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以色列情报机关令人胆寒的复仇行动,以倾国之力全球追杀

原标题:以色列情报机关令人胆寒的复仇行动,以倾国之力全球追杀

以色列人对付恐怖分子的办法花样繁多,有定点清除,就是直接干掉威胁极大的恐怖组织头目;还有株连亲属,就是恐怖分子即使死了,以色列人也要他亲属家眷的房屋夷为平地,让财产化为乌有。

这些办法听起来政治非常不正确,却相当奏效,让发生在以色列本土的恐怖袭击相对较少。除了以上两种花样,以色列还有一种高效的复仇手段,以色列的情报组织摩萨德在历史上曾经为了复仇发动过全球追杀,其中最有名的一次代号为“天谴行动”。

1972年9月5日,在慕尼黑奥运会举行期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下属恐怖组织黑色九月成员潜入奥运村,绑架了是11名以色列代表团成员。由于联邦德国警察处置不当,11名人质全部死亡。

慕尼黑奥运会上的以色列代表团

更令人齿冷的是,8名恐怖分子中的5名被当场击毙,3名被捕,但是同年,黑色九月又劫持了一架汉莎航空公司的飞机,成功逼迫西德政府释放被捕的3名恐怖分子,他们从此逍遥法外。

以色列人发誓要让恐怖分子付出代价。总理梅厄夫人成立了“X委员会”,制定复仇计划,目的就是要除掉所有与慕尼黑惨案有关联的恐怖分子。摩萨德最高领导兹维·扎米尔负责执行这个计划,计划的名字就叫“天谴行动”(Operation Wrath of God)。以色列的意思很清楚,要代替上帝惩罚暴徒。

烟不离手的梅厄夫人

当然,以国家的名义进行暗杀行为,而且又要在他国领土上进行,无论成败,都会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首先,暗杀就是一种极其政治不正确的事情,好说不好听,而且,在他国领土杀人,无论是否正义,都是对他国领土和法制的侵犯与蔑视。

为此,“天谴行动”的指挥官迈克尔哈拉里与其手下成员全部脱离公职,表面上成为与以色列政府毫无关联的人。这样,即使成员失手被擒,以色列政府也能宣称与他们无关,都是个人行为。虽然很鸡贼,但也很无奈。

很快,迈克尔哈拉里团队盯上了第一个目标,他是巴解组织驻意大利代表阿卜杜拉·瓦埃勒·泽维特尔,官方身份是利比亚驻意大利大使馆翻译,毕业于巴格达大学,主修阿拉伯文学与哲学专业,是个社会精英。

然而,泽维特尔私下里却是黑色九月成员,曾因发动了一次对炼油厂的爆炸而遭到意大利警方的逮捕,旋即因为证据不足被释放。摩萨德认定他是慕尼黑惨案的幕后主谋之一。1972年10月16日,泽维特尔正在等电梯回家时,两名摩萨德特工用贝雷塔手枪向他连开11枪,当场将他击毙。事后,巴解组织声称泽维特尔并非恐怖分子,他反对暴力行为,但是谁信呢。

泽特维尔被杀

摩萨德的第二个目标是巴解组织驻巴黎的发言人哈姆沙里,他的真实身份是黑色九月在法国的领导人。作为发言人,难免要与记者打交道。摩萨德特工伪装成记者将哈姆沙里一家子约到饭店采访,另一组人则趁机到哈姆沙里家中,在他的电话上安装遥控炸弹。

1972年12月8日,特工给哈姆沙里家打电话,在确认是哈姆沙里本人以后,立即遥控引爆了炸弹。重伤的哈姆沙里被送往医院,哀嚎了一个月以后才咽气。

哈姆沙里

摩萨德的第三个目标是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驻塞浦路斯代表侯赛因·阿尔·巴希尔。特工潜入巴希尔入住的奥林匹克酒店房间,在他床下安装了遥控炸弹。巴希尔回到房间,关掉电灯之后不久,炸弹被引爆,整个房间瞬间被摧毁,巴希尔本人当场被炸死。

摩萨德确认巴希尔是黑色九月在塞浦路斯的领导人,也有人分析,巴希尔被杀是因为他与克格勃关系密切,而苏联在当时是阿拉伯国家的幕后大老板。

1973年4月6日,法国巴黎,贝鲁特美国大学的法学教授巴希尔·阿尔·库拜西在吃完晚饭回家路上遭遇摩萨德特工的埋伏,身中12枪,当场身亡。以色列人确定,库拜西为黑色九月组织提供枪支弹药,并且参与了多起恐怖袭击的策划。

以天谴行动为背景的电影《慕尼黑》

“天谴行动”此前的行动都在欧洲,第五次出击的目标有三位,分别是阿布·尤素福(黑色9月行动负责人)、卡迈勒·阿德万(巴解组织业务主任)和卡迈勒·纳赛尔(巴解组织执行委员会委员及发言人)。他们藏身在黎巴嫩,身边守卫森严,特工难以接近。于是以色列决定派遣军队执行此次行动,行动代号“青春之泉”。

1973年4月9日,以色列国防军部队身着便服,乘坐快艇抵达贝鲁特海岸,由摩萨德特工接应后,分为两组展开行动,一组人员直奔3名目标的住所,一组成员则突袭“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位于贝鲁特的总部。不到半个小时,行动结束,3名目标全部被击毙,“人阵”总部大楼被摧毁。

参加青春之泉行动的以色列士兵

1973年,“天谴行动”还成功进行了两次暗杀,分别杀死了巴希尔的接替者扎伊德·穆夏希和“人阵”的欧洲领导人穆罕默德·布迪亚。

至此,“天谴行动”已经暗杀9人,他们的目标是杀满11个,正好与慕尼黑惨案中遇害的11名以色列人对应。但是这两人却给摩萨德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首先是阿里·哈桑·萨拉梅,黑色九月首领之一,慕尼黑惨案的主要策划者,外号红色王子。摩萨德根据错误的情报,以为萨拉梅躲在挪威的利勒哈默尔,特工人员潜入挪威将其击毙后,才发现错杀了一名与萨拉梅长相相似的摩洛哥人。

红色王子萨拉梅

事后,六名摩萨德特工被挪威警方拘捕,以色列政府私下向遇害者怀孕的妻子支付了一大笔封口费,然而却始终不承认与这次事件有关。

1974年1月,摩萨德特工得到情报,萨拉梅将在瑞士一所教堂出现,特工人员前往追杀,却只杀死了现场的三名阿拉伯人,没找到萨拉梅。不久,他们在伦敦得到萨拉梅的线索,一名特工前去与线人接头,但是线人没有出现,一名女刺客却现身将该特工击杀。

摩萨德当然没有放过这名女刺客,他们一路追杀到阿姆斯特丹,在她住所附近将她当场击毙。没有人知道这名女刺客的来历,特工们回忆,这个女子临死前,脸上的的表情充满冷漠与轻蔑。

摩萨德不甘心屡次失败,1979年,他们招募了一名英国女子化名钱伯斯,让她前往黎巴嫩接近萨拉梅。“红色王子”没有抵抗住美色的诱惑,钱伯斯很快就将萨拉梅的日常行程传递给摩萨德。1月22日,摩萨德特工在萨拉梅行车的必经之路上安放了一枚汽车炸弹,当萨拉梅的座驾经过时,炸弹引爆。萨拉梅和他的4名保镖丧生,同时也有4名无辜路人被炸死,另有18名无辜群众受伤。摩萨德的复仇行动堪比恐怖袭击。这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以牙还牙。

萨拉梅死后,“天谴行动”的最后一个目标就是黑色九月的创始人、慕尼黑惨案的主谋阿布·达乌德。然而这位老兄行踪飘忽不定,一直游走在欧洲和中东。1981年,摩萨德终于在波兰首都华沙的一家咖啡馆锁定了达乌德。达乌德当场身中五枪,却大难不死。

阿布·达乌德

此后几年,达乌德再没给摩萨德机会。而随着时局的变化,等到达乌德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时,以色列对他已经失去了兴趣。达乌德得以安享天年。值得注意的是,达乌德是唯一一位主动承认自己曾经策划慕尼黑惨案的恐怖分子。

在对付恐怖分子的问题上,以色列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无论是定点清除还是全球追杀,这种手段对于恐怖分子的震慑效果非常奏效。至于这种手段是否合理合法,谁能说清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慕尼黑奥运会 汉莎航空公司 梅厄夫人 兹维·扎米尔 梅厄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