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250万平方公里,7亿人口,能够得到地震预警服务的人太少

原标题:250万平方公里,7亿人口,能够得到地震预警服务的人太少

四川长宁地震 成都为何能提前61秒收到预警?

文|高佳

编辑|林鹏

“10、9、8、7、6……”小区里,警报声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地震预警”APP上接连弹出几条通知,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负责人王暾已经准备好回到办公室。

这时是6月17日晚10点55分,四川省宜宾长宁县发生6.0级地震。

“四川长宁(北纬28.34度,东经104.90度)发生预警震级5.4级的地震,预警中心提前57秒向重庆预警,预估烈度3.5度……”当晚10点55分,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在微博上发出第一条宜宾地震的预警消息。

此后,宜宾、成都、乐山等地的网友们,纷纷贴出家中电视屏幕右下角出现的地震预警信息:“四川长宁正发生5.8级左右地震,德阳市旌阳区震感轻微……地震横波还有49秒到达。”“乐山市沙湾区震感强烈……地震横波还有6秒到达。”

不少网友还听到了地震预警倒数声:“窗外巨大声的广播,半个城市都能听到的那么响,3、2、1之后,停顿了一下,拉响警报。”

由应急管理部门和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联合建设的大陆地震预警网,在昨晚四川宜宾长宁县6.0级地震中,为宜宾市提前10秒预警,为成都市提前61秒预警。这是地震预警系统对破坏性地震的第52次成功预警。

地震警报让不少网友觉得新奇,事实上,建立地震预警系统的王暾从汶川地震后开始做这项工作,到现在已有11年。

在汶川地震的当天晚上,他就决定回国从事地震预警的工作,此后,他创办了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

2011年以来,减灾所的地震预警系统通过手机、广播电视、政务微博、专用接收终端等连续成功预警了芦山7级、鲁甸6.5级、九寨沟7级等破坏性地震。

在地震预警系统研发负责人王暾看来,国内地震预警技术已经成熟,但如何有效应用技术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针对备受关注的本次地震预警系统,中国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首席预报员、高级工程师孙士宏表示,个人认为宜宾地震的预警系统可以做,但不应该进行宣传,“地震预警的初衷是减轻灾害,对成都的预警就60秒,地震波每秒6公里,6级地震对360公里外的成都的破坏性不大,就谈不上减轻灾害的作用。”

2019年6月18日,位于地震震中的四川长宁县双河镇的房屋在此次地震中受损严重,图为抢险队员在葡萄村八组进行搜救工作。图片源自网络。

《极昼》:地震预报和地震预警是两个容易混淆的概念,它们有什么区别?

王暾:地震预报,是地震还没有发生,需要通过专家研判、分析得出未来的某个时候某个地方会发生多大的地震,目前,还是世界难题。

而地震预警是地震发生时,利用电波比地震波传播速度快的原理,在破坏性地震波到达前,自动通过网络传至手机、电视和其他的专用终端,向民众或者重大工程发出警报。

《极昼》:离震中越近,能够提供的预警时间越短。能不能解释下地震预警系统发挥作用的原理?

王暾:地震预警是一个从传感器到接收终端的、全自动的秒级响应,是利用电波比地震波快的原理来实现,利用空间换时间来决定的。假设你正在震中的正上方,那么你就是处在预警的盲区,没有预警时间了。

《极昼》:有网友质疑,提前10秒的预警,是否有用?

王暾:时间确实很短,我们也不要指望地震预警能够避免人员的死亡,它只能减少人员的死伤。

我常说:“如果在地震波到达时提前3秒收到预警,伤亡人数可降低14%;提前10秒,伤亡人数可降低39%;如果汶川地震发生时有预警,死亡人数可能会减少2万至3万。”

《极昼》:有10秒预警时间,人们可以做什么?

王暾:假设有10秒,一楼二楼的可以疏散到楼外,高楼层的人,仍然只能在家里就近安全的地点避险,也可以离开电梯。

如果预警时间更短,有5秒预警时,一楼的人可以疏散到楼外,高楼层的人可以就近避险到卫生间等场所;有3秒的预警时,可以就近躲在桌子底下,小朋友在学校里可以躲在桌子下面,在家里可以躲在床边或者到卫生间去。

6月17日晚,乐山市网友家中电视机屏幕上显示“地震横波还有6秒到达!”图片源自受访者。

《极昼》:相比之前预警成功的芦山地震、九寨沟地震和宜宾地震,现在地震预警信息应用有了哪些进步?

王暾:相比九寨沟地震,这次主要的进步是成都市高新区的100多个社区提前57秒到68秒发出了警报,另外电视地震预警由原先的3个市州已经延伸到了四川省地震区的13个市州。

让我们觉得欣慰的是,打通灾害预警的“最后一公里”在这次预警中得到了实现,但是还不够。我国的地震区大约有250万平方公里,有近7亿人口,但能通过社区大喇叭、电视、手机等渠道享受地震预警服务的人还是很少,我们仍在呼吁开通全国地震区的电视、手机地震预警服务。

《极昼》:预警渠道趋向网络化是好的趋势,但同时预警在场镇的推广并不十分理想。此次地震中死亡人数最多的长宁县双河镇,以及珙县的珙泉镇,巡场镇没有收到预警信息。地震预警场镇推广的难度在哪?

王暾:实际上我们的技术已经成熟了,只要在地震场所安装地震预警接收终端,就可以收到警报。

比如在这次地震中,成都市民听到的大喇叭,是成都市高新区管委会采购我们的技术和服务,给社区配备的,现在宜宾市防震减灾局也已经陆续在当地一百多个学校应用了地震预警接收终端。

在场镇和社区安装地震预警接收终端并无太大区别,但当地政府普及和推广这项技术需要一个过程。我们也希望这项技术之后能够在更多场镇得到应用。

6月17日晚,德阳市网友收到地震预警,电视屏幕上显示“震感轻微,请合理避险。”图片源自受访者。

《极昼》:根据报道,地震预警网覆盖220万平方公里,覆盖中国地震区人口的90%,6.6亿人。目前,研究所开发的手机客户端“地震预警APP”有无下载量数据统计?

王暾:很少。大的灾难毕竟都是小概率事件,要让民众专门下载一个跟地震相关的APP,并且推广和普及,是很难的。往往有地震,下载量就会提高,没地震,很多人就把它关掉了。

我们现在的解决办法是,在当地政府的依法授权下,开通电视和手机地震预警服务,这样不需要下载软件,我们可以给当地手机用户直接强制推送地震预警的信息。在四川省德阳市、广元市、宜宾市还有凉山等市州,我们都已经实现了这项服务。

《极昼》:网友说,地震预警的警报声让人想起电影《流浪地球》中播报“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的女声,使人瞬间产生紧迫和恐慌感,这个声音在设计时是怎样考虑的?

王暾:我们在设计的时候考虑到,声音响起来,人们要能很容易理解这个警报的含义,所以我们没有设计很复杂。比如说,倒计时表示破坏性的地震波还有多长时间到达你所在的位置,倒计时中间的“滴”或“滴滴”声,表示地震的破坏程度,很简练,大家都能听懂。

我们没选择特别尖锐的声音,而是比较镇定和沉稳的声音,也希望大家收到警报后能够沉着冷静应对,采用合理的方式避险。

《极昼》:我国的地震预警系统平均响应时间、盲区半径、震级偏差等关键核心技术均优于日本,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目前在技术上还有无进步空间?

王暾:首先要保证地震预警系统的稳定性和可靠性,保持我们在过去八年零误报、零漏报的记录,另外在地震预警的响应速度上还可以继续优化,现在的响应时间平均是6.2秒,之后还有缩短1-2秒的可能。

《极昼》:在预警信息应用上,具体有哪些可向日本学习之处?

王暾:日本已经对地震预警这项技术形成了规模化应用,他们所有的学校、商场、写字楼都是安装了地震预警设备的,但我们享受地震预警服务的场所还是非常少,解决地震预警服务“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是我们需要学习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王暾 孙士宏 葡萄村 珙泉镇 中国地震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