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青青稞酒多家子公司亏损,旗下中酒时代四年亏损1.43亿

原标题:青青稞酒多家子公司亏损,旗下中酒时代四年亏损1.43亿

日前,青青稞酒发布关于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就2018年主要子公司的经营情况作出具体披露,并解释了相关业绩变化的原因。

公告显示,青青稞酒旗下子公司北京天佑德青稞酒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天佑德”)、中酒时代(北京) 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酒时代”)、Oranos Group (以下简称“OG”)均连续亏损,其中中酒时代更是已经连续四年亏顺,累计亏损达1.43亿元。另外旗下西藏天佑德青稞酒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天佑德”)也在2018年由盈利转为亏损。

据年报显示,2018年,青青稞酒实现扭亏为盈,营收13.74亿元,净利润1.09亿。而旗下多家子公司却仍然处于连续亏损状态。对于主要子公司的经营业绩变化,青青稞酒在公告中也分别做了解释,其中提及最多还是经营成本费用的增加所致。

四家主要子公司亏损,中酒时代连亏四年

公告显示,2018年,北京天佑德、OG和中酒时代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1179万元、亏损1650万元和亏损2185万元,均连续亏损。同时,北京天佑德和中酒时代的净资产也都为负数,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另外还有西藏天佑德由盈转亏,亏损453.63万元

北京天佑德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亏损2318万元和1179万元。青青稞酒解释认为,北京天佑德亏损的主要原因是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较高。北京天佑德是公司为了开拓西北地区之外省份市场的设立的销售运营公司,由于天佑德品牌在西北地区以外市场知名度较弱,前期市场拓展的费用投入较大,公司最近三年为拓展市场累计产生的费用(包括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占累计销售收入的比例为 85.30%。

OG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亏损1846万元和1650万元。青青稞酒解释主要原因为OG的主要业务是葡萄酒的生产、销售,由于OG的业务目前处于起步阶段,其销售收入尚未形成规模,单位生产成本较高,前期投入的人工成本、折旧、维修费等管理支出较大。

而青青稞酒旗下互联网公司中酒时代则给带来了更大的负担。搜狐酒业整理发现,2015年至2017年,中酒时代净利润分别亏损4163万、4675万元和3235万元。公告显示,2018年中酒时代仍然亏损2185万元。自2015年被青青稞酒收购以来已经连续四年亏损,累计亏损达1.43亿元。

青青稞酒解释中酒时代连续亏损原因:一是由于互联网企业自身特点,需要进行前置性投入, 前期推广费用较大;二是中酒时代正在进行战略转型,适度收缩传统电商业务,重点布局中酒云图、中酒云码和新零售业务,力争成为酒类互联网营销工具提供及运营服务商,新业务布局需要进行较大的前置投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西藏天佑德在2018年经营业绩也发生重大转变。公告显示,2018年西藏天佑德营收2.21亿元,净利润为亏损453.63万元。而搜狐酒业查阅发现,此前西藏天佑德常年保持盈利状态,2015年至2017年分别实现净利润0.78亿元、0.38亿元和0.68亿元。

公告显示,2018年,旗下主要子公司中只有青海互助青稞酒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稞酒销售”)有亮眼的业绩增长。青稞酒销售实现营业收入9.8亿元,同比增长6.6%,实现净利润6745万元,同比增长 39.8%。

互联网+白酒模式成困局,中酒时代成包袱

中酒时代成立于2012年,线下门店分布于北京、天津、石家庄、上海、南京、成都等地。同年,中酒时代推出中酒网,成为一家B2C和O2O的电子商务服务商,主营中高档酒类产品。

资料显示,中酒时代在2014年亏损0.66亿元。但是2015年7月,青青稞酒仍然斥资1.8亿完成对中酒时代的收购,占股90.55%。这在当时也被认为是青青稞酒实现全国化的一大举措,青青稞酒试图借互联网+白酒模式实现全国化的突破。

同时,在青青稞酒2015年的年报中,公司首次将白酒企业+互联网模式探索作为发展战略之一。接下来,白酒企业+互联网模式探索这一发展战略又出现在公司2016年报和2017年报当中。

资料显示,公司完成对中酒时代的收购后,在其原有 B2C业务的基础上进行优化及调整,业务模式定位在为传统酒企提供+互联网服务,通过一系列的互联网业务软件工具,帮助酒企实现产业互联网升级和转型,并形成产品-渠道-消费者的良性循环,为酒企提供大数据服务,打造酒业生态新活力。

然而,这样的一套互联网+白酒的发展模式并没有给青青稞酒带来想象中的发展。资料显示,中酒时代2015-2018年分别亏损0.42亿元、0.47亿元、0.32亿元和0.22亿元,四年累计亏损1.43亿。

酒业营销专家蔡学飞表示,青青稞酒收购中酒网的根本目的就是试图通过互联网改造实现弯道超车,加快全国化布局,但是目前来看的话,中酒网在中国酒类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中阻力较大,近年来运营情况不太良好,确实拖累了青青稞的业绩。

2017年,青青稞酒全年净利润亏损9416.43万元,这也是青青稞酒上市以来首次亏损,亏损原因与其2017年全额计提收购中酒时代形成的1.79亿商誉减值有着直接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搜狐酒业查阅发现,在其2018年年报中,青青稞酒并没有再将互联网+白酒的发展模式列入发展战略规划,取而代之的是信息系统和数字化建设成为新的发展战略。

收购中酒时代四年,讲了四年互联网+白酒发展模式,终于在净利润持续四年亏损的情况下,青青稞酒面对现实,年报中不再坚持讲述互联网+白酒的发展战略了。

蔡学飞指出,从全国范围来看的话,青青稞的主要问题还是自身在全国化的进程中战略失调,以及近年来与劲酒的勾兑效果没有形成新的增长点,所以对于青青稞而言,独立的互联网+白酒战略的资源投入量大,周期长,只能是企业长线布局的战略,短期内难见效果。

“我个人认为,青青稞借助互联网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战略方向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青青稞自身的企业发展遇到了瓶颈,甚至我个人极端点的认为,青青稞应该及早摆脱中酒网,给企业减负。”蔡学飞如此说道。

然而,对于专家眼中的包袱,青青稞酒却仍然给予支持。

6月14日,青青稞酒发布公告称,同意对控股子公司中酒时代财务资助额度增加至2.39亿元。公告显示,此举是为了保证中酒时代日常业务运营的资金需求,降低公司整体融资成本,有利于中酒时代推进战略转型,强化业务运营。

而青青稞酒2019年一季报显示,青青稞酒一季度营收3.66亿元,同比下降23.05%;净利润5049万元,同比下降41.84%。(文/李之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青青稞酒 北京天佑德 oranos og 稞酒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