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红楼梦:世人多误尤三姐,懂她要待成年后

原标题:红楼梦:世人多误尤三姐,懂她要待成年后

读了那么多遍《红楼梦》,大观园那么多的女儿家,让我久久不能释怀的。除了黛玉,思来想去,大概只有尤三姐了。

尤三姐是贾家宁国府贾珍的妻妹,尤氏在贾敬离世后独自理丧,并将自家老母和两姐妹带到贾府住上一段时间。

但是宁府是何等肮脏污秽之地,就像柳湘莲对宝玉说的那番话:“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果然,贾珍、贾蓉等好色之徒,一双双眼睛早已如恶狼般盯上了尤氏带进来的两个妹妹。

就算在服丧期间,这些人的生活依旧糜烂不堪。贾珍、贾琏垂涎于尤家姐妹的美色,想着调戏一番,所谓的纲常伦理也是被抛在脑后。

但是我在这其中真正惊讶的不是贾珍等人的荒淫无道或是宁国府内部的空虚败落,而是尤三姐的反应。面对色欲之徒的戏弄,她的反应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我对一个古代女子最基本的定义,就好像在顷刻间被推翻了。

贾珍和贾琏约着尤氏两姐妹,想借着饮酒作乐,顺势行些苟且之事。可是尤三姐是何等泼辣刚烈,面对贾珍等人溢于言表的坏心思,直接当场揭开两人丑陋的面具,不留一丝情面。

原文:三姐自己绰起壶来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半杯,搂过贾琏的脖子来就灌,说:“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咱们来亲香亲香。”唬的贾琏酒都醒了。尤三姐一叠声又叫;“将姐姐请来,要乐咱们四个一处同乐。俗语说‘便宜不过当家’,他们是弟兄,咱们是姊妹,又不是外人,只管上来。”

相较于尤二姐的隐忍退让,三姐反将一军这一招,霸气果敢,直接把那两人给唬住了,不敢再轻举妄动。

这还不是一点,曹公描写三姐外表,也是与众不同的。

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着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一对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却似打秋千一般,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

什么叫艳而不俗,媚而不妖的尤物?三姐这段可算是完美地诠释了这一点。热辣放纵,不拘于小节,虽是举止轻佻,却不见风尘香艳意味。

不知道曹公原来内心是怎样构思这样这样一个人物的,对人物的感情我也不敢妄加揣测。历届红学家也并未多提这样一个角色,我们研究过袭人、香菱、晴雯……却漏掉了尤三姐,只知道她喜欢柳湘莲,最后因为一场误会没能在一起。她用当初的定情信物自刎结束生命,柳湘莲从此遁入空门,再无消息。

我们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但我想如果仅仅以这些来评判尤三姐,未免过于草率和武断,甚至会误解了尤三姐。

想必很多人都能在曹公的原话中刻画出这样一个形象,她胆大泼辣,爱憎分明,感情热烈奔放。她似乎没有古时女子应有的娴淑模样,无黛玉的多情内敛,亦无宝钗的端庄优雅。让喝酒来便举杯饮酒,暧昧挑逗起来却也是别样风情。

我读时便震惊,别说是古代,就算是到了民国,新女性解放,也未曾见过这般“惊世之举”。

中国传统女性始终被封建礼教束缚着,定格成单一的模样。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在这些枷锁之下的女性有着太多太多不敢也难以冲破的东西,久而久之,变得迟钝而僵硬。

而三姐不同,妩媚风情却不流于艳俗,信奉礼教却不死板恪守。对于贾珍等人的戏弄,直接冷言相讽。对于柳湘莲,只因当初戏台一眼,便误了终身。心系柳湘莲,竟是要非他不嫁。我们都知道,以前古代可不像现在,恋爱这般自由开明。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一个是能由得了自身做主?红颜薄命,如风中飘絮,雨中浮萍,不得自由。但尤三姐说到做到,此生非君不理嫁娶之事。

我当时就想到了另一个人,虽然跨越了时空和种族,但却觉得两个人别样的相似,就是《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玛蒂达。有一段玛蒂达对里昂说;“要么爱,要么死。”两人的那种坚韧和对感情的义无反顾,竟是十分相合。

我觉得这可能是曹公的一个用心良苦之处,不过被很多人忽略在一边。

三姐代表着女性意识的一种觉醒,这种女性意识并不是一定程度上的女权主义,它没有反映女子对封建压迫阶级男权社会的反抗,或是对女性社会地位的渴求。它没有改变女人是男性附庸的这一历史事实,但展现出这一过程中女性的思考。面对恋爱的不自由,婚姻的安排。没有麻木的顺从,没有直接的妥协,虽是玉碎,也是一场格外壮烈的悲剧。

它意味着的是女子对于自身价值的探寻,但古代女子生存空间的局限性同样影响她们的所思所求,而其中最为关键的一部分——人生伴侣,和什么样的人执手一生,我喜欢什么样的人。这是女性意识摆脱陈旧思维,独立思考的一个表现。

其实,在一定意义上,同样也代表着曹雪芹对于爱情的一个基本看法,它是超越时代的。

最后三姐得知柳湘莲要收回鸳鸯剑后,悲愤交加。在交还时,一刀自刎,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无论是自身肉体还是对于自己对柳湘莲的感情,她都是忠贞不二的。尤三姐的刚烈不同于晴雯等烈婢,她不是为了反封建礼教,完全是为了一段炽热的感情。

虽然我最大的意难平就在这场误会,明明应该是两情相悦,最终却是阴阳相隔,再无相见。

但依旧佩服尤三姐对于爱情的那份勇气,她勇敢告诉对方,做主自己的爱情,并对此忠贞不渝,真的是非君不嫁。面对心上人的质疑,她最后以死明志,捍卫自身作为女儿身的尊严。

她是爱柳湘莲的,却没有因而迷失,丢掉自我,我想这该是女儿家原有的模样,如蒲草般坚韧执着。最后柳湘莲知晓了三姐情意,却无力回天,结尾随跛足道人出了家,这大概也是曹公在那样的社会背景下能给这一对最好的结局了。

作者:藤桉,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