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美丽永丰】我的家乡和家乡的河(作者:罗秋贵)

原标题:【美丽永丰】我的家乡和家乡的河(作者:罗秋贵)

编辑:欣晴(415835366)法律顾问:戴启旺 律师

我的家乡在赣江的支流恩江边上,小河处在恩江的中上游。河水不多,但河床很宽,最宽的地方足有五六百米。河床里都是经水多年打磨过的沙子,茫茫一片。河水清澈见底,微风一吹,涟漪微澜,真有吹皱一江春水之美。

河的对面有我们的责任田,春播秋收我们都要渡过这条小河,世代如此。很多很多年过去,河上都没有搭过桥,连小木桥也没有。也许是因为河床太宽的原因吧。

春播时分正值雨季,河水较多,且水流湍急。人是无法直接淌过河的,我们都是用小木船渡过河的。这种小木船存在很多年,我们的祖辈自从来到这里安家落户开始就有。当我现在想起当年坐船过河的情景时,脑海里总是油然而生那句歌词:“渡船就像一个摇篮,日出时揺来满河的童话,日落时摇走彩色的梦幻”。是啊,何尝不是呢?那些年我在河边编织了很多年少时的童话,当我再次驻足河边,蓦然回首,儿时的童话有多少成了今天彩色的梦幻?!斯情斯景……不禁潸然!如今每当我来到河边时就不禁哼起那首小渡船唱;而当我哼起这首歌时就想起了家乡的小河。

秋收的季节河水不多,是可以直接淌过河的。小木船因为河水太浅,载重容易搁浅而无法使用,只能泊在岸边随河水摇曳,见证一片秋收的景象。

秋收正值一年当中最酷热的时候。我们往返在小河的两岸,都要先绕过几条田间小道,经过一片沙滩,再淌水过河。中午一两点钟收工回家是最难受的,因为沙子经过烈日照射,温度很高,足以把人烫伤。而我们那个时候又是光着脚下地干活的,肩上还挑着刚收割的稻谷踩在沙滩上。脚底的滚烫加上沙滩的热浪,让人感觉炼狱火燎一般。那种滋味……即便如此也得走啊。为了避免脚板烫伤,我们都会带上一把稻草,走一段把稻草放下,踩在稻草上歇会儿。又走一段又歇会儿,就这样走会儿歇会儿,直到走过那片沙滩。

傍晚七八点钟收工回家时,我们会在河水里美美地洗上一个澡。清凉的河水洗掉了我们一天劳作的汗水,更洗掉了我们一天的劳累和疲惫。吃过晚饭后,我们仍然精力充沛。那时候还没有电视看,小伙伴们你来我家我来你家互相串串门,或追打嬉闹,或坐在谷堆旁边听大人们讲过去的事情。

有山有水的地方是美景。如果站在我们村后山上放眼一望,那条弯弯的小河像飘带一样,在群山和小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美。青山绿水阡陌田园,仿若一幅山水画卷,当年的我身在其中,却不知身画中。

前几年我回老家时,突然发现小河上架起了一座钢筋水泥桥,顿时令我很伤怀。这座桥也许对于我们村来说是件大好事,但对于我来说是多余的。因为这座桥它破坏了小河的美感,也伤害了我对故乡的期许。可是我无法阻挡,也不可能阻挡。经济建设的脚步已经伸向了中国大地的每个角落,哪怕是这个小山村,哪怕是这条沉睡多年的小河!

我仍然每年都会回老家,为我那年迈的父母双亲,也为那生我养我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而每次回家我都一定要去小河边,而且我特别喜欢黄昏时分去。虽然小木船早已不在,虽然那座桥煞了风景,虽然河岸的杨柳又被洪水冲跨,虽然所有的景象已经不是从前。可我仍旧喜欢坐在河边的沙滩上静看夕阳西下。那轮红日可以见证,见证小河的沧桑,见证我的乡愁。我在沙滩上去拾遗儿时的足迹,去感受年少时的那份快乐,去追寻孩童时编织的梦想……!

流年似水,数十年弹指一挥间,我已在外漂泊多年。是啊,家乡安不下肉身,可他乡又容不下灵魂。游子的情怀总有莫名的忧伤。家乡的山家乡的水总不能忘,家乡的小河,漂泊时随我去远方,归乡时待我去徜徉。愿我的家乡依然恬淡,愿家乡的小河被岁月温柔以待!

作者简介

罗秋贵,原籍永丰县七都乡松江村人,现居江西省进贤县,爱好写作,擅长随笔散文类,也爱好写诗。

“永丰网”微信公众平台诚邀大家积极投稿,把更多的关于永丰美图、美文传递给更多永丰人,如果有新鲜事也可以投稿爆料哦;

投稿请发送到邮箱:yfnews@163.com41583536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罗秋贵 恩江 满河 七都乡 松江村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