影业创始人

曾经打造了破圈层力作《天坑鹰猎》的高铭谦,十分注重IP的执行力。

在IP改编的过程中,高铭谦表示,如何把一个IP孵化成一个好剧本,很难也很关键,需要找到那个故事核。而要把它执行到位,还需要制作的工业化支撑,但在某种程度上目前还一直处在画面、特技的工业化,包括导演、演员、内容本身还要进入一个很长期的工业化过程。

相比很多年前的电视剧,“比如80年代90年代的电视剧,可能画面没有那么好看,但是表演很好看,故事很好看”。高铭谦话锋一转继续说道,目前市场上很多项目,画面拍的越来越好看了,但内容越来越难看了。

结合自己所做的项目,他说像《天坑鹰猎》这种浪漫的现实主义,“是我特别想做的事情”。接下来要做的《夺梦》,是一个科幻现实主义,“看起来很另类,但它的情感也是连接大众的。两个少年通过潜入梦境的方式,寻找他们在现实中的困惑和问题,用科幻的方式解决现实中的诸多焦虑。”

至于类型和形式,高铭谦希望通过现实与想象的混合,打造新的类型,进而实现类型化的拓展和全方位的开发。他以《夺梦》为例,透露称这个项目不仅要做番外,甚至还有国内版国际版的区分,国际版只有6集,还会开发线下的很多产品,尝试许多新的互动玩法。

IP仅仅只是系列化开发的一个起点,IP的未来,不只是个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童颖 侯小强 灵河 球状闪电 带上她的眼睛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