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从中国学渣到美国学霸,来自一位母亲的由衷倾诉!

原标题:从中国学渣到美国学霸,来自一位母亲的由衷倾诉!

作者:裴育

内容来源:共识网

1

这里是美国北达科他州的大福克斯,每天都可以看到许多铲雪车在道路上不停地扫雪,对于长期生活在南方的我,对这片银色世界很新奇,不过,即将开始的北达科他州大学毕业典礼更令我新奇。

毕业典礼预定在当地时间下午2点开始。儿子说,他们12点半就要到学校歌剧院(大礼堂)去预演。而家长们则要早点去才能占据好点的位置,这倒有点像当年看坝坝电影。我半信半疑,虽说不是第一次来美国,但在国外参加大学毕业典礼是第一次,真的有这样火爆吗?而我们学校的大礼堂除了开会就是开会,已经多少年没有像这样的火爆过了。

车子开到歌剧院门口时,已停有不少车辆,好似中国的展销会盛况。大厅门要下午1点才开,着正装的家长们和学生聚集在门厅里,三五成群交谈着、比划着,兴高采烈地等待着庄严时刻的到来。楼上楼下都是人,看得出好多家庭都是倾巢出动,几岁的小孩仰望着穿著学位服的哥哥姐姐,欣羡不已;还有些家庭正簇拥着学子在留影全家福。

儿子找他的同学去了,我在二楼等候开门,顺手拿了本毕业典礼册子来翻翻。里面是冬季毕业博士、硕士和本科毕业生的名字,以及典礼仪式的简介。迫不及待的翻到AIRSPACE(飞行学院)确认是否有儿子的名字,哈!在页面中间,ZZ L**,后面两星号是什么意思?注解上说,*代表荣誉章,也就是大学几年的成绩平均分,* GPA为3.9,**GPA为3.7, ***GPA为3.5。哟!我儿子在美国还真能念书?太令人惊讶了!好家伙,难道中国学渣在大洋彼岸练成了美国学霸?太不可思议了!

突然一阵骚动,时间是1点正,厅门准时洞开,家长们顺序进入。

校长带领校院级的教授们陆续上台,正襟危坐。主持人宣布毕业典礼开始。每念一个学生名字,他的家人吹出各种哨音,欢呼声掌声此起彼伏,歌剧院一片喧腾!那阵仗,就像我读大学时欢迎自卫还击凯旋的解放军将士,毕业生正享受功臣般的礼遇,面对的是鲜花、掌声、欢呼和亲人的笑脸与拥抱。

坐在我们旁边的一位母亲,当念到他儿子的名字时,只见她一个人纵情欢呼、雀跃、扭动身肢、抛出飞吻,像跳起狂放的桑巴,宛若无人之境。我也很想像她那样捣鼓一番,但遗憾的是老成持重已习惯成自然地提不起那样奔放的勇气。当念到我儿子的名字时,我仅仅是用尽最大力气拍手鼓掌,鼓掌,手都拍疼了。我经历了人生最激动的时刻,比当年我自己穿上硕士黑袍还激动百倍!

当长长的学生名单终于念诵完毕时,校长再次热情祝贺他的学生们大学毕业了,开始人生的新阶段。此时台上背景变换成瑰丽的红色,寓意隽永,中间编制成花篮样的CONGRATULATIONS(祝贺!)。

毕业典礼结束后,儿子把他的二等勋章郑重其事交给了我,这可是儿子在学业上第一次获奖啊!知道在儿子心中认为他的奖章有妈妈一半的心血吧。虽然,UND在美国不是什么名校,但在我眼里,它却是最好的,因为这里是儿子梦想开始的地方。

传说中的学霸,似乎都是国内外名校如北大清华或哈佛剑桥的博士才能服膺,但我的心中,儿子俨然已经成为了学霸,一个从中国学渣到美国的学霸!

在这遥远又陌生的小镇,静静的夜,我看着窗外的雪花漫天飞舞,思绪回到了从前,儿子的今昔之变,成长之路的痛楚与快乐交织于我这个中国母亲的脑际。

2

和一般的小孩一样,儿子的小学时光是快乐的。实验小学是成都市的一流学校,位于市中心,离儿子爷爷家比较近,仅隔了一条街,儿子出生时户口上在爷爷家,本以为可以就近读实验小学,可人算不入天算。

儿子读书那年,一条马路为界,爷爷家所在地西御河沿街划在入学区之外了。交了2万元学校建设费,儿子如愿进了实验小学(其实是大人的心愿罢了)。该校当时是素质教育试点,小学的素质教育实施具体有什么内容,我不甚了解,但有一点最突出的就是没有家庭作业!儿子回到家扔下书包就出门疯玩。没有学业的压力,孩子的这段童年是快乐的。

常问儿子对学点什么兴趣,小家伙不假思索回答,耍!也好吧,快乐的童年对于成就健康的身心是重要的,玩耍可以全方位开发儿童智力哦,这点对于我这做预防医学教育的妈妈来讲也应是常识吧,且我一直用实际行动在兑现我自己的心愿。

2000年春节前夕,也就是四年级春季学期,儿子父亲抛家弃子远赴美留学,没了父亲的威严管束,男孩子的野性便百分百地暴露出来,酿下了他青春期的成长梦靥。

儿子的爆脾气在一次被数学老师批评之后爆发出来。我接到“告状”电话赶往学校,见过数学课李老师,这是一位年轻小伙子,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儿子上课时睡觉,老师提问,自然是一问三不知,老师斥责他,说了一句至今我还记得的话“像你这样不好好学习,以后只有去捡垃圾”,话音刚落,儿子立刻爆发,回敬一句“我才不捡垃圾!”,扔了数学书,重重地摔门就跑了,当然是把数学老师气得够呛!

身为大学老师的我,其实一点不懂教育学。我本人从小就是乖学生,听话,学习好,又不惹事,若全班都是我这样乖巧的学生,老师多省事啊!大学里老师是不用费这劲管理学生的,考上重点大学的孩子都是听话懂事的好孩子。面对这个桀骜不驯的儿子,我真是没辙。

数学老师还撂下一句话“你现在如果不管住他,到了初中就没法管了”。不到3年,这句话就应验了。

儿子小学毕业那年是随机选择初中,我祈祷着儿子能进一所好点的初中,没有花钱也没找任何关系,结果儿子被机选进青羊区XX中学。去学校看了一下环境,真不怎么样,比起气派的四中、七中和九中(成都市的三所王牌学校)来,简直就是“希望中学”的城市版。中国的教育资源从来只是锦上添花,才不会雪中送炭。考虑到学校离家也比较远,当即就决定带儿子到别的私立的、公立的中学碰碰运气吧。没想到,几所学校考下来统统惨败,尤其是数学分数惨不忍睹。

听说四中(石室中学)不用考试,带儿子去了。招生的老师翻看了成绩册,说到不能录取你孩子,理由如下:一是小学平均成绩没到98分,二是无奥数获奖;三是无特长艺体获奖等等。

总之,四中的高门槛对于我儿子这样只会玩的孩子绝对是高不可攀的!能去哪呢?天府广场是成都的中心,也是成都市的象征之一。离广场不到100米有一所虽不入流也不是很差且颇有点历史的学校(称WN学校)。走进校大门,校舍还不错,毕竟是有历史底蕴嘛,更让我眼前一亮的是旁边一块小黑板上写着:初中部招生,尚有少量名额,欲报从速!我犹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冲到教务处咨询。不看奖状,不看小学成绩,只需要交2万元赞助费(当时都这样)就可以入学了。当时我心里啊,对这WN中学简直千恩万谢啊!儿子终于有书读了,可哪里会想到,这里,就是儿子噩梦开始的地方。

和儿子班主任打第一个照面是带儿子去学校,因到校晚了几天,学生们已入学在操场排队。见过X老师,瘦瘦的,老绷着脸,说话语气很硬,似乎她已预测到我带去的是个让人头疼的主。简短的言谈间给我第一印象不怎么好,她不是个和、善良而富有耐心的人。

过了初一的暑假,儿子身高突然冒了一大节,上一年买的好多衣服都不能穿了。我意识到儿子青春期来临,性格叛逆的儿子要制造多少麻烦,要被老师指责多少回,要把妈妈气哭多少次,才能度过这痛苦的青春期?儿子啊,你可知道,你的青春痛,妈妈的心脏痛!

初二,儿子的学习变得越来越困难,作业堆积越来越多,功课越来越差,从学校回家之后,脾气暴戾,我心里怕得要死,不敢啰嗦一句话,否则,他拿什么就砸什么。学校是地狱吗?为什么儿子从学校回来总是需要发泄呢?更恐怖的是有一次就回家就躲进自己的房间,我喊他出来吃饭,他冲出来就把桌上的饭菜拿起来全都扣到地上。事后我问他,在学校发生什么事,他说,他和班主任为了校服的事发生两句争执,罚他站办公室一整天,早上8点到下午4点,不许回教室,天啊,这是学校吗?我心疼极了,孩子在学校里受老师侮辱,如果我不给他点温暖,他还有活路吗?

上学已经让儿子无比压抑,厌学逃学让我这妈妈万般无奈。是狂躁型抑郁症?这是我的顾问,一个资深预防医学教授的提醒,她建议我带儿子进行心理咨询。是啊,学习困难,心情抑郁狂暴,什么都没兴趣,一点小事就大发雷霆,家里凡是玻璃的器皿都被他砸个稀烂。也许心理咨询有帮助吧,带着一线希望去心理卫生中心,咨询的结果是什么百忧解啊,碳酸锂啊,一起攻心。吃了抗抑郁症药之后他除了感觉恶心,头晕之外,其他方面均无任何积极效果,对学习的厌倦,对老师的厌恶,与日俱增,精神药物的副作用反而让他就更有理由不上学了。

无法改变的情形是,在班主任X老师眼里,我儿子成绩差,且又不听话,还老惹事,一无是处,进校不久就成了“问题学生”而重点关注,老师唯一最想做的努力就是赶你走。每次给班主任通话交流,她说的最多就是,你给他转学吧,他成绩差,影响全班排名。

2004年一整学年,我每天睁开眼睛都在为劝儿子上学,做家庭作业的事发愁,为让他去上学而苦口婆心。记得五一节前夕的一个周末,怕他又受罚,我督促儿子完成作业,他很气恼地给我顶了回来,我实在憋不住也冒火了,他气急败坏操起键盘就开始摔打,所有的键哗啦啦全都散架了,掉了一地,我气得都说不出话来,倏地回到卧室,不禁坐在地板上嚎啕大哭起来。

初三,最难熬的日子来了。儿子早上天天赖床不起,做好早饭,怎么叫也不起来,眼看着要迟到,我急得跳脚,只有打越洋电话给他爸爸求助,儿子接电话时答应去上学,父亲的越洋电话开始几次还管用,后来也完全失灵了,挂了电话他就摔电话机,至少摔烂过3部座机,2个手机。回到房间“砰”一声把门一关继续酣睡。我实在是没有辙了,只得任由他去。上班了吧,单位还有大堆的事等着我处理,唉,焦头烂额的生活!

有一个周末,见儿子的情绪还不错,一起看电视聊天。儿子说,我做了个梦很怪,你说说看,他描述了梦中的场景,河流中,他站在一小块石头,要过河,另一块石头,离得有些远,还有点高,他想跳上去,又够不着,儿子描述这个梦境,我也知道儿子内心有多挣扎!

初三下期几乎都是复习考试,欠了太多功课的儿子被老师拒绝参加毕业考试,我给老师求情,班主任老师毫不留情地蹦出两个字:不行!他这只病脚,参考肯定不及格,还要拖全班的后腿。

最后一次放弃规劝儿子继续念书是在一个早晨。儿子在我的千呼万唤、软磨硬泡下,起床了,可进了卫生间就再也不见出来,我在外面着急得直敲门,儿子打开门,使劲拽着门把手,将把手拽下来那一刹那,只见他坐在卫生间地板上,很绝望的眼神,因痛苦面部已经扭曲的脸,这张脸突然触动了我最敏感神经,一个念头忽然闪过,不要去念书了!

我再也不要催促儿子去那个被他视为“地狱”的地方!我要儿子健康,一个健康的儿子,我不要儿子因为读书被逼成精神病!逼上绝路!人性,天然的母爱让我在一秒钟释然!是啊,和心理健康比起来,读书算什么?读书是为了将来生活好,如果他成了精神病人,他还有未来吗?他的一生都被毁了!让那个凶神般的班主任见鬼去吧!我严厉的口气一瞬间温和下来,“起来吧,儿子,我们不去学校了”,儿子默默地站起来,走回房间,关上了门。

记得那是2005年3月的一天,应该是春暖花开的时节,而我的内心却像深秋一样的萧索。

儿子辍学了!成了一个十足的无业无忧的少年,犹如挣脱锁链的小野马,在他的世界里“野蛮”成长着。那些年,他做了些什么呢,下面的短文是2011年儿子在美国考上大学后有感而发。

“我没有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在初三第二学期退学。没有拿到毕业证。15岁时退学,影响无疑是深远的,因为没有上过高中,我连使用母语的能力都比不上那些读过高中的同学。因为没有上过高中,我连极限这种简单的概念,都要花一个星期到两个星期的时间去慢慢理解。我的出路,在大多数人看起来是惨淡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当初如此坚定地放下这一切,而且那么的彻底......也许是老师没有给我机会,也许是我没给自己机会。

很难想像,一个游戏会改变一个人,其实我原来也不信.....直到我靠着通过游戏学到的知识拿到第一笔工资的时候。那是在2007年,18岁。这年冬天,民航西南空管局培训中心的一位老师,阴差阳错的找到了我,并且询问我有没有能力去制作一套可视化飞行相关的安全案例,同时需要做一些教学工作。

我其实当时并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但还是狠下心说"没问题" ,我和我的搭档被任命为教员,开始向那些刚刚毕业加入管制工作的大学生讲解飞行员的工作程序,让他们理解驾驶室里的各种仪表如何工作等等。

我至今仍然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踏上讲台时的心情,激动,恐惧 ,不知所措......我没有备课,因为不知道怎么备....踏上讲台前,我甚至有了放弃的念头。但当我开口开始描述飞行员的工作,320,737的正常程序,驾驶舱的布局的时候,僵硬的表情开始放松,语言开始慢慢流利,那时才知道,原来这种课我已经不用准备,这两年来几乎每天都和这些东西打交道,很多东西早已经被刻在了脑子里。课讲到最后我甚至和同学们开起了玩笑.....

也许是母亲的基因起到了作用吧....如果继续读书的话,我说不定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老师。两个星期过后,我第一次拿到了工资,而且到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是2425块,靠着我这两年"玩"出来的"知识"...当时那种骄傲啊...哈哈,现在想想老搞笑了.......随后,事情开始一步步走向了我们期许的方向。我们顺利拿到了安全案例的项目,虽然钱不是很多。但是对我们来说,特别是我,意义是非凡的,因为最后的成品会被发往全国的空管单位。这一年第一份工资,第一次讲课,第一次做"演员" ,第一次拿着半途出问题的笔记本向民航总局副局长做 Presentation(讲演) 。

19岁。life is good(生活是美好的)。我们和空管局培训中心已经达成合作关系,每年的案例都会是我们来制作,这样一来,我渐渐开始有了固定的收入,一开始钱不算多,但毕竟走出了第一步。虽然已经是半个民航人,但我还是喜欢飞行员这个职业,因为我喜欢飞机,喜欢驾驶舱里那些在外人看来头晕眼花的仪表,喜欢那厚厚的机型手册和QRH,检查单,喜欢从空中俯视大地的那种感觉....

其实看似冰冷的机舱里,在我看来是充满了感情的。这个椅子上的女孩子可能是去见远在他乡的男友,这个椅子上的男人可能急着回家和家人团聚,那个椅子上的女人可能刚刚离开她的丈夫,独自去远方工作......每一位旅客,都有她或他的家庭或事业在目的等待着。如果能有幸参与其中,把乘客们送往他们想去的地方,最后在到达出口看见情侣,亲人,夫妻团聚时的样子.....也许我也会感觉到快乐。

不过,这种愿望在当时看起来是无法实现的。我最多只能在航校和某航飞行训练中心模拟机上飞一飞,每一次都告诉自己,手中这3000万美元的全动模拟机,就是梦想的最后一步.......话说回来,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摸到这种"玩具",该知足了......”

一直以为儿子不懂事,我低估了他,看短文的时候,我热泪盈眶。人的一生有很多阶段,每一阶段都在爬坡,实在爬不动了,停下了歇息也是一种过法吧。有一天会以满满的热情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你信吗?我信!

儿子辍学在家5年,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我起床工作,他睡觉,我睡觉,他在计算机前忙乎着。忙什么?我从不过问,只知道他喜欢计算机模拟飞行,按他的要求,给他配备模拟飞行所需的所有装备,而且每年还更新换代,摇杆是他父亲从美国带回来。他的房间俨然像一个专业的模拟飞行工作室,桌子上并排放着两个很大的显示器,桌子下是一堆我看不懂的外围设备。另外,家里的卫生间里堆满了飞行杂志和不知从哪弄来的飞行手册。

我忙着自己的工作,也经常出差,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极少。怕儿子呆家里闷,就鼓励他走出去,周游四方,结交各种朋友,看看社会,看看外面的世界。只要他感兴趣的,想做的事,我都支持他。去珠海看航展,去深圳参加游戏大赛,去北京上海会友,以及同城飞友聚会等,还支他独自柳州代替我,给外公做80大寿活动,他代表孙辈发言,据说表现良好,大受好评。与其说是支持儿子的兴趣爱好,不如说是一个母亲顺应儿子的天性使然。一句话,只要他健康快乐,一切都好!

那几年间,我很少和儿子谈未来,这是一个雷区,不可触碰!其实,我内心的焦虑从未减轻过。

2010年5月,儿子一生最重要的转机到了,在他的短文也有提到。

2010年6月17日是儿子在广州办理移民签证的日子,我一直都把这日子看成他重获新生的日子。他父亲专程从美国回来,带他去广州签证,6月17日中午12点半,我驾驶车在玉林西路快到家时,儿子来电话了,“妈妈我拿到移民签证了!”电话那头的激越与兴奋我全都感应到了,太好了!听到这消息,顿时眼泪夺眶而出,顺着两颊不停地流,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勉强把车开回家,扑在沙发上率性放声大哭。

尽管我表面对于儿子的辍学少有言语,但内心深处,仍有无法排遣的自责、内疚,我一弱小的家长,差生的妈妈,无理由指责国内的教育体制,我也无理由指责老师的严苛无情,是我教育而无方,让儿子在国内没有书读。如果他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进校读书,我内心的伤痛无法愈合。到底是谁不给他机会,儿子在短文中说,是他自己,或者是老师,其实我不也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21岁。到美国快一年了,这一年来,每天陪伴我的都是SAT那3700个生僻的词汇,都是似懂非懂的数学题,都是看起来全对的语法和阅读。时间被分割成20分钟,25分钟的小块以模拟实际考试。累了的时候我会抬起头,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我会征服这片蓝天,总有一天我的肩上会扛起那一份份对生命的责任....总有一天会让那个女孩子坐在我身边和我一起俯视这片土地。每次想到这儿,很快就会觉得自己又充满了力量......我在今年3月取得了美国的高中文凭,抹平了所有在国人看起来"不光彩"的历史。今天,WMU College of Aviation 寄来了录取通知书....我将在今年秋季开始飞行训练....这几年,一帆风顺也好,坎坷不平也罢,在自己的路上,我每一步都走的很精彩....每一步都独一无二,但最后都能对得起自己、家人和朋友,对我来说,这也就足够了。

一路走来,运气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我有个理解我的母亲,她告诉我无论在外面经历了什么,身后还有家,累了的时候,回家,桌子上会有碗筷,卧室里有床。我还有个看似不可能现在却成真的梦想始终推动着我"对正跑道"向前奔跑,没有让我走向歧途。还有个要求极其严格,经常"交锋"但给了我无限机会的父亲,他说只要不放弃,就没有人能阻挡我。还有那些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仍然在身边的朋友们,你们是我最宝贵的财富。

2011年,柳暗花明又一春。夏季,儿子在大洋彼岸重新进入校园(没有围墙的校园),儿子的SAT成绩虽不算很好,但有四所大学录取了他,他曾经把他的第一个录取的大学通知书拍照后发给我,那就是WMU College of Aviation(美国西密西根大学飞行学院)。最后他选择了美国北达科他州大学(UND)飞行科学学院。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儿子,已经接近自己的梦想舞台。

当然,为了能实现他的飞行梦想,这个学费昂贵的专业,他还需要说服工薪阶层的父母。飞行专业的分数要求相当高,76分才算及格,其实我们俩都怀疑他的读书能力,况且都是全英文课程。不过,想想过去那艰难的十年,为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我们曾经担心他的英语听说读写会是他的第一难关,不过,很奇怪的是,这个初中差生和高中空白的儿子,在美国大学念起书来,并未显示英语听说有多困难。回国探亲时还显耀,他的听说能力在留学生中是相当好的,最擅长的就是做课堂报告(Presentation),这可是大多数中国留学生的短板。同学们问他怎么学的英语,他说就是玩游戏和看电影啊。这也是学习吗?中国的中学英语老师听了定要大跌眼镜了。

进大学后,儿子多次在电话里说,妈妈,我现在有使不完的劲,在学校里如鱼得水,感觉不到累,再难的课我也要得A(92分以上)。“微积分”是他的弱项,考试前有些担心,得了83分,过了!儿子兴奋地给在QQ上我留了言,这是第二学年唯一的一个“B”。我知道,如果有一门为C,就必须重修,美国大学的宽进严出制度,明显对儿子起着很强的约束作用。

入学2年后,儿子凭着专业课程全A的成绩,在同年级里第一批通过了美国有关飞行的所有执照考试,放单飞的第一天非常激动,儿子的梦想终于长上了翅膀。好消息接踵而来。2013年暑期,儿子通过了飞行教员培训,希望边工作边读书减轻父母的经济负担,9月传来好消息,成绩优异的儿子已经作为UND飞行学院的飞行教员了,他是UND飞行学院250名教员中唯一的中国籍教员。

在无数辍学的孩子中,儿子能走到今天,是幸运的!如他在文中写到,他有一个理解他,愿意他快乐的妈妈,还有给他无限希望平台的爸爸。是啊,亲爱的儿子,你是一个无比幸运的孩子!

“Grow”是英语中“生长”的意思,“Grow up”是长大了,这是人类等生物界的自然生理现象;Education即为“教育”却是人类自我赋予的辅助成长的行为。如果因为受所谓的“教育”摧毁了早期的Grow中的孩子,那岂不是人类自取灭亡吗?

3

从中国学渣到美国学霸,我的儿子走过一条与其他同龄孩子非常不一样的成长之路。我在想,这孩子无疑是非常独特的个体,他特别贪玩,特别爱打游戏,性格特别倔强,特别叛逆,受不得半点委屈,受了,一定要以砸东西的暴烈方式加以宣泄。他根本无法适应循规蹈矩的灌输式学习,更强烈反感一大堆简单重复的作业。认为读书、做作业抢走了他玩儿特别是打游戏的工夫,产生了强烈的厌学心理。随着青春发育期的来临,他遭遇到X老师,另类的施教者和另类的受教者阴差阳错的排拒效应,直接就导致了15岁少年在义务教育阶段的辍学。

读书改变命运,此乃古今中外的通则。我本人就是鲜明例证,从三线工人家庭出身到知名大学的教授,告诉了我读书对儿子有多重要。

但儿子却根本不这么看,他也不可能怎么看,他还看不来。儿子管不了读书才是唯一正路,成绩好才是王道这些流行的大道理,在他可感的世界里,只有喜欢不喜欢,好玩不好玩的存在。

在中国的初中阶段强烈拒斥读书,而在美国却又废寝忘食如饥似渴第恶补知识。这一霄壤之别,我们似乎可以用受教育者成长的阶段论或个体差异来加以合理解释。但是,坚决不许差生参加期末考试,以剥夺学生受教育权利的蛮横办法来换取不拖后腿,不影响班级的所谓集体荣誉也罢、老师个人收益也罢,还联想到随意而划的学区,莫名其妙的建设费、强制收取的自愿赞助费,满堂灌输、死记硬背,做不完的作业,排不完的名次,一切为了成绩、一切为了高考等等等等。这都是中国教育应该思考的地方。

如今,我为儿子感到庆幸,我为儿子感到骄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福克斯 gpa 今昔之变 西御河 中和九中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