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资本潮退洗牌加速 汽车后市场的中场战事

原标题:资本潮退洗牌加速 汽车后市场的中场战事

告别销量高速增长,中国车市步入存量时代的大幕徐徐拉开,汽车后市场行业也迎来“中场战事”。

近日,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汽车经销商商会携手尼尔森网联权威发布了《2019年中国汽车后市场行业研究报告》。报告显示,目前我国汽车后市场发展处于蓝海时期,市场竞争呈现“群雄逐鹿”的阶段。不过,市场仍待进一步向成熟化发展。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随着汽车后市场规模的快速增长,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投向这一领域,但要想从中掘金,并非易事。不久前,庞大集团(1.250, -0.07, -5.30%)(601258.SH)因2018年净利润亏损62亿元,遭到上交所问询;宁波先锋新材(3.520, -0.08, -2.22%)股份有限公司(300163.SZ)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下滑620.95%;安徽中鼎密封件股份有限公司(000887.SZ)、浙江万丰奥威(7.000, -0.36, -4.89%)汽轮股份有限公司(002085.SZ)今年一季度营收与净利润双双下滑……

针对在汽车后市场领域的布局与成效等问题,记者致电致函多家相关企业。其中,中鼎股份(9.420, -0.17, -1.77%)董秘回应称,公司业绩的下滑是受到汽车市场大环境的影响;浙江金固股份(8.350, -0.25, -2.91%)有限公司(002488.SZ)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公司去年营收略有下降,主要是由于在汽车后市场板块,去年与阿里巴巴相关业务战略整合后财务并表方式的调整,公司后市场业务营收增长迅速。截至发稿,万丰奥威、先锋新材方面未作回复。

喜忧参半

6月12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了最新的汽车产销数据。今年5月,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84.8万辆和191.3万辆,同比降幅分别为21.2%和16.4%;今年前5个月,汽车产销分别为1023.7万辆和1026.6万辆,较上年同期均下滑13%。

汽车销售陷入低谷,汽车保有量却高速增长。据公安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汽车保有量已突破2.4亿辆,预计到2020年我国汽车保有量将接近3亿辆。

灼识咨询执行董事赵晓马指出,由于汽车市场大环境持续萎靡,整车市场开始逐步转型进入成熟期和停滞期,汽车存量升级。这意味着后市场将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带动包括车辆检修及维护保养、二手车交易等方面的发展。

或是预感到了未来这一领域的火热,早在四五年前,就有一批汽车上下游上市企业开始布局入场。

以金固股份为例。2015年6月,金固股份发布公告,拟向子公司特维轮网络增资近27亿元,用于特维轮旗下汽车后市场的O2O电子商务品牌“汽车超人”的扩张和发展,快速切入汽车后市场。经过几年的发展,汽车超人在行业内已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

2015年5月,先锋新材也宣布和上海养车无忧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签署《投资合同》,拟以自有资金 6210万元,通过增资形式取得汽车后市场平台“养车无忧”20%的股权。

同样在2015年,万丰奥威选择与北京正和磁系就“投资互联网汽车后市场事宜”签订协议,并与途虎养车出资1亿元设立新公司万丰途虎。

不过,目前来看,后市场业务尚未形成规模效益。数据显示,先锋新材去年实现营业收入5.87亿元,同比下滑14.78%;净利润亏损2.02亿元,同比下滑620.95%;万丰奥威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24.56亿元,同比下滑4.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3亿元,同比下滑9.96%;中鼎股份今年一季度营收与净利润分别为26.57亿元和3.09亿元,分别下滑12.63%和17.99%。

相较之下,金固股份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7.08亿元,同比略有下滑。但公司去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4亿元,同比大增204.2%。

金固股份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18年8月,公司将旗下汽车超人营收占比较大的供应链业务与阿里天猫汽车、康众汽配相关业务进行战略重组,成立新康众,按照权益法新康众损益按股比并入公司整体报表,营收不并表,导致公司总营收下降,实际该业务在战略重组后营收增长迅速。

资本退烧

在赵晓马看来,目前中国汽车后市场仍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在中国汽车产业链不断走向成熟化和稳定化的过程中,后市场的发展仍存在巨大的潜力。

金固股份相关负责人亦向记者表示,汽车销量增速再难超越保有量增速,弹性减小,中国正式进入后汽车时代。

不过,虽然业内普遍看好,市场却开始出现疲态和资本退潮。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汽车后市场分析与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汽车后市场在2014年投融资事件数量为55件,融资金融为24.3亿元,2015年迎来最高峰,投融资事件达到166件,融资金额为189.4亿元。但2016年、2017年、2018年投融资事件分别下降至92件、80件和63件,融资金额分别为177.7亿元、121.1亿元和101.5亿元。

另据前瞻研究院的不完全统计,2014~2018年,我国汽车后市场产业共有融资事件579件,涉及项目385个,其中2018年共发生融资事件103件,略低于2017年的127件。

去年10月,广东三头六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宋继斌在“2018年汽配圈创新者峰会”上直言,近几年,资本一点点退潮,那是因为资本公司在汽车后市场90%的投资都“血本无归”,本想在庞大的汽车售后市场分一杯羹,结果市场却非常惨烈。

汽车后市场资本在不断“退烧”,企业似乎也在回归理性,不断剥离相关资产。

例如,2015年4月,中鼎股份曾发布公告称,将投入5.86亿元用于建设中鼎股份汽车后市场“O2O”电商服务平台,建立“互联网+线下连锁服务”模式是响应国家互联网战略,促进汽车后市场行业反垄断与规范管理的政策要求等。

然而在其2018年财报中,“募集资金变更项目情况”一栏显示,“中鼎股份汽车后市场‘O2O’电商服务平台”已经变更为“中鼎股份特种橡胶混炼中心建设项目”与“中鼎减震橡胶减震制品研发及生产基地迁扩建项目(一期)”,年报显示,该募集资金经历过两次变更,第一次变更时间为2017年5月。

除此之外,先锋新材2015年5月以 6210万元取得汽车后市场平台“养车无忧”20%的股权,但仅隔两年,公司于2017年2月选择了原价将养车无忧20%股权出售,宣告此次布局的失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先锋新材方面,其董秘直接表示“不接受采访”。

“目前,行业总体存在运营管理水平低,行业分散,合规成本高,整体效率低下的问题。从服务角度来看,车主用户无法享受到标准、透明和有保障的服务,行业服务仍处在较低的水平。”一位汽车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从2015年至今,汽车后市场引来了很多资本的追逐,也迎来了互联网带来的冲击,经历了躁动,也迎来了退潮,总体来说,正在朝着更加理性的方向发展。

 洗牌加速

当资本潮水褪去后,一批“裸泳”者开始现形。

记者注意到,2018年3月,喊出“上门洗车顶呱呱”的网红O2O洗车平台“呱呱洗车”被曝倒闭,原因是企业资金链断裂导致经营困难。呱呱洗车不是第一个倒下的,在媒体所统计的O2O洗车公司“死亡名单”中,仅在2015年就有7家公司先后因多种原因倒闭或转型,包括云洗车、e洗车及我爱洗车等。

O2O洗车平台先后倒下,O2O汽车养护平台也备受煎熬。2016年4月5日凌晨,曾被称为国内最大的O2O汽车养护平台的博湃养车宣告倒闭,而博湃养车曾在2015年拿到B轮融资后宣称“计划2016年年底覆盖100个城市,招聘1万名技师”。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博湃养车曾被资本看好,共计获得1亿多元融资,分别是2014年创新工场千万元A轮融资和2015年京东等参与投资的1.1亿元B轮融资。

赵晓马指出,目前我国的汽车后市场存在产品、价格透明度不高、极度分散、供销信息严重不对等、配件价格虚高等问题。这就导致了在后市场行业没有广为人知的大公司,行业前茅与末尾企业的差距绝对额非常小等情况。久而久之,很多汽车后市场品牌因缺乏核心争力,用户黏性差,导致难以为继。

那么,在不成熟的市场环境下,仍旧在后市场领域努力布局的成员该如何避免被淘汰?赵晓马认为,要实现促进后市场的升级转型,互联网+技术将发挥出重要的作用。将互联网+技术应用到汽车后市场,可以有效利用大数据进行数据的采集与分析,使得消费者可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产品和服务,一定程度上也将增强行业的规范性和透明度。

对于未来的持续生存战略,金固股份方面回复记者称,汽车后市场正在经历与互联网相结合的第二个阶段,它催生出汽车后市场新零售的业务模式。因此,去年公司旗下的汽车超人将供应链业务剥离出去,成立新的合资公司新康众,将汽车新零售分拆为供应链平台和连锁门店两大板块,形成供应链、系统、门店打通的新服务闭环。

来源:中国经营报 记者:方超,刘媛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宁波先锋新材 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万丰奥威 中鼎股份 浙江金固股份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